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超|浅析《达洛维夫人》中伍尔芙对生命和谐及人类命运的诉求

大爱社发2021-11-19 14:39:48

作者:杨超


摘要:伍尔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小说家。在英国意识流小说界有重要的一席之地。那种创作的激情的才华成就了她,同时也毁灭了她。伍尔芙与她笔下的人物一起经历现世的浮华与幻灭,不安于平凡,从痛楚中找寻创作的源泉。带着疾病的困扰与战争的频仍,故园的毁灭,儿时残缺的生活,思想的不平衡,只能在小说中自谋出路,自得其乐。说不上幸与不幸。伍尔芙自有她的天真,一力避开现实的笔触,她的思想生活与作品融为一体。在现实与虚幻中沉潜。在疯狂的熔岩中找到主题。亚里士多德直言:“没有任何天才不带有疯狂的特质。”而伍尔芙正是这样的天才,疯狂的疾病给与她进入各种人物内心的特质和广阔的创作空间,同时也摧毁了她,让死亡与崩溃的阴影永远在她心底滑行。但伍尔芙与生命共感的创作感悟深刻地影响着广大读者,她以生命为创作定位,时时刻刻保持着对生命的高度哲思和警惕,其对生命存在的价值意义和命运和谐的诉求经常透过她的作品折射出来。本文就伍尔芙在《达洛维夫人》回归作者思想及作品本身,从而探寻出伍尔芙对生命和谐及人类命运的诉求。

关键词:弗吉尼亚·伍尔芙;追寻;生命意义;创伤写作;意识流

  • 引言

著名的英国女意识流小说家弗吉尼亚·伍尔芙,被誉为20世纪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的先锋人物之一。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她是伦敦文学界的核心人物,同时也是布卢姆茨伯里派的成员之一。其对于英国文坛的意义不言而喻。《达洛维夫人》《到灯塔去》《墙上的斑点》等是她的代表作品。在《达洛维夫人》中,弗吉尼亚·伍尔芙为读者揭示了一种独特的生命模式。身处动荡的社会当中,她更加关注社会与人类生存,穷尽一生去探索现代社会人生存的意义,她对“生与死”的独到见解引起了人们对于现代人生存困境的关注。《达洛维夫人》作为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作之一,这本作品自然富有意识流技巧的特征,并且是主体;在当年,这种另辟蹊径的试验堪称创新。弗吉尼亚·伍尔芙高超的创作技巧使她在传统与创新的表达中游刃有余。她并不割断历史、抛弃传统;相反,在塑造典型人物,刻画矛盾性格,精心布局,铺叙情节,逐步推向高潮,运用对比手法与个性分明的对话,交替穿插锐利的讽刺、强烈的谴责、幽默的笔调和诗意洋溢的抒情等方面,都同传统小说有相似之处,并在此基础上独开一派,由此奠定了弗吉尼亚·伍尔芙作为英国文坛的前卫开拓者之一的地位。在《达洛维夫人》中,我们可以看到弗吉尼亚·伍尔芙对生命和谐及人类命运的诉求之思考与追寻的努力,看到了弗吉尼亚·伍尔芙独特的精神气质:“一面澄明,一面黑暗;一面寒冷,一面温热;一面是创造,一面是毁灭;一面铺撒着天堂之光,一面燃烧着地狱之火。”

  • 意识流小说、作家生平简介

早在1918年,意识流作为一个心理学词汇被梅·辛克莱引入文学界。在这之后,“意识流文学”就泛指注重描绘人物意识流动状态的文学作品。在创作上,意识流文学主要特点包括重现人的内心世界,所追求的就是潜藏于人们头脑里的思绪和意识,旨在将纷乱复杂、恍惚迷离的内心世界直接地、原原本本地呈现在读者面前。意识流动的特点是往往由现在的某一情景引起,触发对过去某一相似(往往只是在某一局部上相似)情景的联想,或诱发对未来某种情景的向往。通常采用内心独白、内心分析、自由联想、多角度叙事和象征的表现手法,并借回忆、现实、幻想、梦境等交织组合,令人印象深刻。弗吉尼亚。伍尔夫(1882-1941)是西方意识流小说作家的杰出代表之一。“意识流”小说的诸多写作特征,被伍尔夫运用的淋漓尽致。她阐释“意识流”小说观点的论文《论现代小说》已经透彻地表明了自己对于意识流小说的深刻理解。

对作家小说进行分析是理解作者的心态历程的一种方法。由于受到布鲁姆斯伯里集团的熏陶和家庭环境的影响,她有着一颗敏感细腻的内心。意识流的创作风格无时不刻不影响她。例如,伍尔芙著名的短篇小说《墙上的斑点》就是运用内心独白的手法写成的。以及《雅各之室》《达洛维夫人》都是伍尔芙出色的意识流小说。相比其他作品,《达洛维夫人》通过达洛维夫人一天的生活和意识流动的轨迹,在某一普通而又非常特殊的时刻,非实体领域的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相交,激活了沉睡在心灵底壁上的一连串的思想、情绪、观念和记忆,使过去现在和将来三种不同的时刻相互渗透,彼此交融,错综复杂的揭示了在同一时刻人物内心的不同变化与由此而生的行动。而时光交错的命运又隐隐造就着主人公的遭遇境地。

伍尔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小说家。那种创作的激情的才华成就了他,同时也毁灭了她。伍尔芙与她笔下的人物一起经历现世的浮华与幻灭,不安于平凡,从痛楚中找寻创作的源泉。带着疾病的困扰与战争的频仍,故园的毁灭,儿时残缺的生活,思想的不平衡,只能在小说中自谋出路,自得其乐。说不上幸与不幸。伍尔芙自有她的天真,一力避开现实的笔触,她的思想生活与作品融为一体。在现实与虚幻中沉潜。在疯狂的熔岩中找到主题。亚里士多德直言:“没有任何天才不带有疯狂的特质。”而伍尔芙正是这样的天才,疯狂的疾病给与她进入各种人物内心的特质和广阔的创作空间,同时也摧毁了她,让死亡与崩溃的阴影永远在她心底滑行。

  • 伍尔芙的创伤书写

创伤书写是《达洛维夫人》的重要写作特征。伍尔芙将作品的主题聚焦于创伤,形式上采用了意识流等全新的创作手法潜入人物内心,书写现代人的精神危机和战争带来的创伤感。

创伤书写贯穿于弗吉尼亚·伍尔芙三十余年创作生涯的始终她在作品中反复再现一生中遭遇的种种创伤经历。早年母亲及姐姐的相继离世,儿时遭受的性侵,抑郁症的反复侵袭及两次世界大战残酷的烽火使伍尔芙承载着巨大的心理创伤,一生饱受“恐慌”和“梦魇”的折磨,使她的大部分作品在主题上展现出一种难以言说、无望的伤感气氛。《达洛维夫人》是伍尔芙第一部成功的实验性作品,伍尔芙通过回忆、现实与幻象的交叉穿插,探究人物的内心,再现了一战对塞普蒂默斯·史密斯这位退役老兵的影响。伍尔芙“把个人的创伤经历与历史事件相结合,正如她从战争带来的剧变中寻找塞普蒂默斯疯癫的原因[1]”。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塞普蒂默斯与另一位主人公克拉丽莎·达洛维比更贴近现实生活中的伍尔芙。

这部小说发生的事件全都压缩在从上午九点到次日凌晨这短短的十五个小时之内。克拉丽莎从早上走在战后伦敦的街道上去购买鲜花到晚上在家中举行宴会这段时间里思潮流动不已。伍尔芙通过克拉丽莎的心理意识活动,利用回忆与现实的穿插交错,概括了其一生重要的经历。除此之外,另一条并行不悖的叙事线索是塞普蒂默斯在同一时间里与妻子在公园散步时的心理活动。他患上了“炮弹休克症”,对一切都失去了情感。医生布雷德肖爵士要强行把他送入精神病疗养院,在绝望中他选择了跳楼自杀。克拉丽莎虽然和塞普蒂默斯互不相识,但在宴会中得知他自杀的信息时,还是思绪万千,感悟生与死、出世余人世等意义。伍尔芙在小说中蓄意构思两个主要人物、两条叙事线索,如她在日记中所说:“是为了表现神智清醒的人和精神失常的人观察下的同一个世界,从而深刻地评判这个社会制度。”《达洛维夫人》中弥漫的创伤气息离不开当时特定的历史语境一战堪称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浩劫,它是20世纪初资本主义列强争夺世界霸权的战争战争爆发之初,各交战国政府纷纷鼓吹本国进行的是“保卫祖国和全世界的正义神圣战争”。绝大多数英国普通民众受到蒙蔽,大批年轻人为了拯救世界民主,在政府的宣传和鼓动下,充满浪漫的英雄主义情怀积极奔赴前线。然而战争的持久和惨烈超出了人们的意料,战场上的残酷厮杀和血肉横飞,不仅打碎了所有的幻想,还给他们的肉体和精神造成了难以弥合的创伤。可以说,大战葬送了英国整整一代年轻人的美好前程。难以计数的家庭家破人亡,陷入了无边的悲伤和苦难。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英国民众都很难走出战争带来的伤痛和梦魇,哀怨和愤恨之声不绝于耳,整个社会弥漫着悲哀、失望、迷惘的气氛。伍尔夫在《达洛维夫人》中通过塑造患有“创伤后精神障碍”(PTSD)的赛普蒂默斯这一人物形象真实地再现了一战带来的精神创伤和战后心理危机。

  • 伍尔芙对生命和谐及人类命运的诉求

弗吉尼亚·伍尔芙虽然时常以悲观之眼冷瞥世人及当下生活,但从其颓丧之笔中仍然可以挖掘出很多对于生命和谐与人类命运诉求的独到见解。她主张塑造人物要拥有力度和宽阔的视野,不能局限于世俗的爱恨情仇当中来铺排情节,一味寻求故事的通达性。她不想关注人生的普遍问题,甚至没有察觉到这些问题的存在。她的全部动力,就在于她要自我申诉:我爱,我恨,我在受苦。弗吉尼亚·伍尔芙将她所有的创作焦点都融汇于人物的精神世界。只有解决了人类自身的精神问题,才能展开人生的一系列其他活动。一个人如何独自走过幽暗的回廊,如何从黑暗的洪流中浮出水来,如何消解内心激荡而凛冽的交战,是她的全部注意力所在。

无可厚非,弗吉尼亚·伍尔芙对于人物精神世界的刻画细腻至极。她认为:“心灵接纳了成千上万个印象——琐屑的、奇异的、倏忽即逝的,用锋利的钢刀深深地铭刻在心头的印象。”[2]而作家的任务就是将这些印象都记录下来。伍尔芙对生命真谛的追寻是她持之以恒的长久命题,她主张从日常生活中发现小小的奇迹和光辉,就像在黑暗中出乎意料的擦亮了一根火柴,是对人生的真谛获得一刹那的印象。弗吉尼亚·伍尔芙饱受病痛折磨,行走在濒死与频发的疯狂之间,但她对于个体存在、精神至上和生命的独特启悟上却如灯塔一般散发出恒久的光芒,永远的照耀着人们。通过意识流等手法在《达洛维夫人》中的娴熟运用,揭示了作者对于生命和谐的意义追求,是一种隐含的思想的表露。每个读者都可以沉浸其中,得到自己的理解,拥有自己的历程与意义。弗吉尼亚·伍尔芙是女性书写历史中的新视野,是英国现代主义文坛中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有了这个新视野之后,对于生命和谐及人类命运的诉求这样关注人类自身的命题上又出现了新的书写高峰,就像亚特兰蒂斯从大海中冒出来一样,伍尔芙独树一帜的意识流创作从文学海洋中升了起来。

 

 

[参考文献]

[1]朱旭晨:《跨越时空的谋和与约见》载《文化艺术研究》2009

[2]许春芳:《疯狂及其隐喻》

[3]高奋:《弗吉尼亚·伍尔芙生命诗学研究》

[4]李金燕:《探寻生命存在的真相——小说<时时刻刻>的死亡意识解读》载《外国文学》

[5]潘华玲、李菊花:《殊途同归 神交与往》载《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04

[6]李伟:《未治愈的创伤——解读<达洛维夫人>的创伤书写》载《外国文学》2014

[7]潘建:《从“失语”到“喧哗”:论弗吉尼亚·伍尔芙对女性历史与文学史的追寻》载《湖南大学学报》2012

 


[1]李伟未治愈的创伤——解读《达洛维夫人》的创伤书写。第135

[2]百度百科

编辑:邸业通

审核:田锦茂 张司锋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