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原创微小说《聚会》

李江小说连载2019-03-20 19:09:00

李江原创微小说〈聚会〉

2016-12-29 李江 李江小说连载

微小说 聚会 李江

    学校搞校庆,一大群几十年未某面的中学同学天南海北到家乡聚会。

    大厅里摆了几十桌,人声鼎沸,吵得一塌糊涂。这桌给那桌的敬酒,那桌给这桌的敬酒。有的,甚至连个名字都叫不出,就在那里搂腰拍肩膀的。有不少,已经是人仰马翻地仰躺在了椅背上。

    很少有人给他敬酒,大家都冲着他对面的一位而去。他有些落寂。

    有两位女士,端着酒杯来到了他的身后。他以为是冲着自个来的,刚要起身应酬,对方却绕他过去,去敬坐他对面的那位。其中的一个,人还未到,声先到:“来来来,给大老板敬个酒。”

    对面那位早已喝得有点儿迷三倒四惺忪地眯着眼,懒懒地半起身来应付。

    “哟,大老板不给面子,坐好了嗓。看不起我们这小老百姓是咋的?”

    “没没没。”对面的那位略撑起点身子,应酬。

    两个中其中的一个碰完杯恭维:“大老板给咱给面子了。刚才听校长讲,这次聚会,大老板你出的资金最多?”

    “小意嘻(思)小意嘻啦……“

   “刚才你的发言,太有水平了,知识太高了深,把我们一个个都听傻了。干大事的人就是跟我们不一样啊。”

    “哪依(里)哪依(里)都是非常浅显的啦。”

    “不容易呀,我们学校出了你这么一位人物。刚刚听校长介绍,说你现在香港,生易做得蛮大的嘛,还是北大的工商硕士,不得了哇。记着,好像当年,你就是全地区第一名考的北大。”

    他心里一震,怎么是他?应该是我!难不成,他是比我晚后考进北大的?可是,当年,没听说自个考北大后,后边又有考进北大的呀?要不然,都是老乡,在学校,就认识了。

   他还在纳闷,对面的却呵呵道:“马马虎虎,马马虎虎啦。呵呵。”

   另一个又接着道:“当年,记着全城都哄动了。”

   “呃,也就那么回事啦,也就那么回事啦。几十年前的事了,别提它了,呵呵。”

    另一个接着恭维:“大老板真是谦虚,有大本事的人,都是这样。”

   “别夸我了,来,喝酒,干。呵呵……”

   坐在对面的他,此刻惊得直瞪眼,细细地观察此人,就觉得有点印象起来,反复在心里苦想,他是谁呢?

   他以为,两女的要给桌上每人敬酒的。届时,肯定要问他的,他会委婉地让她俩知道,当年,那个全区第一名,被北大录了的,是他,而不是对面的老板!

   可是,那二位敬过那位,就转身离去了。

   他下死劲地端详对方——实在是年代太久远了,只觉得面有些熟,但,却是想不起来了……

    突然,他一下子脑子来了电:这不是当年临考前趴了女厕所的那位吗?记得当年自个通知书下来后,学校要让自个给下一届学生作报告,作完报告,刚出校门口,只听一阵警车的叫声,原来,城里刚开完公审大会,警车押着犯人去刑场。前边的重刑犯囚车过后,最后一辆屁股蛋子上的车里,其中就有这位,以流氓罪被判了三年!

    社会,人生,真是不可思议——他感慨,这家伙竟然干了这么大,而且,还混了个北大硕士。但,他心里有些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个“方鸿渐”,因为,他连别人误他为当年高考全区第一的名头都毫不脸红地接受,还有什么可相信他不敢吹的牛呢?现在,好像,越是这样的人,才越能吃得开,走得远,爬得高!

   他有点头晕与气短,就去上厕所。在厕所里,刚蹲下不久,听到女厕所那边,也进去两人,叽叽咕咕的。他听声音有些耳熟,再一细听,可不咋,就是刚才那两个敬了酒的老女人。只听一个的声音从隔板那头传了过来:“刚才x老板对面坐着的那个,就是当年趴了女厕所的。”

   “真的?你不提,我早不记得这事了。”

    “绝对没错,就是他。”

    “你怎么能肯定,几十过去了?”

    “刚才给x老板敬酒时,我就突然发觉,对面那人咋那么眼熟,左想右想,左想右想,突然,就想了起来。”

     “几十年了,记性不一定靠得住。我们这年龄,记错人是常有的事。别冤枉了好人。你不是在电话中经常给我说,记性一年不如一年。”

    “绝对绝对是他,错不了。”

    “还是别记错了人,都几十年过去了,人的变化可是挺大的。我第一次见你时,你不也认不出我来了?”

    “唉呀,你就信我,真没记错。你看他穿得那埋汰样,毛长狗瘦的,一看,就是个猥琐人。”

     “你的记性还行,我可是一点印象都没了。”

    “还有脸来参加同学聚会。真是不要脸。他以为时间长了,大家就会把他那丑事给忘了。”

   “看他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样子。”

    “谁搭理他呀。” 

     “你哪天的票?”

    “明天,你哪天?”

     “后天。”

     “x老板真够意思,连返程的车票,都给大家又额外贴了一部份钱。”

     “大老板嘛,不在乎这么点钱。人家看重的是同学情谊。”

     “人和人,几十年下来,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你看那位趴了女厕所的……反差太强烈了。”

     “好像我们给x老板敬过酒后,就座位上不见人了?”

    “溜了呗,可能害怕别人敬酒时,认出他来……”

    “你说说,这样的人,不老老实实在家戳着,来参加什么聚会!”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出了厕所。

    他突然有一阵冲动,提上裤子想追出去,但最终又重蹲了回去。

   回家去,他傻傻地瘫在沙发里,老伴问半天聚会的情形,他不吭声。

   最终,还是说了。

    老伴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让你去剪个头,换换衣服,把自个收拾收拾,你就是不听。平日里,也是这样,小区里的那群狗,别人它咋不咬?每次见着你就追着咬,就是见你穿得太埋汰了!当初不让你回来,你非咬着回来,不在省上报社里好好地呆着,现在,最少也混个副总编,你回来参加聚会,你看看大家对你是个啥态度?肯定第一个请讲话的就是你。你总不能把你那北京大学四个字贴脑门上吧?”

   “真是一个狗眼看人的社会
啊!”——他无奈而苍白地骂了一句。

  提示: 请点击文章上方蓝字——李江小说连载,进入公众号,再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就可看到之前所发各篇小说内容。

      预告:17年开始,将陆续全文连载《双面人生》(上下卷;四部集,近百万字,获黄河文学奖一等奖)、《绝色股民》、《笑面猴》等长篇小说及多部原创电影剧本,其间穿插继续上帖原创微小说。请收藏公众号。 

若满意,请转发。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