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我在《孙中山与南京》中演胡汉民的难忘经历

南影视界2021-02-19 07:19:52


我在《孙中山与南京》中

演胡汉民的难忘经历


● 闻慧斌

中山陵园管理局

《孙中山与南京》总撰稿


 闻慧斌饰演胡汉民剧照 


2016年11月9日至11日,在孙中山诞辰150周年前夕,中央电视台十套《探索·发现》栏目播出了由江苏广电总台出品、南京电影制片厂摄制的三集文献纪录片《孙中山与南京》,每集40分钟。节目一经播出,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好评如潮。并荣获第十一届“纪录•中国”创优评析文献类二等奖、入围2016年第六届“光影纪年——中国纪录片学院奖”、荣获2016年度江苏电视社教节目奖系列片三等奖。随后,江苏卫视、公共、教育、国际等频道纷纷播出,一时盛况空前,让我又想起了拍摄过程中的一幕幕往事,终身难忘。





一句玩笑话竟然使编剧成演员



该片由我担任编剧、总撰稿,另外总统府的陈列展览部部长刘刚及南京电影制片厂的曹锡华同志担任撰稿,刘部长同时也是该片的历史顾问。因为时间紧、任务重,我与刘部长便经常在南影厂加班。南影厂的郭晓伟厂长、也是该片的总编导经常陪着我们,一来二去,就相处的非常融洽。郭厂长对文字的要求很高,我们在一起经常改稿到晚上八、九点钟。有一次改完稿后,大家很兴奋,便去吃夜宵,郭厂长说脚本改得差不多了,可以进入下一个环节拍情景再现了。




这时,刘刚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我与“袁大头”还是有几分像的,可以演袁世凯。看着搭档这样一说,我随口说了一句:刘部长演袁世凯,我就演孙中山的秘书长胡汉民,反正民国时期留学回来的人都是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样子。我们两人不分开,同编剧同演出。厂长说:可以啊。


 刘刚饰演袁世凯剧照 


过了几天,我自己都忘了这一茬。突然接到剧组的通知,让我去电影厂试妆,才想起了几天前厂长在夜宵时答应我们参演的事。于是兴冲冲地穿上服装组准备的西装、毛料西裤、系上皮带、打上领带,然后由化妆师帮着化妆。当时正值酷暑时节,毛料西裤装在身上感觉特别热,化妆师精雕细琢地从头发到嘴唇在不断地打磨,摄影师拍了定妆照后,感觉与平时的我判若两人,化妆师与服装师都说挺有民国范儿的。郭厂长得到消息后,也停下手中的活,特地到摄影棚来看我的定妆照,看后说了句:“挺好”!演胡汉民一事就这么定了!


   试装照   



临时抱佛脚



当天已是周五,接拍摄组的通知,第二天就要赶到常州影视基地去拍摄。这下子自己变得焦急起来。

当时正是孩子从幼儿园升小学的开学时期,夫人碰巧也在外地出差,只得请老母亲连夜赶到南京,帮着带孩子,这样奶孙俩度过了新生开学的第一周。心里觉得挺对不住孩子的,开学典礼爸爸妈妈都没有出席,老师也会认为我们家长不够重视孩子的教育,可是为了中山先生,只有委屈孩子了。




后防线虽然安顿好了,但前方的问题来了。因为胡汉民的地位相当重要,人称“第二总统”,所以片中胡汉民的角色特别多。虽然剧本是自己写的,但对胡汉民也没有深入研究过,胡汉民与孙中山的台词又都是半文半白的,背起来相当困难。怎么办呢?一是把胡汉民的台词全部整理出来,打印出来放在身上,同时发到手机上,这样一有空就可以拿出来背;另一方面找来一本《胡汉民评传》和其他有关资料,抓紧一切时间囫囵吞枣地看,恶补一下有关胡汉民的历史知识。



幸亏带的资料多,才发现了剧本中的一处史实错误。那就是孙中山从海外归来,于1911年12月21日抵达香港,时任广东都督的胡汉民与财政部副部长廖仲恺等专程从广州前来谒见。原来写这一段时,误以为胡汉民与廖仲恺等人是将孙中山从香港接到广州都督府里,再共同商讨今后的行动对策。后来看了胡汉民回忆录等资料,才得知他们虽然讨论了一天,但是就是在香港讨论的,而没有回广州。后来孙中山说服了胡汉民,让他陪自己一起去南京组建临时政府,胡汉民都没有再回广州,只是拍电报让陈炯明代理广东都督,自己就风尘仆仆陪着孙中山到南京就职了。



理发过后豁然开朗



更大的担心还是在如何扮演角色这个问题上。为了把《孙中山与南京》这个专题片拍好,剧组全是按一流标准要求。演孙中山的郭广平老师,有着25年的演艺经历,曾出演过粟裕、邓小平等历史人物,和这样的专业演员对戏,压力山大啊!



第一场戏就是南方各省听说南北和谈破裂,各省都督请孙大总统北伐的电报雪片般飞来,由秘书长胡汉民给孙中山念电文。虽然电文在心中默念了不下十遍,早就烂熟于心。但是当灯光打起,“放烟”、“打板”后,导演说“开始”时,自己还愣愣地站着,后来明白要进去向孙中山“汇报”了,可是一看到大总统孙中山正襟危坐的样子,心里就开始紧张,我结结巴巴地说:“孙先生,南方各省纷纷来电,请求北伐!”然后紧张地看着孙中山的扮演者郭广平老师。他沉思了一会儿,说:“念”!于是我扯大嗓门,高声念道:“袁贼狡谋,和议万不可恃……”郭广平老师用手指指我的脚,轻声说了句:“脚别抖”!我的天啊,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再加上夏天穿着冬装,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从脚抖,到腰抖,最后拿电文的手也抖,于是只得重来。就这样一遍一遍地,终于等到导演的两个字:“行了!”大家都在欢呼,而我当时直想哭,虽然剧组的同志过来安慰我,说习惯了就好了,我想我当时挤出的那丝笑容一定比哭还要难看!



郭广平老师虽然没有抱怨,但一遍一遍地陪我“操练”,让我情何以堪!第一个念头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赶快让导演换人,不然影响拍摄进度,我就成了剧组的罪人了。当我向导演和制片人提出火线换人的想法时,他们一起安慰我,导演轻松地说:“剧本都是你写的,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早上是你第一次拍戏,有点紧张正常,后面放松下来就是”。




当时头昏脑胀的我,“辞职”未获批准,就转而回宿舍睡了一觉。醒来后觉得自己的头发太长,这么热的天每次发型师要花好长时间来固定头发,且头发太长热得难受也影响发挥,于是跑到专门给演员们理发的店里去,向师傅提出把头发修一下、剪短一点。没想到理发师剪得太短了,剧组人员看到我,都惊讶地说:头发剪这么短,没办法演下去喽!我还暗自庆幸,这下好了,不用再演了。



可是导演不这样看,他依然决定让我继续往下演。导演的厚爱让我勇气倍增,再加上睡了一觉精神很爽,所以克服了思想顾虑,开始入戏。那晚的戏是胡汉民与孙中山在香港讨论下一步的去向,我干脆不按台词原文,用自己的语言与郭广平老师交流起来,结果是拍了两遍就通过了。一天都阴着脸的导演露出了笑容:“这就对嘛,没想到你们自由发挥的比台词还好!”受到鼓舞后,开始越演越好,形象也越来越佳,剧组人员都说:“渐入佳境了”!最后一场戏,是胡汉民劝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也是一次性就通过!还想试试自己的实力,可是戏份已演完了!



胡汉民三次劝说孙中山




在剧中,胡汉民与孙中山的精彩戏份,都是他在劝说孙中山。第一次是孙中山刚到香港,胡汉民和廖仲恺从广州前去谒见。当时他就劝孙中山不要去当这个有名无实的总统,不如留在广东,训练精兵十万,然后举兵北伐,“以实力廓清强敌,乃真成南北统一之局”。可是孙中山却认为,自己如果不去沪宁前线,而留广东修战备,将会失去四方同志的信任。他还反过来劝胡汉民与自己一道,去南京组建临时政府,胡汉民考虑后觉得,“所见不如先生之远大”,乃服从先生主张。




第二次是南北议和出现破裂时,孙中山毅然决定北伐,当胡汉民告诉他姚雨平的军队已经渡过长江时,孙中山兴奋地说:“你留守在这里,余明日渡江击贼”。胡汉民听后大惊,连忙进行劝阻。他说:“先生以偏师进,不止乘危,且无异暴吾弱点以示敌”。这次,孙中山接受了胡汉民的劝告,但嘴里仍不停地说:“北伐断不可懈”。

第三次是袁世凯使计谋摆脱了南京临时政府的羁束,在北京就职,上海的10多家报纸纷纷表示,希望孙中山解职。有天晚上,孙中山与胡汉民在散步,孙中山看胡汉民欲言又止,便问何事。胡汉民把这些情况报告给他,并进一步劝他:袁世凯已得到各界的认可,也得到列强的支持,相信他有能力当好总统。当时孙中山沉默良久,没有说话。但是第二天他就正式解职。当时孙中山也许想的是,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希望自己解职,社会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误会自己是迷恋总统的宝座呢!所以决定正式解职!



虽然孙中山的解职只是时间问题,但一想到是自己扮演的“胡汉民”劝孙中山解职的,心情就特别沉重,毕竟孙中山是把自己作为最亲近、最信赖的同志!通过演胡汉民,也更加感觉到孙中山这位临时大总统处境之艰难,南京临时政府之不易!也倍加珍惜现在所处的时代!一定不忘中山先生的教诲,为实现他的遗愿而努力工作!







主编:郭凌俐        责任编辑:   朱忆   杜萌萌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南影视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本平台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