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日本宁乐美术馆藏吐鲁番文书

谁百无聊赖2019-06-16 14:07:13

日本宁乐美术馆

寧樂美術館是日本著名的古代藝術博物館之一,坐落在古都奈良市的伊水園中。伊水園乃關西名勝之地,為中村氏家族祖業,山水相依,景色秀麗,是一座幽静古樸的東方園林。早在中村準策先生的時代,就開始在園中營建寧樂美術館,收藏中國古代的陶瓷、銅器和古代印章。一九四〇年,他又收進一批中國吐魯番出土的唐代文書給館藏增添了新的内容。


唐 开元二年蒲昌府文書


對於這批文書的經歷,學術界一直知道不多。從文書被剪裁的形制看,應屬墓葬中出土的隨葬品,文書内容均為唐開元二年各地送達蒲昌府的牒、狀、辭、帖,或是蒲昌府自理公務的牒文。由此推测墓主人有可能原為蒲昌府的高級官吏,命終於軍府,於是下屬官員根據西州傳統習俗,在入殮時將大批過時的蒲昌府公文案卷製作成隨葬品入葬,其出土地點肯定在吐魯番盆地無疑。至於何時出土?最初由誰收藏?已難予查考了。

現在所知,這批開元二年的蒲昌府案卷,今天已分藏於四處。中國遼寧省檔案館收藏的五件唐代檔案,其中有四件是屬於唐開元二年蒲昌府文書,與寧樂文書具有一體性。它是一九三二年羅振玉氏從上海帶到長春奉獻給溥儀的禮物。京都橋本關雪紀念館收藏的三件同類文書,是上海著名的篆刻書畫家錢瘦鐵氏由上海東渡後贈給橋本大師的禮物,想必是錢氏自上海古董商處選購的,其時間在一九二三至一九三五年間。

這兩批文書雖然數量少,但均來源於上海。一九七三年,日比野丈夫氏公佈了新獲見的藏於日本某地的同類案卷文書二十一片,想必也是由上海流出。而寧樂館收藏的文書,則是蒲昌府案卷的主體,多達一百五十六片件,東渡前也長時間藏在上海。這些足以表明,至遲到三十年代,這批唐代案卷已由吐魯番流到了上海。

寧樂館藏的蒲昌府案卷,到一九三五年,已是上海顧鰲家的藏品。顧氏没有留下文書來歷的記錄,但從第一號文書貼紙和第三五號貼紙上的印章考察,在顧氏入藏前,收藏者已二易其主。在第一號貼紙尾部鈐有「古堇毛志新考藏金石圖書之印」,表明毛志新收藏過。一號貼紙前部又有「程青嵩圖書記」、「程x x x」印,在第三五號貼紙尾又有「古歙程氏珍藏」。古歙,即安徽歙縣,表明這位出自歙縣的程青嵩也珍藏過這批文書。毛、程二氏或許是顧氏之前的收藏者。

顧鰲字巨六,一八七九年生於四川廣安縣,早年留學日本學法政,回國後任清政府民政部郎中,一九一二年任袁世凱總統府顧問、内政部長。同時又與楊度等人策劃擁袁稱帝運動,時稱爲“六君子”。一九一五年袁氏復辟稱帝,任命顧氏為「國民代表會議」常務局局長。袁氏倒臺,顧氏被通緝。一九一八年獲特赦後寓居上海,寄情於古書畫的收藏賞玩,尤鍾情於唐人書寫文字真蹟。唐蒲昌府案卷就是在此後轉到顧氏手中,被視為至寶的。

一九三五年春,法國漢學家伯希和到上海,聞顧氏有此藏,故在「借觀竟月」後寫下了一篇跋文。原文用郵輪信箋二紙,以法文寫成(圖一)。在當時可謂是最權威的學術鑒定了。故而顧氏特請人將其譯成漢文,連同原件一起成了這批文書的附件(圖二)。

图一

图二

一九三六年,在日本名古屋市舉辦「泛太平洋博覽會」,顧巨六氏趁機托人將這批文書送到博覽會求售善價。其時在東京的中國留學者金祖同氏,趕往名古屋參觀,並「以當事者介,得展示一過」,還將文書拍攝了照片。事後金氏根據照片「稍加分類,離而復合者得數紙」。這些都是金祖同氏回到中國後,一九三九年在《說文月刊》第一卷五、六期合刊上發表《唐開元二年西州屯戍烽燧殘牒跋》一文中透露的,然終未見金氏發表這些文書的内容。在博覽會上,這批文書雖未售出,但引起日本學人的興趣。一九三七年八月,仁井田陞氏在《書苑》第一卷第六號上發表了《吐魯番出土的唐代公牘(蒲昌府文書等)》,向日本學術界披露了這批文書的信息。

图三

图四、五

一九三九年,文書又轉為張石園收藏。石園又名張克龢,江蘇常州人,乃上海知名書畫家,他既擅長中國山水畫,又工於篆、隸、行、草書法,雅好古人墨蹟並有研究,他正是從這一角度來收藏這批文書的。他將這批文書用篆字题名「流沙遺珍」,字前鈐有「研雲山館」印。字後以隸書:「己卯七月石園居士觀自题」,押「张石園」印與「龢」字印(圖三)。張氏還以「唐吐魯番蒲昌府公文殘牒册」為題用隸書寫了七行識語(圖四),此外,在锦缎匣面上又贴上了篆書的「西垂碎金」題簽(圖五)。

一九四〇年,這批文書移渡到了日本,成為刚刚開館的寧樂美術馆藏品。爲了判明唐蒲昌府在今何地,當時館主中村準策氏還請教過兵庫縣的石橋五郎先生。石橋氏査閱了資料,於當年四月十六日致函館主,並附上了所査資料(圖六)。

图六


寧樂美術館藏的蒲昌府文書,嚴格說來,是唐西州蒲昌府留存的來自各地的官府文案。依據後來大批出土或面世的吐魯番文書得知,唐代前期在西州建立了前庭、岸頭、蒲昌、天山四個軍府,蒲昌府設置在州境東部的蒲昌縣城,即今吐魯番盆地部鄯善縣境内的辟展古城遺址。由於蒲昌府是唐府兵制度下的一個基層军事機構,屬中央右玉鈐衛將軍统辖,而在具體指揮、調度上完全聽命於西州都督府,故而文書中來自州都督府的牒文最多,其中有士兵常年番上名簿的裁定及各種差替變動的核准;有軍事上的佈防、督察鎮戍嚴加防守的命令;還有對應由軍府承辦事務的指示等等。其次是蒲昌府自身辦理各類事務的文牒。府的最高長官是折衝都尉,負責判府事,開元二年六月及以前掌此判者為王溫玉,七月以後為賀方。折衝以下有左右果毅都尉,其下還有團、隊,上下級之間處理問題也往往行諸文字,而且凡大事,府均須申州聽裁。想必在實際生活中由蒲昌府申上州的牒文不少,只是它不會在蒲昌府出現罷了。蒲昌府既要從各縣組織來兵源,同時又承擔着轄境内諸鎮所戍烽士兵的番上值勤及軍務防禦,因此,不僅有不少來自蒲昌縣的牒文,也有來自柳中縣者,大多涉及士兵身亡、没賊、遭憂、侍丁、入老等類事。與此同時,還有來自鎮所戍烽的各種牒狀。

伯希和在對文書進行考察後,認為文書中所載地名,除已熟習的赤亭鎮外,“能覓得十二個左右之新名稱”,但未遑細論。綜觀諸文書所載,蒲昌府的防務面,涉及一鎮一城三戍十一烽,超過伯氏所云。這就是赤亭鎮,臨川城,方亭戍、維磨戍、蓯蓉戍,小嶺、狼泉、突播、羅護、達匪、懸泉、上薩捍、下薩捍、挎谷、塞、胡麻泉等烽。其中蓯蓉僅一見,亦有可能屬伊州軍府支配番上。這些烽戍的上役防衛,均由赤亭鎮具體統领、調度、指揮。赤亭鎮在軍事作戰、防禦上直接聽命于西州都督府,但在兵源上又必須依靠蒲昌府,故鎮、府關係十分密切。

寧樂美術馆藏的蒲昌府案卷有纪年月日或可推知其年月日者共三十二件,它是由寧樂藏品中的五十二片拚接而成的,即後列文書中的第一 —— 三二件,其時間均集中於唐開元二年(公元七一四年)二月至八月。缺紀年或月日者五十件,由寧樂藏品中的五十八片拚接而成,其時間也應在上述這段時間裏。在此期間内,除軍府的正常番上諸烽戍等事務外,尤可注意者,是開元二年二月,赤亭鎮屬諸烽戍遭到“賊下”的侵襲、騷擾。據第三六件文書記載,所謂的“賊寇”,是指西突厥的處月部落,處月部本在西州以北或西北一帶天山谷地游牧,與西州發生磨擦在所難免。不過通過文書可以看到唐西州都督府面臨“賊寇在近”時的紧張軍事佈署。

對寧樂美術館藏吐魯番文書首先作出全面整理和研究者是日比野丈夫先生。一九六三年,他在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出版的《東方學報》第三三册上發表的《唐代蒲昌府文書的研究》對文書作了較為全面的拚接,並對拚接錄文後的五十二件文書作出考釋,由此而揭開了對寧樂文書研究的時代。一九六九-一九七〇年,菊池英夫氏在《東洋學報》第五二卷三、四期上,發表了《從西域出土文書看唐玄宗時代府兵制的運用》上、下篇,雖然主題是研究唐玄宗朝施行府兵制的狀况,但所用材料卻是前人少有涉及的寧樂藏蒲昌府文書,有助於對蒲昌府文書作宏觀的認識。一九七三年,日比野丈夫氏又在《東方學報》第四五册上發表了《關於新獲的唐代蒲昌府文書》,將其新獲見的蒲昌府文書二十一片,作出錄文考釋。這二十一件文書,就其時代、性質和内容看,與寧樂館藏文書具有一體性,例如新獲見第一號文書中載有「去月二日被州二月三十日牒上件人終服,(胡麻)泉烽准舊帖上,當即准州牒,牒送赤(亭鎮)胡麻泉烽上訖者,依檢,閏二月二十(日得)果毅賀方、鎮副楊逸狀……」。這一内容在本書第一五號文書中亦有記載,在内容缺文上得到了新獲一號文書的可靠補充。由此可見,收藏於其它諸處的唐開元二年蒲昌府文書,與寧樂文書原本屬同一案卷,對其作出研究,有助於全面了解和認識寧樂文書。

寧樂美術館藏的吐魯番文書在很長的時間裏,「養在深閨人未識」。自一九六三年日比野丈夫氏整理硏究發表後,國際學術界才得知,在奈良的伊水園中,還收藏有一批一千二百多年前的唐蒲昌府留存下來的官府案卷。作爲吐魯番學爱好者的我,雖然從日比野先生的硏究中讀到了這些文書的内容,且深受教益,然而,時時以未能一見寧樂文書原貌爲憾事。一九九〇年夏,我有緣訪問奈良市,由中國敦煌研究院赴日本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部進修的劉永增先生事先聨絡,並與敦煌研究院文獻研究所所長施萍婷女士一道,訪問了寧樂美術館,受到中村準佑館長的熱情接待。在參觀了各館後,還着重參觀了文書館,中村館長随即將盛裝全部蒲昌府文書的緞匣打開,讓我們看了每件文書,實現了多年的宿願。承中村館長的盛意相邀,我們應承了對這批文書進行整理出版的任務。


日本宁乐美术馆藏吐鲁番文书

陈国灿 刘永增 / 编

文物出版社 / 1997年

精装 / 16开 / 140页


此次出版的《日本寧樂美術館藏吐魯番文書》,雖是重新作的全面整理,也是在日比野丈夫先生先行整理過的基礎上進行的。在圖版上有少量新的拚接,在釋文上有所增加、補正。鑒於學術界較少見到文書的全部圖版,故此次整理採取上圖下文形式,每件文書均給以擬題,並作必要的說明。由於文書進行了拚接綴合,势必要打亂原收藏的三十五張貼紙的序列,這裏基本以月日先後為序,無月日但内容與有月日文書相近者,則掛靠其後。缺紀年、月日文書,排在有月日文書之後。如此作了八十二件錄文(由寧樂原藏一百一十片綴合而成,每件均標有原寧樂序號)。餘下的四十六片屬細小殘片,存宇甚少,或讀不成文,故未作錄文,僅附圖版。

内页书影


购买地址:杭州市上城区南山路210号南山书屋

淘宝:集美南山书屋

或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南山书屋微店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