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五十四)

李江小说连载2020-08-02 07:17:12

 李江长篇小说《狗聊》(五十

· “鸡”儿媳者挖苦狗:“近几日早出晚归,回来后也不多言,还真是跟上你那度假村的文化人朋友在背古诗,准备上电视?”

· 狗爷:“你说得也有点靠谱。可是,是另外件事情,把人累得屁淌。”

· “鸡”儿媳者来兴趣:“啥事?”

· 狗爷:“在拍电影。”

· “鸡”儿媳者愕:“啊,你还真日能上了?”

· 狗:“不骗你,真是拍片子。”

· “鸡”儿媳者:“咋回事,讲讲?”

· 狗:“那位老师学生在电视上出风头的事,成了全市的大新闻。这不,一回来,就招惹来当地电视台的采访他。采访时,那帮子文化人三扯两扯怎么就扯到了我们狗仨桥洞底下救那地上疯子的事。电视台领上采访的头儿几乎跳起来,一拍大腿叫:‘太好了,‘雷锋’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却四处找‘雷锋’!采访完那老师的学生,就急匆匆给我们整专题片,说是市上现在正在申请全国文明城市,这个题材,拍出来,那是蝎子屙屎——独一份,片名都事先拟好,叫《感动城市之狗》。所以,把人整得挺乏。”

· “鸡”儿媳者:“啧嘈,狗都反而教育开人了。拍片子有那么累吗?”

· 狗:“咋不累!一个镜头,得好多次地反复拍。”

· “蹭“鸡”儿媳者:“为啥?”

· 狗:“事情是三只狗干的,可是,你们也知道,小三已经死了,他们整来一只家狗。可是那家狗,又不好好配合。给它只肠子,让它叼嘴里跑,可是,一眨眼功夫,没了,被它早吞到狗肚了。”

· “鸡”儿媳者:“家狗的嘴倒比你这野狗的馋?”

· 狗爷:“我也馋,但跟几个文化人呆时间久了,近朱者赤嘛。他们的好品质我学了好多,所以,能控制住自个的欲望。”

· “鸡”儿媳者:“还有呢?”

· 狗:“那疯子也不好好配合。刚拍呢,他又背开那个老师学生写的诗了,要不,就高兴地蹦高‘我媳妇要回来了,我媳妇要回来了’。摄制组的人左哄又劝大半天。所以,折腾人。不,折腾狗。这一天下来,我的狗骨架都散了。”

· “鸡”儿媳者好奇:“这都多少年过去了,疯子仍没忘他媳妇?”

· 狗:“是摄制组的人哄的他。”

· “鸡”儿媳者:“咋回事?”

· 狗爷:“其实,这两年,疯子的哥嫂对他可以了。衣服也给他换洗,也不让他再晚上到桥洞下睡觉。给他吃得可能也好些了,人养得白胖了些。一句话,有点人样了。听电视台人说,要找他拍片时,起先他哥嫂还不同意,说这不是揭他俩口子的伤疤给外人看?电视台的人就给疯子的哥嫂做工作。讲了这件事的重大意义如何如何,又给他俩做了一些生活上的许诺。俩口子答应了。疯子的工作却咋也不好做,因为他就迷迷糊糊不是个正常人。还是电视台的利害,使了一招——疯子的媳妇当年跟了地下这科长的头儿后,过了没两年,科长的头儿就又有了新相好,跟她离了婚。而且,调整到外市去工作了,把她撂了单,一个人孤孤地过着。电视台的就找她给疯子做工作,答应他,疯子如果好好配合拍片,她就考虑重回来跟他过。那女的一听,就跳了起来,‘我的妈,我就是跟狗过,也不会跟他重新过!他都疯成那样了!’电视台的就给她做工作,说:‘也不是真要让你回去跟他过。就骗骗他而已。电视拍完,就拉倒。’如何如何,也给她许诺一些小惠。对方就答应见疯子一面说说。疯子见了媳妇激动成狗,一听只要配合拍完电视,媳妇就回来跟自个重新过日子,也是一个蹦子跳老高,大叫:‘我配合,我拍!’因为有些白胖,电视台的就让他饿上一半月。嗨,女人的吸引力就是大!那疯子,还真是每天只喝点清汤寡水地把自个饿了半拉月。开拍时,过去的破烂衣服也没了,电视台的本事大,不知从哪里找了几件破衣帽让其穿戴上,又从哪个饭店整了点锅灰,给脸上抹上几把。那桥洞下的破棉絮,塑料壳什么的,都不见了,电视台的也都一一整了一些来。”

· 文化干部慨:“这不就是弄虚作假吗?”

· 狗嬉:“我觉得,这地下的许多鬼里,就你是爱较真。”

· “鸡”儿媳者急:“别打岔,然后呢?”

· 狗:“然后就是化妆我们狗仨。”

· “蹭“鸡”儿媳者:“如何化妆?”

· 狗爷:“往我们身上浇水,然后,再撒土,整得就跟土迷日眼窝的工地上的民工一样。我们俩倒好说,那个家狗,被宠惯了,每次,根本不配合,总是一撒上去,就自个扑腾着抖落掉。”

· “鸡”儿媳者:“还有呢?”

· 狗爷:“还有就是往我们的爪子上涂红药水。”

· “鸡”儿媳者好奇:“为啥涂它?”

· 狗:“傻吧?这地下别的鬼肯定都想到了,装成爪子磨得流出血的样子呗。那条家狗特别不配合,每次都扑腾着挠人,挣脱了跑老远,追不回来。让我兄弟去给哄回来。”

· “鸡”儿媳者:“我的妈呃,还真下功夫像模像样地整事!”

· 文化干部“那电视剧,不都是这么整吗?”

· “鸡”儿媳者:“倒是。”

· 狗:“所以,一天下来,挺它妈累,跟那工地的民工没两样。你想想,要把两条野狗和一条家狗,再加一个疯子,攥到一起演戏,能不累吗?我们哥俩好说,导演说咋演就咋演。就是那家狗与疯子,一个疯疯颠颠说不听话就不听话,一个仗着是家狗,说撂挑子就撂挑子。弄得导演老是当三孙子一样地哄他们俩。我哥俩就只好陪着。肚子常常饥肠辘辘,嘴里叼着火腿肠,香香的,就是不能吃到肚里去。谁让别人夸咱是雷锋来!”

· “鸡”儿媳者慨:“真是下大功夫了!”

· 狗爷:“嗐,白忙乎一场!”

· “鸡”儿媳者:“咋回事?”

· 狗:“拍完后,他们兴高采烈地把片子寄到上级单位审核,没想到,被劈头盖脸在电话里一顿训。”

· “鸡”儿媳者:“为啥?”

· 上边骂他们:“你们猪脑子呀?还有没有政治敏感性?这事,本来,就是人应该干的,狗替你们干了,悄不声就得了,还要挖出来张扬,你们脑子有病呀?!”

点击上方“李江小说连载”,可看过往全部篇章。

· 

·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