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典藏艺术家》当代中国花鸟画的铺路者——袁晓岑 ​(上)

盛世典藏2020-07-25 07:02:07


今晚21:10(2016年2月20日)昆明广播电视台K-4财富频道《盛世典藏》栏目将为您播出   当代中国花鸟画的铺路者——袁晓岑 (上)


人们一谈到就想起了齐白石,一谈到就想起了徐悲鸿,一谈到孔雀当然就想起了袁晓岑。当代中国花鸟画的铺路者——袁晓岑

对孔雀和仙鹤情有独钟的袁晓岑,将孔雀和仙鹤的美描绘得淋漓尽致、仪态万千,以至其写意孔雀成为中国画坛一绝。

  袁晓岑(生于1915-卒于2008年),汉族,贵州普定人,担任过昆明师范学院和云南艺术学院教授,美协云南分会主席,云南艺术学院副院长。

出生于贵州普定深山独家村的袁晓岑,自幼酷爱美术,凭着极高的天赋和坚忍不拔的毅力自学成才。1935年,为全面提高学养,以卖画半工半读的方式入读云南大学文史系。在云南大学学习期间,受当时先进思潮的岭南画派影响,袁晓岑走上了革新的道路,他在文章中大声疾呼:“中国画至今已经到了不能不革新的地步了,虽然徐悲鸿、林风眠等先生早已提倡改革,但还需要更多的呼应者,要吸收西方绘画之长,着重写实,着重表现形神,表现性灵。”

袁晓岑对前人以临摹代替写生的画风毫不留情地予以抨击,并且身体力行,在岭南派“师法自然”的基础上为中国画革新不断探索、创新。他突破历代孔雀的画法,开创了写意孔雀画派,在对孔雀以及各种鸟类的表现方面打破了旧的程式,形成了鲜明的美学观点和个人风格,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徐悲鸿曾经到袁晓岑家里,看到他为画好孔雀,自己不但养了孔雀,而且还把孔雀羽毛挂在墙上,练习工笔写生,大师高兴地说:“师法造化,才能有所创新,有所进步,我在柏林学画动物时,就是这样天天对着动物画。”

大师的鼓励和指导,更加坚定了袁晓岑终生从事美术工作的决心和信心。他也给自己立下了座右铭:“发自我之性灵,探求自然之美,汲传统之精华,走自己的路,而今仍以之自勉自励也。”

袁晓岑的中国画并不只是中西技法的简融合,而是以民族艺术之精神为基础,消化外来艺术之营养,使自己的中国画创作具有新的物质、新的样式。有准确的造型,也有洗练的笔墨;有结构、动势的生动描绘,也有传统中国画的空间意识。他采用传统意味的线、墨、色,结合西画造型画出来的孔雀、小鸭、鸽子、白鹤、马等动物,勃勃有生机,给人以美和力的享受。在表现白鹤方面,他一反前人松鹤图的旧程式,把白鹤处理在沼泽、雪原的环境中,强调白鹤起舞的动态。


    著名美学家王朝闻,曾经这样评价袁晓岑的花鸟画:曾经长期从事中国花鸟画的袁晓岑,对古典文学颇有兴趣,对传统画论的“气韵生动”作过长期探讨。这使他的作品有独特的风格,具有中国传统艺术的状态与抒情的对立统一。

云南作为袁晓岑的第二故乡,不仅孕育了他绘画艺术全新的感觉,同时也为他艺术创作提供了丰厚的土壤:山奇水秀的自然景观、绚丽多姿的民族风情、丰富多采的民族文化以及珍禽异兽、奇花异草,都成为他创作的重要题材,而美丽吉祥的孔雀则成为了袁晓岑创作的永恒主题。


袁晓岑笔下的写意孔雀,一是有神韵,二是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总结说要活要有神,就要在西方艺术写实的基础上把中国艺术思想的意想加上去,要源于自然高于自然

正如《爱我孔雀》中袁晓岑所说的,将美的地方更为强化、突出、夸张;将美中不足之处减弱每作一幅画首先要展纸凝神立意,从意境开始追求美,让人看了就向往。



更多精彩请继续关注《盛世典藏》。


《盛世典藏》

首播:每周六、周日晚21:10

重播:次日04:05、14:40

栏目热线电话:0871—65392327

《盛世典藏》公众平台微信号:K4-SSDC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