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库尔勒香梨丰产 几家欢喜几家忧!

库尔勒市消防2019-04-17 19:05:55

编者按


库尔勒香梨是新疆最负盛名的特色果品。在国内外果品市场上有“水果王子”的美誉,产品远销20余个国家和地区。

又是一年秋收季,库尔勒香梨园里硕果累累,今年香梨市场情况如何?又有哪些新动向、新面貌、新问题?本报记者兵分三路,走进库尔勒市各乡镇(场)香梨园,探访梨农、收购商、采摘工人和冷库工作人员,为读者呈现香梨秋收第一现场。今日起,本报将特别推出“又到一年秋收季——库尔勒香梨”系列专题报道。


9月5日上午,在库尔勒市托布力其乡某150亩香梨地里,摘梨工正在采摘香梨。本报记者 杨坤 摄



01

果实累累   香梨丰产


9月1日,孔雀河流域40余万亩梨园果实累累,喜获丰收,采摘工作全面启动,香梨贮藏保鲜企业已经做好收贮准备,收购商们的车辆在乡间梨园间奔驰,开始了香梨收购的洽谈。

来自巴州林业局林果科的统计数据称,今年香梨种植总面积在60万亩以上,果品总产量也较去年增加。究其原因,今年春季香梨花期气候适宜,香梨坐果情况良好,梨农管理梨园的积极性也很高涨。记者看到,很多树枝上挂着一串甚至几串沉甸甸的香梨。

香梨采摘日子到了,安静的田野喧闹起来。梨农、收购商和包装工人活跃在大大小小的梨园里,一辆辆拉着香梨筐和包装材料的卡车穿梭在乡间公路上。

在库尔勒市阿瓦提乡的一处梨园,几名男性工人攀在树干上,身手敏捷地采摘着。女性工人则坐在树下对成筐的香梨进行甄选和包装,手到梨落,动作娴熟。

9月5日上午,在库尔勒市托布力其乡某香梨地里,摘梨工正在采摘香梨。本报记者 杨坤 摄

收购商派来的“监工”一脸狐疑地盯着包香梨工人手里的活计,时而眉头紧锁,时而点头认可。在一旁忙着指挥的梨农脸上荡漾着笑容,心里默默地盘算着去掉成本可以挣多少钱。

与此同时,在库尔勒上库综合产业园区附近的一处冷库,工人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每天都要干到凌晨,这种状态将持续到9月底。

第二师永兴冷库副主任张远文说,冷库有6000多吨的贮存量,收香梨老板早早就把冷库租了下来,有一位老板一下子就租了2000吨的冷库。

秋阳高照,秋风送爽,一场壮观的丰收盛会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一名工人扛着沉甸甸的香梨筐。 本报记者 景丽君 摄


02

科学管理   喜获丰收


9月3日,记者在库尔勒市上户镇哈拉苏农场见到了李震。在当地,只要提到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说出“金牌梨农”四个字,这是为什么?

原来,李震种植了56亩香梨园,一位姓朱的老板已经连续5年从他这里订购香梨,今年的价格达到每公斤7.3元,200吨香梨的纯收入就有100万元。

说到投资获回报,李震说自己今年疏了四次果。疏果是果园管理措施之一,是人为地去除一部分幼果,以获得优质果品和持续丰产。记者看到,他的香梨个头大、果型好,尝一口,糖分足,口感好,大多数梨子都在120克以上,达到了特级梨的标准。这样的梨子深受收香梨老板的喜爱,在市场上也很畅销。相形之下,不少梨农舍不得疏果,到头来,梨子结得不少,但是个头较小,卖不上好价钱。



9月4日,在库尔勒市哈拉玉宫乡巴格吉格代村,一家人正在采摘香梨。本报记者 杨坤 摄

李震有着多年的香梨种植经验,在成本投入上更是舍得。今年,他每亩地的投入成本高达七八千元,在大量使用有机农家肥的同时,精细化田间耕作,防治病虫害,他说:“对土地不能做假,你对它做假,它就会骗你。”

无独有偶。在库尔勒市阿瓦提乡种植香梨的刘建业也是坚持科学管理的原则,在收香梨老板给附近一些梨农的价格徘徊在每公斤2元至3.5元时,给他的价格却是每公斤5元。究其原因,就是看中他种植的香梨果形好,个头大,这样的卖相当然有利于销售。

库尔勒市香梨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级工程师艾合买提·阿布都热衣木说,他们核查了每个乡镇的种植面积,每个季度也都去现场检查、督促和提供技术指导,“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香梨品质比去年有所提高,其中,对各乡镇场的骨干梨农还进行指导培训,以提高全市各族梨农按照香梨标准化管理水平的理论和实际操作水平。

香梨开始试采摘后,不少梨园都能看到这样忙碌的景象。本报记者 景丽君 摄


03

果形较小   价格走低


9月4日,记者在库尔勒市阿瓦提乡、托布力其乡附近的香梨园看到,虽然梨树枝头挂满了香梨,但是,部分梨农却少了丰收的喜悦,因为香梨个头小,等级就低,也就意味着卖不上好价格。

在库尔勒市阿瓦提乡一处梨园里,梨农陈金兰情绪低落。她家里种了25亩香梨园,因为和收香梨老板联系得早,100克以上的香梨卖出每公斤4.9元的好价格。但是,从梨园的整体情况看,大、小香梨各占一半,个头小的香梨只能卖到0.7-0.8元每公斤,而采摘费每公斤也得0.7-0.8元,这让陈金兰摘也不是,不摘也不是,“等于减产一半”。

陈金兰的邻居徐万新更是郁闷不已,由于果形较小,好容易“抓住”一个收香梨老板,一番讨价还价后,75克以上的香梨每公斤2.1元。徐万新忿忿地说:“估计收入勉强和成本持平,相当于白干一年。”

一名收香梨老板说,有的同行早在8月下旬就给梨农付了定金,后来看其他人给的价格越来越低,如果按约定的价格收购肯定是不划算,最后,干脆连定金都不要,爽约去其他香梨园收购便宜的香梨了。

8月31日,在位于上库综合产业园区的一个梨园内,挂满枝头的红香梨格外诱人。本报记者 杨坤 摄

记者了解到,不少梨农在8月下旬谈好的价格多在5元钱左右,不料,价格一天不如一天,有的梨农甚至以2-3元每公斤的价格让收香梨老板“拿走”,至于个头小的香梨,直接就作为添头白白送出。

当然,也有的梨农选择主动寻求破局之道。记者在巴州沙依东园艺场二分场见到了梨农谭党生,他正在指挥工人们采摘香梨。谭党生认为自己香梨的个头大,果形好,不能贱卖,便和几个梨农合租了一个冷库,“先把香梨贮存起来,等价格涨了再出手。”

和伤透脑筋的梨农相比,包香梨的工人则轻松很多,人工费达到了每公斤七八毛钱。在和静县巴润哈尔莫敦镇打工的李方印组织了16名同乡来谭党生的香梨园包香梨,每个人平均每天能挣两百元钱。

尽管库尔勒香梨总产量有所增加,但是,梨农却被“能不能卖掉”“能卖多少钱”的问题所困扰。如何才能够实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呢?请关注专题报道之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