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扬:中国风险集中爆发期的解决方案

智灵财讯2020-04-22 12:27:33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近日指出:中国的金融业进入风险集中爆发的时期,主要体现在八个方面:金融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影子银行风险、违法犯罪风险、外部冲击风险、房地产泡沫风险、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和部分国企债务风险。他表示,未来三年要打一场管理金融风险的攻坚战。在强监管的大氛围下,金融业回归简单,找回初心,回归表内,回归场内,是今后一段时间的主要倾向。


来源:第一财经中国经济论坛

作者:李扬


全球经济形势短期内稳定,但长期增长堪忧

 

关于全球形势,短期稳定是可期的,2018、2019年大概是能够看得见的,但是长期增长堪忧,就是这种情况能不能持续,存在着很多的问题。对于中国来说,是由高速增长转为高质量发展,这是十九大已经给了我们一个概括,我想说的就是这样一个新的概括,要和中国经济新常态这个理论连在一起,这样的话可能我们会理解得更全面一些。

 

未来三年金融监管将愈发严格,金融业将迎来40年高速增长后的首次萎缩

 

金融领域,主要是防范风险,大家知道不久前结束的全国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了今后三年的三个攻坚战,也就是这三年要把这几个事情办完。第一个攻坚战就是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而且明确指出其中最主要的风险是金融风险。


所以恐怕是,今后三年,我们要面对的一个是有可能越来越严的监管环境,金融业可能面对的也是经过四十年的高速增长之后,面对的有可能是一个相对萎缩的局面,最近这两年来,学术界和业界都在讨论周期,言必称周期。

 

应该重点关注两个周期:长周期和金融周期

 

我提醒各位注意一下决策当局关注的两个周期,一个周期是长周期,一个周期是金融周期。


所谓长周期,说的就是中国经济经过了将近四十年的高速增长之后,进入了一个缓慢下行的通道。


金融周期,在去年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首次官方说了金融周期问题。所谓金融周期就是说,现在的周期变形了,以前我们说周期都是产能过剩、产品过剩,我们有问题了,把生产出来的牛奶倒掉,把什么东西砸掉。现在不是这样,首先表现为金融资产膨胀,而且还不表现为那些实体产品价格的变化,大家都一起看通胀、通缩,老关注这个事,但是这个事老不变化。但是有些事在变化,房价在变化、股价在变化、大宗产品在变化,中国小宗产品都在变化,蒜、姜都在变化,根本不是用供求能解释的,都是金融因素。

 

当我们把金融周期纳进来的时候,特别对于我们做金融要注意,金融周期大概就是三四年一次,在中国现在最明显的金融周期在房地产,三年五年左右一个周期,这个周期对我们影响非常大,现在是金融因素反过来影响实体经济因素。

 

中国金融业进入风险集中爆发期 

 

关于风险问题,首先我们要看到,中国金融业面临着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在全国金融工作会上被概括为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中国的金融从外延扩张到了内涵增长,高质量增长的阶段。这在7月份的金融工作会议就已经把这个思想提出来了。


而且这个背后,讲这样一个命题的时候背后有一个理论,就是说金融和实体部门的关系问题——实体部门在高增长的时候,金融会以比它的速度更快的增长。过去几十年,基本上我们年均的增长速度是9.8%,那么我们金融按资产扩张的速度是20%,几倍于它。

 

但是,这个道理到今天反过来了,当实体部门的速度不断下行的时候,金融将以更快的速度萎缩。更多的不良资产就显现,水落而石出,这个大家都知道。经济好,不良资产也是优良资产,经济不好,优良资产都会变成不良资产。这个问题现在是,如今其实已经初步显现。

 

中国金融面临的三大挑战:质量优先的发展新模式、盈利模式转变以及金融

实体经济间的循环不畅

 

那么怎么办?质量优先,要做质量了,效率至上,内涵式发展,就成为发展的新模式,这是第一个挑战。

 

第二个挑战,发展环境将彻底改变。我们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变了,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说到一句让整个金融界为之一叹或者为之一寒的说法,金融业制度性利差非常明显,一度存在坐地收钱的思维,金融界能挣钱不是你多能干,而是制度让你挣钱。金融行业是特许经营行业,允许你经营就不允许别人经营,你就获得了垄断地位。所以这些年来大家都忙着要办金融,都想要分享一杯羹。过去确实如此,如今这个时代过去了,现在谁还要办银行?基层银行都在倒闭,现在股份制银行,所有的城商行都遇到问题,股份制银行现在都遇到问题,因为它们的模式完全是同构的,当经济增长速度开始下行的时候,遇到的都是一样的问题。现在谁还来办银行?没了吧?那时候又想办什么小额性贷款公司,都去争。这个制度性利差已经逐渐要消失了,是很大的挑战。

 

第三,这个挑战很严峻,是总体性的,现在要说经济存在问题,或者金融领域中表现出问题,但是这个问题首先是实体经济出问题,然后是金融自己出问题,再就是金融和实体之间循环不畅,这是一个标准的科学的表述,不是简单的说金融不服务实体经济、脱实向虚,不是这样,而是它们循环不畅,金融本来是靠实体经济的,实体经济也是靠金融的,说谁不服务谁,那种道理是说不上的,都有问题,这是一种新的表述。我们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新挑战。

 

展开一下,金融工作会议对于中国的金融做了非常全面的剖析,我们现在进入了风险集中爆发时期,表现有五,一,金融风险点多面广;二,违法违规乱象丛生;三,结构失衡问题突出;四,各类风险隐患较多;五,脆弱性明显上升。这些问题很严重了。

 

导致中国金融业进入风险爆发期的因素:周期性因素、结构性因素、体制问题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扩散

 

造成这么多的问题当然是很多的因素,这些因素可以归为四类,一类是周期性因素,这里面说的周期是长周期,我国经济金融经过上一轮扩张期之后,进入了下行清算期。第二,结构性因素,实体经济供需失衡,金融业内部失衡,金融和实体经济循环不畅,就是刚才说的三个关系,金融和实体经济结构性关系的一个完整表述。第三,体制问题,一些市场主体行为异化,道德风险明显上升,而金融监管很不适应。第四,中国的问题从来是和世界连在一起的,如今更是密切的连在一起。所以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扩散到我们这里,如果国际上没有过去,中国也不可能风景这边独好。

 

做了这样全面的概括之后还有概括,更具体一点,表现在八个方面。一是金融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了。第二,信用风险。现在信用债市场依然还在“血流成河”,还没有止住。三,影子银行的风险。四,违法犯罪风险。五,外部冲击风险。六,房地产泡沫的风险。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风险。八,部分国企债务风险。这一列,国民经济无所不在了,到处都是风险。所以才要下决心用三年时间,打好这个攻坚战。这样一列你就知道,中央下这个决心的道理。

 

在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谈到我们必须认清形势迎接挑战,现在中国处在风险易发、高发的阶段,我们要处理它,要下决心消除风险和隐患,避免出现新的风险,风险不要演化成危机。

 

我们要动手做这个事的时候一定要做好思想准备,因为是要付出代价的。宏观上付出代价,微观上也要付出代价,而且是要经历痛苦的。这三年是要付出代价、经历痛苦的三年。

 

当然,我们中国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战胜这个风险挑战,正是因为我们有这个把握,所以才自己把自己的问题托出来。我们经常跟外国人交流,他们说中国这个事那个事,我说我说给你听听。他们都听得目瞪口呆,我说这是中国人自己说的,我们对风险的认识比你们清楚多了,这就是中国的制度优势。你们理解中国,首先要理解中国共产党,理解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我们主动的揭示出这么多问题,主动下决心用三年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这些问题就不是问题。这是一个大的战略,我们必须要跟上这个战略。


去杠杆是今后一段时间金融工作的中心任务

 

关于金融风险那么多,核心是什么?核心是杠杆。习主席说,高杠杆是所有风险的集中表现。那么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实体经济主要风险主要集中体现为经济增长速度下行,产能过剩企业困难加剧,与这样一个实体经济问题对应,金融部门的问题就是杠杆率攀升,债务负担加重和不良资产增加。所以今后三年以处理不良资产为抓手,稳步地去杠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金融工作的中心任务。

 

我们看一下去杠杆的情况,这是全球去杠杆的情况。很明显,全球金融去杠杆比较成功,但是实体经济杠杆率还在提升。发达经济体的情况,应该说它刻划了全球的情况,这是四个部门,政府部门、金融、非金融和住户,这几个部门都在去杠杆,但是一般政府的杠杆率在急剧上升。新兴经济体的情况略有不同,政府、住户、金融部门都杠杆率不明显,但是企业杠杆率很明显。发达经济体就是说,那些私人部门出问题之后,政府拦住,导致政府部门的问题越来越大。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出了问题企业担着,都推给企业,所以企业负担越来越重,你可以看出治理体系治理能力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希望能够到时候变成发达经济体一样,不要什么东西都往企业头上去压。

 

我们现在研究的重点之一就是中国的金融风险,我们有很多的指标来刻划中国的金融风险。在前三季度,中国杠杆率出现两大变化,宏观上未降,结构上有所调整。居民、非金融企业和政府的情况,居民加杠杆了,大家说中国居民还可以加杠杆,很多政策制定是这样。但是我告诉大家,去年中国居民第一次出现了储蓄增长率为负,也就是中国居民很快就会成为一个赤字部门,没有潜力了。去年大家知道,金融上出现很多问题,M2增长掉下来了,居民储蓄存款掉下来了,企业的定期存款掉下来了,这都是要命事情。因为这两个东西是和收入有关,居民储蓄增长速度掉下来了,是因为收入增长速度下来了。企业的存款的收入下来了,是企业的收入增长下来了,实体经济有问题了,所以这个问题是非常大的。

 

我们看非金融企业是在降杠杆,但是其中的结构有问题。就是国企去杠杆收效甚微,总体在去杠杆的时候,国企还在加杠杆。整个政府是持平,略有上升,就这样一个局面。

 

部分国企和地方政府的债务是导致中国杠杆率飙升的主要原因

 

我们开始要归纳了,中国杠杆率飙升,问题主要集中在哪里?风险集中两大部门,一个是企业一个是地方政府。企业里62%是国企的问题,所以习主席非常明确的说,部分国企债务风险高,所以解决部分国企债务风险高是三年攻坚战的第一个攻坚战。经济工作会议又进一步的展开了,主要还是僵尸企业问题,僵尸企业问题就是说谁赔问题,然后职工往哪去,变成这样的问题了。我们现在宏观上算账都有钱,但是因为涉及到结构,涉及到微观,有一个排兵布阵,要左右平衡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地方政府的债务,2014年之前地方政府债务以融资平台的方式扩展,预算法修改之后没了,合法的地方政府债务很稳定,但是地方政府花样翻新,又来了新的东西。主要是有四种形式,政府投资引导基金,大家不陌生吧?专项建设基金,政府委托代建购买服务协议,PPP,这些是新的地方政府借债的方式,在7月份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列为新的风险。

 

去杠杆的四个重点工作将导致货币供应趋紧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定了去杠杆的重点,四个重点,第一,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特别是要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金融工作会议,十九大,然后到全国经济工作会议,一步一步细化了,就是主要抓僵尸企业问题。僵尸企业,当然都在国有企业里面,民企没有僵尸企业问题。第二,地方政府,你不是喜欢借债吗?行,终身问责,倒查责任,乌纱帽在我手里。所以我们看到地方政府的债务下来了。三,必须承认有很多不良资产,对不良资产必须处置,所以有一个风险处置的问题。要完善风险处理框架,强化风险内控机制建设,推动金融机构真实披露和及时处置风险资产。第四,习主席说,去杠杆,千招万招,管不住货币都是无用之招,这就告诉我们及如果去杠杆是任务,管理风险是任务,那么宏观上货币供应增长速度的下行就是一个必然的结果。所以货币供应趋紧是必然,我们通过结构调整解决企业的流动性问题,这也是可期的。

 

最后,我们给大家提醒一下,现在美国去杠杆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8年,我们作为研究机构总是在看,因为全世界只有美国的经验对我们来说可能有一点借鉴意义。别的小国,根本不可能对我们有什么借鉴意义,美国,现在实体经济开始恢复了,但是这个恢复是以金融强烈的去杠杆为前提的。

 

我想说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现在已经三年攻坚战,要准备着有这样一些问题。去杠杆美国去了三分之一,金融机构倒了几千家,投资银行这个种类基本上消失。但是相反,实体部门逐渐摆脱衰退,传统的银行业,传统的金融业稳步发展,所以我最后给大家讲这个事情就是说,我们金融业下一步,除了在强监管的大氛围下,金融业回归简单,找回初心,回归表内,回归场内,恐怕是今后一段时间的主要倾向。

 

如果大家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是能够和整个潮流一致的。如果还要现在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金融创新,恐怕是不合时宜的。谢谢。



文中观点不代表智灵财讯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