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冯林作品——黄土崖下的回忆(十一)

时光读书会2021-01-10 13:06:02


夜战
0

体育老师孟杰的带领下,大家的学校体育生活也变得丰富一些了,爱好兴趣也变得不再那么单一了,校园有一些欢笑和简单的喝彩声了。每到下课短短10分钟和下午活动时间,都变得匆忙而短暂。总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狂补”自己曾经失去的欢乐!其实欢乐来的很简单,并没有想象中的塑胶跑道,锻炼器材。只是在张帆、何庆他们宿舍门前用水泥砖块砌起两个水泥的“大墩子”,美其名曰“乒乓球台”。 但这足以让我们欣喜和留恋了。所以当时这里也成了最热闹人群最集中的地方了。有人在那上下挥舞,杀声震天,更多的人都在那围看着。所有人的脑袋都随着小球的飞转而来回扭动着,加油声、叹息声、讥讽声、争吵声不时响起。当然下一个接拍的人自然是“裁判”,异常严厉的数着,“四、二”“换发”“干三,一四,二五”声不绝耳。往往结束都是由刺耳的上课铃声打断。埋怨声咒骂声瞬间汇聚“讨厌死了,刚轮上”“呛坏了,三节课过来也排不上队。”资源紧张,“狼多肉少”永远满足不了同学们对业余生活的渴求。往往球台的黄金时段永远被身强力壮,年龄偏大的男同学占领着。准确的说是高年级或补班的“老补”们占领着,在这里强者得胜,弱肉强食的故事演绎的淋漓尽致。

说设施简单,真的很简单,没有什么球网,就拿两块砖头,中间架一个长棍,不一定那么直,不一定那么准,大家就以此为界。小球踩憋是常有的事,都会找些滚烫的热水泡着复原。据说很管用,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屡试不爽,结果只有付之一炬,拿火柴点着,用脚一踢,刹那间一个火球翻滚起来,有点“哪咤”风火轮的感觉。球拍也是很奢侈的娱乐品,学校的球拍只有各班体育课,才能由体育委员找孟老师去拿,不过快要下课就得早早还回去,平时业余时间都被学校年轻的男老师们“霸占”着。一副30多元的乒乓球拍,在当时也算是奢侈的物件,很少有同学私有。学生们一般都是各班传借,向一些家庭富裕孩子手里借。当然因此也曾发生过激的冲突行为。更多的人则已经等不及找来的球拍,利用间歇,拿硬纸板或厚厚的书本,甚至饭盆盖直接上场。这样的事情在武何庆和张帆身上经常发生。小球敲打着饭盆盖滴滴当当,别有一番韵味。其实快乐永远是自己给予自己的。简陋的器械一点都不影响技术的发挥。什么后旋球,铲球、扣球、吊球照样发挥的淋漓尽致。围看的同学和阵阵喝彩声更是一样不会少。


球台除了晚上睡觉后是空着的,几乎总有不同的人在那里挥舞战斗。黄金时段都被“强势”的同学和年轻老师占去,剩下的垃圾时段,才是属于普通同学的空间,比如早饭时间,晚饭时间,还有就是下晚自习熄灯时间以前。垃圾时段自然有很多的不便,一般不是误了吃饭时间,就是误了打水洗漱。帮人带饭当时已经很流行了,而且彼此结成同盟。更多的人端着饭盆围看球赛已经不亚于今天坐在体育馆里看“意甲”“英超”般的兴奋和享受。而且也免不了时不时出现小球落入饭盆的闹剧。还有一个垃圾时段一定要大书特书一下,就是夜里睡觉熄灯前的时段。因没有任何照明,院子里一片漆黑,宿舍里昏暗的灯光星星点点。唯有两个球台边,煞是明亮。现在想起来也很有创造力略带浪漫。每个球台的边上,均匀点着六个蜡烛,以至于那一段时间,建中小卖部的蜡烛紧张脱销。有时已经是快要贴着球台的蜡烛头,球台上蜡烛汤四处流淌着。烛光微微泛起烛光映红一张张渴望的年轻的脸庞,小球照旧飞舞着,喝彩声持续着。他们认真、执着、坚持、经历着。点点的烛光正如他们对未来梦想的憧憬和向往。照亮脸庞,也照亮心房。




冯林

   原平籍,电视导演、策划。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曾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送学行动》总导演;曾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欢聚一堂》导演、策划;曾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艺苑风景线》导演、策划。



朗诵嘉宾

李海霞  90后,现就职于新原乡政府。喜文学,爱朗诵,追求文艺的生活。不忘初心,遇见更好的自己。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