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文学是家园,写作是回家:莫言、余华、苏童、贾平凹、韩少功、王安忆、叶兆言、毕飞宇等30多位最具影响力作家庆祝《收获》60周年华诞

惠人书友会2020-09-15 15:25:52


惠人书友会热烈庆祝《收获》60周年华诞



  《收获》杂志被誉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简写本”,“中国当代文学的半壁江山”。

  《收获》主编李小林曾如此总结《收获》宗旨:“不趋时,不媚俗,不跟风”。

  惠人书友会立足于当代有高度的作家作品,《收获》杂志副主编钟红明应邀担任惠人书友顾问,《收获》微信平台与惠人书友会成为合作伙伴,愿线上线下交流。





三十多位最具影响力作家庆祝《收获》60周年华诞



  全中国大概再没有一本文学杂志,可以如《收获》一样,迎来如此般全明星作家的庆生阵容。中国当代作家几乎都来了。


  《收获》穿过了一个甲子的岁月,起伏跌宕,历经历史的风尘沧桑,在她身边,集合了几个时代的文学写作,依然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莫言、黄永玉、谌容、余华、贾平凹、苏童、韩少功、李锐、迟子建、阿来、马原、格非、毕飞宇、欧阳江河、林白、须一瓜、李辉、张翎、叶弥、东西、李洱、荆歌、艾伟、盛可以、蒋韵、笛安、张楚、弋舟等三十余位知名作家从全国各地抵达上海,与王安忆、叶辛、陈村、孙顒、秦文君、王小鹰、孙甘露、陈丹燕、须兰、滕肖澜、路内、周嘉宁等二十余位在沪作家汇聚,在上海市作协大厅举办为期两天的《收获》杂志60周年纪念庆典活动。





《收获》杂志副主编钟红明讲述三个故事



  《收获》到底走过了怎样的历程,杂志副主编钟红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三个《收获》的故事。

  1957年7月24日,一本大型的厚达318页的文学双月刊诞生了,主编是巴金先生和靳以先生。《收获》由中国作协主管,编辑部设在上海。

  《收获》创刊号,刊发了未曾发表过的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老舍话剧剧本《茶馆》、柯灵电影剧本《不夜城》、艾芜长篇《百炼成钢》和康灈《水滴石穿》。


  1959年11月,主编靳以去世。1960年5月,因三年自然灾害,《收获》停刊。

  1964年,《收获》在上海复刊,由上海作协主管,主编巴金先生。这个时期发表了《艳阳天》《欧阳海之歌》 等作品。1966年5月,因为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收获》再次停刊。







  1979年1月,《收获》率先复刊,主编巴金先生,开启了第三个《收获》的发展时期。《收获》在这段时期刊发的许多作品,如《大墙下的红玉兰》《犯人李铜钟的故事》《祸起萧墙》等,率先突破思想禁锢,呈现了几代作家知识分子的主体精神,以及以极大的勇气对现实做出的批判和反思。


  1980年《收获》刊发谌容中篇《人到中年》,引发了对知识分子的价值和人格的讨论,主编巴金亲自撰文肯定了《人到中年》 的人文价值。1982年张洁中篇《方舟》,体现了对知识女性严峻的生存处境的思考。路遥的《人生》,表现了处于变革中的农村生活方式和观念伦理道德的变化。而邓友梅的《烟壶》、陆文夫的《美食家》和冯骥才为代表的市井小说,重现消失的民间社会,丰富的世俗人情融入了时代和文化的变迁。


  1980年代中叶开始,小说在叙事和语言中都崛起了新的美学原则,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进行了叙事革命、语言实验和生存状态三个层面的探索,一连串的名字首先出现在这一时期的《收获》杂志上,包括1988年、1989年《收获》的两次青年作家专号隆重推介,余华、苏童、格非、马原、孙甘露等都以非凡的想象力和精妙的叙述语言,对时间和历史的重新审视和叙写,构建了文学的新的景观。

  《收获》刊发了大量在当代文学史上引起重大反响的作品,如余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张炜的《九月寓言》以及王安忆的重要代表作。





《收获》刊发小说多获文学大奖



  《收获》主编李小林曾如此总结《收获》的宗旨:“不趋时,不媚俗,不跟风。”海纳百川,刊载当代文学各种流派的优秀之作,就是《收获》的追求。


  进入21世纪的《收获》,时刻保持敏锐,时刻注重观念的更新,向读者奉献顶尖之作。在《收获》上刊登的长篇小说中,赢得国内外大奖的作品很多,如曾获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就有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贾平凹的《秦腔》、莫言的《蛙》、苏童的《黄雀记》、金宇澄的《繁花》。还有王安忆的《天香》、毕飞宇的《平原》、阎连科的《受活》等也皆获重要奖项。




《收获》刊发作品成为影视热门



  《收获》刊发的作品也常常成为影视的改编对象,《收获》亦成为最优质与最丰富的原创文学IP发源地。

  早在1957年,《收获》的创刊号上,就以“戏剧·电影”的栏目,刊发了老舍的《茶馆》和柯灵的《不夜城》。60年来,根据《收获》刊发的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数目众多,《茶馆》《野火春风斗古城》《林则徐》《人到中年》《甲方乙方》……这些影视作品以深邃的人性剖析,独特的形象塑造,对时代和历史的敏锐把握,为中国影视提供了扎实的滋养。

  而根据王朔小说《动物凶猛》 改编成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苏童小说《妻妾成群》改编成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余华小说《活着》改编成的《活着》等影片都赢得了国际大奖,更是对世界讲述了独特的中国。



当代著名作家都在《收获》发表过重要作品或代表作



  1957年《收获》创刊号发表了老舍的《茶馆》;诗人北岛第一次在《收获》上发表的作品,是发表于1981年的短篇小说《稿纸上的月亮》。

  在《收获》上发表作品最多的首推王安忆,从1980年发表短篇小说《广阔天地的一角》 至2017年初发表中篇新作《红豆生南国》,37年间,王安忆在《收获》发表了30余部作品,代表了她各个时期的变化。


  余华说:“我和《收获》有着唇齿相依的关系,我有四分之三的作品都是首先在《收获》上发表的。如果我新创作了什么作品,第一个想发表的地方就是《收获》。”


  莫言说:“不把自己不满意的稿子给《收获》,是我对《收获》最大的尊重。”


  苏童这样评价《收获》对于他写作的意义:“就像梨园艺人忘不了初次粉墨登场的舞台,我至今难忘屡次投稿碰壁时《收获》的知遇之恩,或许是提前了一两年,或许是在关键时刻将我推上了文学舞台。”




《收获》现任主编程永新


《收获》现任主编程永新致辞



各位作家朋友,各位领导:


  今年是《收获》创刊六十周年,按照中国的老话说是甲子年。六十年前,巴金先生和靳以先生创办了新中国第一本大型文学刊物,从此风雨兼程,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走到了今天。老巴金给《收获》制定的办刊方针是“出人出作品”。巴老的话都是这样的简洁和朴素,比如“讲真话”,比如“把心交给读者”,年轻时不懂事并不过心,随着年龄增长,才渐悟这些话语中所蕴含的厚重分量。如果把《收获》比做一棵大树,赋予它灵魂的无疑就是巴金先生。今天,当我们在为《收获》庆生的时候,我们格外怀念巴金先生、靳以先生、肖岱先生、吴强先生等一批前辈知识分子,他们身上所展示的接续五四时期的中国知识分子的理想、良知、情怀和人格力量,犹如阳光和乳汁,不断增强和补充我们这些后辈身上的钙质,我们只有坚守家园,勤奋工作,砥砺奋进,才对得起这些前辈,对得起时代,对得起广大读者!


  窗外是寒冬的萧瑟,可我们的心里是暖洋洋的,这么多优秀作家可以说是几代人,不辞辛劳,远道而来,在文学的名义下相聚,让这座拥有悠久历史的大楼熠熠生辉。巴老曾说“作品是刊物的生命”,是作家们总是把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托付给《收获》,才能使这本杂志长盛不衰,活力永在。所以,作家们就是《收获》最好的朋友,是像亲人一样的朋友。此刻,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欢迎回家!


   写作,就是回家。文学,就是家园。


  李小林老师说我们请大家来就像家人团聚,请大家聊聊美好的过往,展望一下文学的新时代,给我们多提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使我们在未来的岁月里思绪更加凝聚,意志更加坚定,脚步更加沉稳,努力为人民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


  在今天这个喜庆吉祥的日子里,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要感谢作家朋友们长久以来对《收获》的不离不弃,要感谢各级领导对《收获》的厚爱和支持,上海市委宣传部两次给我们提高稿费补贴,使我们增加了竞争力,可以让更多优秀的原创文学作品诞生在上海。我们还要感谢读者,《收获》微信公众号里的粉丝也都是在座各位作家朋友的粉丝,他们对作品的点评留言,认真中肯真诚,水平丝毫不亚于专业读者。最后我想应该感谢时代感谢生活,正是时代的一点点进步,正是生活翻天覆地的巨变,作家朋友们的才华和智慧才有机会得到全面而充分的展现,《收获》才能历经风雨走到今天!

  谢谢大家!




  12月9日,“文学家园”——纪念《收获》创刊六十周年座谈会在上海市巨鹿路675号隆重举行。

  12月10日15:00,他们还将带来一场主题为“与时代同行”——纪念《收获》创刊六十周年作品的朗读会。




作家眼中的《收获》



莫言

  一甲子岁月,60年《收获》,应该有五六代作家了。成千上万篇的作品,筑就《收获》今日的辉煌。作为《收获》的作者,来到这里,确实有回家的感觉。讲起我在《收获》发表的十几篇作品,每一部作品背后都有很多记忆,每一部作品都让我成长。我向《收获》投稿、发稿、写稿的历史是我个人历史的构成部分,也是我和《收获》刊物之间心灵的契约。总之千言万语两句话,一句就是好好写稿,为了《收获》,另外一句就是好好写稿,必有“收获”。


黄永玉

  《收获》杂志发表了我的“破文章”第九年了,全世界没有这么一个宽宏大量的杂志,连载“破文章”九年的时间,而且还要写下去。我现在94岁,写到多少年呢?或者写到明天就完了,但是我希望写下去。因为我感觉这个世界太有趣了,我很希望能够写下去。


贾平凹

  在我初期写作的时候,《收获》发表了我的作品,曾经给了我巨大的鼓励,从此有了信心。在写作的过程中,《收获》先进的文学理念,曾经给了我巨大的启示,从此激发了动力。《收获》的田园里生长着新时期以来的所有庄稼,我是一颗土豆,也在其中。我在收获着,也被收获,这是我的光荣。


谌容

  《收获》帮助了一批作者,推出了许多好作品,一个文学刊物能立足于当今社会、坚守纯文学,非常不容易。我在好几家国外大学图书馆都看到了《收获》,为什么?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个纯文学的刊物。希望再过十年,《收获》依然这么好。


李锐

  我们家一家两代三口人(夫人蒋韵、女儿笛安)同时为一个杂志写稿子,今天也是一起来的,这在中国大概也很少有。投稿给《收获》不仅因为这里有完全能信任的文学朋友,更因为把自己最喜欢最看重的作品交给自己最信任的人是很重要的,是人生享受,也是创作享受。


韩少功

  《收获》的版式、字体很多年没有变过,老腔老板、端庄朴素,这是《收获》的定力,另一方面,《收获》也不缺乏年轻的活力。这么多年轻的面孔在《收获》这么活跃,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感到欣慰高兴。


王安忆

  今天大家又汇聚一堂,这个场面挺熟悉的,因为我们似乎每过五年十年就会在这里举行一次《收获》的庆典,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世界变化那么大,经过60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又在这。似乎《收获》有一种暗示,暗示着生活当中再怎么变化,都有不变的东西。我们这些作者就是在寻找永远不变的东西。


叶辛

  快40年前,我第一部长篇小说《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是在《收获》发的,然后紧接着又发表了一部《蹉跎岁月》。我经常说两句话,前一部长篇把我带到中国的文坛,后一部让我的名字被全国的读者和观众了解,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感谢《收获》。


马原

  从我开始写作到现在,30多年,这么多“老面孔”一下子看到,几乎不可想象,一次见到那么多亲切的面孔,这就是《收获》的魅力。我这辈子最好的小说都是在《收获》发的,《收获》就像我的母亲。一辈子这个概念挺含糊的,如果有下一甲子,如果说有谁的召唤是非去不可的,那一定是《收获》。


阿来

  在我开始写作之前十多年,就在看《收获》,在座大部分人最主要的作品我都是在这份杂志上读到的,我还曾去图书馆找来1950年代的《收获》阅读。过去我在《收获》读比我出道早的作家的作品,得到经验和启发;现在时代在变化,文学观念在变化,写作方式也在变化,我也在《收获》上读比我出道晚、年轻作家的作品,还是给我很多启示。


格非

  第一次跟《收获》编辑打交道的时候,觉得《收获》的气氛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充满了团结协作帮助的氛围,家庭的氛围。这也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我、苏童、余华之间也有兄弟般的这种感情。这么多年来《收获》在我心中的神圣地位牢不可破。


李洱

  一个作家,无论他多么大牌,向《收获》投稿时候都觉得这是自己的处女作,而且这个处女作会成为成名作、代表作。只有《收获》能带来这种感受。


欧阳江河

  中国有那么多小说,我们用什么眼光去筛选?这是《收获》特别重要的意义,它为我们完成了经典化的筛选,让你一下就看到了最好的中国的小说。在《收获》上发表的小说,有一种刚刚发生的、新鲜面包刚烤出来的感觉。


余华

  我可以说是在《收获》发表作品比例占自己作品最高的人了,连莫言都会嫉妒我,我是以一种“无耻”的方式使劲向《收获》投稿的。我印象最深的是通往编辑部的螺旋楼梯,走到三楼,《收获》就到了。


迟子建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收获》这个园地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每个作家其实都固守一个家园,就像一块地,每年要出粮食。在对《收获》抱着敬意的同时,我们也要提醒自己,我们的这片地是否在耕耘的时候有机的含量少了,是否深耕的机会少了,我对此很警醒。有好的作品,我第一时间考虑的就是《收获》。


金宇澄

  我记得十几年以前上海媒体做过一个评选最美的办公室,最后的结果是《收获》的301房间当选。301这个房间特别好看,东面有窗,南面也有窗,而且都有爬山虎,东面墙下面有我们院子里唯一一棵木香,每到4月会开一种黄颜色的小花,特别好看。这是我对《收获》杂志的印象。


毕飞宇

  我读《收获》是非常早的,因为我父亲当年是一个文学青年,家里面有《收获》,我在七八岁的时候就开始读这个刊物,其实主要是我父亲带我识字用的,这么多年几乎就没有断过。固然《收获》上也有许多精彩的小说,可是我个人特别喜欢看《收获》的那些专栏,不管《收获》发多么好的小说,好的专栏这个传统一定要持续下去,我们在等待。




爱书人怎样加入惠人书友会(点击进入)


惠人书友会与《收获》



  2016年1月25日,《收获》公众号发布惠人书友会余华访谈录,成为合作伙伴,并表示愿意线上线下交流合作。2016年11月16日,《收获》杂志副主编钟红明接受邀请,成为惠人书友顾问。近两年来,《收获》公众号合作发布了余华、毕飞宇、叶兆言、勒克莱齐奥中外著名作家访谈录。




 惠人书友会合作伙伴《收获》

1、诺奖得主勒克莱齐奥访谈:如何获得宽广的世界眼光

2、余华访谈录:最好的读者带着一颗空白之心来阅读,不带成见

3、毕飞宇访谈录:一百个哈姆雷特重要,还是一个哈姆雷特重要

4、叶兆言访谈录:文学不是什么伟大的事情


 名家余华专题

5、著名作家余华精彩访谈:小时候我最讨厌鲁迅

6、余华访谈录:希望他们永远不要给我茅盾文学奖

7、有太多的读者喜欢余华,世界读书日畅谈“我心目中的余华”

8、“我心目中的余华”读书交流活动汇展·之一

9、“我心目中的余华”读书交流活动汇展·之二


 惠人书友会合作伙伴“文学批评”

访谈|余华:一定要用推土机的方式去写作,才会写出伟大的作品

访谈|勒克莱齐奥:我说过写作其实是一种冒险

访谈|周国平:如果每个人是一个孤立的个人,是没有精神生活的

访谈|叶兆言:文学不是什么伟大的事情

访谈|毕飞宇:作家过了四十岁,才华就没用了,再倚仗自己的才华就是愚蠢的

访谈|盛慧: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人生版本,越是在底层越丰富,越不可思议

访谈|孙频:创作,从爱好和经典阅读开始




惠人书友会腾讯视频感恩发布,敬请观赏




惠人书友会

倡导深度阅读,研究型阅读;阅读要有世界眼光……

爱书人都在这里,您订阅关注了吗?

请您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随喜转发分享

感谢您留言



请您点赞,请您留言评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