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寂寥袁林

山泉湖河2020-10-04 16:10:21

 孔子,袁世凯,二者如何比较?一般认为:孔乃万世师表,袁是窃国大盗。

 然而历史是吊诡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孔子的坟墓被挖开毁掉,袁世凯的坟墓则基本完整保留了下来。

 袁世凯的墓园,在河南安阳市的洹(huán)水北岸。袁籍贯为河南项城,但他发达后在安阳洹上村购置地产,且视为风水宝地,生前留下遗嘱“扶柩回藉,葬我洹上”,所以选址安阳。袁恢复帝制,死的时候就已声名狼藉,因此如何为他修墓,修成后叫什么名称,都比较尴尬。袁的儿子袁克定,原本想定位为帝王规格而命名为“陵”,但遭到袁世凯盟友徐世昌的断然拒绝,徐世昌认为:袁世凯生前称帝未成,而且已主动取消了洪宪年号,若称“袁陵”,实为不妥;建议称“袁林”,避陵之名,行陵之实,比较稳妥。

 然而“袁林”又谐音园林,于是安阳当地人,尤其是袁氏后裔,多称为“袁公林”。可是将袁世凯这样一个人尊称为“公”,公众心理又难以接受,因此安阳文物部门在当地称“袁公林”,对外则称“袁林”。其实,洛阳关羽的叫“关林”,曲阜孔子的叫“孔林”,袁世凯的能叫“袁林”应该知足了。

 201782日,雨过初晴,我和几个朋友来到袁林。一张门票35元,门内门外都冷落萧条,不见游客。说来也是,来安阳的,都奔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殷墟,谁在意只有一百年光景的袁林呢?

 首先看到的是牌楼,中等规模,六柱五楼。每个柱子顶上都雕塑着一个怪兽“犼(hǒu)”,俗称望天吼、朝天吼,古代皇亲贵族的墓里一般都用它来镇墓、辟邪。这个牌楼,采用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材料,使用了从日本进口的水泥(当时叫“洋灰”)、铁筋。旧资料照片显示,牌楼的五个门最初都设计安装有铁制门窗,后来不知何时被拆掉了。


 柱子上还喷涂着字,已斑驳模糊。我上前仔细辨认,竟是“捍卫毛泽东思想”、“贯彻毛泽东思想”、“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等等。这些字迹,透露了袁林得以保存下来的秘密。1952111日,毛泽东来到袁林,一边观看,一边指责袁世凯倒行逆施。陪同的河南官员听了,提议:袁世凯恶贯满盈,应平掉其坟墓。想不到毛泽东却说:“不要平嘛,要把它保护好,留作反面教材嘛。”(摘引自李魁彩编著《跟毛泽东行读天下》,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11月版)当地人,尤其是袁家的后人,听到这一消息,广为宣传,获得了保护袁林的“最高指示”。1966年“文革”暴起,“破四旧”来势汹汹,虽有毛泽东的“圣旨”,但袁林也岌岌可危。当地人紧急行动,在牌楼柱子上刷写“革命标语”,上面有“毛泽东”字样,红卫兵谁还敢动手破坏?袁世凯虽然名声不佳,但挖祖坟是中国人特别忌讳的,袁氏后裔自然要想方设法加以保护。


 过牌楼,沿中轴线神道北行,两侧多柏树。树荫下的砖地,长满了青苔,显然是人迹罕至呀。


 神道两侧,按帝王陵墓的规格,设置了望柱、石像生。石像生又称“翁仲”,是帝王陵墓前安设的石兽、石人。袁林中的石兽,有石马、石虎、石狮。石人,分文武角色各有两座,其装束颇能显示时代特点:文石像生头戴平天冠,身着古官服,宽袍大袖;武石像生则头戴元帅帽,身穿西洋军服,肩披绶带,手握西洋军刀,一副北洋军官的装扮。


 神道正中,置碑亭。亭内,赑屃(bì xì)驮碑,碑刻徐世昌书写的九个大字:大總統袁公世凱之墓。徐世昌与袁世凯虽是盟友,但反对帝制,因而题碑回避了袁称帝的事,特意标举他曾是中华民国“大总统”。清末乱世,袁世凯能脱颖而出,绝非等闲之辈,但他重拾皇帝梦,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可谓一失足而成窃国贼!孙中山、袁世凯先后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但二人身后却有天壤之别:中山陵游人如织、万众敬仰,袁林则冷冷清清无人知。


 碑亭再往北,是景仁堂。景仁堂是一组四合院式的建筑,由大门、配殿、主殿组成,是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大门为单檐歇山顶建筑,上覆绿琉璃瓦(帝王陵墓用黄琉璃瓦);大门的每一扇门板上,均有七路铜门钉(帝王用九路钉),这表明袁世凯身份地位仅次于帝王。


 四合院中间,摆放着祭器“风磨铜鼎炉”。风磨铜,是一种精品铜器,其主要成分是红铜与黄金,风越吹磨,它就越明亮,所以叫“风磨铜”。现在院内摆放的是复制品,真品已下落不明。


 景仁堂的主殿,叫景仁殿,一座七间,殿内悬挂展板介绍袁世凯生平事迹,并陈列衣冠剑带等一些文物。东、西配殿各五间,原用为祭祀人员的休息场所,现用来展览书画。配殿布置了“《大钧元模》书法展”,展览袁世凯与有关人员的书法(照片翻拍)。甲寅(1914年)冬某一天,身为中华民国大总统的袁世凯,翻出一张当年在天津小站练兵时的戎装照,心血来潮,自题道:“不文不武,忽朝忽野,今已老大,壮志何如!”看似自嘲,实是志得意满。他的自题被做成册页,交由诸名家唱和,徐世昌为之题名《大钧元模》。大钧,即“大邦钧轴”,统治大国的意思;元模,即第一楷模。1916年袁世凯去世后,其六子袁克桓继续征集唱和,直到1944年才截止,前后共有24位名人题词。这些题词,多歌功颂德,甚至有极端肉麻的,比如夏寿田称袁世凯为“中国一人”——凡是以“第一人”自居,或是阿谀他人为“第一人”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名家中自有清醒之人,题词中亦有讥讽之语,例如“唯雄才之驭世,殊一失而百非”、“尤悲其晚节”等等。


 配殿中,还有一些关于袁林工程建造的资料,印象深刻的有两点。第一,采取市场化运作、工程招标的方式,开中国近现代建筑之先河。当时投标者有17家,最后北京的兴隆木厂中标。那时的“木厂”,并不是木材厂,而是工种全、配套齐的建筑施工单位。清末北京有八家大木厂,号称“八大柜”,实力最强的是兴隆木厂,曾经手修建圆明园等大型皇家园林。1917117日,兴隆木厂商人马文盛,与墓地工程处代表范寿铭(范文澜的叔父)双方签字,订立合同,责、权、利规定得严谨清楚。第二,工程竣工后,有审计,有结算,经费公开,编印了《袁公林墓工报告》,载明:“占地一百三十八亩九分八厘八毫六丝九忽,支出银圆七十三万二千七百五十四元一角九分一厘。”这些银元合白银约150万两,其中北洋政府拨款50万两,私人捐款100万两。

 景仁堂,景仁殿,我不知道当初是谁这样命名的。景仁,景仰仁德,乍听是好词儿,但是再联想细琢磨,似乎暗含讥讽。因为故宫有景仁宫,从明代到清朝都是嫔妃居住的地方;袁林祭祀的场所命名为“景仁”,难道是嘲讽袁世凯及其追随者复辟帝制的行径是妇人见识?

 想多了吧?不管它,穿过景仁堂的偏门,继续北行,看到一组展板,以图片和文字介绍袁世凯的孙子袁家骝、孙媳吴健雄。


 袁家骝、吴健雄夫妇,是世界著名的美国物理学家。1973年,他们应邀回国,周恩来总理亲自接见,袁家骝提出要到袁林看看,获得允准,袁林从此引起国家与河南省的日益重视。改革开放后,统战政策落实,袁家骝又两次到袁林,安阳市也加大力度进行恢复和修缮。袁世凯地下若有知,应当感谢他的孙子袁家骝。骝这个字,泛指骏马;袁家骝,果真是袁家的俊杰。


 说起袁林的保护,故事还真不少。1959年,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在考察甲骨文出土地之余,来到这里,吟诗道:“麦收已过我方来,遍地棉苗花盛开。窃国大盗今扫地,尚寻风景上三台。”当地有人怂恿郭沫若提议发掘袁墓,郭沫若是聪明人,他早已知道毛泽东的态度,怎会上当干这种傻事?于是他轻描淡写地回答:殷墟还没发掘整理完呢,这个墓才只有四十年,没有考古价值,维持现状吧!

 景仁堂后门不远,便是墓冢。眼前一亮,感觉建筑风格与前边迥然不同。景仁堂以南,全是中规中矩的明清皇陵建筑风格;景仁堂以北的墓冢区域,则呈现出浓郁的西洋基调。墓冢使用清一色的青白石,分三层垒成。大铁门,立柱,圆丘式的坟头,都是西式的。


 这墓冢,模仿的是美国第十八届总统尤利斯·格兰特的坟茔。美国南北战争时,格兰特是北方联邦军队的司令,后凭借军威当上总统,逝世后葬在纽约的哈德逊河边。袁世凯与他的经历相似,墓地同样选在河边,墓式也亦步亦趋。

 墓丘的中央,标记着一段文字:“中華民國五年八月興修越二年六月望告成”。围着墓丘慢慢观察,石缝中长出了小树,墓顶荒草萋萋。


 边走边看,边看边想。袁世凯应该说是见过世面的,比较熟悉美国的民主政体;他早年经营军队,也颇为干练通达,但为什么在当上民国的大总统之后,要开历史倒车呢?缘于他自己心态膨胀,也缘于劝进者鼓噪加油。中国从来不缺想当皇帝的人,更不缺积极为皇帝抬轿子的人。清乾隆皇帝初登基时,大臣孙嘉淦(gàn)曾上《三习一弊疏》,提醒说:执政久了,人会滋生三个坏习惯,即耳习(耳朵习惯于听奉承话而讨厌逆耳之言)、目习(眼睛习惯于献媚行为而讨厌耿介之举)、心习(内心习惯于温顺服从而讨厌违抗拒绝),“三习既成,乃生一弊。何谓一弊?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袁世凯之所以发昏走错,恐怕就在于“三习一弊”!“三习一弊”是集权专制的痼疾,若不根除,袁世凯式的人物还会出现。

 蝉声打断了思绪,远处同伴在招手,示意该离开了。

 返回到碑亭,驻足,环顾四周,沉思袁林的前前后后。

 走出牌楼,静悄悄的,无人前来。

 寂寥的袁林,我们轻轻离去,让它继续寂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