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超 | 洲上故人归(连载四)

西大创意写作工作坊2020-10-16 12:02:49

四 何人江畔泣别舟


把自己关在屋中足足呆了一个多月后,春雪方才走了出来,可让人感到吃惊的是,在楼中呆了足有两年多未曾化过妆容的春雪居然涂了厚厚的一层艳丽胭脂,清秀的面庞配上媚俗的色彩,惹得巷里的人纷纷注目,有人不禁笑了,有人则咕噜着咽下了自己的口水。

带着三个小女孩,春雪在船夫的摇桨声中下了和悦洲,来到了自己公婆简陋的坟墓处。三个小女孩正准备走过去磕头祭拜,却突然被惊吓地大叫起来,然而春雪却极为平静地摸了摸了女孩们的头,一边轻声安慰着,一边把祭品摆在了多出来的坟墓前,而那墓前赫然插着的则是刻有不孝子长舟字样的木板。

这是三个女孩中最大的木莲强忍着哭泣,拽着春雪的衣襟问道。

“春雪姐,这是你替哥哥立的吗?”

春雪摇了摇头,把手中酒杯里的酒撒在了墓前,却没有说些什么。

木莲看了看同样满是疑惑的两个妹妹,继续追问道。

“那又会是谁呢?哥哥只有我们和春雪姐的是他的亲人了啊,而且,而且哥哥他不是,不是不孝子,他是被抓走的,爹和娘也没有怪他。”

春雪往酒杯里又倒了杯酒,只不过这一次她却是自己喝了下去,抚摸着刻着字样的木牌,眼泪缓缓流了下来,花了浓浓的妆容。

“傻孩子啊,谁立的又有什么重要的呢,至于孝不孝的,也许这样他自己内心还会好受些吧。”

木莲还想要继续问些什么,却被春雪轻轻地捂住了嘴,递了些纸钱过去。

“别问了吧,给爹娘多烧些纸钱吧,有什么想跟你哥说的现在就说吧,也许他现在还没来得及到下一家去,还听的见。”

三个平日里看似很坚强的小姑娘说着说着就哭作了泪人,似乎想要将几年来的委屈一股脑哭出来一般,一边说一遍哭着,直到烧着的纸钱彻底没了火星,日头也渐渐暗了下来。

收拾好物品后,提着篮子,春雪突然就唱起了小时候的歌谣,一边哭着一边唱,一边唱着一边走,往回去的方向走着,不曾回头。

声音愈发淡去,直到这田野间的坟地重新归了初时的寂静,直到阵阵哭声从坟地后的林子中再度传出。

 

作者:杨超

西北大学2014级创意写作班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