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何必天下皆识君

吴行书法生活2018-08-14 15:53:58

快来关注我们,不要错过哦


稿








向 左 滑 动 欣 赏 更 多 文 稿 手 迹



何必天下皆识君

   

 丙申十月十七日午夜,独坐于珠江之畔之拾翠山房。极目远眺,羊城街巷,车水马龙,绵延相连,华灯如昼。俯瞰窗下,波光隐耀,上下浮动。澄江似练,渔火如簇。高悬的明月今夜亦殊不相同,显得格外硕大,格外明亮,据说六十八年中只此一夜。天上之月,水中之影,上下映照。与北方的萧瑟相比,今夜光景如在春宵。微风吹过,绿树婆娑,宁静安然。俄而,一声汽笛长鸣,巨舸划破江面,将水中之月搅得支离破碎。江面流光溢彩,留下吉光片羽。


 由豫至穗,登程前顺手抄了本友人所赠的刘石平画集。高铁之上,信手翻看,心中所思,不在画里,匆匆看过,未及细品。今夜月光明澈,使我久不能眠,于是开卷收心,沉潜其中。


 这是一本八开的画集,与其说是画集,不如称之为图录。编辑排列零乱无章,收录了石平先生不同时期、从西画到国画、从风景到人物的百余张作品。展卷细品,掩卷深思,恍然不能自拔。因先生境遇坎坷而叹惋,为老人身世艰辛而感怀。人生若行旅,起始地点不同,接下来的一路风景也会迥异。刘石平,这个与李可染、吴冠中,苏天赐师出同门的画人,同样是忠于艺事,执教鞭于终身;一样是笔畊不辍,开五色于纸帛。但因处境、经历、际遇不同,人生轨迹亦可谓大相径庭。前者,交游于显达之间,谈笑鸿儒,由此享名寰宇内外;后者独守山野小县,往来白丁,因而埋名王屋山中。前者鲜花着锦,功垂于竹帛。后者恬然淡泊,消磨在林泉。其实,人生百年,匆匆一瞬,成败得失,如同花开花落,辉煌黯淡,亦不过弹指之间。吸引我的是那可谓传奇的二翁故事,使我感触良多的是老人失不为辱、得不为荣的境界人生。


 少时读太白诗,吟至“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处,白、伦两情相知令我为之羡慕不已。及年长,读《列子·汤问》,诵之“峨峨兮泰山,洋洋兮江河”,又为伯牙、子期高山流水感喟不已。汪伦知白好饮,便以十里桃花,万家酒店相邀于桃花潭下。踏歌台上,飞红满天,清谈豪饮,相与共欢。分离虽痛,却可以放歌而别,放浪形骸,何其同也!于斯而言,是汪伦成就了太白这万世绝唱。子期虽樵,竟能于丝桐音里,闻解伯牙曲奏流水,志在高山,在霖雨之操,崩山之音中留下传奇。于此而知,是子期成就了伯牙这千古遗音。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其实无论男女一生都在寻觅。英雄也好,红粉也罢,皆自相惜。也正是有了汪伦、子期这样的天生智者,才把李白、伯牙这样的诗仙、琴痴从自我欣赏,变成世所敬仰。才使歌者虽苦,知音不稀。


 对石平老人来说,少年抱贫而游学于巴渝,经受流离颠沛之苦。盛年身负右派之名,饱看世人冷眼。人间的冷暖,世事的沧桑,其实早已是参得透彻,看得分明。正如此,鳏居终生,孤苦伶仃,抱一把胡琴,苟活于草野。哼几段京曲,寄情于翰墨。原本不过混沌一世,潦草一生。不意碰上了,出身丘八、经历过沙场生死、向往文化、能熟背新华字典,钟情植树、志在染绿荒山的宗姓老人。于是,一个饱读诗书、醉心丹青的痴人,遇上了一个渴求知识、崇拜艺术的疯子。相携于山野,卧游在林泉,演绎了这段二翁故事。


 从彼时起,这王屋山中,峰峦之下,篱笆围院,山石筑屋。二翁草堂中,隐居着两位一生鳏居,人不堪其忧,翁不改其乐,你拉我唱,你唱我和的神仙伙伴。


 空谷无人,水流花开。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正是这个时期,石平先生一改过去墨守成规的画风,开始了大量戏剧人物的创作。以简约之笔达传神之妙,形神臻熟,渐入化境,风格直逼乃师关良。且人物造像、神态刻画更胜一筹。体裁通俗易懂,百姓喜闻乐见。方远来索,有求必应。由是,二翁故事也开始为百姓口传流散。后来宗姓老人先老逝去,石平老人不改其志,安贫乐道于草堂之中。日昼门常掩,柴扉久不开,恬淡自守,如在桃源。


 其实,二翁故事至此,一个口传可记、令人羡慕的传奇可以圆满的划上句号。哪知俗人不解方外事,于是好事之人,踏着故事,寻山而来。诱松桂而欺云壑,死拉硬揣,终使石平老人以年迈之躯,出山面对万丈红尘。痛呼惜呼!临了终被浮名累,今日出入于展场雅集,明日揖拜于权贵朱门。拼将昨日辛酸泪,铺就今日辉煌时。山中神仙怎可酬酢尘世折腾?未及二载,驾鹤西去。呜呼哀哉!一切皆成了过眼云烟。陡然间,想起坡公的四句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行文至此,想到了高适笔下那个“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开元琴师董庭兰。一个一曲能使“空山百鸟散还合,万里浮云阴复晴”的琴中圣手。早年隐游于山林,弹奏于市井,不事王侯,自在逍遥。所交之人,皆清流高士。“屏居萧寺,卧起禅榻,薄寒中衣,弄弦作响。”自是一种寡欲养心,静息养真的高士境界。胡笳一谱,妙出天籁,虽不堪清苦,却也依然慨歌而行。散发林壑,过着“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的自在生活。不意晚年却遇上了出身侯门的房琯,忝其门下。虽博得“唯有河南房次律,始终怜得董庭兰”之知音之名,然以贫老之身,依倚为非。终落个晚节不保,使白璧有暇,遗憾后世。由是以此观石平老人,福兮祸兮?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高士自应有风骨,何必天下皆识君呢?


▲   石平老人和他的戏剧人物



经 典 赏 读


董其昌作为中国书法帖学脉系,传承与振兴的一代重镇,在毕生书法创作及理论研究的成果中,其临法古帖,占据其绝大多数的思考和时间。此册从开篇所临米芾到黄庭坚的书迹上看,董其昌把宋人的开宏博大,转化为自身笔下俊逸婉约、淡雅虚静的书法表现,可以说此册为董氏传世临古系列中的经典佳制。水一方居庋藏有年,今得吴行先生应允,与大家分享。

水 一 方 居 藏 • 董香光行书墨迹


临米南宫。芾近收顾虎头金粟坐石存神像,李伯时见,欲倾囊易也。


芾启。此苗幕过道,从舆卫于琅琊之间,为泉石之乐,恨不接游跖也。滁天下佳山水,且少过客,谅


称高怀,正恐赐环在迩,不能久彼留也。其昌临。 临黄山谷,九陌黄尘乌帽底,五


湖春水白鸥前。扁舟不为鲈鱼去,收取声


名四十年。甓社湖中有明月,淮南草木借


光辉。故应剖蚌登王室,不若行沙弄夕霏。


临赵松雪。点点飞花欲送春,萋萋芳草正愁人。黄蜂酿蜜经营急,紫燕衔泥来去频。才似茂陵非


晚遇,美如曲逆不长贫。久知求富都无益,但喜论诗若有神。三月江南莺乱飞,花开柳依依。


落红无数迷歌扇,嫩绿多情妒舞衣。金鸭焚香川上暝,画船挝鼓月中归。如今寂寞东风里,把酒无言对落


晖。金沙于太学示余文敏诗贴神采奕奕因临二首。其昌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