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超 | 洲上故人归(连载一)

西大创意写作工作坊2022-08-01 12:02:50

一  何人洲外望江流

 长舟从很小的时候起,便时常听村里人谈起一个叫做和悦州的地方,说那的人吃的都是细粮,穿的都是不带补丁的衣服,往来都是洋人的火轮船,能在那里生活的都是新式的体面人。可以说,在那贫瘠且饥馑的年岁里,夜晚里和悦州上那不甚明亮灯塔上的光芒,便是长舟少年时期几乎所有的迷与梦,幻与惧。

所以在长舟稍懂了些人事后,他便时常在夜里偷跑出来,独自一人坐在江边,看着不远处的江洲和江上那些忽远忽近的灯火。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生出一种他不属于这片土地的错觉,仿佛他的心早已离开这里,随那些火轮船上的船夫一起,驶向了那如被墨色浸染了的远方。 

但他每次在江边停留的时间都不会太长,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明早他还需要有足够的体力与父亲一起,去为今年的收成到田里努力耕作,去为一家人在这艰难时局里的求存,至于那些本就不该存在的念头,想想也就罢了。

秋分虽已过了,江边的飞蚊不知为何,反倒愈发凶猛起来,即便是常年与各种蚊虫打交道的长舟也颇觉了几分痒痛,加之江边的初秋依旧余着暮夏的沉闷湿热,长舟的心情着实是有些烦躁,不住的将手中的碎石削向江面,在江面上溅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一如他此时难以平息的内心。其实怎么说呢?此时的长舟在别人看来本应是开开心心,满怀期待的,毕竟六日后的他便要成亲了,家里的光景也因胆大勤恳多种了江边的几亩无主荒田变得好了不少,几个妹妹虽然还穿着各自的旧衣服,肌肤却也已多了不少红润的血色。对于江边大部分普通的庄稼汉子而言,在当下的时局里,有这样的日子已是前世积德修来的了,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有不满意的地方呢?

长舟当然也知道眼下的日子来之不易,不该有些别的想法,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要离开此时热闹的家中,不想去看时刻笑着的家人为他的迎娶准备与忙碌着,他只想像个逃兵似的来到这江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江水和江上的州与船。

可看的时间长了,家中的那种烦躁虽消了些,一种莫名的悲哀却又随着江风在心间摇曳。而这忧愁对于长舟这样一个庄稼汉子来说,实在是太过莫名,太过突兀,难道说他不喜欢他即将迎娶的女子吗?这种念头刚闪现在他的脑海中便被他匆忙否认,毕竟对于一个自幼便与他定下娃娃亲的女子,对于一个与自己从小便玩耍在一起的女子而言,自己会生出这种念头已是太过荒唐与可笑的事情了。

可如果不是成亲的缘故,那究竟又是什么在扰动自己的内心呢?长舟坐在江边的石头上,无声地想着答案,想着想着,不知道为什么,长舟却想到了自己父亲在地里耕作的佝偻着的身体,想到夜晚里和悦州上的灯火,想到了村里年迈船夫曾给自己讲过的那些故事,想到了一片他甚至不敢往深处幻想的被墨色笼罩着的远方。长舟不知道那些是否就是答案,也不敢承认那些就是答案,毕竟那样的自己实在是太过自私,自私到自己都不敢直面。


未完……

作者:杨超

西北大学2014级创意写作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