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钟庄往事

双湖公园2018-08-09 13:26:11

  


1

       钟庄,因明初有钟姓人家迁移于此,形成钟姓家族的庄子而得名。镇内有河流梁垛港,老街原食品站码头处的南北河流叫东梁垛港,街道办公楼东侧的南北河流叫西梁垛港,两条梁垛港之间就是梁垛,历史上叫过长乐乡梁垛里,也叫过梁垛乡。

   

      1951年,巴金以副团长的身份,带着老根据地访问团华东分团来建湖访问,同行的有 《收获》创始人靳以和女诗人方令孺等,巴金在《怀念方令孺大姐》里写道:1951年第三季度我和靳以还有令孺大姐三个人参加了老根据地访问团华东分团,一起去过沂蒙山区。后来我们又到苏北的扬州和盐城,这样我和她就熟起来了。当时的县长陆逵参加了接待,他在回忆录中提到了这件事,9月7日在县政府大会堂开的欢迎会,8号在梁垛区开的全区烈军属慰问会,所以现在写藕粉圆子的文章经常会提到巴金尝过之后赞好吃的事情了。

       汤碾是钟庄最古老的庄子,明万历年间有个热闹的集市,历史在湖垛之前。万历盐城县志提到盐城西乡有两个集市,一是朦胧,一是汤碾。汤碾人洪伟先生曾经在文章《长河入梦》里写过:老家塘河西岸是汤碾,老街道,青石板,黛瓦凌檐,小巷幽幽,青苔深深。有轮船码头,常有人坐在那里等轮船进城,也有砖头小路,由此可以一路到建湖县城。儿时汤碾有渡船。若在对岸,唤上一声,船夫老者,橹篙吱呀,缓缓而来……现在的汤碾是普通乡村的模样了。西塘河上有汤碾渡桥,宽1.2米,长47米,夸张的窄而长,仅供电动车自行车等通过。这样的桥很少很少,却也算是桥中一景。

      有叫快活岭的地方,是县内唯一含岭字的地名,因地势较高,水灾时可以安然无恙,想想过去水灾频繁,能躲过水灾真的是很快活的事情。有叫和尚舍的地方,原为盐城泰山寺的庵田。有叫三官殿的地方,古有寺庙。有叫荡杨庄的地方,原为汤杨二姓居住地,叫汤杨庄,乡间爱好风雅的文人曾更名为荡漾庄,为湖光荡漾之意。

       口河村的南河口有清末受过光绪皇帝戴花翎嘉奖的知县马为瑗的墓,马是建阳马厂人,官碑很好,《盐城县志》列传人物,受过朝廷两次嘉奖,《清实录》卷493:谕内阁、徐会沣陈璧奏……昌平州知州许元震、宁河县知县李培之、香河县知县署东安县知县马为瑗,均著传旨嘉奖。卷519:壬寅。谕内阁、袁世凯奏、举劾属员一摺。署沧州知州庆云县知县铭峻、署天津县知县候补知县唐则瑀、署宝坻县知县香河县知县马为瑗、据该督胪陈政绩。均著传旨嘉奖。他去世时,清末状元张謇送来挽联:一轮明月,两袖清风。盐城廉政公园有他的浮雕碑刻,上面写着:执法如山(马为瑗)。他离世后近一百年的2013年,他被纪委评为十大青史留名的江苏籍清官之一。





       钟庄粮库所在的地方叫北左庄,是新四军军部十年驻过的50处驻点之一。《陈毅传》也提到了这件事:(1941年)7月10日上午7时,雨过天睛。刘少奇、陈毅带领一部分机关工作人员登船出发,傍晚在湖垛东北约10华里的北左庄宿营。随即同全军各部通报情况,开始办公。军队暂住的北左庄是在西塘河东岸,四周都是小河沟,像一个小岛,敌人的装甲汽艇一遍又一遍地在周围巡逻,也没有发现这里的秘密。他们是为躲避日伪军的扫荡来这里的,21日去了阜宁县的刘家舍。   

      在北左庄的十多天里,陈毅还去庄上的小学看了看,左家庄人左光阜在一次口述访谈中谈到了这件事:这年我读五年级,中午休息时同学们正向校门外走去,不知谁大声喊:陈毅军长来啦!我听到喊声,使劲挤上去想近距离看看陈军长,没想到一下子来到了他面前。他身穿一件洁白的衬衫,下摆束在浅灰色的军裤里,身材魁梧,慈祥地问:“小同学,这是啥子学校?”大家一起回答:“左家庄小学!”陈毅军长说:“新四军在前方打日本鬼子,你们在学校要努力读书,锻炼好身体,长大了当兵要当新四军。”我把这句话记住了。因为陈毅军长的这句话,左光阜1942年10月参加了新四军。

贺绿汀先生是1941年7月到盐城的,刚到就遇上日伪军的扫荡,他是跟随军队撤离的,有一晚借住在荡杨庄崔姓地主家中,地主家门上贴的讨日本人欢心的对联也被他记了下来:让国延高族,诗咏在上头。那晚他与丘东平住在一起,那是他与丘东平第二次见面,也是最后一面,分手的第二天,丘东平就牺牲在庆丰的北秦庄。

除了军部,华中局江淮印刷厂、华中党校、华中鲁艺、抗大五分校女校,后方医院等,也来到这里,散落在周围的村庄及附近冈西高作的村庄里,他们不是与军部同时来到和离开的。军部司令部设在左家家祠内,刘少奇、陈毅住在开明绅士左芬家里。战士们吃粗粮、睡地铺,为村民造了古沟桥和北左桥。

       就是军部撤离的第二天,21岁的方秉文牺牲在钟庄的毗卢庵。方秉文原名王列云,淮阴人,1940年6月,苏皖区第三地委派他到盐城,将盐城县工委改建为县委,并任县委书记,方秉文当时才20岁,政权还是地下状态,县委书记的主要工作是发展党员,迎接八路军南下。方秉文是个有点文艺又能吃苦,会自乐且能给别人带来快乐的青年人,会吹口琴,闲时还能来上几段京剧,拿起一根筷子就能打拍子指挥大家唱国际歌,乡民们叫他方先生。为纪念方秉文烈士,1945年这里设秉文区、秉文村,1956年在他牺牲的毗卢庵旧址上创办了秉文中学,秉文中学就是后来的钟庄中学,现搬至县城北,改叫建湖县第一中学。现仍有秉文村。毗卢,佛家语,毗卢舍那的简称,佛光普照的意思,毗卢庵在老秉文中学西北角的墩子上。在这之前的1939年底,盐城的时化中学迁到毗卢庵,校长是董思远,唐采庭等在这里做过教师,王大林等在这里做过学生。

       梁垛港畔有钟庄烈士陵园,又称陆庄烈士纪念塔,是建阳县抗日民主政府为纪念1944年农历五月初五在陆庄遭遇战中牺牲的盐阜独立团二营四连39名官兵而建的,1944年建,1959年改建,1970年重建。后将方秉文烈士迁葬于此。塔两侧有唐钧鄂、陈曙东、杨幼樵、乔耀汉等地方民主人士的题词。陆庄遭遇战发生在曾老庄,就是现在的钟庄粮管所所在地。



      旧时家境宽裕的读书人喜欢办学,这在当时好像是一种风气,也是他们实现兼济天下理想的一种方式。

       民国四年(1915),陈村的开明士绅陈曙东创办陈村初小,后捐出200亩土地作学田,盖了两层楼房、29间砖瓦茅草结构的四合大院,创办梁垛乡第一所完全高等小学,规定穷苦人家和佃户的孩子可以免费读书。陈先生早年毕业于淮安府中学堂,后在德国人办的上海同德医专习医,因战乱加上身体不好,中途休学回乡。在乡里,接受这样教育的人很少。陈先生做过盐城民主政府的副参议长,乡里人多半喊他陈大爹爹或曙老。为着这个小学,陈大爹爹费了许多的精力与心思,担任校董,还要当老师给孩子们上课。

        陈曙东的大儿子叫陈延庆,早年参加革命,后在董必武先生的建议下改名王翰,是一个愿意为了革命舍弃祖宗姓氏的人。黄克诚将军的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话,盐城虽然出了些有名的共产党员,如胡乔木、乔冠华、王翰,但他们都在外地,本地没有什么影响。王翰复旦大学毕业,是一二九运动在上海的领导者,1949年后任中央监察部副部长,政治运动开始后,他成了著名的大右派,下放到工厂劳动,当了16年铁工,前后被浪费了21年。造反派曾以为他翻案作交换条件让他出面反刘少奇,王翰拒绝了,这真的是一把不会跟随时代发疯的硬骨头。王翰1981年1月2日离世,1998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王翰传》,江泽民题词:革命信念,始终如一。他的一生是当得起这八个字的,他用21年的屈辱赢得了历史的敬重。陈曙东的二儿子陈延熙早年是学生运动领袖,后来成为植物生态病理学奠基人,也有资料称他为增产菌之父。  

     《盐城县志》记载,一九二五年,清光绪丁酋科举人孙大鹏字海南,献出土地五顷、楼房一座,独资捐办私立海南中学。五顷就是500亩地。孙大鹏是地方上比较有影响和名望的举人,海南是他的字。海南中学最初在钟家庄举人府厅堂东侧,四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这个学校,老辈人多叫海中。在海南中学读过书的学者王春瑜先生在《书桌平静又一年》中也提到了海中:我还听大人们说,离我们村只有十几里路的、方圆几十里内最高学府“海南中学”,敌人扫荡时,该校师生坚壁清野,将书桌压上石块,沉到河里去,敌人走后,再捞起来上课。当时流行一个现在和平时期年轻人难以理解的名词——“游击教学”。






       钟庄唐湾村人顾竹轩,有比传奇小说还要传奇的人生,十六岁从家乡逃到上海,从拉黄包车开始,最后做上了上海滩流氓大亨的第四把交椅,排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之后。《黄金荣与顾竹轩:旧上海帮派第一大案揭秘》一书写的就是他与黄金荣的恩怨,关于顾竹轩的传记,有《江北大亨——顾竹轩传》。他做过好事,也干过坏事,是一个不能用简单的善恶观来界定的人。

     

       顾竹轩认了蒋介石的拜把兄弟顾祝同为本家叔叔,也帮助新四军做了不少事情,最小的儿子也参加了新四军,周恩来说过,顾竹轩为人还是可靠的。顾竹轩同乡观念强,对家乡人好,每次洪灾他总要捐出大量钱财,上冈小学盖教学楼时他也捐了不少钱。其目如铜铃,耳垂至肩,人称罗汉相貌,正如他的相貌,他最后是得以善终的。

顾竹轩的天蟾舞台很有名气,有远东第一大剧场的美誉,梨园界有句行话,叫不进天蟾不成名。在陈凯歌的电影《梅兰芳》里,孙红雷饰演的天蟾舞台老板顾四爷就是顾竹轩,孙红雷为演好这个角色还学说了几句苏北方言。顾竹轩一手带大的外孙女是香港邵氏影视公司的当家花旦乐蒂,很漂亮高贵,31岁自杀,至今还有人迷恋乐蒂塑造的古典仕女形象,外孙是雷震,现在还有人记得他忧郁斯文的银幕小生形象。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