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原创] 冯潇:想念新疆

风中百合2020-11-06 06:17:55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想念新疆


想念

遥远新疆


无意间,看见旅行社的好友左佐在微信上发了一个去新疆的专列集结号。那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地名和似曾相识的画面,忽然就成了一个神奇的记忆开关,点开,便有想念纷至沓来。


对新疆最初的印象,是儿时书上的描写,说那儿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还有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那儿的哈蜜瓜比蜜甜;还有手抓羊肉、馕饼、羊肉串;还有哈凡提、买买提……和那些大眼睛、大辫子的美丽姑娘……


听兰姐说起她姐姐当年所在的建设兵团,和她那一帮摘花子(花子即棉花的小伙伴时,再次再次想起了新疆。哦,新疆,我也曾与你数次失之交臂呢。前几年文友曾去新疆挂职,我们曾动过好几次去旅游的念头,也想顺便去探望一下老朋友。但一直没时间啊没时间的迁延,等终于有时间了,人家调回来了,汗。

               

后来,几年前小弟听从单位的调遣,借调去位于新疆喀什的新厂工作。父母便总念叨,说全国大部分地区都去了,就是还没去西藏和新疆了。其实,他们是挂念小弟,想去新疆看看了。自从得知小弟要去新疆,老妈专门去买了新棉花和布料,给他们的小儿子套的棉袄棉裤厚得腿都打不了弯。我说我滴妈呀,你们这是要送他去西伯利亚么?新疆有这么冷么?

         

过了冬后,便和大弟商量着,想利用暑期一起带父母去探望小弟,顺便在周边旅游一下。但那段时间新疆很不安定,电视里还播出了新疆库车的暴动,那个库车就与喀什相邻。小弟也来电话说,单位都不让随便出门了,路上查得特别严。原想着,那就明年再去,反正有的是时间。没想到父亲春节后就病倒了,去新疆,竟成了他无法完成的心愿。泪奔。

         

七月走川藏青时,我们的领队村长说,他从西藏回临沂后,会在八月初带队奔赴新疆,希望我和我妈也可以同行。好是好,但太累了呀!有几个人能有村长这样的超体力?就算去新疆,也要换一种旅行方式,不能像川藏青旅行这样的急行军了。

       

我的微信好友错综相连,也不知几经转折,我竟被拉进了新疆圈。美文、美食、美景、热情奔放的人们,走进一个新圈子,就像踏进了一个五彩斑斓的异时空。那些传说中的至美,蜂拥而至。让我很想走近它,走进父亲未竞的心愿里。

        

新疆,总是要去的,等着我哦。

白露

奔赴新疆


2017.9.7,白露,终于启程赴新疆。

 

想起了那些年的一则公益广告:旅行,不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而此时,暮色四合,与闺蜜阿磊一起远行,在乎的,是心中的欢喜和暖暖的安然。
        

这个节气的代表,应该非芦苇莫属了。年年白露,岁岁蒹葭,苍苍的是流年,是霭霭的在水一方和等待露凝成霜的伊人吧。
         

芦苇,在我们老家很多见,洼地、汪塘都是的。芦叶、芦花、芦茎、芦根、芦笋均可入药。芦茎、芦根,还可以用于造纸行业以及生物制剂。经过加工的芦茎还可以做成工艺品。

 

据说自古代起,就用芦苇编制“苇席”铺炕、盖房或搭建临时建筑等。各国还用芦苇的空茎制造乐器——芦笛,并将芦苇茎内的薄膜用做笛子的笛膜使用。芦苇穗可以作扫帚,花絮可以充填枕头。
         

印象中的芦苇,自春天,自蒌蒿满地芦芽短开始。那芦芽的白,似月华莹莹。端午时的苇叶青碧如玉,老家的人都爱用那苇叶包粽子、蒸米饭,喜欢那一种春日青草的气息。
        

我曾在秋深时去罗庄的武河湿地、东营的黄河入海口去看苇,看那白雪覆地迎宾,看那雁过苇林苍茫。秋时的苇,禾穂飒飒,风声鹤唳,适合沉思与想念。
       

此时白露,行在赴新疆的路上,想望渡江的一苇,也曾漫漫行过远处的在水一方。


冯潇,笔名风中百合。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曾于国内外文学报刊发表散文、游记数百篇,作品获各类奖项,并入选《散文诗排行榜》、《文友书系》等。曾于《沂蒙晚报》开设“潇行天下”专栏。出版散文集《心灵的渡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