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基层故事 | “放牛班”的春天

解放军生活杂志2019-03-05 03:47:59

点击上方“解放军生活杂志” 关注


那年冬天,刚从武汉音乐学院毕业、被分配到牛首山下的宁夏总队吴忠支队执勤二中队的大学生士兵沈杨,激动地跳下卡车,还没掩住内心的兴奋,就被眼前的情景迎头泼了一盆冷水。

雪后泥泞的土路从脚下一直延伸到中队门口,光秃秃的树干毫无生气地站在道路两侧,一眼望不到边的农田,仅有三排平房的营区,养殖场里可怜的三头瘦牛时不时地叫两声……萧条的景色拼凑在一起,显得这里的冬天格外冷。

“哎呀妈呀,这就是牛首山?简直就是个放牛班嘛……”沈杨摇摇头,抬脚走进了营区大门。

“音乐学院的高材生,露两手给我们瞧瞧噻!”迎新晚会上,大家都像看着宝贝似地看着沈杨,希望他的出现能给这个地处偏远的中队带来一些不一样的色彩。

沈杨拿出一直陪在身边的笙吹起来。当悠扬的旋律响起,原本闹哄哄的会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一时间,所有官兵都沉浸在他的音乐里,个个如痴如醉。

这次表演的成功,让沈杨感到意外。老班长苟鑫荣告诉他:“中队文化生活太单调了,报纸要迟到5天,接收信息基本靠电视机,娱乐基本靠球,要不然就是到旁边空旷的牛场里去狂吼……”

沈杨听在耳朵里,难过在心里,组建乐队的想法开始在脑海里悄悄发芽。他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同有音乐爱好的大学生排长康浩,两人一拍即合,将乐队名字定为“放牛班”。

万事开头难。在乐队组建之初,他们不顾各方面质疑和反对,默默干了起来,没有乐器,就凑钱买来架子鼓和吉他,就连中队多年没碰过的电子琴,也成了乐队的主打乐器。

困难接踵而来,尴尬也如影随形。演着演着跑了调、断了弦、对不上节拍等,引来了许多白眼和嘲笑,还将他们戏谑为“放牛”乐队。

然而,这些都没能浇灭他们的创作热情。为当好主音吉他手,沈杨加班加点训练,手指被琴弦划破缠满创可贴都毫不在乎。工作间隙、午休甚至节假日,都成了他们的排练时间。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年,随着一曲摇滚版《钢要炼》惊艳登场,“放牛班”乐队一举斩获总队电声乐队比赛第三名的好成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乐队,从此走进官兵视线。

让大家更没想到的是,“放牛班”的出现,彻头彻尾地改变了一个战士,他就是姚磊。小姚入伍前热爱音乐,擅长弹电子琴,入伍后因为特长一直得不到机会发挥,便产生了退伍的念头,整天闷闷不乐、无精打采。

如今遇到了“放牛班”,让他仿佛获得了新生。他迫不及待地找到康浩:“排长,我叫姚磊,来自执勤一中队,请求加入乐队……”听完姚磊的介绍,康浩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小姚也从此找到了新的军旅坐标,成为一名优秀的乐队骨干。

不久,萨克斯手朱康顺、吉他手林鑫、B-box手陈愈舒也相继加入乐队。随着队伍不断扩大,优秀作品也越来越多。可康浩又提出:“军人组成的乐队更应提倡文以强军,多写关于部队的作品,让文化为战斗力服务。”他的话得到大家一致认同。

以后的日子里,官兵们经常可以看到沈杨带着文艺骨干时而活跃在野营拉练现场,时而又出现在“魔鬼周”里,官兵们火热的训练场景,被他们谱写成《毕业入伍了》《橄榄绿的哨位》《老兵》等火一样热情的歌曲,展现着如火的青春。

前不久,地处偏远的执勤二中队迎来了武警部队文艺轻骑兵的慰问演出,“放牛班”乐队也迎来了又一个春天。

“寒风,吹落黄叶/雪花洒白,你的帽檐/老兵,请不要走/我还没把,心事说够……”乐队携原创歌曲《老兵》登台演出,唱哭了台下即将复原的老兵们,赢得了阵阵掌声,就连武警部队政治工作部文工团的江涛老师也给予高度评价:“写的是基层最感人的故事,唱的是最真实的声音,演的是最接地气的作品……”

随着“放牛班”电声乐队走红,基层一大批特色文化队伍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越来越多的文艺骨干涌现在战斗一线,成为一个个“放牛班”的接班人……

推荐文章

边关情 | 他们,是穿行在云端与深谷的守卫者

特种兵的家人和战友是如何评价他们的?

基层故事 | 他被班长抓到了抽烟……

版权声明:原创文章经《解放军生活》杂志纸媒授权推送,转载请注明出处

主编:陈延萍     

责任编辑:祁振欣

编辑:高   巍   刘博洋   肖艳飞

投稿邮箱:jfjsh20160829@163.com

订阅《解放军生活》杂志

扫描下方二维码就或者点击阅读原文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信息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