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吐鲁番:运往希腊的葡萄叶子

一刀西域图志2019-03-28 01:12:46



一次知道葡萄叶子竟然也是一道美食这件事儿是在今年的3月,当时我正在吐鲁番了解那些萨满教的遗迹,晚上就和老肖聊天,老肖聊起吐鲁番来,完全是聊不完的话题,海阔天空的,就从葡萄聊到了葡萄叶,老肖说:西方有很多国家,葡萄叶子都是作为一种美食的,而我们,最多则都是用来喂羊,或者当垃圾扔掉了。而现在,希腊人专门跑到吐鲁番,来进口我们的葡萄叶。


(图片来自网络)

说实话,对于我大天朝的食品安全,我从来都没放心过,而向来对食品安全要求严苛的欧洲人,竟然会跑来吐鲁番买葡萄叶去吃?于是我立即问:那咱们的葡萄叶子上农药不超标吗?

老肖说:吐鲁番的葡萄就不打农药。

后来我在一片片葡萄地和葡萄酒庄里转的时候,这才知道,由于吐鲁番干燥炎热的气候,葡萄就不会有病虫害,唯一的例外是去年雨水多——当然也是相比于吐鲁番的历年——才出现了一些其他葡萄产区常见的病害,而当地的果农,祖祖辈辈根本就没见过葡萄生病,都不知道怎么去治疗——这也正是去年吐鲁番地区有些酒庄所收的葡萄少或根本没收的原因。

这样的情况下,吐鲁番的葡萄,自然是没有病虫害了。也正因为如此,希腊人才会选择吐鲁番,选择吐鲁番的葡萄叶。


 

吃葡萄这事儿,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是个人都会吃,鲜食、干食、酿酒或者当配料做稀饭做抓饭,甚至入药都行,但葡萄叶子竟然也能吃,而且还是一种美食,这一点,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是闻所未闻,包括自诩为吃货的我,此前竟然也没吃过,这一点,对我个人也就罢了,而对我大天朝人民来说,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侮辱,是对天朝悠久而灿烂的吃货文化进行挑衅。基于这一点认识,我决定一定要尝一尝葡萄叶子,以实际行动维护民族尊严。

 

葡萄叶子作为一种食材,其实在欧洲、北非、西亚等地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而其中最常见的,则是用葡萄叶包饭,大体做法是用腌制的葡萄叶包裹调配好的米饭,有些是在米饭里加胡萝卜、洋葱、番茄、蔓菁等蔬菜,有些则还会加入肉馅,再加入盐、胡椒、橄榄油等调料,大火蒸熟,外形为条状,猛一看很像是春卷。反正馅料怎么配,是自己的事儿,类似于咱们调饺子、包子馅,只不过这个饺子或者包子皮,是腌制过的葡萄叶。

据说,这种葡萄叶包饭,正儿八经的名字叫“多玛”,在土耳其,葡萄叶多玛是一道最具代表性的多玛,而在希腊,这也是一道著名的美食,通常,都是作为前菜。


(图片来自网络)

另外一种常吃的方式就是作为配菜,用来凉拌,也可以直接吃腌制过的葡萄叶,有人在中东国家就曾见过瓶装罐头的腌制葡萄叶,食客可以随意抽取食用,拿过来一看,葡萄叶的产地是吐鲁番。

 

那么希腊人是怎么找到了吐鲁番呢?

在吐鲁番,我终于见到了葡萄叶加工企业的董事长,巴瑞·依布拉依木。说起葡萄叶,68岁的巴瑞·依布拉依木简直是完全停不下来,滔滔不绝。

巴瑞说,其实是他先和希腊人联系的。巴瑞原先一直进行葡萄干加工,后来知道希腊人在寻求葡萄叶的供应,便让他的儿子通过互联网和希腊方面进行联系,很快,希腊方面回应:先寄过来3公斤样品,结果样品寄出15天后,希腊人就来了。

“希腊人原先从土耳其进口葡萄叶”巴瑞说:“后来土耳其不再出口葡萄叶,希腊人又选到也门,结果也门在打仗,也不行。”事实上巴基斯坦也有希腊人的葡萄叶加工基地,巴瑞后来还亲自去看了一趟,但是看到的是成千上百亩荒弃的葡萄园和闲置的加工机器,没别的原因,塔利班、基地、ISIS,反正没消停过,谁还种葡萄?

 

希腊人跑到吐鲁番的葡萄沟,对葡萄沟的葡萄叶进行了监测,发现不仅完全符合他们的要求,而且质量还非常优秀。

“美国其实也出葡萄叶,而且他们的葡萄叶子很大。”巴瑞比划了一张A4纸那么大,接着说:“但是他们的葡萄叶子硬,而且绒毛很长,不好吃。”

其实希腊人来到新疆后,对新疆其他葡萄产区的葡萄叶也进行了比较,昌吉、哈密、石河子的葡萄叶都试过,这些地方的葡萄叶虽然没有美国的那么大,但是却也和美国的葡萄叶一样,口感硬,而且相对比较涩,营养价值也不同。

“潮湿的地方,葡萄叶都会硬,越是干燥的地方,葡萄叶子越好。”巴瑞说。

 

后来我在巴瑞的厂子里就见到了那些腌制的葡萄叶,被腌制在一个个大塑料桶里。巴瑞还拿出来一瓶葡萄叶的玻璃罐头成品。我也没客气,直接拧开来,扯出一片就往嘴里塞,顺手还给一同前去的新发和小孙各扯出了一片。结果咸的无法下咽,新发说:这玩意儿应该要在吃之前用水洗洗吧?

不过这片咸的要命的葡萄叶嚼到最后,还是能吃出一丝清香来。


我问巴瑞:“葡萄叶他们都是怎么吃的?”

巴瑞说:“主要是包饭,还有就是切成丝拌成凉菜。”

 

巴瑞是2010年开始和希腊人正式合作,搞葡萄叶子加工的,产量从最初的2吨搞到去年的5000吨,不过,一开始,收葡萄叶子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巴瑞第一年专门聘了20个人,满吐鲁番的发小广告,收购葡萄叶。而吐鲁番当地的果农们世世代代种葡萄,却从来没听说过葡萄叶子也能吃,这玩意儿不是喂羊的吗?当巴瑞开始向农民收葡萄叶的时候,乡亲们都一致认为:巴瑞的脑子坏了。甚至还编了段子,说巴瑞是勺子(傻子)。


说到这些,土生土长在葡萄沟的巴瑞,对自己的这些乡亲们真有点怒其不争的感慨,虽然巴瑞的厂子就在葡萄沟里面,但是直到今天,还是葡萄沟里的果农们不愿意给巴瑞葡萄叶,而希腊人经过检测,发现整个吐鲁番地区,还就是葡萄沟里生长的葡萄叶子最好,偏偏却收不上来,葡萄沟的村民们宁可用葡萄叶喂羊或者当垃圾扔掉,也不卖葡萄叶。所以希腊人对葡萄沟的村民们很不理解,对巴瑞说:他们是不是不缺钱?

如今巴瑞的葡萄叶原料,基本上都是来自鄯善各乡镇或者221团。

巴瑞说,还有果农专门问巴瑞:我们的葡萄叶子都给了你了,那我们喂羊咋办呢?

巴瑞哭笑不得,说:我每公斤三块五、四块收你们的葡萄叶子,这个钱买什么饲料不行?你到炼油厂去,一公斤油渣才一公斤一块六到两块,一公斤葡萄叶子可以换两公斤油渣,比吃草、吃叶子强不说,羊还都吃不完。

这些村民听了后才恍然大悟:就是啊,我们怎么没想到?

巴瑞说:所以你才一直都是社员嘛。

巴瑞至今把一般农民还是叫做社员。

 

在葡萄沟,巴瑞还专门给我们拿出了几罐希腊产的葡萄叶包饭罐头。我和新发拿着罐头研究了半天,一个字也不认识,那上面全是希腊文。


后来巴瑞专门用腌制的葡萄叶拌了一道凉菜,还打开了一罐希腊的葡萄叶包饭罐头让我品尝,入口,葡萄叶是泡菜的味道,很类似于俄国人的腌黄瓜味儿,但是口感完全不同,要比一般叶子菜的口感略粗,而里面的米饭由于是罐头的原因,则非常软烂,叫中国人来看,介于米饭和稀饭之间。整个的葡萄叶包饭使用了大量的橄榄油,但是因为葡萄叶的缘故,却并不觉得怎么油腻,反而有很清爽的感觉。




对我来说,我觉得可以接受,是一道别具风味的美食。只是这次品尝的是罐头,自然会与新鲜的葡萄叶包饭有差距,这个等以后有机会再品尝真正现做的葡萄叶包饭吧。

 

事实上,葡萄叶富含强力抗氧化物质,对脑梗塞、脑血栓等有防治作用,而中医则认为葡萄叶可清火、消肿、利尿和止血,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我觉的,就算中国人民不大接受国外的葡萄叶口味,也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开发葡萄叶美食,将其作为一种食材。


对巴瑞来说,他不仅想继续加工葡萄叶,而且对制作葡萄叶包饭这样附加值更高的产品也跃跃欲试,目前光葡萄和葡萄叶方面的专利,他就拥有了14项,因此巴瑞死活拉着我们去了他位于吐鲁番北站跟前的新厂区,让我们观看他的宏伟蓝图。对于葡萄沟的乡亲们,巴瑞还是想让他们改变观念,出售葡萄叶:“那将是几百万元的收入啊。”巴瑞说。

而对老肖来说,他则想的更多些。

老肖说:以后我们可以直接在景区现场进行葡萄叶包饭,也可以让游客自己动手包,免费品尝,让大家真正了解葡萄叶不仅可以吃,还更要了解,葡萄叶是一种上等的食材。




律师声明

 

本微信公众号「一刀西域图志」的所有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均受《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保护,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使用,不得转载、摘录和编辑,不得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果用于非商业用途,应明确标明来源和作者;如果用于商业目的,那么应提前征得作者的书面同意。

凡侵犯本公众号版权的,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本律师受权利人委托,特此郑重声明!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  陈栋律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