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南疆的“文化启蒙运动”(边城往事第三部:盛马大战第6章第1节)

西行的人生2018-04-15 16:32:28

1933年7月11日,马仲英以36师师长的名义给国民党中央发电报,表明拥护中央的宣慰,并声称派人去南疆参与宣慰团的安抚工作,在电报的结尾,有如下一段文字:“喀什方面等部,因受英(国)人诱惑,有独立倾向,自职部赵参谋回后,近复派委员审慎调查,如有证据确情,再电呈报,但蛛丝马迹不可不早为防范,以免东北之继。”

新疆分裂势力就发源于南疆,1909年,英国驻喀什总领事乔治·马卡特尼爵士就提醒新疆当局,要注意新疆突厥语系的穆斯林正在觉醒的泛伊斯兰势力。

如果我们追其根源,这与当时清朝遗留问题有着密切关系。

清朝将新疆民族称为回部,而南疆回部民族成分主要是维吾尔、乌孜别克和克尔克孜,大清建国后,由于满人在文化、人口、经济等诸多因素上都无法与人口众多的汉人相比,为了加强其统治,大清王朝即要依靠汉人文化统治汉人,又要防止汉人官僚联合其它民族作强作大。所以对民族地区的统治采取的方法就是排汉,以免在民族地域形成汉族官僚势力。特别是对新疆回部的统治区域更是作为满人的自留地,禁止中原汉人向这里移居,目的是将新疆回部势力作为牵制中原汉人的力量而形成军府制。对新疆回部采用与蒙古地区相同的方式分封亲王、郡王等,强化民族自治。回部亲王势力和满清军府制成为了大清王朝统治新疆的基础。由于自古以来中原文化、贸易就与新疆各部族联系紧密,此举割裂了新疆回部各民族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交融,大清中、后期的皇帝通过各种政策暗示当地民族,他们与大清皇帝为代表的满人是利益共同体,是满人皇帝的臣民。这种愚民排汉政策,致使新疆回部倒向了宗教势力,妨碍了新疆回部各民族形成中国人和中国国家意识。

而这种以伊斯兰政教合一的“乌玛”式民族自治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弊端越来越多的突显出来,爆发点集中体现在清朝中、后期相继发生的“大小和卓”叛乱及浩罕人阿古柏入侵。

从当时的世界格局看,欧美等国随着工业革命的成功,完成了政治的统一,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国民国家意志。洋枪洋炮迫使清王朝成为半殖民和半封建国家。当沙俄扩张势力与英殖民势力侵入新疆。以哈密王为代表的忠于满清政权的当地回部告急文书上呈大清统治者时,大清还没有形成真正的国民国家意志,而皇权意志还仅限于领土优劣选择,为一个王朝的自保而争论海防与塞防那个重要。

左宗棠收复新疆全境后多次奏请在新疆取消军府制度,实行与内地一样的行政管理体系,设立新疆省。1884年11月,在距左宗棠首次奏请朝庭提出建省意见7年后,清政府终于采纳其意见设立新疆省,对南疆回部进行“改土归流”。将新疆从满族皇权的领地性质变成国家领土。大批汉人官员被派往新疆各地设立道、府、县,新疆省政府开始积极推动内地移民进疆和当地居民在新疆各地迁居,设立官办免费学校,推行汉文化教育。然而面对欧洲工业文明的扩张,中原文明已不再具有吸引力,而此前,二百余年大清王朝培植的新疆回部属于满人皇帝臣民,与中原汉民族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的意识,随着清王朝的覆灭,已被孵化成民族独立思想的病灶,潜伏在南疆回部社会的肌体里。

乔治·马卡特尼爵士关于泛伊斯兰思潮的判断是基于他对阿图什的富商胡赛音·穆莎巴约夫家族的了解。穆莎巴约夫家族的两兄弟胡赛音和巴吾东因经商而通晓多种语言,遍游欧洲和中东,是南疆维吾尔人最早接受了近代科学和“两泛”思想的重要人物,由于当时新疆的社会状态还处于中世纪的农耕阶层,与境外差距过大,兄弟俩决定出资办学,开始了“民族文化启蒙运动”。采用新式教育教授数学、化学、地理等课程,同时将伊斯兰教育作为思想基础。


如果没有“两泛”思想的导入,“文化启蒙运动”对南疆社会向近代文明发展确实会起到积极的作用。但是,“民族文化启蒙运动”中两个突出的表现却将原本以改善维吾尔教育为目标“启蒙运动”引向了歧途。

一是出资留学,出国留学并非去当时以美、英、德、日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而只是两个地方,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和俄国的喀山,因为这两个地方是穆莎巴约夫家族重要贸易地。而这两个地方正是泛伊斯兰和泛突厥主义的发源地。可以准确的说,相对近代科学而言,“两泛”思想对留学生回国办学宣扬种族意识比普及科学文化表现更为突出。在这些留学生中有一个叫麦斯武德的青年,此人后来当过国民党新疆省主席,也是新疆传播“两泛”思想的重要代表人物。二是外聘教师授课,南疆创办的新式学校教师主要是土耳其人和俄国喀山的“鞑靼人”。这些外教在传述科学知识的同时,在思想领域教育学生奥斯曼土耳其的苏丹是突厥人的领袖,希望通过政治洗脑唤醒南疆回部的“突厥”种族意识,让他们感知“突厥同胞”的共同责任,支持“伊斯兰世界盟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建立大一统的突厥种族国家。

二十世纪初的启蒙运动是为抵制大国殖民扩张开始的,当时西方国家已完成由王权到民权,由王土到国土的转变,而相对封建国家,启蒙运动的内容很多,民主、科学、人文、共和、信仰,各种思潮也纷至沓来,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无政府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等。而当时新疆的主政者杨增新沿用晚清的治疆体系,闭关锁国,简单的说就是“堵”,限制宗教人士外出朝觐,驱逐土耳其人,取缔非法教学点,控制境内外印刷品进入新疆,建立严格的“邮检”制度,打压极端宗教分子,分化瓦解敌对势力,由于杨增新的智谋才使“两泛”思潮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

那么乔治·马卡特尼爵士为什么要提醒新疆当局关注南疆的泛伊斯兰主义的觉醒,这当然不是出于中国国家统一的考虑,而是为了英国在新疆的利益。乔治·马卡特尼爵士有个中文名字叫马继业,此人出生在中国,并有一半的汉人血通,其父中文名叫马格里,1860年作为军医随英法联军入侵中国,1861年前往上海,与李鸿章合作加入绞杀太平天国的洋枪队,并协助大清在南京建立中国第一个兵工厂。马格里后来娶太平天国降将纳王郜永宽的女儿为妻,生下乔治·马卡特尼,李鸿章给这个孩子取名叫马继业,在中国长到9岁后,马继业随父返回伦敦,所以他接受了中国官场文化和英国贵族文化,汉语是他的母语。由于英、俄在新疆帕米尔地区的利益之争,1890年23岁的马继业作为翻译再度回到中国,此人与中国官员关系密切,深谙中国官场之道,以“游历官”的身份在喀什历经18年的努力才于1908年成立英国领事馆,并任首任领事。因为马继业有一半中国血通,平凡更换的中国官员错误的认为在对俄的贸易纷争上马继业会偏向中国,在这18年里,马继业经过游说尽然把自古属于中国的“葱岭”地区的八个帕米尔瓜分了,而中国只分得了塔克敦巴什帕米尔,瓦罕帕米尔归了英国,其它的六个帕米尔归了俄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横跨亚、欧、非鼓吹大突厥主义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土崩瓦解,被协约国划分成了数个阿拉伯国家。毕竟土耳其本土与新疆并不接壤,传播土耳其文化是有限的。在此之后,“两泛”思想的传播则是通过瓦罕走廊与新疆接壤的阿富汗。阿富汗人不是请来的,而是自已跑来的。阿富汗这个国家十九世纪初就是英、俄势力的矛盾的交点,英国人目的是通过阿富汗达到控制北非到印度的势力范围,而俄国人则想通过阿富汗南下印度洋,夺取出海口,英阿从1839到1919年的70年的时间里,打了三次,最终英国放弃阿富汗,承认英属阿富汗独立。独立后的阿富汗自信心大涨。

1922年以默罕默德·谢里甫汗为首的阿富汗代表团来到莎车,并自称是阿富汗驻新疆总领事,要求阿富汗人与英国人同样拥有在新疆的治外法权及贸易优惠政策,并拒不离开新疆,他们滞留莎车,宣扬“双泛”思想,成为了南疆回部穆斯林分裂思想的根源,在莎车暗地里形成了“阿富汗热”,很多人公开学习普什图语。

1927年2月,南疆有几个人越境到达喀布尔,为策划暴动寻求阿富汗政府的支持,阿富汗这个地方穷乡僻壤连着僻壤穷乡,打败英国人是俄国人在支持,当时,阿富汗政府本身内乱不断,只是口头上答应在精神上支持暴动。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