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沈林:旧典如何成为今典和经典

大小舞台之间2018-06-12 14:35:12



克罗齐有言,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同理,我们或可说,所有好故事都是眼前事。莎士比亚知名度最高的剧作《哈姆雷特》取材于12世纪丹麦历史学家萨克索•格拉麦提库斯所写的丹麦史。莎士比亚赋予了哈姆雷特本事新的生命力,但是对这个故事的演绎并未止于莎士比亚。我们简单回顾一下这个故事从萨克索·格拉麦提库斯到莎士比亚的流转,并以即将在北京奥林匹克戏剧节上演的立陶宛著名导演科索诺瓦斯的新演绎为例,说明旧典只有与时俱进,方能成为今典,继而成为经典


从北欧海盗传说

到莎士比亚的《哈姆莱特》


哈姆莱特的故事有非常悠久的历史。研究者从九世纪一些北欧传说中找到了它的雏形,其中最著名的是冰岛的史诗《艾达》。北欧海盗把这个故事带到了爱尔兰,于是它添了几分凯尔特民间色彩。后来它又回流北欧,成为丹麦的历史故事。十二世纪下半叶一个有学问的人,叫做萨克索·格瑞玛提库斯(SaxoGrammaticus)的,把这个故事收入了他的《丹麦史》。


格瑞玛提库斯的版本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野蛮时代血亲复仇的血腥。阿木赖忒的父亲霍赫闻蒂尔和叔叔芬格尔,在丹麦王豪瑞克治下,共同统领日德兰岛。霍赫闻蒂尔英明神武,在一次战斗中手刃了前来挑衅的挪威王。丹麦王赏识他,命公主格鲁塔下嫁了他。婚后两人生下儿子阿木赖特,意思是“呆头呆脑”。芬格尔叔叔羡慕嫉妒转成恨,谋杀了兄长,继娶了嫂嫂。阿木赖特见此情景,就蓬头垢面,四处装疯卖傻,以求自保。空暇时他便找一些长木棍,削尖了放在火上烤硬;有人问起,回答说是为父报仇备下的标枪。这引起了叔叔疑心,他想要考验一下侄子是真疯,还是装疯,就采取了一个自古传下的验方:人若疯癫,便不能人道;能人道,便不会疯癫。这样,一个面目姣好体态婀娜的妇人挑选了出来,故事未曾提到她姓甚名谁。她被安排私下邂逅哈姆莱特,以身相许。该发生的自然发生了。


这妇人恰巧是阿木赖特幼时玩伴。她同意不透露交合这段真情。这样叔叔相信阿木赖特真是疯了。可是,叔叔的一位友人心生疑虑,安排人去偷听阿木赖特和母亲的对话。阿木赖特口中学老鸦聒噪,跳到母亲床舞动双臂,又踩又蹦,结果发现了藏身床下偷听的无名帮闲。阿木赖特结果了他的性命,把尸体拖到露天厕所喂了猪。他回过头来,斥责母亲的种种不是,让母亲忏悔过失,最后袒露了他装疯的真相和报仇的计划。这次的杀人暴行,在别人看更证实他精神失常,却加深了叔叔的疑心。他便差两位食客送阿木赖特去英格兰,企图借英王之刀除掉心头祸患。阿木赖特趁二人熟睡,改换了信中人名。结果两位无名的倒霉蛋丢了性命,阿木赖特却迎娶了英格兰公主。归国前,英雄送信给母亲,让她在城堡议事大厅悬挂帐幔,议定十二个月后,在此举行他本人的安葬礼。一年后,英雄如期回国,走向正在大厅参加他的假葬礼的公卿们。他割断系着帐幔的绳索,用经年削制的尖头木棍,把他们一个个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他放火烧了大厅,并手刃了叔叔芬格尔翌日,英雄向人民宣布了自己的作为和原委,在人民欢呼声中被拥立为王。


故事至此,却并未在皆大欢喜中终结,而是出现了一个循环。阿木赖特再次造访英国。英王意欲为芬格尔报仇,重施借刀杀人的故技,而阿木赖特也以旧法化解,并为自己又娶了一房太太。他取了英王性命,携苏格兰女王凯旋。丹麦王豪瑞克这时已殁,继任者怀疑阿木赖特觊觎王位。在随之而起的交战中,阿木赖特知道自己气数已尽,英勇战死。他的苏格兰遗孀,步她婆婆、阿木赖特寡母的后尘,背弃誓言,雌伏于战胜者。


在这个北欧故事里,无名者的命是可以草菅的,他们是道具,只提供桥段,却不是人物。在野蛮时代,诡计和膂力就是正义,血亲复仇就是正义。



莎士比亚创作《哈姆莱特》,没有直接取材上述先民血腥史,而是改编了一部已轶的名为《哈姆莱特》的英文剧本;研究者称之为“老本哈姆莱特”。而这个“老本”,也不直接采用格拉麦提库斯的《丹麦史》,而是从法国人那里转述。1559年至1582年间,法国人贝勒佛瑞斯特(Belleforest出版了七卷悲剧故事集》,其中第五卷第三个故事来自《丹麦史》中的阿木赖特本事,却在自然法则的底色上涂了浓浓的基督教色彩。他为阿木赖特从落魄到雄起喝彩,也对原作中怪力乱神的渲染颇有微词,提醒读者,如此这般会走入邪魔外道。对于阿木赖特竟然迎娶了两位夫人,他也不忘指摘其不合法度。他嫌芬格尔罪行不够严重,弑兄和乱伦之外,给他增加了通奸:让他和嫂子在哥哥生前有染。他还要阿木赖特的母亲认识到自己误入歧途、鼓励他为亡夫复仇并祝福他有朝一日荣登大宝。这并不见于保持莎士比亚《哈姆莱特》原貌最好的第二四开正本。法国人转述的故事中,阿木赖特没有因为复仇而搭进自身性命,杀掉叔叔后他还对子民发表了讲演:我抹去了母亲污点,恢复了家族荣誉,为你们解除了暴政压迫,使你们获得自由。很明显,法国转述者觉得血亲复仇未免狭隘,必须是替天行道、为民伸冤,方能义正词严。至于复仇,这个故事的核心内容,他觉得有必要从古希腊和罗马历史以及圣经中援引先例:取人命者终难逃脱上帝惩罚。说起复仇,他心有不安,觉得它本身并不自然就是正义,而必须符合正义原则。所以他还让阿木赖特继续辩称:他的复仇不是杀人和犯上作乱,而是真天子对于僭越臣子的惩罚。除去芬格尔是伸张正义,是虔诚和仁爱的义举,是对叛国和谋杀的惩膺。此外,还有一个重要改动被莎士比亚收入了《哈姆莱特》。丹麦本事作美人计道具的女子被法国人添加了一段前史:她同哈姆莱特青梅竹马,并一直仰慕哈姆莱特。


与法国版故事相比,莎士比亚的《哈姆莱特》新作还有其他新内容:谋杀是被隐藏起来的秘密,由鬼魂将它透露给哈姆莱特;鬼魂催促哈姆莱特复仇;被哈姆莱特杀掉的大臣有一双儿女,女儿就是奥菲利亚,奥菲利亚成为剧中重要人物,儿子叫雷奥提斯;前史中挪威王留下了一个儿子,名叫福丁布拉斯,这时显身;为核实鬼魂所言真假,哈姆莱特安排草台班戏子演出戏中戏《捕鼠机》;最后,哈姆莱特讨还血债时殒命;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也从基督教化前的北方被挪移到文艺复兴的宫廷。新铺垫的细节和增加的情节,丰富了哈姆莱特王子的形象。随着“人物分析”兴起,众多词人骚客热衷于以这一文学评论利器剖析哈姆莱特这个角色。





从血腥的死亡使者

到阴郁的沉思王子


关于哈姆莱特的“性格悲剧”,歌德感叹:这悲剧在于匡正时弊的重任落到了敏感细腻的贵人肩膀上。而这犹如一粒檞树种子栽入了精致脆弱的瓷花盆。


德国浪漫主义之父施雷格尔和英国诗人柯尔律治不约而同地说:“真实和想象世界之间应有的平衡……在哈姆莱特身上被扰乱了。所思所想所念,比真实直觉活跃许多;而就是直觉,通过他的默想,也获得了本不具有的形状和颜色。结果,我们看到了某种了不起的……智力活动以及因它而起的对真实行动相应的反感……。莎士比亚把复仇任务放进非得当机立断的情形中。哈姆莱特勇敢、不惧死亡;却由于敏感而犹豫不定,由于思索而拖延;精力全花费在做决定,反而失却了行动的力量。”


赫士列特赞同地说:“王子是哲学冥思之王;他随心所愿地构筑最高尚的观念。复仇的使命要不能完美地完成,他干脆就不去执行。”在英国大学首讲莎士比亚的布莱德雷说:种种疑虑萦绕哈姆莱特心头,“不会被鬼魂欺骗吧?如何着手?何时何地?后果如何?成功?身死?被朝廷误解、当做犯上作乱?这样做对吗?杀死一个无助的人算得上堂堂正正吗?世道如此,行事如此,何益之有?凡此种种,在哈姆莱特脑中纷至沓来,要他目眩神晕,对重任在身的人,这绝不是正常和正当的斟酌和考量。这难道不是当不起思考之名的无益思虑?堆砌种种不作为的借口,竟不自觉;病榻上辗转反侧,以至一事无成。凡此种种,无不是抑郁症表征。这病症因为不断加深的自轻自贱,而绵延不去”。最后这段人物性格分析,达到了此类文学批评的极致,也触到了它的极端,让人觑见了它的极限,至此,它已接近了中世纪的“体液说”,几近时下流行的星座迷信了。性格对人的掌控近乎命运。


假如我们不囿于人物分析窠臼,放眼整个事件,也可以作如是观:一个野蛮时代血亲复仇的故事,要以符合基督教伦理的方式讲述,去打动文艺复兴时的文明人。这或许才是莎士比亚笔下哈姆莱特给人延宕印象的真正缘由。


一生纠结于哈姆莱特故事的萧伯纳如是说:“哈姆莱特这出剧的意义是通明透亮的。活在史前丹麦,哈姆莱特有义务杀掉亲叔叔。从政治上说,作为被篡夺的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他必须这样;从伦理上说,敬爱的父亲被谋杀,亲生母亲被诱奸,儿子必须这样。这件事情上应当履行什么责任,他没有丝毫疑问。只要他能够确认,告诉他秘密的确实是父亲亡魂,而不是诱他走向覆灭的骗人魔鬼,他就会说:该怎么做我清楚。可是,真确认后,他忽然又迷惑了。他竟然不能蓄意谋杀他叔叔。无名火起时,他能,而且也确曾隔着帷幕仗剑刺穿了他,只不过倒下的是可怜的老波洛涅斯。回肠荡气的最后关头,不走运的叔叔鸩杀了哈姆莱特的母亲不说,还捎上了自己的帮凶以及哈姆莱特本人。哈姆莱特血脉贲张,还真就结果了仇人性命。但这并没解决他的问题:挥刀砍断死结,并不是解开它。他独白一开口:‘我真是个混球和贱人’,莎士比亚就把这道德困惑和盘托出(想必他在自己成长中体验过);但是,莎士比亚并没有做任何说明,尽管这说明当时就明晃晃摆在他面前,就像现在它明晃晃摆在我面前。哈姆莱特遭遇的,耶稣基督在他之前一千五百年同样遭遇过。哈姆莱特出生在摩西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道德氛围中,却成长在基督黑吃黑也上不了白道、冤冤相报无益不义的观念里。可是,王子的哲学修炼,毕竟还不足以让他捕捉和把握其中的含义”。


必也正名乎,不能杀人无名。后世的修饰、修正,点评、代剧中人立言,都是为哈姆莱特杀人找借口。所有译者、编者、评论者和莎士比亚的摇唇鼓舌,造成了剧中人莎士比亚的行动的延宕。简言之,社会心理已经从接收摩西五经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转变到了福音书的“复仇在我”。过去保证“自然正义”得以实现的血亲复仇义务,在基督徒眼中,打开了通往“愤怒”、“仇恨”、“嫉妒”、“傲慢”这些恶行的大门。因此,王子这位死亡使者,就要躲避与生俱来的义务了。


如此看来,哈姆莱特这个人物思想的阴郁和行动的延宕,或可归于莎士比亚这位作者感受到的道德困惑。评家产生错觉,依笃信天主教的现代派大诗人艾略特看,应当归咎于莎士比亚。母后罪孽之深重,儿子哈姆莱特难以言表;即便直抒胸臆,观众也不一定能感受,因为“《哈姆莱特》是叠加在粗野素材上的,最后成品仍有粗野残留”。而诗人需要做的是找到这份感情的“客观对应物”,就是说,找到人物感情之外的物、境、事,令观众耳闻目睹后胸中油然生发与人物胸中相同的感情,即所谓感同身受吧。



20081120日,“欧洲新戏剧真实奖”最年轻的获得者、立陶宛导演科索诺瓦斯(Oskara Koršunovas)指导科索诺瓦斯-维尔纽斯市立剧团演出了《哈姆莱特》,此后受邀在多国演出,获得空前成功。笔者2009年在波兰一个戏剧节上曾经观看,并听他做了一番导演阐释,可谓合情合理又不同凡响,新颖鲜活又不失之于乖张;寻思其成功原因或在于找到了适当的“客观对应物。以下据现场记录撮要介绍部分导演阐述:


老哈姆莱特穷兵黩武,不知体恤百姓;王后葛特露则通人情有温情,内心坚忍。我们设想她垂青王弟,与他通奸共谋,除掉了老王(走笔至此,不禁感叹,此解读和法国人的转述何其相似)。我们绝不把王后作为“水性杨花”、性格软弱的女子看待。她是自主的、有主意的,发生的一切她都有份。儿子哈姆莱特不能理解爱好和平的母后,他眼中叔叔根本比不上父亲、配不上母亲。这绝不是什么俄狄浦斯情节,而是三观相悖。哈姆莱特不懂:为什么不敬仰武士,为什么背叛英武的父亲(而舞台上的老哈姆莱特英俊矫健,年轻得只让人觉得应该和演小哈姆莱特的演员换位)。哈姆莱特可是敬仰武士的,看他多么羡慕福丁布拉斯啊!


与常见的哈姆莱特相比,眼前的哈姆莱特显得比父亲的亡魂苍老。哈姆莱特生理年龄至多三十岁出头。但他心思重,对人性的认识成熟,心理年龄得有五十岁。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哈姆莱特有如此强的挫败感,如此愤愤不平 --- 老王空位本该他填补。说他延宕是无稽之谈,剧本没有显示延宕。他是不断激励自己,去完成一项血腥使命。他毕竟是知识分子,但面对现实政治,不得不像先父以及福丁布拉斯一样行动:夺取和巩固政权都要杀人。他本是世界一人,制度一员。而杀戮周而复始,周而复始的杀戮是人类的故事。王子复仇记完全可以回溯到该隐和亚伯。兄弟相残乃文明史的开篇,哈姆莱特应该清楚。这才是最大的悲剧。他用自己的行动见证了这个历史铁律,见证了叔叔的本性、还有父亲的、福丁布拉斯的和自己的本性:他自己会像他们一样行事。他的行动也见证了福音书的真谛。哈姆莱特的深思,就是关于这个循环往复的人类历史规律,他的困扰在于他幻想结束这个周期,结束这骨肉相残的局面。王后对这个铁律了然于胸。她用妇人的办法搞明白了这一切。我们的演出让她在哈姆莱特英国行送别时充满爱意;不是打发他离开,而是希望他此去永远摆脱这恶性循环。她是爱儿子的。

导演以上对悲剧情景的解读植根于立陶宛占统治地位的天主教传统。那位老王,就是前基督教北欧武士的阴魂,母亲则代表了这个旧传统的对立面。哈姆莱特的痛苦不仅是复仇还是不复仇,更重要的是复仇是否就是延续这个旧传统,这个杀戮的循环。而这个阐释的具象化的成功,有赖于导演在戏剧艺术中寻找到“客观对应物”。用导演的话来说就是:“哈姆莱特的人生问题到我这里都成了舞台问题:我们这个行业算是什么,由我们的创作回答。我们自己是什么,由我们做戏做得如何回答。我们是什么,戏就是什么;戏是什么,我们也就在其中了”。




演出开始,对观众敞开的空间中排列成行的化妆桌前,演员们背对观众注视镜中自己的影子。一片窃窃私语:“是谁,那边是谁?” 。演员对角色最初的诘问,随着桌前和室内日光灯管渐渐亮起,伴随着镇流器低低的嗡嗡声,变成故事开始时城堡守望者愁云惨雾间,相互间的呼唤和对阴魂的逼问。


演出进行到剧本四分之一处,化妆台旁、椅子边上,堆起了鲜花。国王:“我们已经暗中差人去唤哈姆莱特到这儿来,让他和奥菲利娅见见面,就像是偶然相遇…….她的父亲和我两人躲在暗处观察”,王后:“奥菲莉亚,但愿你的美貌是哈姆莱特疯狂的原因”。当权者利用无知少女奥菲利娅探查哈姆莱特疯癫虚实一场开始。波洛涅斯:“奥菲莉亚,你在这儿走走”。奥菲利娅,一袭白色长袍、披散长发,开始在场上鲜花营造的树林和溪流间徜徉。偷窥的国王、王后、大臣一一拈花在手,闪身一旁。这时,王后低缓的声音响起:“在小溪之旁,斜生着一株杨柳,它的枝叶倒映在明镜一样的水流之中;她编了几个奇异的花环,用的是毛茛、荨麻、雏菊和紫罗兰。她爬上一根横垂的树枝,想要把她的花冠挂在上面;就在这时候,一根心怀恶意的树枝折断了。”此时,奥菲利亚颤巍巍地行走在化妆台高处。这段台词本在两幕以后,是王后讲述奥菲利娅疯癫后的陨灭。可现在,这噩耗在她和意中人第一次在观众前相会,就预先宣告了。幽会陡然变得像追悼会,偷窥者手持鲜花,都成了治丧人。有一片刻,国王和波洛涅斯的本场台词,与王后后面场次中的哀歌交织在了一起:“她的衣服四散展开;像美人鱼一样漂浮水上;她的嘴里还断断续续唱着古老的歌谣,好像一点不感觉到她处境的险恶,可是不多一会儿,她的衣服给水浸得重起来,这可怜的人歌儿还没唱完,就已经沉下去了”。


这以后,故事又按正常顺序展开:哈姆莱特朗诵“生存还是死亡”的沉思,奥菲利亚怯生生归还爱情信物,哈姆莱特野兽一般咆哮、对奥菲利亚做绝情告别、对女性发出诅咒。及至王子离去,奥菲利亚哀叹:“啊,一颗高贵的心就这样陨落了!举国瞩目的娇艳之花,人伦的典范,就这样陨落了!我,是妇女中最最不幸的。”这是,王后忽然走向奥菲利亚,把手中花赠给她,念出葬礼上的诔词:“这些鲜花本来要铺在你的新床上,谁想得到我会把它们撒在你的坟上”。哥哥雷奥提斯也呼喊起来:“难道不能再有其他的仪式了吗?告诉你国王,我妹妹将要做一个天使,你死了却要在地狱里呼号。”


我们第一次目睹奥菲利亚和哈姆莱特会面,就见证了本该两幕以后举行的她的葬礼。这恰恰是导演的神来之笔。其道理或可做如是观。原剧情节奏逐渐加快,最后如击石火,如闪电光,观者惊愕间九命罹难,两族灭门。观众最后瞬间被尸横遍台震慑得惊恐莫名,很难感同身受,遑论参透其中深意。而那少女,美丽动人却被冷酷的情人羞辱、纯洁无辜却被无情的贵人用后弃置一旁;兄弟远在异邦,老父惨死昔日情人手中,她终于心碎惊疯,至死不明这一切为了什么。于是,科索诺瓦斯利用舞台蒙太奇跃前一步,先“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样一来,复仇尚未成功,观众即能感受它的残忍。奥菲利亚受辱、疯癫、殒命充任“客观关联物”,庶几近乎哉?科索诺瓦斯坦言不擅长人物心理分析,所以借重视觉形象,其实他对舞台手段的选择,有着十分理性的考虑,这或可佐证以上臆测:“剧中人人有罪。我们演出是关注良心问题的。奥菲利亚在,他们的罪就露了出来。他们谁都利用过奥菲利亚。为什么要这样处理她和哈姆莱特的见面,因为她第一次见哈姆莱特时就死了---没有前途,没有未来,这还有谁不知道吗?那现在就把丧花撒在她身上吧”。




这花后来又抛洒了一回,是在奥菲利亚的葬礼上。导演对剧本做了大胆剪辑,没有增添一个字,而通过删节、挪位、合并,把葬礼一场戏做成了全剧的高潮和结束。先是哈姆莱特的两位小丑同学罗森格兰兹和吉尔登斯吞着海魂衫上,折起给英王的信。随着哈姆莱特念道:“用诡计对付诡计,这也挺有趣。让他们踩到自己埋下的雷,一声巨响上天去”,两小丑同学旋即从化妆台抽屉取出玩具小铲,相对击铲,做拍怕手游戏。哈姆莱特一边和这两个同学转身化成的掘墓人调笑,一边嘲弄波洛涅斯的尸体,一边和叔叔唇枪舌剑。这时,一身缟素、手持白花的奥菲利亚走进来,坐到化妆镜前描眉画目,以后口中喃喃谵语。面对疯癫的妹妹,雷奥提斯大放悲声:“等一等!先不要盖土,让我再拥抱她一次。少女失怙惊疯的前一场和葬礼场,又一次合二为一。疯癫的奥菲利亚,似真似幻,亦鬼亦人,把手中鲜花一一分到在场人手中。众人哑然。奥菲利亚喊叫起来:“求上帝饶赦一切基督徒的灵魂!上帝和你们同在!”母后上前,将一杯冰水泼在奥菲利亚脸上,奥菲利亚抖作一团,母后把她揽入怀中,再次念道:“在小溪之旁,斜生着一株杨柳,它的枝叶倒映在明镜一样的水流之中;她编了几个奇异的花环,用的是毛茛、荨麻、雏菊和紫罗兰。她爬上一根横垂的树枝,想要把她的花冠挂在上面;就在这时候,一根心怀恶意的树枝折断了,她就连人带花一起落下呜咽的溪水里。”一个同行面对这个场面莫名感动,问导演,为什么要让奥菲利亚死两回,让母后念两回诔文。科索诺瓦斯回答:“因为奥菲利亚是一个命运的循环,母后葛特露年轻时就是奥菲利亚。”接下来,哈姆莱特跳出来,对着奥菲利亚的哥哥雷欧提斯喊道:“你跟她活埋在一起,我也会跟她活埋在一起!”。两人互殴,鲜血流淌。母后在旁,将哈姆莱特刚把玩过的弄臣郁瑞克的骷髅,举至唇边:“母亲满饮此杯,庆贺你的胜利!”。这样,王子和雷欧提斯葬礼上的打斗变成了结尾的杀戮,结局也就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提前来到。哈姆莱特隔空击拳,啪地一声,克劳迪斯脸上被拍上一方浸透鲜血的布。他窒息了,四肢僵在空中,处于哈姆莱特右手。左手是手捧骷髅的母后。哈姆莱特的正前方,从化妆台的高处缓缓走向他的,是英明神武的父王。哈姆莱特迎上去,袅袅的扬琴乐音和悠悠的经文歌吟唱中,所有死去的人的凝视下,父子两人在场中央拥抱在一起。


“哈姆莱特死了,完成了一个轮回。福丁布拉斯上场,将开启下一个轮回。霍拉旭留下来讲述的不仅仅是哈姆莱特的悲剧,也将是福丁布拉斯的悲剧”,科索诺瓦斯如是说。“但是,我们,我们这一代的霍拉旭要换一种讲法,要换一个故事。丹麦不会改变。今天柏林墙到了,但世界还是不会变。然而,我们想让它变。今天,天主教的立陶宛竟然是欧洲自杀率最高的国家。社会主义的旧理想终结了,而新的世界,人人说是人间天堂的自由民主也没有到来,现实是人人失落、人人悲伤、人人沮丧,这很符合哈姆莱特这出剧的氛围:这是一个脱节的时代啊!我们用了两年半做这个演出,哈姆莱特在艾尔西诺都不着急,我们更不急。但我们不在艾尔西诺,我们就是我们自己。我们不是对艾尔西诺负责,而是对自己负责,要回答自己的问题,通过排练来回答,但不是对艾尔西诺负责。当然,大幕一开,就不一样了,艾尔西诺就出现了;但那也不是艾尔西诺,那是我们就和我们国家的境遇合拍了。而一旦合拍,国民就喜欢我们的演出了。我们做戏毕竟是为了他人。我是不相信什么他人即地狱的鬼话的,他人是不幸,但绝不是地狱。”


沈林,中央戏剧学院教授,留英博士,莎士比亚研究专家。代表作有《阳台》、《爱情蚂蚁》、《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死亡》、《盗版浮士德》、《切格瓦拉》等。


敬请关注今天专题同时推送的另外两篇文章:


立陶宛OKT剧团《哈姆雷特》这次演出为何褒贬不一? 


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石鸣:戏剧是一只捕鼠夹







更多精彩内容:


北京人艺公布2016年全年演出计划这个奥斯卡,29岁创建了自己的剧院陕西人艺《白鹿原》进京,是来“打擂”吗?“皇莎”来华,除了演出还忙啥?行家绝不会错过这些今年最值得看的国际一流莎剧!立春一过,风真的就不一样了 强烈推荐!一定不要错过立陶宛OKT剧团的《哈姆雷特》!丨就算最美的女人嫁给了最有才的男人,也有可能只是住进了一间特殊病房这个狂恋范冰冰的怪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一个人,一个剧院,一个国家《老舍五则》,给了林兆华跳出圈的可能 过士行的好搭档,从林兆华到林熙越杨立新:《牌坊》这个戏,非我导不可你知道《剧院魅影》的后台藏着多少秘密吗?好多干货!这个剧坐不满我就不高兴《办公室的故事》要来了,梁赞诺夫却走了韩红最梦寐以求的,竟然是说相声这样的《红楼梦》你肯定没看过,让我们听听林奕华怎么说李默然,最后的专访即使让人窒息,还是有很多人想看的一部戏人赃俱获 看美女导演如何“笑里藏刀”陈向宏 ,土豪还是文艺青年?《战马》,唯一能留住,是走过的路来古北水镇看《酒神》,一定别忘了带泳衣!这周末,铃木忠志PK彼得.布鲁克有一种瘾,叫乌镇戏剧节趴着的孩子,跪着的老师,和奔跑的马戏剧圈最火的一本书,和美女作者一起为三周年庆生!一大波英国贵宾都被中文“战马”迷的不行不行的……《北大往事》 可否,永不落幕?高颜值学霸团队,要把最好的儿童戏剧带进中国孩子的童年舞台剧《战马》中文版幕后技术胜过奥运会开幕式俄罗斯鼻祖剧院为何来人艺演出?罗马尼亚文化考察笔记(二) 欧洲三大艺术节之一:锡比乌戏剧节罗马尼亚文化考察笔记(一)别走得太快,让灵魂跟上前进的脚步丨(陆续更新)






大小舞台之间

微信号:daxiaowutaizhijian

 

小舞台是演出,大舞台是人生。

之间是那些有意思的人和事,还有各种所思所想。

 

长按图片 识别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