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暖色》:喀什旅行记

唯物知新2018-07-28 10:44:17

在喀什老城区的青年旅社里,小梁和小江每天接待来来往往的客人,有时也充当起免费导游,但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用视频和影像记录着喀什。



在他们的视频里,有年近花甲的旅行者Francis、来自日本的中岛豪士、上海的范范和莎莎,北京的胡敏和孟冰清,还有老城、土陶、巴扎、烤肉和夜市。



这是Francis第六次来喀什,他坐在青年旅社的阳台上,和来自北京的小姑娘孟冰清用手机翻译软件交流。回忆起1986年,Francis第一次来到喀什,“这里没有商店、旅馆、没有路,像一座孤岛”。



“很多人都以生活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为荣”,对于Francis来说,大城市哪个国家都有,但是喀什,只有一个。



在喀什市老城区,Francis主动和见面的维吾尔老人握手并用维吾尔语问好。Francis说,“和谐共融的世界来自于文化的交流”,他感受的不仅是这座城市的独特,更是生活在这里每个人的故事。



在喀什市老城区,Francis在逛巴扎,在Francis心里,今天的喀什,和1986年相比,正在走向世界。



在北京女孩孟冰清眼里,白胡子的Francis,眼神里有透进心窝的快乐。而这座城更像一位披着头巾的慈祥老人,坐在巷子漏进的斜阳里,温婉的望着你,嘴角一抹慈祥微笑。



孟冰清是北京印刷学院的在读研究生,到青年旅社做义工已经两个星期,闲暇之时,她会弹起吉他,与古城中飘荡的冬不拉琴声遥相呼应。



“维吾尔族的邻居都很好客,逢库尔邦节和肉孜节,就会请你吃手抓肉和各色糕点,我喜欢吃巴达木。”孟冰清坐在帕米尔青年旅社的秋千上,和从上海来的范范聊天。



孟冰清在千年古老街市“吾斯塘博依”逛街,“认识Francis,还有很多朋友,是我在喀什最大的收获”孟冰清说。一个月后,她将离开喀什,回北京上学。



北京男孩胡敏在巴扎和一位维吾尔老人聊天,谈论老人怀里的斗鸡。“回想这10多天的旅途,从北疆到南疆,从天山到喀喇昆仑山,”胡敏说,时间匆匆,步履不断,记忆永存。



“喀什,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似乎所有人都带着故事而来,又带着故事而去。”胡敏喜欢旅行,但他不愿乘飞机,他觉得飞机太舒适,且总给人一种“就是要快速到达”和“目的地才重要”的感觉。



范范在新旧工作交替的短暂假期,从上海来到新疆,在巴音布鲁克草原,和胡敏一路结伴而行,来到喀什。“只恨假期太短”,她感叹着。



范范和胡敏从夜市的一头吃到另一头,烤面筋、炸鱼排、蜂蜜酸奶粽子、凉面“旅途太迷人了”,对于范范来说,旅行就像坐在麦尔艾力家的土陶作坊,看一堆泥土在他的加工下,变成漂亮的陶罐。



此行喀什,是杨冠国第二次环华骑行,4月底,他从厦门出发,经过大半个中国,来到喀什,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写日记,通常以记录美食为主,而来到喀什,这本日记变成了画册。



可惜的是,杨冠国因为身体原因,在骑车从喀什市前往帕米尔高原的途中折返,“等牙疼治好了吧”,杨冠国有些惋惜。



中岛豪士3个月里旅行了10个国家,经过突尼斯、塔吉克斯坦、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最后抵达中国,来到喀什。中岛豪士说,他就要结婚了,在结婚之前,他希望进行一次长途旅行来充分享受一个人的生活。



中岛豪士认为,在中国,大部分年轻人在结婚之前需拼一套房子才能迎娶自己的新娘,但对于他,“结婚前一次完全属于自己的长途旅行,重于一切”。



同样来自国外的游客David会把所有感兴趣的东西用相机记录下来,“我要从这些照片中寻找出喀什与澳大利亚的共性与差异。”David说,他读了七年的摄影专业,走遍了澳大利亚沙漠周边的城市。



“我在世界地理版图上研究了新疆的地理位置与环境,这次来喀什,是为了做毕业设计,喀什,地理环境,就像我的家乡。”



白天,David骑着租来的摩托车,游走在喀什的大街小巷,去市民家做客,了解少数民族的文化。David会说一些日常维吾尔语,他不需要翻译,也不需要导游。下午六点,他背着相机,去城市外面寻找沙漠、戈壁。



“我喜欢从别的角度来解读这个城市,照片的表述比文字语言更形象。”David说,这次回去后,明年,他还将带着女朋友一起来喀什,再次寻找沙漠,寻找丝绸之路上源远流长的文化。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