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冯林作品——黄土崖下的回忆(六)

时光读书会2018-09-11 12:23:12


考  试

操场就在食堂的后边,周围有一条水渠相隔,操场的最后边是一小片菜地,记得当时的校长叫王占龙,很勤劳,也没有架子,上课之余就和“聋子”在菜地里忙乎。这条渠沿着学校一直伸出去,沿着河渠两边很多绿植,自由生长。偶尔也能看到一两株桃树。而且也这里也是当时学校唯一的最美的,最私密的空间,小渠、流水、绿树、红花。春天一到,这里很美也很浪漫。这里是当时的天堂,尤其爱美的女生都会三五成群拿着书本假装背诵,从操场直接就来到这里,当然在这里估计也曾上演过不少浪漫的故事。当然考试的故事也与此有关。 

考试在当年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小测、月考、会考、期中、期末等等,应有尽有。好像天天起来脑子里想到的和周围老师同学言语中谈论最多的就是“考试”“名次”。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复习,除了背诵就是做题。当时好像流传一句话“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可能就这一点,现在好多基层的学校还是延续这样。其实说到考试,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凡上学都会经历各种考试。只是在苏龙口的考试更特别一下。遇到大考,需要把全校的师生全部放在大操场上,有时甚至更大场面,放在镇里的大戏台院子里。成千的人拿着自己的木制板凳一字排开,远远望去横平竖直,前后左右建隔1米多,蔚为壮观,不亚于“国庆阅兵”仪式。整个大操场星罗密布,几十名老师分区监考。 

像莉娜、红芳、永耀、艳君这些都是盼着考试,已找到自己的不足,每个人都暗自较着劲,你追我赶互不相让。可能按照今天时髦的说法,这些就是所谓的“学霸”。当然我们这些普通的孩子也盼考试,因为考试就可以离开拥挤的教室,再不用强打精神听着老师的说教和那偶尔飞来的“粉笔头”和“黑板擦”。一般都是天气暖和的时候,户外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虽树木很少,但也能看到星星点点的柳树吐着绿,告诉我们春天的到来。个人感觉老师们也喜欢考试,最起码考试的时候各个班老师可以光明正大凑在一起,男老师抽烟,女老师私语。老师们淡淡飘来烟草的味道,熏陶和诱惑着很多调皮的男生,女老师偶尔爆发的“咯咯咯”笑声,或多或少会打破这本来静的只有鸟叫的氛围。 

“你是哪班的?注意点”“说了几次了,再拿出来就撤了你的卷了”。几句话下来,只听得操场上一阵骚动,凳子和书、纸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很多人煞有介事的在收敛和整理自己。大家都坐在黄土地上,女同学稍讲究一些,都会带个家人用碎布块做成的垫子,坐在屁股底下。男同学索性直接,席地而坐。整个考试最显眼的就算是刘瑞芳了,她很爱干净,而且也很讲究,永远给别人感觉时时都是劲劲的。她偏与众不同,直接坐在凳子上,拿手拿着卷子答题。偌大的考场,只要她一个人高高的矗立在那里。时不时还拿小眼神狠狠瞪一下周围的盯着她的男同学。 

可能中国式的考试,直接的衍生品就是“作弊”。作弊的手段千奇百怪,不管男同学,女同学也有。什么飞纸条,扔橡皮、敲凳子、做动作已经都是初级水平了,但前提一样,必须有个学习较好的死党和你结成同盟。当然有时也需要天时地利,若排座位排到后边,有时也悄悄换到后边,就能直接和河渠及“天堂”连在一起了。因为学生太多,所以监考老师也不愿意孤独的守在这边,都愿意和其他老师凑得很近,彼此聊天更方便。每每这时在这个僻静的“天堂”附近就会上演一部生动的“地下党”故事。一般都是高年级或班里学习较好的女同学参加,“相互帮助”。当然这些事情那些“学霸”是绝不会参加,一是延误这种行为,二也是害怕牵连自己。提前交卷的同学都会由人骑自行车带着,绕公社过去很大一圈,就能绕道“天堂”这边。只见从“天堂”边的小渠草丛里,探出一个充满稚气的那孩子的脸,瞬间又快速缩了回去,男生这时正在焦急的四处张望,抓耳挠腮,眼看已经有很多人开始交卷了。“瞎货,这......”“丝丝丝”“嘟嘟嘟”的接头暗号连上了,因为距离监考老师较远,都也比较放肆。“快点、快点”“没事,今全是单选和多选题,简单”。英语考试对于很多男同学来说是一点也下不了笔的。“天堂”草丛边的商讨还在继续“那说好,你给我打一个星期水”“行,快点,交卷呀”女同学还是觉得价值太小,使劲想,憋红脸大胆说“外加今中午炒面一份”“行,再加过油肉,吃死你,行了,快点哇!”。“我念你听的”“BCBAA……“还有了?”这边说,那边飞速的在自己卷子上勾画着。“啊呀!错了,有一个我涂了”“死娃,你害死我了,快说” “BCBAB……远处传来老师高声催促的声音,这声音那么刺耳那么绝望,“5分钟交卷!抓紧”。 

这时的操场已经走了一大半的人了。只见手忙脚乱,手心出汗,也往往这时最不给力,不是凳子倒了,就是笔写不出字来了,一片狼狈。 当然这都需要一等一的关系才会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可能少年时青涩的友谊都是这样的“互帮互助”下建立起来的。结果?这种投机取巧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往往都是因一些小失误,满盘皆输。小渠、土墙、土坡、绿树见证下这样的故事。当时的考试场上经常上演着,可能在今天之前这事,也许还是个秘密。



冯林

   原平籍,电视导演、策划。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曾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送学行动》总导演;曾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欢聚一堂》导演、策划;曾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艺苑风景线》导演、策划。







 朗诵嘉宾

刘婧


1971年生,就职于王家庄乡政府,酷爱文字与音乐。努力,认真,坚持就是最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