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孟杨访谈录】云格子铺 郭洋:浙里有间格子铺

第三方资讯2019-05-11 19:07:31

小编导读

2015年4月10日,“云格子铺”正式上线。

“云格子铺”扎根于校园市场,将学生作为主体用户,致力于解决个人闲置物品,打造专属校园的个人闲置的网络交易平台。简单大方的交易界面、人性化的交易服务,“云格子铺”已经正式迈出了第一步。


“云格子铺”的创始人、现任杭州造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CEO——郭洋,2013级运动训练专业的学生。“以固定圈子为基础的个人闲置物品交易社交平台。和靠谱的人交易,解决头疼的闲置物品;找到和自己一类的人做朋友,以兴趣为中心而非以脸为中心的社交行为。这就是我们的理念,这就是我们的产品”,当谈及“云格子铺”的创业团队理念时,他说“创造价值,追随年轻”;而他的日志中也曾被记下“把梦想,托付给云,然后把自己托付给梦想”这样一句话。


请马云来浙大

2013年11月份,在一次与学长的聊天中,郭洋意识到马云没有来浙大做过演讲。萌生了这个念头后,他扛着相机,走遍了浙大的三个校区,前前后后找了一百多个浙大学子,拍摄下他们对马云的邀请,通宵剪成了一段两分四十七秒的视频。之后一个人冒雨闯入了支付宝大厦,跟在一位阿里巴巴内部人士身后混了进去,并有幸得到了一位在阿里巴巴工作的学长的帮助。这件事让郭洋成为当时阿里巴巴的内部头条新闻,也在人人网上获得一万多的点击量。之后便有同学开始找到郭洋,表示愿意和郭洋一起做这样的事。“我最早的团队就是这样组建起来的”,郭洋笑着说。


他们的团队用半年的时间都在做“请马云来浙大”这件事,没有指导老师,没有组织挂靠,没有任何流程可以走,就连海报横幅也是采取“游击战”方式才得以对外宣传,用创业的方式在做一个活动。然而郭洋的团队觉得这件事十分有意义,他们有一句口号一直保留到现在“我们希望在二十岁的时候做一件可以在八十岁讲给孙子孙女听的事”,这样的一种动力让他们从一个人变成几个人,从几个人变成一群人。活动引起很大的反响,阿里巴巴的CTO王坚博士对他们表示了关注,并在去年三月份在南华园和他们团队进行了一次会谈。王坚博士有一句话让他一直记忆深刻:“你们请马云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但不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作为国家未来的希望,你们该把时间花在一些更实在,更有创造性,更加长远的事情上面。”自那之后,郭洋的团队开始考虑转型,想做出自己的东西,从一个做活动的团队真正变成一个创业团队。


数码发烧友

郭洋介绍自己是一个狂热的电子产品发烧友,大一一年换过二十几台电脑,三十几部手机,都是卖掉一台买一台,许多都是二手产品。“因为我也并不是一个富二代”,郭洋对我们解释。因为交易的需求,他体验过国内有的各类闲置物品交易平台类似于58同城、赶集网之类,也试过各种数码论坛。但是他发现因为市场太过宽泛,用户门槛比较低导致用户质量不高,骗子、贩子充斥在这些网站中,让真正买东西的人可能会上当受骗,真正想卖东西的人也会遇到各种阻碍。自己产生的买卖需求没有在这些网站中得到很好的解决,为了顺利达成交易郭洋尝试了许多办法,最疯狂的一次是为了卖出一台电脑,一个人高铁来回上海和杭州就为了和买家见面完成交易。


这些自己交易积累的经验,让郭洋产生了自己要做一个平台来弥补这些不足的想法。这就是“云格子铺”最初创意的灵感来源,“我们决定打造我们浙大自己的“淘宝网”,做中国自己的“FACEBOOK”创造性的把电子商务和社交结合起来,去尝试阿里和腾讯两家巨头都没做到的事情


浙里的云格子铺

云格子铺是郭洋团队的第二个项目。第一个项目叫做“云桥”,想要做社团与企业之间的赞助信息的对接,但是在前期推广时遇到很大阻力而被迫放弃。他们意识到做产品首先要每个人都可以用,真正解决同学们生活中存在的问题。“云格子铺”理念诞生初期,团队便针对这个项目做了一次深入的市场调研,不仅仅是问卷或者访谈。去年六月份毕业季他们在CC98论坛上发了一个关于回收物品的帖子,几天内收到非常强烈的反响,回收的物品堆满了将郭洋的寝室堆成了仓库,只留下从门到床的一条小路。在去年“云格子铺”网站试运营时,他们将这些物品都录到网站上去卖,如今已卖得差不多了。


市场调研的成功让“云格子铺”的项目正式孵化出。在试运营的一个月内,云格子铺项目就已经拥有3980 浙大用户,其中50%自愿实名认证,完成了272单交易,创造了35246.06元的交易额。去年“杭州造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成功,去年12月公司拿到百万级天使轮投资,目前公司估值在一两千万左右,可以在今年6月到9月之间完成一千五百万到两千万的A轮融资,A轮之后公司的估值会达到八千万到一亿。郭洋说他们今年的目标是想要把公司的估值做到一亿。


“云格子铺”是高校个人闲置的交易平台。郭洋说,他们的团队不会用有关“二手”的词语,因为“闲置”不仅仅是“二手”,闲置的不仅仅是物品,包括时间,包括技能。情况下这些被闲置只是因为需求和需求没有对应,取名为“格子铺”或“云”也是希望通过互联网和手机移动端能够让这些不匹配的事物匹配起来,打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二手交易只是第一步,之后会推出更多平时忽视掉价值的事物。就像国外的“Uber”,他们共同用互联网创造出属于这个时代的“共享经济”。


郭洋介绍,这一两年“云格子铺”是不打算走出校园市场的,也是不考虑盈利的。他认为公司的发展需要过程,校园市场在国内是被低估的。他们的团队来自于校园,所以相比于那些大集团再重新走进校园,他们对用户心理的掌握比较到位,也比较容易获得第一手数据。他们希望在这扎根中国校园市场的一两年内的时间内,着重解决个人闲置的问题,一个类目一个类目地逐一突破。“我们虽然年轻,但就像马云说的一句话,如果把BAT比作鲨鱼,我们就像是小鳄鱼,在海里我们是没有办法和他们竞争的,如果在江里他们不一定斗得过我们”,郭洋十分自信。


“云格子铺”接入了各个学校的校园网,确保卖方一定是在校学生,解决许多交易平台中用户质量参差不齐的现状。云格子铺开放给每个用户一个真正属于自己支配的空间和一个全新的社区身份,在里面,用户用宝贝换口粮,用口粮买装备,身份认证,实名注册,最大程度的保证了圈子质量。同时,云格子铺不公开用户信息,不提供“人肉搜索”功能,最大化的保证了个人隐私。“唯一性的社区ID是我们给你在云铺子的全新身份,卖家or买家,持家or败家,找到和你买一样东西的那类人,找到属于你第二个家。简单而真实,这是我们推崇和追求的用户体验。”这是云格子铺的理念。


恰同学少年

郭洋在谈论团队曾一起做过的活动时便说:“我们这一群人并不是因为创业而去创业的,而是先有了这么一个团队,大家彼此熟悉,喜欢这种一起做事的感觉,然后因为各种机缘巧合一步步走下去,踏上了创业的不归路。”


谈及团队,郭洋很感恩。“公司制的部门体系运营着没有上下级的工作模式,相互间平等的交流和激烈的思维碰撞。敢想敢画的设计师,能写代码能拖车拉货的技术工程师,能写文案能当主页君的哲学妹子,能干一切杂货累活的工科汉子,非常感谢大家能为着同一个梦想努力下去。”浙里云团队是一支纯90后团队,平均年龄不到20岁,均是来自浙江大学和中国美院的本科生。团队中的程序员从小学习编程,保送浙大计算机学院,拥有多次独立项目开发经验;团队中的设计师来自中国美院数字媒体专业和浙大艺术设计专业,业务熟练;团队中的运营组员分别来自浙大运动训练、经济实验班、法学、管理等各个专业,专业互补。“团队成员都很优秀,我们唯一的共同点是——我们都是理想主义的践行者。”郭洋说。每次在紫金港校区北街格子铺和各部门负责人讨论下一阶段计划,进行头脑风暴的时候,是郭洋最激动的时刻。


现在的郭洋,每天上体育专业课周末上ITP课程(创新创业管理强化班),喜欢足球,喜欢看书,自称依旧是个文艺青年。他说希望在30岁前完成个人财富积累,30岁之后去做内心真正想做的事情,比如建立一所学校。因为受《死亡诗社》、《放牛班的春天》、《海上钢琴师》这三部电影的影响,他希望他的学校,不拘泥形式、不看重升学,就像马云针对企业家开一所学校一样,他想针对真正想学东西的人建一所学校。不让教育以外的因素,比如说体制,比如说利益,影响到学校建立的初衷。


他说从《死亡诗社》的主人公身上看到了自己,都是对自己个性很坚持的人。郭洋希望自己的人生可以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来生活,如果要随波逐流,可能有一天会和主人公做出相同的决定。这部电影他从初中到大学看了五遍,希望在自己不同的人生阶段可以不断提醒自己可以坚持自己的内心。


一直做自己的“Captain”,指引自己方向,释放自己的天性。

“云格子铺”,恰逢同学少年,一切正杨帆起步。

【完】


第三方资讯支付行业代理商交流QQ群
464418216

(欢迎您的加入!加群请备注地区和品牌)

版权声明:【孟杨访谈录】系列由孟杨老师亲自授权,转载时请联系本平台和注明出处!

↓↓↓点“阅读原文”进入【联盟成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