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专访 杨云飞:人言哲思苦,我解其中味

WHU哲样青春2020-05-21 16:41:26

杨云飞:人言哲思苦 我解其中味

 记者:哲学学院2015级哲学基地班  谭尧丹



       杨云飞,男,浙江湖州人,外国哲学教研室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武汉大学“珞珈青年学者”;主要研究领域为德国古典哲学和道德哲学,感兴趣的研究领域还包括现象学、宗教哲学、心灵哲学和中西比较哲学;开设课程为《西方哲学史》、《哲学核心问题》、《德国古典哲学》、《康德黑格尔哲学》、《康德研究:纯粹理性批判》、《现代德国哲学》;发表多篇德国古典哲学相关的论文,主持和参与学校和教育部等举办的多项哲学科研项目;为人幽默风趣、亲和可爱、富有热情、专注和真诚,对学生发展非常关心。


       爱智求真,向善致美,哲学学院秉承着这样的院训走过了数十载,建立了成熟和全面的学科体系,培养了一批批有理想、有情怀、富于智慧的优秀学子。在哲学学院重建60周年之际,哲学学院学生会对哲学系的副教授杨云飞老师进行了专访。



好玩儿,是我学哲学的唯一理由


      作为老师的杨云飞,在学生的眼中,是一个可爱又幽默的“朋友”,思考时眼睛会不自觉地看向前方,带着激动的语气,总是很亲和的态度,与学生交流时眼睛会平和而认真地注视着对方,听明白对方的意思时会大幅度地点头并伴以应是声,让人觉得并非是在回答老师的问题,而是在与朋友交谈,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杨云飞时时刻刻保持着的温和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感觉。


      杨云飞上课时总是带着最大的热情来的,每一堂课对杨云飞来说就像是享受一样,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了哲学时,杨云飞说:“这其实一句话就可以解释,因为好玩儿。”没错,就是好玩儿。


       这与很多人想象中严肃深刻的哲学不同,“哲学”是可以“好玩儿”的吗?不过在这个可以上课时一边讲着哲学家深刻思想、一边却呵呵笑着的杨云飞身上,这个答案却是可能存在的,对待哲学,杨云飞就像对待心爱的玩具一样,对待同样热爱哲学的学生,杨云飞就像找到了知音一样,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想法都分享给同学们。


       哲学之于杨云飞,究竟如何好玩儿呢?杨云飞觉得,不论是埋头在书本中艰难跋涉,还是与知音交流争辩,抑或是在课堂上与有着无数奇思妙想的学生沟通,都是两个灵魂捧着人类古老而深刻的问题在交锋,很多问题追根溯源都是老祖宗早就在思考的问题,那些早就存在、经历了千百年却依旧鲜活、难以定论的问题,带着无穷的魅力出现在杨云飞的面前,总是可以带给他无穷的享受。


      他总说,“去思考这些问题很好玩儿,哪怕最后没有答案,这个过程就够好玩儿的。”生命、信仰、真实和虚妄,也许这类问题在其他人看来,空泛无聊、多思无益,但在杨云飞的眼中,却是一种传承。


      每个人在世间都有自己的角色和舞台,生来或许就定下了每个人偏爱什么,每个时代都有这样很少的一批人,世俗所重无法引动其心绪,他们只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自足而完满,传承着、丰满着那些古老的问题。


      就像苏格拉底到康德到尼采再到现代哲学家,当然不仅仅只是他们,除却这些成绩斐然者,那些以思考为乐者又何尝不是伟大传承者之一呢?


      杨云飞说,正是从高中开始对哲学产生的浓厚兴趣,使他踏上了这条充满着智慧的古老而深邃的道路,并且一直走到了现在,思考着前人思考着却无定论的问题,和同时代的其他哲思者一起,慢慢为这些问题勾勒上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印记。这种传承,便是属于思想者的独一无二的荣耀吧。



我无法想象过着没有哲学的生活



这种传承,免不了的是要带上时代的痕迹。几乎每一个哲学家都会关注时代格局的变化,揣摩社会人生的走向。“第二个方面,这条路本身也带着现实的意义吧。”虽然哲学问题本身看上去和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无关,但实际上万变不离其宗。


研究哲学,也让哲学家无形中背上了时代的使命,这或许算不上“好玩儿”,但成就感本身就是让“好玩儿”持续下去的必要因素。研究、交流、反馈从而回答社会变动中提出的问题,让更多的人能够过上精神沛然的生活,让政治清明,让民生安稳,让社会和谐,那些所谓“无谓”的思考背后,其实总隐隐约约带着现实的目的的。


这种现实意义就是哲学迷人的另一处所在吧。杨云飞说:“它让我觉得自己过着有意义的生活。”


“但我最喜欢的是哲学家的生活方式。”杨云飞认为哲学家的生活是简单的生活。因为做哲学相对来说,不用被外在的、社会上的目标牵着鼻子走,而可以根据自己内在的因素去选择。


杨云飞举出了哲学上很经典的两个区分,“行动的生命”和“沉思的生命”,有的人天生就是在具体的行动成功中取得成就感,但也有人觉得思考本身就足以带给自己充足的乐趣,做哲学就更加偏向于“沉思的生命”吧。但向内求索的简单,并非是说思考就是轻松的了,而只是相对于纷繁的外界而言不那么复杂了。


杨云飞的乐趣在于自身,这样自足的生命,简单而快乐的生活方式,的确是“好玩儿”的。杨云飞对哲学家生活的热爱甚至用了这样一句话来描述:


“我无法想象不是过着现在这样的生活。”


当一个人的工作之于他,就如游戏之于孩童般有趣时,这份工作就不再是工作,而是其生命的一部分。因为真心热爱,必会全情投入,工作本身也会越做越好。


杨云飞时时刻刻都保持着那样一种身心通畅的状态,哲学使他快乐,工作不仅没有消耗他,反而是使他更加充实完满。这般悠闲自得、自在安然的状态,倒真应了云飞之名。蔚蓝天空中,只有云才不管天地浩瀚,能够旁若无人地悠然飘飞。



跟随内心 与书为伴


      杨云飞强调,读哲学原著时,一定要跟随自己的兴趣,其实并没有什么“必读书”,只有“想读书”,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领域和问题,不必苛求自己硬要去研究,抓住自己感兴趣的部分去做就好。


       当然,哪怕是感兴趣,想要开始也依旧不是那么容易的,说到这里,杨云飞回忆有段时间自己在读康德的一些内容时,翻开书总要打半个小时的哈欠才能继续往下读。那若是一点兴趣也无,书就更难以读下去了。


       他认为,很多孩子在高中被压得过狠,上大学之后,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学习如何读书,只是随波逐流,得过且过,实在令人痛心,而在大学这个阶段,倘若读书学习都不能依着兴趣来,也是着实可悲的。


       哲学,相对于其他的学科来说,有着其独一无二的地位。哲学家,总是站在社会大局之外,冷静地观察着时代的流转变化,因此哲学和哲学家实际上和世俗琐碎的大众生活是有一段距离的,以至于很多人并不了解哲学,亦不了解哲学家。贬低、边缘化哲学,也是常有之事,所幸如今很多人逐渐正视起了哲学。但能真正将与古圣先贤对话、与天地奥义神交作为生命乐趣的,却是极少。


       而这位把哲学视为心爱玩具的“哲学孩子”,才能够十几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对哲学问题的天真与好奇,才能对哲学说一句“我解其中味”


彩蛋福利来啰!!!


哈哈,是不是严肃得好可爱呢


图片:来自于网络

 排版:陈钰莹

哲学学院团委学生会媒体中心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