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南北河:多情的河

知青50年2020-10-10 13:23:02

长按二维码,关注《知青50年》


2016.10.30

多情的河

阅读 2293

兴耀

多情的河 长水河八分场老照片(一)        

       又到了难忘的十月,我翻出来长水河八分场哈尔滨知青下乡40周年(2008)时征集的老照片,以微信图文音画的形式分享给大家。         

       在我们下乡的岁月里,庆幸有南北河,在漫长的无奈与等待中给知青们带来了欢愉。 

        鸣谢: 提供照片 关海军  蒋兰芝 陈渡林  曾一丹 关少军   柳堤  赵福兴  于国霖  杨成义  成静  尹莉  卢建军  章昭  马小滨  王锦秀  毛成信  胡龙滨  仲志维  刘维滨  郁林  高迎春  经珠  等荒友提供照片 

        文    :王仁超  

        编辑:伊兴耀

                                                         

                                                         多情的河                                       

                                                          王仁超             

                                   原载:哈尔滨《新晚报》 2007-09-06           


       那是一条多情的河,因为它糅杂着我们这帮知青太多的情感。那是一条令人思念的河,因为无论我们这帮知青走到哪里它都会在心中流淌。那是一条秀美的河,蜿蜒九曲,林木葱郁茂密,水波粼粼。那是一条难忘的河,因为它是我们这帮知青第二故乡的河——南北河。   

       这两年,我曾经不止一次回第二故乡看望这条河,或是摄影,或是游览,或是与当地的农工垂钓、漂流……我的第二故乡是长水河农场八分场,农场的东面便是汩汩流淌的南北河和层峦叠嶂的小兴安岭山脉。   

       屈指算算,响应号召下乡近四十年了。说不上为什么,一提及下乡总会首先想到那条河。现如今,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八分场男女知青回农场,都要率先跑到南北河套浏览一番。或用河水洗洗手,或用河水洗洗脸,亲切、喜悦的心情顿时油然而生……洗去的是旅途的疲劳,洗去的是游子一路的思念。   南北河是质朴的,南北河是野性的。记得刚来农场时是深秋季节,深秋河套的树木呈现出五彩斑斓的色彩。在城市里长大的我们从未见过这山林秀美的景色。河水清清,波光粼粼,河叉迷离弯曲,白桦挺直,榛棵柳丛繁茂。由于是自然生长繁衍,好多叫不上名字的树木东倒西歪、曲直不一、形态迥异,有的树木像桥一样斜躺在河面上。羽毛斑斓的山鸡、野鸭会成群地扑棱棱从河面飞起,瞬间跃入天空,无影无踪……   

       记得第一次沿河套走是在冬天。那是连队集体去河套拾捡烧柴,捡来粗细不一的烧柴供连队取暖和食堂烧饭。冬天的河套虽然静穆寂寥,却有着另一种美。晶莹洁白的冰雪覆盖河面,偶有河水湍急处冰不结,冒着袅袅的淡淡的蒸气。岸边的雪地留有各种动物的蹄印,大小不等。这令我们兴奋不已,浮想联翩,想象着这些动物们是怎样依次来河畔饮水的情形……   

       南北河是欢娱的,南北河是富饶的。单调乏味的劳作之余,河套成了我们休闲的好去处。当河水泛着骄阳的余晖欢快地流淌时,我们这帮知青会成群结队地去南北河游玩,游泳、照相、洗衣、嬉戏……   

       南北河的景致也吸引那些年龄大的知青去幽静的地方谈情说爱。但是他们的行踪很快就被连里、营里的领导发现。于是大会小会批判,说这哪里是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分明是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泛滥作怪!不少恋爱的知青因遭受批判而棒打鸳鸯两分离。   

       连队的伙食不见肉星油星,几乎顿顿白菜土豆汤。为了改善伙食,南北河又成了我们钓鱼的去处。折根柳条当鱼竿,饵一上,钩一甩,不大会工夫就会钓一脸盆鱼,有川丁子鱼、柳根齿鱼,运气好了还能钓上一尺长的大狗鱼!我们就地垒起炉灶,脸盆当锅,河水炖河鱼,香得我们比进城下饭店还美!           到农场的第二年,我被分到豆腐坊工作。初春时节,营里的领导让木工房给我们造了一条小木船,用于去南北河下网捕鱼,改善全分场知青的伙食。重任在肩,不敢怠慢,第二天我们就把船抬到河里摇橹撒网。春寒料峭,我们每人还都穿着棉袄。那种站着摇橹的船我们从未划过,结果在一个河汊子里船翻了,一船人全落进冰冷的河水中。冰凉的河水瞬间洇湿了棉衣,周身寒彻。我们没有惊慌害怕,相反还个个张口大笑,笑我们笨拙得连船都划不好!   

       南北河有采不完的山珍,拾不尽的野味。伴随夏季的开始和秋季的来临,漫山遍野尽是绿幽幽的蕨菜和金灿灿的黄花菜。沿河套的山里,有美味可口的黄蘑、榛蘑和稀有的猴头蘑。我们采摘下来挂到窗下晾干,或用以改善伙食,或捎到家中给亲人品尝。       

       南北河是狂放的,南北河是痛苦的。那是到农场的第二年秋天,恰逢秋收在即。怎奈老天不作美,阴雨绵绵,河水狂涨,咆哮的河水仅几天的工夫就把麦地淹没,,只好人工收割。浸泡的麦子是湿的,只好割麦穗。割下的麦穗没地方放,知青们只好用木棍和绳子绑成担架,把割下的麦穗放到担架上。水中割麦、水中担架抬,人泡得手脚都发白。尽管知青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损失还是巨大的!那一年粮食减产,大家只好吃返销粮。   

       有一年冬天,大家乘坐木爬犁去南北河捡烧柴,结果回来时拖拉机走塔头墩子一颠,把坐在烧柴顶端的一个男知青颠了下来,整个人从爬犁底下“窝”了出来……最后男知青死了,至今还长眠在河套旁的小山丘上……   

       一次,小兴安岭着了大火,我们奉命扑火,沿河套和山林走了三天三夜,寒风凛冽,连饿带累地迷失了方向,最后总算遇到一个林场的小卖部,每人买了一两个红烧猪肉罐头。没有起罐头的工具,我们用石头砸碎罐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南北河,一条承载着欢乐与痛苦的河,一条令我们思恋的河!                        

原载:哈尔滨《新晚报》 2007-09-06 


     

这张大家一致认为是南北河最浪漫,最具影响力的照片,不知出自哪位拍摄(后来知道是黄定天拍摄)

那个年代能拍出有倒影的照片,经典! 后排 周维 徐春原 陈娟 关海军 前排 李宝珠 关虹 关海燕(关海燕~关海军的妹妹,去农场看她,赶上拍照)

那个年代,南北河成了八分场知青的写真外景地! 这张是食堂的几个女生:于桂荣 成静 顾桂琴 刘宇(刘晓光 )  大赵

关少军

2008年关少军在南北河边再次拍摄拉琴照片,时隔40年。(伊兴耀拍摄) 南北河的天,依旧是那样的蓝!

成静

上海知青戴莉莉和钱漪。

马小滨和戴莉莉

八分场当时小学校的孩子们在河边

董金河

陈光

伊范

伊范  程京清

白静波  赵力  贾立春  杨成义  祝景云  王慧娟

卢建军等上海知青在南北河戏水

这情调

贾立春和杨成义在河边钓鱼

于国霖

徐媛(已故)

左起伍瑞珏,伊范,程京青,田杰,徐媛(已故) 都是哈三中高三的

于晓云 很浓郁的生活气息

刘好月

见到何晓莲  李佳  边超英  于晓云 余宛等 (拍照恰到好处地利用了山坡地形,从美学的角度,这是对角线构图)

史仓柏

史仓柏重返南北河

后排 曹宇辉 吕连 付连长 赵志敏 前排 关贵良 高忠诚 郭书章 仲志维

 关海军和李宝珠,陈娟在南北河边

关海军:这是今年夏天拍的,巧了,还是那仨人,还是那动作…

 林青(已故)、陈鹏亚和孙祥明(上海)冬季在河套伐木。

  任克雷当年伐木归来途中。

董金河  查世铎等在南北河边河套的草地里摆出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杨子荣和少剑波胜利会师”的场面。(乐队里可见高忠诚  伊兴耀等)

金平在南北河游泳 这自由泳的功夫可不一般 当时使用的相机是上海产的长江,仿制前苏联的接班人牌子。

刘进军跳水(这快门按的时段不差千分之一秒!早点晚点都不行)

孟景耀和王光成1970年在南北河合影。

周承杰、孙向东、刘好月,史伟在河边

2008年再为周承杰、孙向东、刘好月,史伟四姐妹按照原来的顺序、姿势在哈尔滨拍照(伊兴耀摄影)

刘好月、周承杰、王锦秀和孙向东。

2008年再为刘好月、周承杰、王锦秀和孙向东四姐妹按照原来的顺序在哈尔滨拍摄画面(哈哈,戴帽子的,手拿衣服的姿态都一样!)



编辑:伊兴耀 敬请期待下集:黑白记忆


原载于伊兴耀2016年10月30日的美篇,阅读:2293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