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小二姐张杨:谁说他是艹粉,明明是被艹了

硬核少女2019-03-28 09:33:31




FRIDAY・094



小二姐张杨:谁说他是艹粉,明明是被艹了



张杨导演,我爱你。


并且我不允许你不爱我。



文丨桃子

图丨网络

编丨粥粥





“10万+”的爆款文天天有,但能火成《张杨导演,我爱你》这样的,咪蒙也甘拜下风。

导演睡粉这种花边新闻,谁不是心知肚明见怪不怪啊?别说是对观众来说名字很陌生的张杨了,就算是赫赫有名的大导们,也不见得能掀起如此一场全民狂欢。

这个10万+,爆就爆在“剑走偏锋”

“已婚导演张杨睡粉丝”这个核心事件根本不是这篇文章的爆点,让人们争相转发、议论的,是文艺女青年如何得了癔症般一本正经地胡言乱语。

张杨勉强算是个男三号,三毛、荷西、佛珠和量子纠缠都排在他前头,这场大戏,聚光灯牢牢打在“小二姐”自己身上。



我简直不忍心去想象张杨导演看了这篇文章以后的心情,我觉得他特别可怜。

这种事换到任何一个名人的头上,形容词都是“可恨”:利用身份与权力迷惑年轻姑娘,讲些花前月下的屁话打着真爱的幌子享受鲜活的肉体,婚内出轨加始乱终弃,大写的渣男。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可恨”是可以接受的。他是权力的主体,是辜负的施动者,他掌握着主动权,即便做了坏事,也暗示着某种强大。

但说一个男人“可怜”,就很惨了。这说明他软弱、被动,是被怜悯的对象,他没有力量,任人宰割。如此有损“男子汉尊严”,还能行?

在《张杨导演,我爱你》这篇文章里,我们的张杨导演是从头可怜到尾的: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认识你。你快出门,我追上了你,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你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却还是同意了给我你的微信,可是你仍然没有加上我,可能是在忙吧。

“是她主动认识我的,我一开始都没加她微信。”


在我的脑海里,总是出现着与你 做 爱 的画面,我无法阻止对你的幻想,于是,我想见你,我特别想见你,想抱你,想亲吻你。

“天地良心,我从没有挑逗或骚扰过她,她却在想着扒我裤子!”


我来到大理的第一天起,我向你撒娇,让你陪我吃午饭,让你陪我逛洱海,你都答应了。

“是谁主动,只要不瞎能看出来吧?”


当第二天中午我醒来时,你刻意的回避着我。可是我依然坚定的想要去陪伴你拍摄,这一天,我自己来到了海舌公园,守候着你们。

“我没守住裤腰带,我有罪,但她不放过我,一次次摧毁我的意志。”


第六感甚至直觉告诉我,好像我和三毛有一些缘分。引起了我去看三毛出生与离世的日期,这时,所有的巧合均在你和我的出生年月上吻合与巧合,我惊讶不已。可是,我依然不相信我的前世是她,可是此生延续的行为举止,又让我不得不一直思考这件事。荷西去世那一年,你12岁,据说童子命的人身体里会住着三个灵魂,一个前世的你,一个现在世的你,一个未来世的你。当荷西的灵魂物质离开他的身体后,在那一年进入了你的身体。

“荷西死的时候我都十二了,她非说我被鬼魂附身,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助啊!”


我知道,你是不婚主义,可是你有老婆与孩子。他们都是你所爱着的人。其实,我很难过,我想忘了你,想让你继续着你完整的家庭与生活。可是,我又是自私的,因为我做不到。当我自私时,我告诉自己,既然你爱着你所爱的一切,如果我真的爱你,那么我就应该学会爱着你所爱的一切。包容着你爱着你的老婆孩子和你所喜欢的一切。然而,我依然做不到如此的包容。所以,最后,我只能放了你,放你回归到你原本平静与安定的生活之中。我断了所有与你的联系。我想,我要忘了你。

“我说我爱家庭,你说放了我,然后呢?”


(还真是说到做到)


张杨在美国被搭讪,在大理拍戏被拿下,回北京牵扯了几次后女方主动把他删了,然后就被写进了这篇10万+的文章里。

让我们看看这位小二姐是多么霸气:

说,我一定要认识你!然后就认识了。

说,我爱你,我们是天造地设的缘分,因为我们都喜欢太阳!然后就去大理找他了。

说,我是三毛,你是荷西,他俩就是咱们的前世!我管你是不是十二岁才投胎?反正你就是!

说,我们不是约炮,我们就是真爱!你说不是?那你就是我的劫!

我的天,你们说这位导演惨不惨?简直像是被下了个套。自始至终他都是被动方,被爱,被睡,被转世,然后被表白,被爆料,被嘲讽。心疼他一分钟哪够啊?我们得为他默哀。

小二姐用荒诞到几近魔幻的方式解构了男女情欲的权力关系,谁是刀俎,谁是鱼肉,一目了然。

张杨是她爱情的对象,但根本参与不到她的“爱情”中去。她神经病般地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一会儿轮回转世一会儿宇宙能量,上天入地,打通阴阳,大彻大悟,成佛成魔。

她在数佛珠和量子纠缠的过程中完成了向经典的致敬和对自我的升华,张杨不过是她为虚妄和想象找的一个降落的通路,说他是劫,他就是,说他是屁,也没毛病。



所以我们说张杨可怜,这种“艹粉不成反被艹”的屈辱,简直是跃然纸上。

他在小二姐那里,没有声音,没有观点,他的角色是完全被模糊的,只是配合女方丰沛的想象力和自我陶醉的工具。他不仅被消解了力量,而且像个被耍得团团转的玩物。又因为这“戏耍”出自妄想的真爱,就更显得荒谬可笑。

如果整件事是对张杨的大型报复,只想对姑娘说:干得漂亮!

不管小二姐写这篇文章是出于历劫过后的抒情,还是博眼球式的炒作,她都赢得很彻底。

92年的女孩子,连荡妇羞辱都不怕,以一己之力让所有热衷于睡粉的名人们瑟瑟发抖,别管是不是她的主观目的,都很酷了。

穿着棉布裙子走西藏和东南亚的文艺女青年,酷起来也如此与众不同:

“谁骂我,谁就是我的劫。我就是我自己世界的主宰,把你们都渡了,来世还当三毛。”

 



・硬核少女小剧场・


修度:不知道被量子纠缠的导演和被转世的三毛谁心态更崩。


十四:在这场游戏里,张杨显然是爱情的祭品……


吸吸:从此以后,“我是写公号的文艺女青年”是不是算一句恐吓了


桃子:太魔幻了,肃然起敬。



・了解我们・

这里有一本硬核少女通关秘笈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