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五十二)

李江小说连载2020-09-15 14:46:30

·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五十二)

· 傍晚,狗归墓园。

· “鸡”儿媳者:“每天就等你来,给大家解闷呢。今天又见或听到什么新鲜事体吗?”

· 狗:“有。”

· “鸡”儿媳者:“来快讲讲?”

· 狗:“还是在我老小区的南墙根,一帮你们未来的伴友在热聊着一件关于他们孙子辈的事。”

· “鸡”儿媳者:“啥事?”

· 狗:“说是有一网红作家,前几日到我市来了,给一帮中学生作报告,签名售书,弄得中学生们象盛大节日到来般狂欢,激动成狗。可是,其中一个女生不以为然,说他的作品一般般,不但矫柔造作,还多次被揭涉嫌抄袭。没想到,遭到群欧,打成重伤住了院。另一女生,得到了他签过名的笔,却热泪盈眶。哪承想,当天,她的那只笔,就不见了。她怀疑是班上一名女生窃去了,索要,对方不承认。结果,她叫来一帮校里校外的朋友,把那女生一顿爆打。那女生回家来,就割了腕,幸亏家人发现得早,才没出人命。”

· “鸡”儿媳者:“那支笔,究竟是不是她偷的呢?”

· 狗:“你还别说,还真是她拿了。那女生,躺在医院里,还对前来看他的老师同学说:‘我就是不给她,打死我也不给它’那笔,本来人家是准备给我的,让她先一步抢去的。”

· 疯子突发声:“为什么快乐总是走得匆忙?

· 我都来不及闪亮登场,

· 就错失了眼前的风清月朗,

· 于是只能在黑夜里黯然地游荡。

· 纵然天上有皎洁的月光,

· 我看见的仍然是夜空的裸妆,

· 是不是走过了这一程,

· 我就能学会笑着将一切原谅?

· ……

· 文化干部:“这娃好长一段时间不嚷嚷了,感觉病有些好起来,今儿个是又受什么刺激了?难道是狗说的中学生的事情,又勾起了他往日的忧伤?”

· “鸡”儿媳者:“别理他,他就是癔症又犯了,根本就没听我们说什么,在那里自我陶醉。我们接着唠我们的话题?”

· 人类学家:“记得当年,市里出了个学伟人著作积极分子,去到北京参加会议。会议结束时,全国的积极分子要被伟人接见,她恰好站在伟人身后的第二排。伟人落座时,转过身来随意地跟模范们握个手,她竟然很幸运地被握到了。回来后,在全市做报告。好家伙,万人空巷。做完报告,成千上万的人挤着争着去握她那只被伟人握过的手。回到家,还是每天都有人前去她家,排着大队握她的手。有一个人说:‘这是个人崇拜’,结果,被定了个现行反革命,抓起来,几乎打了脑袋。”

· 文化干部嬉:“一个‘二传手’,都被大家伙敬成了‘神手’!”

· 疯子又吵吵起来:

· 是不是我把酒干了,

· 孤枕边就不再有痛苦和惆怅?

· 若把纷扬的往事统统埋葬,

· 也许我会习惯一个人的时光,

· 怕只怕我卸下了负累,

· 终究绕不开旧日交织的情长。

· 如今,我试着将往事淡忘,

· 慢慢熟悉了黑夜中的千景万象。

· 可是当我穿过那条记忆幽径,

· 还是不小心被思念狠狠擦伤……

· “鸡”儿媳者:“你听听,烦人不烦?我们唠得正好!”

· 文化干部:“你别说,这疯子吟的诗还真不错,似肚子里有满腔的话要向人诉说。”

· “鸡”儿媳者:“疯人疯语,你还当真了?我一点儿也听不出他想说个啥子丑寅卯。咱们接着聊咱们的,别再理会他,他就不再叫唤了。”

· 沙锅店主接续:“别说伟人了,他们的儿孙们都受人崇拜!我那店刚开起时, 其实生意一般。一次,他们中的一位路过我市,市上一位搞接待的干部领上到特色小吃一条街来吃个便饭,鬼使神差,就进了我的沙锅店。我从此就撞了大运。”

· “鸡”儿媳者好奇:“快讲?”

· 沙锅店主:“随行,跟着几位记者。有一记者,写了篇报道,还照了张相,第二天登在报上,马上,后几天前来吃饭的人就把门框都挤碎了。那位大人物的后代吃饭时,随便应付了一句‘蛮好吃’,嘿,搞接待的干部就记下了。回到宾馆,要让他留墨宝时,那人拿起毛笔半天想不好要写啥,接待干部打破窘态,提醒:要不就写‘xx沙锅蛮好吃?’那人就写了。过后,真迹存在博物馆里,用玻璃罩罩着,把复制的给我送店来,嘱咐我如何如何。我遵嘱把记者的那张照片与那字带去到装璜公司,用最好的材料表装出来,挂在饭馆最显眼处。好家伙,那几日,全市我估计家家都不开伙了,全涌到我店里来,把我的两个伙计都累倒住进了医院。以后,每封重要的日子或外边重要的人来,市上全安排到我这店来。一进门,不点菜,先站在字与像片前瞻仰。都夸写得好,开一路书风如何如何。一次,一拨食客进店来,又在一起瞻仰。其中一个却不卖帐,讥道:‘有啥好,我看就是狗扒’。惹得旁边几位不满,吵吵一阵,竟然动手撕巴着几乎大打起来。那一位饭也不吃地扭头走了。”

· 又传来疯子的嚷嚷:

· 我的呼唤终是高不过蝉鸣绝响,

· 那我就罚自己在沉默里清修。

· 只是,这桎梏的日子,

· 怎样才能等到春风过场?

· “鸡”儿媳者火起:“呔,疯子,你能不能安生点?听不懂我们在说啥,也不要捣乱好不好?”

· 疯子默声。

· “鸡”儿媳者催沙锅店主:“快讲,后来,是不是生意火得一塌糊涂?”

· 沙锅店主:“那还用说!把旁边几个店全挤跑了,由我盘下来。还把我选进了政协委员。每年都给我好些个奖励。真是要名气有名气,要地位有地位,要女人有女人。一个员工被我开了,他不满,泄愤揭发我用地沟油。都不用我出面,公安直接就收拾了他,说他犯了造谣污蔑寻衅滋事罪,拘在看守所里呆了一星期,出来乖乖再不说啥了。其实,他就是说,根本就没人信他的。人一但得势,就象大火起,风再大也是吹不灭的。大权威是权威,小权威一样,也能被人捧成神,供着。”

· 文化干部慨:“啧啧。”

· 狗:“你们人,真是太复杂。”

· 文化干部问狗:“这种情况在你们狗群中好象也有?我活着的时候,时不时地看到一群狗,跟在一只狗的后边转来转去。”

· 狗:“那一准是群流浪野狗。家养的狗,都被你们人训化得一点儿也没有崇拜权威狗的意识了。一变成野狗,就有返祖现象。你们忘了?我刚开始来到墓园时,小二小三張口‘狗爷’闭口‘狗爷’奉承我。开始时我也觉得受用,可后来,被他俩孤立了的感觉。都是个狗嘛,分个啥等级,都称兄道弟叫“同志”不好?嘿,刚开始,还挺难纠正,硬是它俩叫一声我‘狗爷’,我就抬腿给他们俩爪子,经过好长时间,才板过来的。你们人也知道,一种习惯一但养成,是很难很难矫正的,只有靠打。”

· 文化干部:“你确实是一只具有民主精神之狗。”

· 狗:“这可能是被我主人骟了的缘故吧。七情六欲的,看得都挺淡了。”

· 疯子:

· 曾经的执着被谁写成了遗忘?

· 如果幸福就这样在无声中散场,

· 那就让影子和忧伤,

· 陪我默默走尽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 ……

· “鸡”儿媳者:“跟你们唠嗑累人,每扯到最后,就是一些莫测高深的玩意。连狗的话我都听不太明白,又搅和进个疯子来,颠三倒四一通胡话。真不如在公园跟那帮残疾朋友呆一起自在,畅快。”

· 疯子突然又冒出一句:“睡着的人是叫不醒的。”

· “鸡”儿媳者:“听听,又扯的什么屁谎,在说谁呢?”

· ……

点击上方“李江小说连载”,可看所有过往篇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