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三两步就是雪域天堂 勒布沟是仓央嘉措没走回去的路

聚焦旅途2021-11-20 16:41:02

高原风光总是给人一种雄浑与苍茫的震撼感受,然而120万平方公里的西藏土地给人的并不是单一的视觉感受。每一天都有为数不少的人类从四面八方前往西藏,他们徒步、他们骑行、他们自驾、他们……,他们只为寻找到一种精神信仰,这是他们心中的西藏。西藏有这样的魅力与一位叫仓央嘉措的达赖分不开,我更喜欢称他是民歌诗人。

 


迷雾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西藏有这样的魅力与一位叫仓央嘉措的达赖分不开,我更喜欢称他是民歌诗人。其一生写了很多细腻真挚的诗歌,最为经典的是拉萨藏文木刻版《仓央嘉措情歌》。仓央嘉措是门巴族,唯一一位非藏族或蒙古族出身的达赖喇嘛,出生在藏南门隅达旺纳拉山下的宇松地区邬坚岭一信奉藏传佛教宁玛派红教的家庭,即勒布沟。

 


勒布沟新村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我们都说林芝是藏地江南,却不知道这里还藏着一个西藏的氧吧。勒布沟的江南韵味更是让人大为惊叹!山的沉默,水的灵动,在这高天厚土间凝聚成了平静与永恒。然而勒布沟的韵味却又不是江南那么简单。这里才真正是山的南方,那山不是别的,正是喜马拉雅。从寒冷的错那县城穿越波拉山口,忽然天旋地转,荒凉的雪域公路一圈圈掉进峡谷的陷阱里,看不到底的断崖,三面晶莹的湖泊被抛在高高的山上,丰茂的树叶已经热情洋溢地从巴士的窗户挤了进来。这就是门隅(门域),与雪域高原的蕃域相比,便是他乡了。

 


新村房屋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门隅”这个词几乎与“蕃域”出现的一样早。它是吐蕃人对喜马拉雅山东南面那片森林地带的称呼,高山峡谷和丛林翻滚,一直蔓延到雅鲁藏布江下游阿萨姆平原,今天的勒布沟,就是这一区域与吐蕃相连的北缘,而“门巴”就是指门隅的居民。在古代藏语中,门隅被赞美为“别隅吉莫炯”,意思是“隐秘乐园”,如其名一样,这片美丽的土地在漫长的历史上鲜为人知,居住在这里的祖祖辈辈门巴族人也因此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勒布沟一直掩于云雾深处不为人知,这里的门巴族就生活在画中!

 


将军桥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这一生?正是勒布沟这样雪域桃源的存在,才让秘密得以保存,才让野心家为了掌管旧时西藏的政务教务来到这里寻找转世灵童。野心从来不因为历史的前进消失,怀着狼子野心的印度就想要霸占我们这块美丽的国土。1959年的达赖喇嘛逃往印度受庇护,中印两国开始恶化,后来一连串边境冲突中,印度开始进军藏南地区建立军事据点,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爆发(印度则称之为瓦弄之战),歼灭印度7000余人。勒布沟就是当年中印边境反击战从印度人手中夺回来的。

 


指挥部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张国华将军前线指挥部旧址就坐落在勒布沟境内,见证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1962年,这处遗址仅仅是简易的帐篷,近年村民们在旧址盖上了石木结构的房子,时常有人在附近采上一束素洁的小花,庄重地摆在窗前,缅怀为保家卫国而浴血奋战的英烈。

 


边境新村夜色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实际上勒布沟只是这一片的称呼,我们所住的地方是叫麻麻村,是错那县勒门巴民族乡,全乡132人,对于人口将近14亿的祖国而言再微小不过。但对祖国来说,这个乡无疑是重要的,从这里沿山沟向南是印控区,西南翻过山就是不丹王国。门巴新村现在投资建设了很多的农家乐,家庭旅馆和饭店,有点旅游集散服务中心的意思,环境也是非常不错的。 在新村的夜色中的行走都让人忘记了这是边境,霓光中有一种在城市的错觉,除了断开WIFI网络后久久不肯显示的移动通信信号,这里和城市无异。

 


藏餐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走进门巴族新居,热情的门巴族同胞邀请我品尝一碗酥油茶和牛肉包。酥油茶的味道很棒,不过牛肉包是冷的,因此口感下降了不少。村子广场上的音乐响起来了,门巴族女人开始了舞蹈,同行的姑娘们也加入了这类似锅庄的舞蹈。睡前朋友问我,东西好吃吗?小心被投毒。看着我疑惑的样子,朋友给我讲述了一个门巴族人的故事:为了远方的亲人能够准时赶回家门,有在饭里投毒的传统,只有再迅速回到家这里才能解毒。我用一串哈哈哈的笑声向朋友表示感谢,你的故事不错。

 


森木扎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响亮的起床号响彻清晨的勒布沟,自从中学毕业后很久没有听到这么提神的声音了。看看周围走上三两步,便是天堂。山腰娇翠欲滴,云烟袅袅,山下溪流蜿蜒,瀑布飞流,丰富多彩的层次美赤裸裸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岗亭瀑布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在到达森木扎之前,还有个岗厅瀑布,落差非常高的,分两阶倾泻。

 


森林栈道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进入原始森林,因为人烟稀少,加之旅游业尚未开发,所以这里仍然还保持着原生态。

 


森木扎的水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森木扎的水极具灵动气息,沟底的娘姆江融入了高山雪水的清洌,化解了烟雨的迷蒙,澄明了无数的生命与灵魂,以自己的圣洁与激情庇护和滋养着勒布的门巴族人。

 


野狼谷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勒布沟委婉清秀、小巧流水,森木扎古树遒劲、生机盎然。而勒布沟的大山深处还隐藏着另一片狂野之地,没有任何外界的打扰和约束,那一片生机勃勃的山谷之中,野狼谷展现着自我的恣意洒脱和随性逍遥。

 


天葬台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一路拾阶而上,穿越在森林之中的山野小径,除了目之所及的野性魅力,越往山上,那些时隐时现的经文出现在崖壁之上,或许是六子真言,抑或是莲花生大师来此降狼护山的某种“秘符”。相台阶的尽头,即是野狼谷的探秘的终点,一处废弃了的天葬台增加了更多的神秘感和某种特定的仪式感,或许这背后隐藏着很多不足外人道也的秘密。

 


盘山公路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踏入勒布沟必须穿过漫无边际的皑皑雪山,走过狭窄危险的盘山路,历经艰险,方能一睹芳容。从错那县城出发,往南偏西,走二三十公里,翻过海拔 4500米的波拉山口,就进入勒布沟的盘山公路。

 


盘山公路 二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从海拔4500米的山口下到2800米勒布沟底,垂直落差有1700米,这样180度的急弯拐有100多处,比秋名山刺激得多。这条盘山公路从沟顶蜿蜒盘旋到沟底,犹如一条银带在青山间飞舞,真是人开之路天做之成。

 


雾气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通往让容湖的路并不通坦,加上大雾弥漫,这让造访让容湖的旅程显得格外艰难。但是这山谷之内总不缺的就是雾了,这也让这段旅程显得格外神秘。在山谷内隐约传来枪炮声,果然我们被解放军叫停了,正是中印边境对峙的时候我们来到这边境线上,紧张的气氛时刻伴随着我们。

 


滑坡的公路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经过沟通我们得以继续前行,道路却因为降雨出现了滑坡,我们一度想要放弃这一段神秘的旅行,因为这可能是极其危险的,不光是因为道路,还因为迷雾中还有军方的实弹训练。不过西藏的司机们似乎比战斗民族还更加彪悍,在滑坡的地方已经有车辆经过了,于是我们继续通过。

 


栈道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原始森林里的树枝因为常年水汽的弥漫,生出了不少树挂。为了保护好原始森林的生态面貌,修建了一条环绕原始森林和湖边的木质栈道。在迷雾之中没有见到让容湖,也没能在杜鹃林前看见连绵的雪山,藏地的神秘也许与浓雾有关。

 


原始森林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山顶的让容湖还是一直隐藏于迷雾之中,也许总要留下一些遗憾才能更加期待下一次的造访。

 


马儿  摄影 / 撰稿: 胡文凯

惊喜山南的这块绿色的原始森林,西藏的秘境,希望他就这样安静的保留着。保佑边境安静,保佑美景常在。







阅读这篇文章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是胡文凯,一位摄影师。






写作和摄影一样,是一门孤独的手艺。其意义在于分享!

所以我愿意把我在各个地方旅行、工作、学习时发生的,遇到的故事记录和分享。

如果想要和我一起旅行,去拍摄美好事物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同行,我也期待有这样的伙伴出现。

如果你还不知道去哪玩,可以到我的微博| 胡文凯C |去看看,也许你会有答案的。


 用汉字和图片构筑一座城池,千山万水如若梦境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