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给乌鲁木齐的歌

我们的九五旧屋2019-11-11 07:28:43




刀郎给乌鲁木齐唱过一首歌:“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八楼是乌鲁木齐的昆仑宾馆,自1958年建成后一度曾是新疆楼层最高、服务设施最好的宾馆,当年很有些声名远播的意思。二路公交车是乌鲁木齐最早的公交车站之一,前些年要撤,引起了很大争议。于是到现在,乌鲁木齐的高楼大厦早已拔地而起,八楼还是那么舒适安逸的八层楼,二路车每天晃晃悠悠的经过,像愈发快捷便利的BRT车流里飘着一个悠闲散淡的音符。



今年的乌鲁木齐从九月底开始下雪,鹅毛大雪飘飘洒洒一整天,天地严寒,连太阳也倦怠,时针将将挪到十点,云端才会绽出光亮,雪花落的缓了些,城市慢慢活动起冻僵的关节。



人也懒,窝在温暖的房间里,甩掉累赘的棉袄,穿着单衣提着刀,围在一起吃肉。就只是吃肉。大块焦红镀金的羊腿连皮带骨的撕开,滚烫的热气从细嫩的肉里涌出来,就着甜凉的洋葱和放了酥油的奶茶,或者冒雪提回来两提红乌苏,一瓶伊力特,就能在寒冷的深冬热热闹闹的燃烧起来,整座城市就这样安乐的窝在远离中原的雪山脚下,迎着凛冽的风雪,做着如春的梦。




秋天出去的人多,出城去,去看胡杨林。天空乌蓝,胡杨擎着一冠灿烂的碎金迎风招摇,荒芜的大地浮起沙砾,托着小孩子橄榄绿的运动鞋,戈壁茫茫,一望无际。


夏天吃的多些,因为水果都陆续上市,便宜的惊人,种类也多,库尔勒的香梨,阿克苏的苹果,吐鲁番的葡萄,伽师的瓜……似乎整个新疆166万平方千米的甜蜜都在这个盛夏汇集乌鲁木齐。


夏天的乌鲁木齐市区很热,站在太阳下也有30来度,树荫下却很凉,仿佛细细的风都躲在叶间,等着撩拨驻足的行人。或者去城外的山间,不消去什么风景名胜,天山之类也是寻常——乌鲁木齐外随处是山,高低起伏,一路连绵不断,高的山尖尖还披着白雪,山下是绒绒的绿草,有白色的湖泊、白色的天鹅、白色的羊群和哈萨克人的白色毡房。山谷里有盛开的鲜花,这是要弃了车、徒步深入才能觅到的美景;那比公园里人工整理的景观还要丰富多彩,而更加绚烂,从头顶的山坡开始,各色的花都挨挨挤挤的开下来,一路汇到脚下的谷底,到处都是散落的、迸溅的彩色碎屑,热热闹闹的朝着人开。平坦的草原上也有花,是硕大的、温柔优雅的野花,牛羊在花间徜徉,从雪山而来的风流过无边的牧场。




也可以去大山深处,看瀑布流泻、玉碎寒潭,山崖陡峭,铁灰色的石壁上有一只只胸毛鹅黄、又圆又软的小羊羔蹦来蹦去。皮肤晒的黝黑的哈萨克男孩穿着夹克骑在马上,沉默的马踏着坚硬的蹄子从接近垂直的山崖上走下来,碎石时不时伴着烟尘滚滚落下,而年轻的骑手十分泰然,垂着又黑又长的眼睫,随着马背起伏轻轻调整重心,颇有挑灯看剑的从容潇洒。


等到了平坦的盘山公路,马就撒起欢来,和同伴追赶着朝家跑。骑手伏在马背上,黑发飘在脑后,呼喝着前进,撒下一路清脆的马蹄声 。    在山上也要吃羊,红柳烤肉、手抓肉、手抓饭、皮辣红是必不可少的美食。手抓肉是清水煮的,只放一点盐,却很有味道,红柳烤肉分量十足,都是肥瘦均匀的肉块,烤的油滋滋的,夹到新出炉的烤馕里,激出喷薄的香味。


吃完会跳舞,主人和客人,各族的人都聚在一起,举起手臂,随意交换舞伴,或者干脆围一个圈,就能跟着音乐跳起来。维吾尔族的姑娘最好看,腰肢纤细,舞姿也轻盈优美,又十分热烈,细白的下巴一抬,那种独特的高傲自信的神情就流露出来。更多的人是不会跳的,也跟着挥舞手臂,吆喝节拍,吹出尖锐的口哨,也是十分开心。




乌鲁木齐的夏天太热闹了,七月时,天空会一直亮到晚上十点多,才不甘心的收敛起阳光。这时,乌鲁木齐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通宵达旦的工作或游戏,都在这座城市里不眠不休的进行。


乌鲁木齐没有春天。有时拖到五月,迟开的桃花旺盛,花叶还会覆上新雪。穿着鲜艳艾德莱丝绸的女孩行走在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之间,古老而充满异域色彩的民族风情与井然有序的现代化社会和谐融洽的并行,成为乌鲁木齐独特的风景线。

 



编者按


晚上好,我是待寻。


接下来我们会推出来一系列关于故乡的文章,如果暂时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走走那些美丽的地方,不如来到这里,我带你去看看。




我们的九五旧屋

投稿邮箱

2394931622@qq.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编辑  |  待寻

文案  |  核舟

插图  |  核舟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