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援疆故事 | 黄红:喀什人享受上海医疗服务不是梦

喀什电视台2019-12-02 15:19:21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邀请重见光明的患者和家属参观世博会


【口述前记】黄红,1963年5月生。现任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委书记。1998年11月至2013年3月,先后担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党委副书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党委副书记,市人口计生委党委书记、主任。


最难忘的首航经历

上海到喀什的线路,这些年来我往返不下20余次。2000年,我第一次踏上喀什这片土地,作为新华医院副院长,带队巡回开展白内障复明手术治疗。没想到,今后上海医疗卫生界会与喀什有着如此紧密的联系。2010年,国家对援疆的力度明显增强,原市卫生局正式开启对口支援新疆喀什工作。

2010年前,上海到喀什没有直飞航线,往返不便,往往还要在乌鲁木齐驻留一、两天。这为援疆工作的高效带来客观障碍。前方指挥部与东方航空充分沟通后,双方决定:启动上海至喀什的直飞航线。

这是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可否在首航路线中,一并送上医疗服务?时任卫生局局长徐建光、前方总指挥陈靖等一同商量,出了个“金点子”:上海喀什直飞,架起了东西门户城市的空中桥梁,桥梁承载着“援疆之情”,首航为喀什地区白内障患者复明计划,就这样酝酿而出。

那一年,正值上海举办世博会,我还记得是8月12日,夏日骄阳似火,世博彩绘6号B-6639,空中客车A320客机腾空而起,标志着东航上海——喀什航班顺利首航。

首航放在夜间,我们在机场等啊等,怎么飞机还不来?凌晨一点多,终于看到飞机划过上海的夜空,我们接到了17位来自喀什的特殊乘客——此次复明计划的白内障患者。为了这次活动,我们请眼科见长的市一医院负责整个疗程,市一专门腾出松江南院条件较好的病房,组成了由高级职称专家组成的医疗团队,为患者主刀。

院方想得特别周到,还安排维吾尔族研究生随同接待,并开辟了清真饮食专区,使患者及其家属在上海更舒心。复明术后,原市卫生局还邀请重见光明的患者和家属一同参观世博会。

这次活动,为医疗援疆预热。此后,上海医疗队与喀什结下了道不尽的缘分。

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以喀什为代表的南疆地区缺医少药,医疗卫生资源相当匮乏。上海援建的喀什二院,承担近500万人口的医疗服务任务。

上海医疗援疆,定下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帮助喀什二院“创三甲”。说实话,看过曾经的喀什二院,便会知道离三级甲等医院差距并不小,基础薄弱、底子差,不少诊疗项目都不能开展。更大的差距是理念:西部地区医生生活作息习惯较为松散,中午过后常常要睡个午觉;医生只管看好病,至于要搞科研、写论文等,基本没有类似概念。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到喀什二院的院长吴皓教授。援疆之前,作为新华医院副院长、学科带头人,吴皓对管理和学科建设相当在行,他本身又是一位出色的耳鼻喉科专家,这样的人才援疆将带来诸多亮点。吴皓带领团队,根据喀什地区疾病谱,结合援疆医疗队的自身优势,短时间内打造出优势重点学科,先后成立了肾病科、新生儿科、中医科等,极大满足了当地百姓的看病需求。援疆医疗团队充分发挥上海后方资源优势,定期为喀什二院进行科研专题讲座、科研思维培养,并指导科研项目的申报、科研论文的撰写。

时任上海市分管卫生副市长沈晓明更提出了全新概念:喀什二院需建设7个临床医学中心。中山医院、华山医院等7家三级甲等医院与喀什二院携手打造心血管疾病等7个“沪喀疾病临床诊疗中心”,此后,瑞金医院与喀什二院又联合成立实验研究中心,形成“7+1”模式。

7个临床医学中心当平台,上海每年派出高级医疗专家团赴喀什二院开展支援服务、举办国内国际学术会议、培训班。自此以后,申城大专家、大学者接连不断前往喀什。

2013年9月,沪疆医学大会召开。金秋是新疆最美好的季节,更是收获的季节。这次大会也是上海新一轮援疆工作开展以来,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医疗卫生援疆活动。

大会共有400余名知名专家、南疆各州300余名医务工作者参加。在上海都难得聚首的三位院士齐集一堂: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正敏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贺林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周良辅教授做主题演讲。大会同时开设了医院管理、肿瘤、神经外科、先天性心脏病、消化内镜等11个专业分论坛,吸引了全疆的医学专家。喀什,这颗南疆的明珠,一时成为医学界聚光之地。

最揪心的援疆医生故事

援疆医生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吴皓院长返沪后,新华医院副院长吴韬教授担纲喀什二院的院长,这位“70后”的帅小伙,沿袭了援疆干部的进取、实干精神,一年里,他往返乌鲁木齐、喀什之间多达20余次。2013年8月首次进疆交接之时,吴韬的父亲不幸突发脑溢血,入院开刀。当时,刚接到喀什任命的吴韬并没有回去探望父亲,而是一直坚守到春节回沪。等他终于赶到重症监护室,玻璃窗那头的父亲已陷入昏迷。

短暂几天陪伴后,吴韬带着新一批医疗队队员,再度启程入疆,队员们根本不知道他藏着揪心牵挂。2014年7月底,吴韬正和同事一起审核喀什二院申报自治区科研项目,这时,接到一个让他遗憾终身的电话:弟弟告诉他,父亲去世了。放下电话,吴韬忍不住落泪。父亲病倒后的日日夜夜,吴韬天天在心里祈祷:“请等我回去……”匆匆回老家奔丧,吴韬很快又出现在喀什:因为喀什二院已到“创三甲”的关键时刻,容不得丝毫耽误。

“创三甲”的过程中,

上海医生付出有目共睹。

2014年,喀什二院通过新疆医科大学教学医院提出申请,4个学科通过自治区临床重点专科评审,自治区级各类科研立项数目为往年10倍,位列南疆首位。吴韬牵头的“南疆医疗联合体健康管理‘云平台’建设项目”获得自治区重大科技支撑项目。2015年1月,喀什二院以自治区所有参评医院第一名的成绩顺利通过三级甲等医院评审。一所技术领先、学科完备、管理有序、服务优良、朝气蓬勃的新喀什二院已然呈现在南疆人民面前。

上海卫生援疆团队荣获“2016感动上海年度人物”奖


最引以为傲的上海经验

援疆出品牌、出人才。我认为,最值得骄傲的是,上海医疗援疆提出的“三降一提高”项目,由于实施的效果非常不错,而今已成为国家援疆的一大项目。喀什地区长期以来并没有健全的公共卫生服务网络,可以说这一块是空白的。就拿为产期妇女保健来说,在上海这早已成为常规,但在喀什几乎没有这样的概念。由此,上海提出的“三降一提高”,即降低传染病发病率、孕产妇死亡率、婴幼儿死亡率、提高人均寿命期望值,2012年起,在喀什地区正式实施。

上海对口喀什地区4个援建县(莎车、泽普、叶城、巴楚),总共投入了2.15亿建设资金。经过近3年的实施,4县的传染病发病率总体下降了16%,孕产妇死亡率总体下降34%,婴儿死亡率下降了12%。

喀什4县路途遥远,从喀什市区驱车前往最远的叶城单程就要6小时,公共卫生医生用专业和奉献,为当地百姓筑起一道“健康长城”。考虑到当地特殊的风土人情,我们也派出了第一批援疆女医生。

在崎岖的山路上,医生们一步步前行。喀什地区卫生局副局长、援疆干部何国跃,常常陪着医生们到偏远人家,一户户地探访。他们在漫天风沙中克服种种困难,深入乡卫生院、村卫生室和村民家中实地调研,并努力培训基层妇幼工作人员,使当地儿童保健工作逐步从无到有、建章立制。如今,国家卫生计生委将“三降一提高”正式列为援疆项目,整个新疆地区的百姓都能受益。

我常在想,上海作为全国医疗卫生重镇,援疆到底输出什么?我们输出了优秀的人才,输出了先进的医疗技术,更输出了管理理念和健康理念。比如,在上海探索实施了许多年的医联体,也移植到了喀什地区。由喀什二院牵头,下属4县共同形成医联体,影响力正在不断扩大,品牌效应也渐渐延伸。目前,已有10家地州级、县市级医疗机构加入。预计近两年内,将实现喀什地区12个县人民医院全覆盖。

上海卫生的援疆经验,正结出更多硕果。在西部这块广袤的土地上,洒满了我们上海医生的血与汗。但是能让地处祖国边陲的喀什人民享受到上海先进的医疗服务,这让我们倍感欣慰。



欢迎投稿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

文字、图片、视频发送到

kashidianshitai@163.com

小喀君在等你投稿呦~


往期回顾

话题讨论丨冬日出行篇

道德的力量丨周新华:用实际行动诠释完美家风

健康丨今冬流感为何来势凶猛?权威部门给出回应......

喀什说法丨如何识破手机诈骗,专业人士为你支招!


来源      上    观


编辑      高菁谣

责编      党晓波

主编      张    莉


喀什电视台

读懂喀什·爱上喀什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