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凤凰网专访伊宁县委书记张继生:党员不信教不等于不研究宗教

伊宁县零距离2020-10-16 14:34:03

文/凤凰网主笔 陈芳

4月初,凤凰网主笔陈芳历时半月,走访和田、喀什、伊犁、乌鲁木齐7县3市,就新疆去极端化展开深入调查,并与于田县委书记马志军、叶城县委书记李国平、莎车县委书记王勇智、疏附县委书记朱雪冰、伊宁县委书记张继生五县书记,就去极端化与新疆基层治理进行深入交流。

新疆五县书记访谈录之五:对话伊宁县委书记张继生


伊宁县委书记张继生

张继生,伊宁县委书记。1963年人,1982年参工作,在新疆伊犁财贸学校任教,1992年步入仕途,先后在伊犁州人大、伊犁州政府办公厅工作,后任伊宁市副市长、副书记,2010年任伊宁县委书记至今。

伊宁县概况,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设置最久、人口最多的农牧业大县,辖20乡镇(场)。全县总人口44.8万人,北疆第一人口大县。由维吾尔、汉、哈萨克、回等33个民族构成,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83%,其中维吾尔族20.5万人,占45.8%;回族7.5万人,占16.7%;哈萨克族5.3万人,占11.8%。信教群众达26万余人,占全县总人口的60%.。


以下内容为4月9日凤凰网主笔陈芳与伊宁县委书记张继生的对话整理而成:

“双泛思想”流毒一直存在

伊宁县受宗教极端思想较为严重,从90年代宗教极端思想就开始慢慢渗透,一直到今天就没有断过。具体原因:一是来自南疆的影响,伊宁县的维吾尔族祖籍都在南疆,在南疆都有亲戚,往来交往中,南疆那种浓厚的宗教氛围自然而然带过来了,比如南疆那边就说你们那样不是真正的穆斯林。

二是国外对伊犁的影响,1962年伊犁曾发生边民外逃事件,大量边民迁移到哈萨克斯坦,这又是一个亲戚关系,现在的宗教极端思想在哈萨克斯坦发展也是很快的。

三是伊犁的历史因素。全疆最具代表性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喀什,另一个就是伊犁,这两个地方,是扛过旗的地方。1933年11月12日,新疆喀什成立过分裂政权“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时隔11年后的同一天,1944年11月12日,在伊犁又打出这一旗帜,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这个对现在的影响是一贯的。新疆双泛思想(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流毒基因一直存在,不是今天才形成的,在合适的气侯下随时都有可能发酵。

现在又有了网络这一渠道,网络对宗教极端思想渗透是非常厉害的,很多年轻人就通过上网、通过手机接触到了大量的宗教极端思想。

还有一个渠道就是专门有人在传播,伊犁这个地方,专门有人在干这个事,方法就是刻录光盘、编辑非法出版物。像内地人看韩剧,几集电视剧看完就爱到里面去了,人家也抓住这个心理,拍了很多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那种电视剧,里面充斥着极端的宗教思想,看完以后自然受到了影响,包括里面的服饰、餐饮、生活方式等等。他们就通过这种生活化的、微观层面渗透。

去极端化,实际上我们把它看成一个系统工程来做,仅靠一项、二项或者几项工作就能去极端化,那是不可能的。怎么来通过系统工程去极端化?我们县这几年一直在坚持做,大概有这么几个方面我觉得都是去极端化必须要做的事情:


伊宁县盖买村接孩子放学的村民。摄影:陈芳

国家官方语言不会讲是很大制约

第一,办好教育。从长远来讲,这是去极端化的基础性工作,我们现在恰恰是教育上的问题比较多,教育落后,教育质量不高。举个例子,我们现在孩子的9年义务教育完了以后,国语还过不了关,很多初中生实际学识水平还是小学。

我2010年到伊宁县来工作,在工作过程中,越来越意识到教育的问题比较多,我们新疆基础教育问题非常大。事实证明,毕业了这么多学生,到了今天这个年代,不是刚解放时期,语言过不了关,影响的东西太多了,不同民族之间的交流、就业的问题、接受信息的问题等等,都是问题。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语言,不会讲说不过去,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

去极端化,教育一定要重视,这不是教育部门一家的事情,需要各级党委政府重视。新疆应该要好好研究,如何把教育抓好,这个工作抓好了,从基础上,从长远上能够更好地抵御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这起决定性作用。教育如果出问题,去极端化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在成长,能做完吗?

挖掘民族传统文化抵御宗教极端渗透

第二,挖掘弘扬优秀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宗教极端思想进来以后,把民族原来的传统完全洗掉了,我们弘扬文化,就是一个对冲。

为什么人家的光盘能吸引人,证明我们的工作存在薄弱环节,我们是不是创作了一些吸引力很强、寓教于乐的的优秀电视剧。这里的维吾尔族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不高,更多认同西边的,比如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的产品,在少数民族当中认同度是非常高的。伊犁这边和土耳其的交往是长期的,原来伊犁的一些大知识分子大企业家都在土耳其留学。伊犁跟南疆有点区别,就是文化上特别厉害,跟对外的联系交流多,文化水平比较高。

难的就是做人的工作,因为有文化的东西,要更多从文化的角度去做,否则很难说服他。比如弘扬维吾尔族传统文化,伊宁县是很多民族组成的县,维吾尔族、哈萨克、回族、汉族、乌兹别克,每个民族都有优秀的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弘扬好了,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御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现在宗教极端思想颠覆了民族的传统文化,再不去弘扬,可能就没有了。

伊犁维吾尔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他们原来的生活方式是非常快乐的。我在伊犁长大,非常了解少数民族,这里受俄罗斯文化影响多,特别喜欢玩、喜欢唱、喜欢跳。过去维吾尔族年轻人结婚,是非常热闹的。现在慢慢的就不让唱歌、不让跳舞。

从去年开始我们就搞大型的文艺演出活动,虽然花费资金多一点,但我觉得很有必要,去年我们准备了几个月,重新把传统文化提倡起来,在县上搞,在乡里搞,在农村搞。

党不信教不等于不研究宗教

第三,要管好宗教。宗教极端思想常常是披着宗教的外衣,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老百姓分不清楚正常的宗教和极端的宗教,不要说老百姓分不清,宗教人士有的也是稀里糊涂。这个问题上,确实任重道远,怎么样管好宗教,大家都在探索。

我们现在可能是不懂宗教,我们党长期受无神论教育,我们对宗教研究不够,我们不懂宗教,甚至有时把宗教看成了洪水猛兽,采取了一种简单的做法,就是堵和压,党员干部跟群众之间有距离,因为群众是信教的。

自治区这几年倡导干部要了解宗教、研究宗教,我举双手赞成。党员干部是无神论者,我们不能信教这是对的,但不应该不研究宗教。拿我来说,我对宗教的研究就不够。伊宁县来说,少数民族人口比重这么大,伊斯兰教信教群众这么多,作为我们来说,更多的去研究伊斯兰教,了解它的一些基本教义,了解它的一些基本规律,基本知识,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管理宗教。

宗教管理上,宗教人士其实说白了就是老师,把它神秘化也不合适,现在宗教人士的素质不高也是一个问题,现在在农村,经过政府认定的阿訇能力水平不高,说不过野阿訇,你说老百姓跟谁走,听谁的?宗教要管好,要不断加强对宗教人士的培训,而我们过去一培训就是讲政策。不要光讲政策,还要加入宗教知识。伊宁县这几年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邀请伊斯兰经学院的专家教授过来给我们的宗教人士上课

政府和宗教之间应该有一道桥梁,伊斯兰协会是最好的桥梁,最好不要政府和宗教之间直接动不动就发生各种关系,应该通过伊斯兰协会来管理好宗教,柔性管理。不要把矛盾直接引向政府,政府不要直接跳出来和宗教之间发生矛盾,我觉得在新疆是比较好的模式。我们伊斯兰协会,选聘了一些宗教界学识比较高、有威望的人任主要领导,轮流在县统战部、民宗局坐班。

我们还选派一些宗教人士到内地参观学习,参观内地的工业、农业、教育、金融等现代化的东西。他肯定会在宗教场所讲他的见闻,如果你不组织这些活动,有些人连果子沟都没有出去过,他认为世界是什么样的是他想象的。参观回来给信众讲那边农村人家怎么过的,人家的生活方式是什么,这就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就像一些人去沙特朝觐,带回那边的东西一样。组织宗教人士到内地参观学习我认为非常有必要的,伊宁县这几年一直坚持在做,每年春天一批,秋天一批,一批二三十个人,逐步的把宗教人士轮一遍。

给宗教人士提供生活费补助,经过调研以后,感觉原来的补助标准是很多年前定的,太低了。宗教人士是做基层工作、做群众工作非常好的桥梁,我们既然尊重他们,就该给予应有的尊重。在自治区部署下,伊宁县去年提高了宗教人士生活补助,没提高之前是每月300元左右,现在达到650元,翻了一翻。

我给他生活费补助,是政府认为你很重要,很尊重你。几百块钱对有些宗教人士来说,根本看不上,但至少是政府对他的一种信任。我们经过仔细研究,财政拿钱提高补助,宗教人士的心也是肉长的,政府提高了生活补助,政府对我们还是很看重的,我们做事情也讲讲良心,当然不能管住所有人,但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人心里是体谅到这一点的。

另外,2012年开始,我们伊宁县每个村的村干部当中专门设了一个宗教协管员的岗位,就是负责日常和宗教人士的联系,他在村里和宗教人士最近,和教民最近。县民宗委的毛细血管伸到了村子里,原来没有。既然新疆的宗教管理任务这么重,为什么村干部当中不能放一个专门协助管理宗教的干部?

这些都是我们伊宁县在宗教管理工作当中作的一些尝试、努力。

完全靠讲道理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第四,是要有打击的意识,严打我认为还是非常正确的。严打以后,在社会管理当中我们感觉到,社会风气明显比过去好多了,所以,严打在新疆我觉得是非常非常好的,不应该松手。

我觉得会一直坚持,常态化,不应该是一阵风一阵风的,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在新疆还是要坚持的。没有这样一个手段,完全靠讲道理能解决问题那就太容易了,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总有一部分人是不服从管理的,那就采取专项的打击。

就业培训解决技能语言和组织纪律观念

第五,还要解决好群众关注的民生问题,这也是去极端化不可缺少的重要方面。现在老百姓在民生方面关注度比较高的问题:就业、看病、住房。

一是就业问题,年轻人长大了要找工作,要挣钱,要有收入,不管哪个民族、哪个国家都面对这个问题。在就业问题上,我是下工夫最狠的。

我们有个冬季大培训,源于七五事件。2009年,我在伊宁市担任副书记,联系点是伊宁市汉人街,七五事件爆发的那天开始,再去那里,开始感觉不太对劲,没有以前那种善意了,总担心莫名奇妙出来几个陌生人就把你干掉了。

晚上2、3点钟去查夜,到每个居委会,都看到十几个年轻人在值班,清一色的维吾尔族,跟他们交流,发现几个特点:一,他们这个群体绝大多数没有固定职业,属于今天有活干明天没活干、今天有钱挣明天没钱挣的状态;二,绝大部分是初中以下文化程度;三,这个群体收入比较少,贫穷,20多岁的小伙子了,都要面临成家,手上没有钱,找对象都困难,他肯定遇到人生的苦恼;四,语言交流很困难,汉语能力普遍不行;五,找工作没有一技之长。

这五个问题很突出,他们不出事才怪。我就在想,这些人的问题怎么解决?政府有能力全部安排就业吗?做不到。政府应该发挥什么角色?在就业问题上应该把着力点用在什么地方?想来想去,只有一个,放在培训上,让我们的年轻人具备就业的能力。

找到这个切入点以后,又思考下一个问题,政府培训,他们来吗?过去培训的东西和社会的实际需求脱节,他对你不太信任,再加上他的就业观念,我就思考怎么让他来。

按国家政策,培训费用全免,但在伊宁市这一点对他的吸引力恐怕不够。我能不能来一个创新,不仅培训费用全免,只要你过来参加就业培训,每天还给你发钱。所以我那时设计了一个制度,每天给他们10元生活费补助,经过3个月学习拿到资格证书,每天再奖励5元。这样3个月下来,不仅不花钱还能挣1500。培训时间我放在冬天农闲时间。培训专业,贴近社会需要、容易学,当时确定了瓦工、烹调、服装缝纫、面点等几个主导专业。

2009年那一年的冬天,我就在伊宁市搞了3000人的冬季大培训。2010年,我调到伊宁县,又搞了5000人的培训,一直坚持到现在,5个冬天,培训了26000人。

就业实际上有三大障碍,第一个障碍是缺少一技之长;第二,双语能力比较弱,这3个月至少让他学上50到100句常用语言;第三,我们农村青年少数民族纪律观念有问题,他是个农民,散漫,没有产业工人的职业意识,要解决这个障碍,要对他们加强组织纪律观念培训。

我这个冬季大培训,就是解决这三个问题来设计的,所有的学员11月底全部集中,一个整月的军事训练;半个月专门讲公共政策,讲最基本的法律政策,比如《婚姻法》、计划生育政策、艾滋病防治;之后进入到技能培训。

这项工作,费的劲很大,每年花费资金上千万,培训费用主要是国家项目资金,每天的补助我县财政自己出。我也顶了很大压力,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培训了有没有就业?也有人说大培训是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但我自己咬牙一直坚持,我在伊宁县当一天县委书记,就这么干下去。现在培训的人就业率应该在60%以上。

我认为冬季大培训是抵御宗教极端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冬天本来就无事可做,谁在对他们影响呢?我把他集中在这里,受到更好的教育,学一技之长,灌输国家的政策法律,是更好的引导他们走正路。

二是看病的问题,既有看不起病的问题,也有看不好病的问题。在新疆,在伊宁县,这个问题目前依然比较突出,我们目前的医疗政策和体制还有改革的空间,并不是说有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我们农民看病就没有问题了。这些民生问题,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但是在新疆,解决不好,就会往那个方面走。

宗教上有一个值得我们研究的地方,就是在关怀人的痛苦方面比我们做得要细腻,老百姓看不起病的时候,常常是宗教团体伸出了援手,你说他怎么不会对宗教有情感?而我们基层组织就需要在这方面发挥作用。


伊宁县近两年推强村治村工程。图为盖买村村干部定岗定责定人一览表。摄影:陈芳

探索解决农村宅基地不足问题

还有住房问题,年轻人长大要解决自己的住房问题,这也是所有民族、所有国家共性的问题。而我们农村宅基地,地就那么多,年年划,总有一天把耕地划完,我们伊宁县在这方面开始改革。

我们的做法是农村依然可以划宅基地,但是提高门槛,不再像过去无偿拿地。2012年5月,我们伊宁县发生过一次因为宅基地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大概100多个年轻人,连夜在耕地上打围墙,抢占宅基地,最后处理了,但矛盾在农村已经很激烈了。我们调研后,就出台了一个伊宁县宅基地指导意见:以后再划宅基地一户不能超过5分地,做硬性规定。第二拿宅基地要掏钱,再不是无偿的,掏什么钱呢?这个宅基地本来是别人的耕地,肯定要给别人补偿,补偿的钱你要掏;还有一部分费用,因为新划宅基地,等于是新建了一片居民区,牵扯水电路的问题,费用大家分摊。

我们这个政策当中还有一个意见在里面,对符合宅基地条件的年轻人,放弃宅基地购买楼房的,一户奖励4.5万。这两年,我们的安居富民楼发展比较快,已经有1500多户农村青年购买了楼房。楼房,一个平方的价格在1800左右,假如70平方的房子,也就是13万,政府补助4.5万元,剩下8万,只需要缴纳3万元首付款,剩下的5万元政府来帮你贷款,3年贴息。

这样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住房过旺的需求,出台这一政策有现实原因,至少给我们的干部一个做群众工作的说法,否则的话,就没说法。


伊宁县通过“五同”教育去极端化


滴灌式教育转化重点人员

自治区提出,打击的一手要硬,教育疏导的一手也要硬。我们今年按照张书记的要求,针对重点人员,探索了滴灌式的教育。

过去我们是打的一手比较硬,干净利索,也比较见效果;但教育疏导慢、费劲、投入大,很多人感觉不知道怎么下手,做了半天不见效。我们在去年入冬以后,在教育疏导上下了功夫。

去年开展严打以来,伊宁县拘留了一些有违法犯罪情节的人员,如果简单办事情,非常简单,走程序,判刑,送到监狱去,图轻松的话,这就是最佳选择。但这些人从监狱出来,还可能是重点人物,甚至思想比今天还顽固。因此,我们探索对其中犯罪情节不太重的做教育转化。

从去年11月份就开始办教育转化班,根据严重程度,分成ABCD四个班, 教育转化时间在20-4天不等。截止目前,教育转化后态度比较积极的大概达70%。

这次办班给我们有很多启示:第一,这些人不是说顽固不化,只要我们用心用力用到位用到点子上,是可以教育转化的;第二,对他们的教育转化,一定要找到他们的心结,不能简单说教,给他们讲法律不能简单读条文,用案例是有效的;第三,要给他们讲宗教,他们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深,要用正信挤压;第四,要给他们讲心理疏导,他们也是人,心理上有一些心理障碍;第五讲文化,真正的维吾尔族文化是什么。另外,我们还专门把这些人组织起来观摩参观,看看伊宁县你的家乡发生的变化。

原来他们不认罪,教育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交代问题,提供线索,出去以后想好好劳动、教育好子女。教育转化确实是有很大作用的。

在这个过程把干部也教育了,我们干部一帮一,和他们结成对子,同吃同住同学习。我们的干部过去也有很多错误,有一些模糊认识,经过这样的培训以后,现在好多维吾尔族干部给我们讲,以后遇到这些我们敢说了,知道怎么说了。

去极端化要多管齐下,综合发力,一步一步的赚积分。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来源,违者必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