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徽人物 ‖ 诗人王法艇

徽脸2020-07-12 09:59:13

编者按:

 昨日,中国作家协会2016年会员发展情况结束公示。《徽脸》特邀撰稿人王法艇老师正式批准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王法艇,安徽省临泉县人,武汉大学文学学士,诗人,新华网评论员,国务院国资委评论员。

诗人王法艇

  文/任志锋

说到法艇,首先想到的不是他扎实的古文功底,而是彻头彻尾、无法掩藏的诗人气质,难怪全国人大代表、前金种子集团董事长锁炳勋先生始终不愿叫他的名字,一直“昵称”其为诗人。

那是九十年代中后期,法艇从南方回武大中文系给师弟师妹做了一次讲座,内容已经久远不记了,但当时的模样一直清晰可忆:一套蓝色连帽运动服,长发飘飘,谈笑间,顾盼自雄,粉丝云集;中等身材,瘦,面庞干净,五官端正,戴一副黑边眼镜,标志性爽朗的笑声中总让人看到一口整齐晃眼的白牙,说话高古斯文但并不柔弱。

法艇在中文系人缘很广,即使毕业很久也还是浪淘石文学社和樱花诗社的灵魂人物之一,在几届的学生中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之后,他时常来我们寝室聊天唱歌,记得那时经常弹唱的是从南方带来的流行歌曲《把悲伤留给自己》,每天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看到那些学姐学妹们如醉如痴的眼神,让我不得不对他有些崇拜!

其实,真正令我赞佩的是他与各种“大人物”打交道的社会活动能力,例如在读书期间就和武大老校长刘道玉先生成为忘年之交,这一点对于一般大学生是无法望其项背的。后来,知道法艇并非来自书香之家,而是安徽临泉农村的贫寒子弟,读大学之前就获得过“世界华人诗歌大奖赛”第一名,也上过《初中生必读》杂志封面,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有机会开始和艾青、贺敬之、顾学颉、痖弦、启功,一直到刘道玉等一些前辈先贤交往。

如今算起来,我和法艇的交往也有二十余年,感情早已从同学升华为兄弟,我不知如何用简单的话来概括他,总之我从他身上学到了许多,例如真诚、善良、谦卑、勤劳;也有许多我一直学不到的东西,例如让人难以理解的纯粹和对朋友始终如火一般的热忱。在《晚清名臣彭玉麟传》一书中,时人对彭玉麟的评价是——“奇男子”,这也契合法艇给于我的感受,他确实有许多行拔于众、德高于人的地方。

(温家宝视察安徽金种子集团,王法艇随行采访)

那时中文系的学生早已不住在喻杉电影小说《女大学生宿舍》时代的樱园和桂园,而是迁到湖滨八舍,笑称“湖滨别墅”。往北走五分钟,出凌波门,就是烟波浩渺,永远诗情画意、风情万种的东湖。凌波门旁边的那个叫“江城鱼港”的小餐馆或许早已无数次更换了名称,那曾是樱花诗社经常小聚的地方,行吟阁啤酒、红金龙香烟是文学青年们装模作样,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最好道具。

安徽人喝酒都是好手,阜阳人“酒商”更高,酒桌上如果没有法艇总感觉不热闹,似乎少了一点什么。其实那时他的酒量也一般,但总是最富激情和感染力,用他浓重的阜阳话说就是,“宁可让胃喝个洞洞,也不能让感情有个缝缝”,“你不喝我不喝,中华文化咋传播;你不醉我不醉,马路牙子谁来睡”,言语虽然戏谑,然而殷殷之情、绵绵之意却是真切,想必唐朝的李白也不过尔尔吧!更非凡的是你只要与他吃一次饭,喝一餐酒就绝对不会忘记,酒桌上的每一个人他都会照顾周到,有他在场,必定气氛热烈轻松,欢声笑语一片。这种风格到现在一直未曾改变,相信熟悉的朋友看到此也一定会会心一笑,竖起拇指点赞——“此言不虚”。

后来兜里有些小钱了,于是经常请我们去大门口的“今夜星辰”卡拉OK,那时他带着酒意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是单田芳的学生——会说不会唱。”让人“拍案惊奇”的是,请来“陪唱”的竟然有电视台的女主播、大报美女记者、都市报、出版社编辑之流,用今天90后的禅语说就是,“我也是醉了”,足可见其在学生时代就人脉极广,人缘极好。其中一名女主持人的话令我记忆犹新:“在文章写得好的朋友中法艇人缘最好,在人脉广的朋友中法艇最有诗情。”虽然是说说笑笑,但即便是现在,这个评价也依然十分中肯、准确。

九十年代后期,因为种种缘故,法艇回到阜阳。以他的才情,这种选择多少有些颓废和委屈,但是现实生活毕竟不是风花雪月的诗歌,却是诗人无可逃脱的宿命。那段时间,他在一家上市公司创办了一份企业报纸,虽然做得风生水起,在行业内闹出不小的动静,但是也时常传递出心意沉沉、疲惫无奈之感。期间一纸风靡的《南方周末》也曾重金邀请,最终他还是留在阜阳,留在了文风醇厚的颖淮文化圈。


在阜阳,在安徽,乃至全国文化圈子里,王法艇都是一个响亮名字,有一个不错的口碑。圈内圈外,常有人跟我提到他,有的说他很爷们,有的说他人脉广,有的说他是风流才子、才华横溢,有的说他很愿意帮人,也能帮人,不一而足。然而这些赞美之词总让我想起一位老人,一名终生委身乡村的卖豆芽者,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豆芽缸前度过,虽然年青时也是善舞文墨的“秀才”。老人走街串户,卖豆芽供5个儿子读书,他把自己所遭受的委屈、愤懑、侮辱、不公都藏在心底,回到家里,依然乐观豁达。面对五个上学的儿子,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豆子都生芽了,我不相信你们走不出农村!”

这位老人就是法艇的父亲,这五个孩子最终都上了大学,成为临泉王新村的奇迹!他用自己的“苟且”,成就了儿子的“诗和远方”。

法艇后来写了一篇散文——《父亲》,我读此文时,感同身受,泪湿衫襟。老人那句朴实的话语,就像他种的豆芽一样,柔弱平淡,却又坚决果敢,催人奋进。人与豆芽何其相似,脆弱而又坚韧,天生就有向上生长的欲望和本能。我在想,一个穷乡僻野的农村少年之所以能成为今天的诗人作家,其答案,也许就在他父亲的那句话里吧!

 2010年,刘道玉先生出版了一本书——《武大的名片》,文中收录他任校长期间二十多名有影响力学生的事迹和文章,用“名片”一词寓意代表武大的精神和形象,法艇的名字和诗歌赫然位列其中,足见这位被誉为一代教育大家的老人对其文章及品格的认可和期许。这时法艇已在北京一家中央企业任职办公厅副主任,感念于恩师的砥砺和叮咛,他开始写起了经济随笔和社会评论。

随后,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清华管理评论》、《北大商业评论》、《中国社会科学报》、《共识网》、《财经文摘》等报刊网站撰写了不少有见地的政治、经济、社会评论文章,有些文章被《新华文摘》转摘,他本人也被国务院国资委和新华网聘为评论员,并在新华网开设了个人评论专栏。2014年至2015年连续两年荣获国务院国资委“十佳评论员”荣誉称号,这在100多家中央企业中是极其少见的!也足以证明法艇在工作上的勤奋和坚韧!

然而,诗人毕竟还是诗人,即使走得再远、飞得再高,最终还是离不开缪斯女神的怀抱。在工作和写评论之余,法艇依旧坚持写了不少纯文学作品,异常难得的是,作为业余作者,他的文学作品频频刊发在《人民文学》、《诗刊》、《收获》、《解放军文艺》等顶级文学刊物,难怪著名作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先生评价他是“业余创作超越专业水平”。

2015年他的作品《仰望大别山》荣获“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诗文征集大赛”全国一等奖,长诗《大战士》在中共中央机关报《光明日报》刊登后,影响热烈,并受到中共中央宣传部的表彰。在宣扬社会正能量的同时,法艇也为农民工和城市低收入者写了一系列诗歌,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讴歌他们的渴望梦想,因为他曾经不止一次告诉我,他始终是他们中的一员,来自于他们,也深深理解和眷念着他们!如果你有兴趣,去看看他写的《北京你好》、《搬迁工》、《带着母亲上北京》、《心在大地》等诗作,你一定会感受到这片对于大地的厚意深情。

 2016年6月,王法艇以高质量的作品正式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一个业余作者能够跻身于中国最高的也是最为神圣的文学组织,该是何其不易,这也再次昭彰了“有志者事竟成”这句格言,以及他的勤奋和才华。

  “时人不识凌云木,只待凌云识道高”,然而金钱的多少、名声的大小、职位的高低并不是衡量人生价值的唯一尺牍,只有作品,唯有作品才是一个诗人精神人格的最终体现!在祝贺法艇取得不菲成绩的同时,我更期待着法艇兄有更多、更好、更高品质的作品问世!

徽人物 ‖ 王秋生:文化的深度没有界限

徽人物 ‖ 谈论丁友星时,我们应该谈论什么

徽人物 ‖ 徐炳波:笔墨挥洒的书艺人生

作者:任志峰,资深文化学者,武汉大学文学博士,华中科技大学哲学博士后,公安部研究员。

(徽脸热线:4000-010-819)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