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乌鲁木齐小事记

飞行源动力2019-06-26 02:17:21

2016年12月2日,乌鲁木齐小雪,气温零下11度;上海晴,11度。一天之内二三十度的温差让飞行员的心情也喜忧参半,喜的是春夏秋冬四时美景风物随时切换,尽情饱览祖国大好风光;忧的是一般人用12个月的时间来经历一年四季,而我们仅有4天去适应,身体被迫快速调节以应对各地不同的天气环境和温差,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病倒。

“吃完午饭跟我一起去买点羊肉和干货不?儿子最爱吃我的烧羊排了,难得父母也在,这次可得多买点。”说话的是魏效丹,我们本次航班的教员,每到一处他总爱给家人带点土特产。

“我就不去了,还得抓紧时间去做运动呢。”刘雨田,航线机长,每次入住最关心的是有没有健身房,“强身健体,建设民航强国”是刘机长的口头禅。

“我去我去,我爸做羊肉可拿手了。”买特产,特别是买食品类特产总少不了我,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该补还是得补。我叫方超,本次航班的第二副驾驶,俗称“小飞”。

乌鲁木齐的冬天,干冷,不同于南方的阴冷,硬硬的寒风劈头盖脸的砸过来。我和魏教员两个人拎着‘战利品’往回走,手和脸早已冻得麻木了。“现在三点多,赶快回去冲个热水澡休息,晚上发车还是老时间。”魏教员话音未落,手机就响了,“好的,没问题,我们马上就去”。原来我们本来要接的飞机因为乌鲁木齐天气原因备降吐鲁番,现在乌鲁木齐天气刚够标准,于是准备再飞过来。但是这样一来,之前执飞机组就超时了。得知情况后魏教员立即答应支援他们执行乌-喀-乌任务。

“目前就我们两套机组,我们不上,旅客就要滞留,公司收益就要受影响”魏教员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正义感,一旁第一次被”抓飞”的我也被感染,想到又能增加飞行经历,登时热血沸腾,跃跃欲试。

回酒店换完衣服立马下楼出发,“我运动完刚要洗澡电话就来了,一会可别嫌我臭啊~”田哥边搬行李上机组车边给我们打了个“预防针”,其实别说田机长,我和魏教也是紧赶慢赶一头大汗。

临时飞行任务异常紧急,我们没时间耽误在机组车上就开始分工研究航路,天气等。“现在飞机刚落地,乌鲁木齐还在下小雪,边缘天气,一会应该还要除冰。喀什还是NDB/DME进近,一会就雨田上座跟我配合,这种情况我们要用上机组最高配置。超,你在观察座多盯紧我们,天气比较恶劣,该提醒及时提醒...”一路上我们紧张地做着准备,把能考虑到的细节基本都研究了一遍。一上飞机又是好一顿忙活,因为备降,飞机已经延误,三个人分工合作,驾驶舱准备,加油,检查飞机…….才半个小时,已经关上舱门,做好除冰和起飞前的一切准备。驾驶舱外零下十几度飘着小雪,而我们仨在里面都拿起了毛巾擦汗。第一次把所有准备程序做的这么迅速,我心里不禁想:紧急任务果真锻炼人……

到了喀什已经快晚上六点半,我们又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一切准备,七点刚过就将飞机拉了起来。 乌鲁木齐因为处于形似喇叭口的地理位置,冬天极易出现冻雾,且不易消散,特别是到了晚上,这种情况下能见度特别低。一路上我们都时刻在关注乌鲁木齐天气,从刚起飞的能见度700米,RVR1200米,垂直能见度400英尺,到我们准备进近时能见度500米,RVR600米,垂直能见度200英尺,并且还有下降趋势。三个人都为能不能在乌鲁木齐落地捏了把汗。为了最大化的保障安全,魏教还是决定双机长上座,随时准备执行二类进近。这次进近准备做的格外仔细,包括复飞动作、机组分工、备降场的选择等等,进近简令更是细致入微。

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们即将降落在乌鲁木齐机场,此时天气已是一类边缘。“决断以前你主要帮我看外面找跑道,仪表转目视阶段多帮我看着点飞机状态,注意一定要多提醒。”短五边上飞机还处于浓雾中,完全看不到外面,驾驶舱气氛凝重起来。25号跑道决断高2330英尺,几乎在快到决断的那一瞬间我和田哥同时喊出“引进灯正前方!”也许只有一秒,再看不见跑道进近灯光就要拉起复飞。随着飞机平稳落地,三个人终于松了口气……

原本我们从乌鲁木齐回上海准点应该是23:50落虹桥,因为帮兄弟机组执行了这次飞行任务且受恶劣天气的影响,我们错过了虹桥机场关场时间,最后,在凌晨三点左右降落在浦东机场,机组车开进飞行部已是凌晨四点。 

下车一瞬间,我突然感到很温暖。上海,十度。

编辑:唐轶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