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原来,你在网上订的国际机票不一定是最便宜的,这个技术极客告诉你为什么

接招2018-11-23 14:44:15



吴永隽 万旋
Keyfare(奇飞)联合创始人
你在网上看到的机票价格是怎么来的呢?

想象这么一个场景:某机票代理公司的一位资深员工,整天趴在实时变化的一个叫eTerm的系统上——这个系统是由全球各航司运价数据组成的——凭借个人经验寻找相对便宜的机票。没错,完全凭经验,你看到的机票价格其实是『工匠精神』的体现~

为什么不用一个简单的系统代替人工进行批量运算呢?因为国际机票运价是一个复杂的『动态』排列组合,且查询运价需要支付不少费用。要兼顾数据实时准确、又要低成本批量运算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需要对各航司运价规则进行『破译』,知道如何用最少的成本,解析更多的运价,将一个看似『不可测』的各航司运价规则理出头绪可是一件精细活。

接下来,轮到这位创业者出场了,他叫吴永隽,他与另外两位合伙人创立的这家公司叫Keyfare(奇飞),就是要把全球主要航空公司的运价逻辑破译出来,然后放到一个技术系统之上,让哪怕是刚刚毕业的机票业新人,都能找到最便宜的机票。

这个事吴永隽曾预计半年搞定,现在他们搞了近两年,刚刚完成80%。

『太有挑战性了,不过我稀饭。』吴永隽说。

Keyfare(奇飞)
创 始 人:
吴永隽、陈蕴骏、万旋
科:
打车软件、票务、投资
派:
机器学习
公司定位:
专注于国际机票领域的实时运价运算系统
说 人 话:
破译航空公司的运价体系,找到最合适的机票
出招背景:
很多国际机票的价格检索都是靠代理商人工完成
融资情况:
天使轮
投 资 人:
上海联创
融资规模:
数百万人民币

吴永隽接招

1
为什么计划半年搞定的技术系统,用了近两年?

2
票代的价值在降低,就算替代他们,价值是否还有那么大?

3
技术型创业者的天花板是什么?

(一)
本来计划半年弄出来,结果搞了近两年
Q
这是你第几次创业了?
第四次了吧。之前做过协同办公软件,后来又做过游戏、打车软件。这次Keyfare是做国际机票。

Q
为什么要做Keyfare?
做Keyfare原因也很简单,当初碰到我的另外一个合伙人,他是国际机票领域非常资深的一个业务员,它做的一些国际机票方案往往比同行做出来要便宜好几千元钱。他当初告诉我,这东西以前没有人做出来,这一下就激起我的挑战欲望。当时我们就想可不可以把他头脑里面的东西做成数据,变成一个流水线的模式。而且因为我连续创业,也经过了很多VC的教育,离钱近一点很重要。一开始我想半年就可以搞定这个事情,后来一看的确是非常难。

Q
你觉得难搞是业务难搞还是技术难搞?
原来业务员是凭经验去猜机票价格,他只知道会出这个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会出这个结果。如果我们要做一个统一的系统的话,就需要把整个原理搞清楚。也就是要把业务员的经验汇总到电脑里,再去对这些数据进行推算,为什么会产生这个结果出来。难点是在逻辑上,票务信息的逻辑点非常分散。这么多家航空公司,每家的运载体系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要把它做到一个统一的平台上,需要把一些散乱的点进行规约,很复杂。

Q
本来计划半年出来,结果搞了将近两年,这很熬人啊!
是的,非常熬人,因为这个技术方向实在太复杂了。前段时间我们也拜访了一个老前辈,他3年时间搞这个事情把头发都搞白了。没踏入这个行业的人是万万想不到有多么复杂的。对我也是一样的,我在踏进之前想不会是这么复杂。以前可能是没人去做,或者别人找不到方法不代表我找不到这个方法。当我进去之后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广袤的宇宙,是一团非常难梳理的乱麻。

Q
到底乱在哪里?
还是在逻辑分析上面,需要很有耐心去抽丝拨茧,需要把很多人的经验汇总到一起,你要去猜,你要通过电脑反馈回来的数据去反向论证。

你要一点点去挖掘不同航空公司的运价体系,运价逻辑,其实相当于做了一件破译的事情。对于我们学计算机出身的人来说,最推崇的偶像就是图灵,图灵在二战的时候破译了德军的密码,我们就是把几百家航空公司的运价体系都给破译出来,而且要给这些密码汇总在一个平台上面,这个航司是这个体系,那个航司是那个体系,我们把这些不同的体系兼容到一个体系中去。

Q
你估计把它全部搞定需要多长时间?
我们现在已经完成运价体系的80%了。当然里面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完善的地方。

Q
现在已经有用户开始使用你们的技术了?
对,还有不少。

Q
现在是免费的么?
我们基础的运价方案是免费的,试用的。在运价方案基础上延伸出来的小工具我们会收费。

Q
我的理解就是你们把过去过度依赖人脑的工作转变成通过技术来实现。
过去这个事,严重依赖业务员的经验。国际机票的方案排列组合是非常多的,每一个行程都会有上万种行程方案,怎么在这么多排列组合中找到价格合适的方案,其实是一件大海捞针的事情。我们在系统刚推出来的时候,出来的一些方案比OTA平台上面的方案好很多,价格也便宜,行程时间又短,我们是做这样一个事情。

(二)
要把技术创业者的标签撕掉
Q
这两年国内机票价格是持续向下走的,现在境外游也很热,有没有导致国际机票价格的下调?对你们会有影响吗?
现在机票价格已经是很激烈了,也就是说传统业务代理人的业务在萎缩。我们会碰到一种情况,就是原来在我们平台用的非常频繁的一些客户突然间就消失掉了。不是说我们平台不好、技术不够硬。

Q
他们无利可求了。
对。所以我们也会把一些业务从原来锁定的客户群体转到向平台供应商当中去。

Q
那是不是意味着你们的平台价值也在减少?
这个不会,只能说是某个客户群体的转移。我们现在做的是一些底层的技术。不管国际机票领域有多少玩家,他们都需要这些基础的数据和通道服务。而我们就是去解决这个数据通道的问题,不管谁来进入这个市场,都需要我们这个技术,也就是说我们是相当于提供武器的。

Q
像携程这样的大公司会不会也去做你们这块的技术?
巨头有流量优势,这是蛮可怕的一件事情。他们在技术上面也会去做一些研究和提升。携程这一年的技术提升非常快,我们完全可以跟他们一起产生业务上的合作。

Q
过去这两年中国的旅游市场不停地重新排列组合,你怎么看行业的变化?

这是非常正常的洗牌过程,互联网的时间窗口是一种让人窒息的快速,你要不断地去奔跑、不断地去适应这种变化,在这种变化中怎么去适应它,需要做一些提前的判断。我们也会不断调整,去适应新的客户需求。所以我觉得有变化是正常的,没有变化反而不正常。

Q
你们已经拿到联创的投资了?

是的。融资是我另外一个合伙人万旋负责的。我们这个事情还是比较复杂,一般VC都不能够了解。联创看重我们的是,第一,市场上确实没有同类的产品。第二,我们这个团队还是蛮有战斗力和凝聚力的,也很拼,决心也很大。

Q
过去十几年,中国互联网也有技术背景出身的创业者,但主流还是两类:一种模式就是所谓的Copy to China;还有一种就是资本主导型的,比如这两年特别火的O2O。技术主导型的创业好像不是一个特别主流的角色。

很多人跟我讲,你这样的背景如果到硅谷的话,成长速度会更快一点,因为在硅谷你只需要做好你的技术这一块就好了,很多东西配套都很完善。还有那边知识产权的保护也很好。在国内创业对一个CEO的要求非常高,不仅要懂技术,还要会商务推广等一系列的工作。而且在国内你往往会碰到一些很无奈的事情。在国外还相对好一些,因为竞争都是比较规范。所以国内对于技术出身的创业者来说,要求会更高一些,难度会更大一些。

Q
怎么办?

对这些技术创业者来说,就是不要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技术创业者,你要快速成长,你要转变,直到把这个标签撕掉。


在音频平台搜索『接招』收听节目

寻求报道?
请加微信号:jiezhaonews
或发邮件到:jiezhao@itakethat.cn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高清视频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