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绝色股民》(四)

李江小说连载2018-04-26 07:06:43

    

 

 

    刘丽回到家,王强问股票涨了跌了,她没声气地回答:“跌了。”

    丈夫问她买的啥股票,刘丽回答:“业绩最差的st股票,前边还带个星号。”

   “星号是啥意思?”

   “我也不太懂,反正就像那抢银行的,既抢了钱,又杀了人,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听说年底如果再不扭亏,就摘牌下市。”

    丈夫大吼一声:“那就是说,血本无归了?”

   “可能吧。”

    丈夫爆跳起来,道:“你买其它啥股票不成,非要买它?”

    刘丽得意地把头昂得高高:“我就是特意买它,就是想要看着它跌,越跌得多,跌得惨,我才越高兴,谁不会糟!总比看着它让你拿上去孝敬那小婊子的强!实话告诉你,我进股市的目的就是想去糟蹋钱。前一次买那只股票,也是想让它跌了气你,可没曾想,它倒反而涨了。也好,又骗进一笔钱来。告诉你,你要是不下决心跟那个骚婊子断,我就专门买那些要跌的股票,把咱家投的那些钱赔它个精光!”

    “你敢!”王强威胁道。

    刘丽牙咬得响响:“你看姑奶奶敢不敢!”

   “我明天就去交易所,让他们把你的帐号给冻结了!”

    刘丽嘿嘿笑两声:“你还没那么大的权力。帐号写的我的名子,你去试试,人家听你的不听你的!”

    “啪!”,刘丽的嘴上挨了一个大嘴巴子。

    “哇——”一声,刘丽扯着嗓子嚎着扑上去,两只手撕住了王强的头发。         

    儿子小强只三岁,一直放在姥爷家,两口子打起架来无顾忌,叫骂声撞破了天花板,从一处撕扯滚落到另一处。

   “嗵!嗵!嗵!”楼下的住户在捅地板,向他俩提抗议。

   

 

                                   

 

 

    第二天,刘丽戴个大口罩,去交易所,进了门,坐在电脑旁,一声不吭。旁边的眼镜怯怯地问:“昨天回去是不是两口子吵架了?”

    刘丽仍半天不吱声。

    过了一会儿,许翠仙捣了眼镜一肘子。眼镜抬起头来,发现刘丽丈夫拎着个头盔进来了,看上去气虎牛斗的样子,便急忙摸着腰去了厕所。在厕所里,正好有别人看了扔在一边的几张证券报,蹲在那里把边边角角的文字全看完了,才出厕所来。到了户室门口,先推开门缝窥一眼,发现没有了刘丽丈夫,才敢钻进去到座位上坐下。

    刘丽问他:“干啥去了?”

   “上厕所。”

   “上个厕所呆这么长时间,没熏死你?”

   “我便秘。”

    许翠仙跟着挖苦:“别狡辩了,胆子小得就跟个老鼠,量他真能把你给吃了?”

    朱一文:“哼,我看刘丽老头俩眼睛都在冒火,你辛亏躲了出去。”

    眼镜:“我还真怕他找到厕所里去。”

    那只股票仍在跌,刘丽打开盘子算了一下损失掉的钱,开始心疼起来,对眼镜说:“这一次把我家那口确实气了个够呛,我也出了一口恶气。就这一次了,谁不知挣钱不容易,明天,这只股票要是再跌,就打掉它,你帮我好好挑一只业绩好的股票。以后,认认真真跟上你炒,再不胡来了。”

    眼镜:“这还像人说的话。以前我真以为你神经出毛病了呢。”

    哪料想,还没容刘丽来得及换,那只带星号的股票却在第二天早晨被停牌了。而且公司还出了一则吓死人的公告,说是因打官司,大股东的股权被法院冻结了。刘丽弄不懂是咋回事,眼镜早上还没来,朱一文有点儿幸灾乐祸:“这只股票凶多吉少,弄不好真得下市。”

    她又问下市是咋回事,朱一文告诉她:“下市就是上三版,现在这只股票价格是两块六,到了三板,可能就成了两毛六了!”

    刘丽听着心里“咯噔”一下,“妈呀,这不等于血本无归了!”

    之前,也就是想报复一下王强,听眼镜说如果它真下市,也得等到年度业绩报告出来,其间有的是时间随时把它打了,现在却突然就停了牌,给她一个猝不及防,看着盘子,脸色发白,一句话不说。

    朱一文:“这就是股市,犯二不行。上次电视上报道,一个千万富翁,将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挣来的钱投进股市,只一年功夫,就亏掉了一大半,在电视上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哭鼻子呢。你算个啥?”

    刘丽只是听着,不吭声。

    朱一文又埋汰胡正:“你别以为他眼镜是个高级教师就拿他的话当圣旨,什么停牌要等到年报出来,这不说停就停了?股市上没有专家,只有输家和赢家。他看了那么多股市的书也是白搭,赔得老婆都不和他过,分居一年多了。”

    许翠仙揪了一把朱一文的衣袖:“别人一赔钱你就幸灾乐祸,你这人心理阴暗?”

    刘丽心里发虚,闭市后,躲到父母家去,父母见她没好脸,以为又是在生王强的气,也不敢惹她。她逗了一阵儿子小强。吃完晚饭,硬着头皮回去,不见王强。要是往常,她准醋性大发,弄不好又追屁股出去满世界的堵,今天却有点儿莫名地宽慰,早早地上床躺下。却睡不着,睁着眼睛在那里使劲地想对策,等听到开门声,却紧忙装死了一般,将被子在头上捂紧了,生怕王强审自己。

    平日里,王强这么晚回来,都是她审王强,今天整个儿颠倒了个。

 

点击上方“李江小说连载”,可看所有过往篇章。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