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原创首发|“浙美大厨”蒋师傅

吾国斯文2022-07-30 04:34:10

本公众号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所载诗文均为原创,内容遍及书画理论,书画批评,散文随笔,格律诗词。欢迎关注,欢迎互动,所有留言号主均会认真阅读,并择要回复。


斯舜威

吾国斯文  第425期

“浙美大厨”蒋师傅

斯舜威


自从去年5月退休后,我绝少去美术馆,因而也绝少再见到蒋师傅,绝少再吃到蒋师傅烧的可口的饭菜。


蒋师傅是浙江美术馆聘请的烧饭师傅,就中午烧一下工作餐,但在许多员工眼里,他就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厨”。


今天上午,我的苹果手机出了状况,由速度慢演变为频频死机,我去馆里让一位精通手机的老同事帮助解决一下问题,并把手机里的一万多张照片倒出来,他早就建议我放到云上,一直拖着。一晃,就到中午了。同事问:“中饭如何解决?”我随口答:“就在蒋师傅那里吃一点吧!”同事说:“蒋师傅已经不做了。”我说:“不做了?那就到外面随便解决一下好了。”


过了好一会,我正想到馆外找个地方吃饭,另一位同事告诉我:“蒋师傅今天还在,他正在另外租房子,暂时还没有搬走。”


我便高兴地说:“那我就去看看蒋师傅,就在他那里吃饭吧,有什么就吃什么。”


蒋师傅见到我非常高兴,他已经吃过饭了,见面便问:“斯馆长还没吃饭吧?我这里吃。”


我说:“好啊!我就是来蹭饭的啊!”他马上端出了几个乡土菜:扣肉、咸鸡肉、青菜皮卷等,很配胃口。



要是在以往,我肯定吃好饭搁下碗就走,但今天不一样,看到他在泡茶,我也不客气地接过茶杯,坐着聊起了家常。


蒋师傅是我的诸暨老乡,但比我早4年到美术馆,2005年浙江美术馆破土动工时,他就被请来烧饭了。这些年到浙江美术馆来做客的四面八方的“各路神仙”,想必都吃过蒋师傅做的菜,无不交口称誉。美院和浙江美术界的一些老朋友,来美术馆办事,都会熟门熟路留下来吃饭,看到我往往说:“我又来蹭饭了,蒋师傅的菜真好吃。”“真好吃”,便成了蹭饭的理由。他做的菜,从蔬菜到猪肉,都是从诸暨乡下带过来的,许多菜是他家自己种植的,非常环保,味道也好。即使从邻居家收购来,也都是知根知底的。美术馆有的员工嘴巴也“刁”,偶尔有几次,诸暨的土猪肉脱档了,临时到杭州市场买来救急,也会尝得出来:“咦,今天的肉好像味道不对!”


老馆长曾和我说过:“蒋师傅是非常认真负责的,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不出一次饮食卫生的事故。”他在“浙美”烧饭13年,这句话真的做到了,13年来,没有出过一次食品意外事件,没有出现一次因饭菜原因而导致的“投诉”,这一点非常不容易。现在他“交班”了,他动感情地说:“这些年来其实我压力也是很大的,只要有一次食品变质、食物中毒、有人因伙食不良而导致拉肚子之类,就前功尽弃了,我也无法交代。”


我也深知,蒋师傅文化不高,但非常智慧,可以说对美术馆的事情他洞若观火、心知肚明,但守口如瓶,不会多说一句话。当然,我在任期间,没有和他谈过一次工作上的话,现在就更不会谈了,但内心是清楚的,他也很清楚。农村里有一种人称为“草木才子”,很能干,蒋师傅就是这样的人。今天谈了一些家常,对他多了几分了解,两人都动了感情,但都尽量不流露出来,握别时,转过身,我回了一下头,看到他在悄然抹泪,其实我也抹了一下眼角。今天下午和晚上本来另有安排,我都取消了,急于回家,想写写蒋师傅,写写这位最平凡不过的劳动者。


蒋师傅1945年出生在诸暨十二都,金杭公路旁边一个叫里蒋的村庄。文化程度不高,高小没有毕业,1963年应征入伍,在27军80师当军械修理工,,,在部队干了7年,1970年退伍。我说:“凭着你的精明能干,如果文化程度高一点,肯定提干。”他默认了,说:“当时在军械所,修化工仪器的就两个人,一个,一个就是我。”


他讲了一个小故事,就足以说明领导对他的器重、信任,也说明他的能干。他的部队在无锡,有一次一台精密仪器要送到南京修理,那时部队也不用转账支票什么的,就让他随身带一笔堪称巨款的现金,问他能否完成任务,他说可以完成,向领导要求随带一枝,10发子弹,并把现金伪装成一个个弹夹,装在武装带里,一路上不引人注目,圆满完成了任务。


回到老家,他们的家乡以出石煤、烧石灰而出名,有一句顺口溜叫做“石头烧石头,花钱不用愁”,他就学会了开中型拖拉机,负责运输石灰,一干就干了7年。


蒋师傅在开拖拉机时也有一个小故事,足以说明他做事情之认真仔细、精明能干。他说有一次,石灰窑负责人通知他:你晚上把拖拉机停到窑里,明天早上来开就是了,我们会装好车,你只管运输。第二天,他按照要求把一拖拉机石灰运到了嘉兴某地,同车押运还有4个人。卸车时才发现,石灰下面有一大捆椽子,这在当时是属于“偷运”或“投机倒把”的。后来,上级财务部门到石灰窑查账清账,这一条“投机倒把罪”果然算到了他的头上。原来是有一个负责人想栽赃,而且那人也是一起去的。他拿出日记本,一一对照,向组织有根有据地说明了情况,并要求与此人当面对质。结果那人哑口无言。原来,自从开始拖拉机运输,他每天都有详细记录。


后来,农村里拖拉机运输的人多了,他便到高速公路工地开压路机,又到上海某码头建设工地开车,直到2005年女儿打电话给他,说浙江美术馆工地需要一个烧饭师傅,工资尽管不高,但毕竟离家近,工作相对也轻松一些。他就来了,一干就干了13年。


他在美术馆,也可以讲一个小故事,这是在基建时发生的。有一次,蒋师傅得知晚上有暴雨,便在晚饭后到基建指挥部找到基建经理,说:“某经理,今晚有暴雨,我看堆材料的临时棚不很牢固,因为附近就是挖了坑的松土,我建议平时睡在那里的2个工人,今天无论如何不要睡。”经理问:“为什么?”蒋师傅说:“以防万一,宁可多此一举,不可麻痹大意。”经理便让那2个工人睡到指挥部。第二天一早,经理找到蒋师傅,老远就说:“蒋师傅,你是神仙啊!”原来,晚上那材料棚果然崩塌了,如果2个工人睡着,后果不堪设想。


蒋师傅是许多员工的知心人,我当馆长时,他们不一定会和我谈心,但会和他谈心。今天我还知道一个谈心小故事,多年前,一位青年员工失恋了,把一枚戒指送给蒋师傅,说:“蒋师傅,这枚戒指就送给你了,她不要了,我也不想留着,送给你最合适。”蒋师傅详细问了情况,说:“戒指我是不会要的,事情我觉得还有转机,你不要放弃。戒指我先代保管,今后你再送给她。”保管了半年,最后真的终于谈成了,这枚戒指重新送给了这位姑娘。现在,他们已经有小孩了。我的那位非常优秀的同事,原谅我未经“授权”就披露了这个故事。这可是好事啊!


蒋师傅夫妇,都是非常吃苦耐劳之人。他们在老家承包了10亩田,其中一大半用于种植粮食,一小半用于种植蔬菜。他爱人每天跑一个杭州到诸暨的来回,一则在家里干农活,二则把当天(或第二天)要烧的猪肉蔬菜带到杭州,来回都乘招手车。早上一般9点出发回诸暨,出发前先整理菜肴,并烧两个菜,余下的由蒋师傅烧,回家后干农活,晚上再搭车回到杭州,天天如此。猪肉则是向当地的屠夫订的,谁家的猪,是不是泔水喂养的一清二楚,需要多少斤,事先定好。蒋师傅则每个双休日回家,也一起干活。



我家喜欢吃肉,我也常托蒋师傅稍带土猪肉,当然钱是如数给的。前些年我给好几家报纸开专栏,陆续有一些稿费,每个月让司机帮我代领一次并存放在他那里,专门用于支付卖肉的钱。有点不好意思的就是让蒋师傅、蒋师母代劳比较辛苦。我退休后,就索性到诸暨一次性买半头土猪,放在冰箱里,幸福生活不可没有酒,更不可没有肉。


蒋师傅喜欢喝几盅,每天晚上喝,都是喝自己酿的酒。如果是烧酒,一般吃晚饭时喝1两半,临睡前再喝1两半。记得有一位同事和我说过,蒋师傅有过丧子之痛,他的二十岁左右的独生子,多年前在抗旱时,用发电机抽水,因为电线破损裸露而触电意外死亡。这个打击之大,是不言而喻的,蒋师傅睡前喝一点,是便于睡眠。蒋师傅夫妇不顾劳累地干活,其实也是为了用过人的疲累来忘记心头的伤痛。


今天聊天后我才知道,蒋师傅一年要种五百斤糯米酿米酒,一般25斤一蒸,先后要蒸20蒸;用五百斤高粱烧酒。这样,除了逢年过节时送一点给亲朋好友,其余的便自己喝。酿米酒,都是他亲自动手的,双休日回家时,晚上蒸糯米饭,再拌白药,一套程序他都会。他在叙说时,轻描淡写地说:“25斤糯米,蒸好饭,就远远不止25斤了,要凌空掇起来,太烫了,不能靠着身子,这是需要一点劲道的,一般人吃不消。我现在还可以这样做。所以,‘回话我了’(诸暨方言辞退的意思),我很理解,其实再干几年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他的善于安排,由此也可见一斑。我忍不住赞叹:“你比陶渊明‘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还厉害啊!”他憨厚地笑笑,我才想到这典故他可能是听不懂的。由此也可见,无论大诗人陶渊明,还是大师傅蒋灿根,对喝酒的事情都是安排得头头是道的。如果多读几年书,蒋师傅何尝不可以当一个诗人,或者当一个美术馆长呢?


美术馆只负责管中午一餐饭,早饭和晚饭是不管的,但几位中控室24小时值班的人员,包括有几位‘单身汉’(含家属不在杭的),也会在晚饭时去蹭一餐,蒋师傅都是来者不拒,开门欢迎,真诚招待。这样的招待,他是不会“算账”的,可以说都是他请客了。自家的嫩玉米出时,他会一大筐一大筐煮熟了提供,员工们除了吃,还会带一些回家,他看在眼里,分外开心。这样的“额外招待”,自然也是不会“算账”的,他从来不会斤斤计较。他朴实地说:“美术馆都是一家人,只要大家好,开心,就好了。”有几个喜欢小酌一下的人,估计也少不了要和他喝几盅,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了。


我知道画家“松老”也喜欢和蒋师傅小酌几盅,便半开玩笑地说:“你应该让‘松老’为你画一幅做个纪念。”蒋师傅憨厚地说:“他已经为我写了字。蔡荣也主动为我画了一幅,蔡荣说:‘蒋师傅,我吃了这么多年你烧的饭,这幅画就表一下心意。’李向阳也画了一幅给我。还有阎飞,送了一方他先生刻的章。还有刘颖也送了纪念品,说:‘蒋师傅,我到美术馆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说罢就流泪了。”我眼角有点酸,但尽量忍住,生怕我一动感情,会引发他的老泪。我说:“蒋师傅,你口碑这样好,赢得了大家的普遍尊重,你也值了。人总是要退休的,我比你小12岁,去年就退了(我和蒋师傅都属鸡,小他12岁),73岁了,是应该退了,退了也好。”蒋师傅说:“是的,这一点我完全理解。我对女儿说,我自己会做,你就用不着管,今后不会做了,你能管多少就管多少。好在大大关心,我当兵7年,可以认同养老保险缴纳,自己交将近3万元,每月就可以领2000元,也就够了。只是现在外甥在杭州读小学还需我们帮助照看一下,我就租个房,再住几年回老家吧!”


我说:“蒋师傅,我今天才得知你不做了,我送一幅书法给你留念。你留着做纪念也可,如果需要贴补家用,有人要卖掉也可以,在诸暨会有人要的。以后你需要,尽管和我说,我还可以再写。”



后来,我找了一幅现成的四尺整张书法,送给蒋师傅。路上看到善于画佛像的吴涧风,便请吴涧风帮助拍一张照,并叮嘱吴涧风:“涧风,抽空也给蒋师傅画一张吧!给老人做个纪念。”吴涧风说:“我是准备画的,临别时一定会送给他。”


我把书法送给蒋师傅之后,不回头,走了好远,看到他还站着,便折回去,对他说:“蒋师傅,你过去几次叫我喝酒,我都没有答应。这次我答应你,等到你租好房子,我会找上门来,陪你好好喝几盅。”


蒋师傅点点头,憨厚地笑笑。他总是这样憨厚。


2018年3月12日急就

 




获取作者亲笔签名本请关注进入“吾国斯文”

进入“吾国斯文签名书店”

或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微小编:梦野间怪


欢迎关注吾国斯文


“吾国斯文”公众号以传统文化、书画艺术、艺术批评为主,主要栏目有:


“画坛钩沉”:刊登美术史稗史逸闻。

“老斯说话”:书法时评选登。

“每日一禅”:刊登禅联赏析。

“晤对老庄”:老子庄子赏析。

“妙手偶得”:散文随笔选载。

“平闲吟稿”:原创古典诗词选登。

“鸿爪雪泥”:工作生活轨迹记录。

“美在斯”:美术评论、书画作品分享。

敬请关注,欢迎批评。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