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林传奇 | 听完"二老爹" 晚上害怕得无法入眠

昆明信息港2019-06-11 13:53:57


书上的黑白无常是手拿哭丧棍,杨林的二老爹手里拿的是铁链。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二老爹眼里放过谁?夜黑风高,铁链唰唰一响,二老爹出巡公干,不出月越,就算有生命了结尘缘事。

在杨林,可以个性张扬任由发挥,但不能欺心,恶事做绝,烧在多的香,有在铁的关系,就是城隍、冥王的亲舅子,二老爹也不理会。二老爹是正神,虽然只是一般普通阴差,无官无职,但是只要二老爹觉得坏事做尽,皱一皱眉,铁链一紧,谁的面子都不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必须偿还个干干净净。杨林乡士,谁有个心中不平,或是清洗恶名,表明心迹,下定决心,最毒的赌咒发誓,就是面向二老爹起誓,很是灵验了得,从来就没有一个能够逃过二老爹的法眼,谁都不敢在二老爹面前二气。

自火劫东迁,广建庙宇,杨林成了神佛之地,无论是商贾还是大家小户,所有建筑前楼后院一字排开,排与排背靠背,留巷三尺,叫阴司路,又叫生魂路、三尺巷;排与排面对面,商铺毗粼蕨次,留路三米,叫风情路或尘缘街,连排三五十户留三尺巷,户与户建有封火墙,每户无论大小,只留前门,不开后门,非不得也才有侧门。

大户人家,前楼四合大院,后院花园,后院不开门,长工与雇主同食同住,甚至长工住的吃的比雇主还要好。在杨林一般认为,没有长工就没有雇主,至于谁是雇主谁是长工还不一定。小家小户,实在拥挤,在后院盖有住房,决不在后墙开窗。

杨林乡士普遍认为,后院道路是留给生魂鬼神通行的路,后院开门或开窗容易招惹生魂鬼神入门,前门门神把关,生魂鬼神进门,非有公干不得讨扰。三尺巷除白天,非不得而也,诸如打扫卫生,寻找丟失牲畜家禽等,活人不走,夜晚更是罕无人迹。



巷巷路路,相通相连,亭亭台台,庙宇楼榭,相传相承,夜深人静,十字路口,偶听唰唰声响,或是抬头看见蓝光暗淡,阴司公干,活人回避,有夜客商到访,举灯画圈三下,目的是告诉阴司且勿搅扰,当然也有提醒客商在此之意。

陈家少爷,自小顽皮,有事无事就爱到庙里对着二老爹嚷一句:二老爹你来咬我的屁股?起先什么事都没有,谁都没当一回事,天长日久,陈少爷是越玩越高兴,忽如一天,陈少爷大大咧咧呼了一声,正待出来,听得身后铁链突然声响,一时受了惊吓,跌到门外,家人抬回家里,奄奄一息,有出气,无进气,找了无数郎中,灌了无数草药,不但不见好转,慢慢臀部、口腔出现了溃烂,所谓病急乱投医,有如这样不死不活让活人受累,不如权且死马当作活马医。听得乡亲建议,找来施孃、端公,又是跳神又是施法,一番装神弄鬼,施孃说,是冒犯了二老爹,必须找二老爹谢罪。

二老爹就是寺庙里的一堆泥草,如何谢罪?事已至此,陈家无语,只有请施孃代劳。施孃神神叨叨,狠是敲了陈家一笔,到寺庙里对着二老爹塑像,又是唱又是跳,烧纸、磕头捣鼓了白天,施孃说,好了,但是,十八岁是少爷的大限。没有几日,少爷真的病愈,不过稍比以前,好像有些呆傻。浑浑噩噩过了几年,陈家大少刚满十八岁,真的一病不起,呜呼哀哉,从此在已没有抢救回来。


‍‍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