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程永新:《收获》的甲子年

夜光杯2019-05-14 03:05:51

六十年前,巴金和靳以创办了新中国第一本大型文学刊物,从此风雨兼程。

今年是《收获》创刊六十周年,老话说是一甲子。六十年前,巴金和靳以创办了新中国第一本大型文学刊物,从此风雨兼程,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走到了今天。老巴金给《收获》制定的办刊方针是“出人出作品”。老巴金的话都这样朴素,比如“讲真话”,比如“把心交给读者”,年轻时不懂事并不过心,随着年龄增长,才渐悟厚重的分量。如果把《收获》比做一棵大树,赋予它灵魂的无疑就是巴金先生。

1984年给主编过生日

风风雨雨几十年,《收获》与国家共命运。改革开放带来经济迅猛发展,文化事业也躬逢其盛。都说文化产业要去北京搞,殊不知很多优秀原创文学作品都流向上海。因为上海有个强大的期刊方阵,除了《收获》,还有青年文学的领头羊《萌芽》和《上海文化》《上海文学》等有全国影响的刊物群。这些年,上海两度提高稿费补贴,领全国风气之先,使上海的文学期刊底气更足腰杆更硬。那些日子,深夜都会接到外地电话,询问上海稿费上涨的情况。

上世纪90年代编辑部全体同仁在作协大院

2014年评鲁迅奖,《收获》首发的作品《隐身衣》和《香炉山》《如果大雪封门》获奖,在文学刊物中独占鳌头;2015年的茅盾奖,金宇澄的《繁花》和苏童《黄雀记》获奖,五席中《收获》占据两席。《繁花》同时还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收获》长篇专号上推出《繁花》后,编辑部不断收到读者的反馈信息,掀起一股《繁花》热,改话剧改评弹,王家卫早早购买了影视改编权。

《收获》45周年庆典

信息时代,传统纸媒受到挑战,《收获》与同行们一起探索突围之路。2017年与出版社合作,将《收获》长篇专号变为四期,让更多优秀长篇小说留在上海;微信公众号刊发作家创作谈,推出“收获文学排行榜”,通过专家和读者投票,涨粉到十几万;因为常有读者反映投稿不便,我们与网络公司合作,开设《收获》投稿平台;经营微店和淘宝店,拓展销售渠道。


在李小林老师主持工作期间,《收获》几次荣获中国政府期刊奖,还连获上海市著名商标的称号。前年我们觉得经济指标不够好,没有申报,区和市的工商部门领导知道后,说怎么可以没有《收获》呢?让我们补报。2016年我们与网络公司合作,实现了经济增长,《收获》第五次蝉联上海市著名商标称号,但作为主编,我内心是羞愧的,因为是事业单位,报表过得去,小伙伴们的实际收入并没有提高。


在尝试探索的同时,我们时刻牢记刊物的使命就是坚守精神家园,就是出人出作品,就是尽可能多地提供给读者健康向上品质优秀的文学作品。多媒体时代内容为王。2014年我们在4、5两期连续组织推出青年专号,这年秋天举办了首届收获论坛,把年轻作家请到上海,与批评家进行交流,这拨人大部分是八零后,最小的还有九零后。2016年伊始推出诗歌专栏“明亮的星”,梳理新时期的诗歌史。2016年底,经张新颖推荐,赵武平新发现和翻译的老舍《四世同堂》中《饥饿》部分十几章的内容,发表于2017年的第一期。上海书展期间,与九久和人文社合作出版的29卷六十周年纪念文丛也陆续面世。

今年第五期《收获》是纪念特刊,我们重发了老巴金在创刊三十年时写的文章,并增加印张,刊登了《收获》总目录和大事记。八月中的一个清晨,在如皋我收到了莫言的短信,说有几篇小说想请我们看看。我很兴奋,似乎早早醒来,就是为了等候这个短信。我在汽车的颠簸中读完,旋即与美编商量如何换稿、重新排版事宜。其时刊物已将付印,但这是莫言送给《收获》生日的一份大礼呀,即便有些忙乱,也要让读者在第一时间读到诺奖得主的小说新作。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