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极限新藏线D108-110

阿勒流浪记2018-11-08 21:38:33

D108

三十里营房-哨所遗址-黑卡达坂-黑卡沟-黑卡道班-麻扎兵站 123-6921KM

黑卡达坂-唯一土路

起伏十公里到赛拉图哨所遗址,没看到任何断壁残垣,缓上坡四十六公里到黑卡达坂,相当漫长的一段路,中间只有偶尔的短下坡暂时可以缓冲一下膝盖,耗时五个半小时,中途几乎没有休息,是新藏线反骑方向难度最大的达坂。

六公里曲折土路下坡,新藏线唯一烂路,只有六公里,表面泥土疏松,车辆经过,滚滚浓烟,瞬间吞没路上所有人和物,不过底部比较坚实平整,与317的烂路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二十分钟就下去了。顺骑的就没这么好运了,六公里上坡路得吃一个多小时灰尘,应该可以吃得饱了。

疾速陡下十一公里,路过黑恰沟,应该是半山腰的一个小村庄,继续下坡四公里到黑恰道班,进入峡谷沿江路段,蜿蜒前行,大起大落四十八公里到麻扎兵站。

最后峡谷路段,刮起怪风,风向不固定,沿着峡谷拐来拐去,方向多次变换,可却总是逆风,时急时缓,风大时缓慢前行,积蓄力量,待风变小,瞬间加速,如此反复交替前进。

麻扎只有兵站及附近几间木板房子,吃饭时,几位穿着制服,手拿棍棒的维族人进来,检查过往人员的身份及动向。

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麻扎 2017年9月16日


D109

麻扎兵站-麻扎达坂-库地 80-7001KM G219柏油路 

麻扎达坂

出门就开始爬坡,难得少见的盘山公路,连续曲折上坡二十三公里到麻扎达坂。中途遇到两辆SUV,停在路边休息,聊了一会,收获两瓶红牛。达坂上都是雪山,雪已经延伸到达坂上观景平台了,手指冻得刺痛,赶紧下山。

本来顺风而下,可疾速陡下十公里后,突然掉转方向,一直强逆风,持续吹到库地,不管在河谷中如何拐向,都是逆风,感觉风从库地灌入,沿峡谷蜿蜒前进,直冲达坂。后面沿河起伏缓下坡四十七公里到库地,两旁都是陡峭秃山,相当险峻,乌云密布,加上强逆风,下坡还得拼命踩踏,可不出一滴汗,反而好冷。

七点钟走出峡谷,外面风平浪静。来到库地检查站,两位汉族官兵持枪在前面走来走去,所有车辆暂时不能通行,不明原因,附近还有很多穿着制服的维族工作人员,说着维语或者带有维族口音的普通话。约半小时后检查通行,除了记录身份证,还得面部摄影留存,过关时两位官兵还过来打招呼,咨询情况,说是从广州骑过来,他们马上脸上露出怀疑的微笑。

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库地 2017年9月17日


D110

库地-阿卡孜道班-库地达坂-阿克美其特村-普萨村-柯克亚乡-叶城县 160-7161KM

再见林木

今天是新藏线最后一天,一百六公里,天刚亮就出发了,继续昨天的峡谷路段。沿江快速而下,三四十公里到阿卡孜道班,海拔降至2500M,终于看到树了,这是进入阿里地区后第一次见到树林,重新感受生命的活力。

连续盘山陡坡十五公里,终于爬上最后一个达坂-库地达坂,这段山路三个大拐弯,分成三段,下、中、上依次连接、重叠,任意路段有车鸣笛,整个山谷都能听到回音。站在达坂,回望来时的山路,曲折直上,谷深幽远,周围的秃山犹如一根根倒立的长矛,刺向苍穹。

峡谷山路

刚到达坂,已经起风了,逆风天天有,最后一天也不放过。陡下坡十一公里到阿克美其特村,逆风起伏缓下坡二十九公里到普萨村,重新看到喧闹的集市,终于回到人口密集的地方,这边都以公斤论买卖。

磕伤

进入平缓的沙漠路段,漫天黄沙,全是浮尘,抬眼望去,朦朦胧胧,艳阳也无法穿透,路边树叶渐黄,初秋已至。快速前行三十七公里,在路桩K37附近发生重大事故,由于分心看对面车辆,前轮撞上路面的石头,约砖块大小,速度约二十五码,瞬间被弹起来,然后摔在地上,人车俱伤,坐垫歪斜,前轮连续折断三根辐条,拔不出来,只好用胶布与其他的辐条粘在一起,车圈已经严重变形,近乎椭圆。双手擦破,无大碍,右脚也没事,左脚较严重,多处磕伤,有些伤口已经出血,膝盖韧带挫伤,已经红肿,万幸的是没有伤到骨头。

缓过神,扶起单车再次检查一遍,给伤口贴上创可贴,伤脚拖着破车继续前行。双脚已经无法发力,忍痛缓慢坚持完最后一段路,约九点天刚黑,达到K0路桩,新藏线起点,即是我们的终点。

经过三十四天的努力,沐尽风雨,看尽雪山湖泊,终于下山了,真正地进入了新疆。二十几个达坂狂飙突进,都能安然无恙,最后一天却在平地上发生意外,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到拉萨已经瘦了五斤,新藏线又食难果腹,一路消耗下来,再降十斤,满脸胡渣,面黄肌瘦,衣裳褴褛,俨然一名流浪汉了。

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 2017年9月18日  


 

新藏线精确海拔图

新藏线平均海拔四千五米,部分路段在五千米以上,氧气只有平原地区的一半左右,紫外线辐射强,气候恶劣,雨雪冰雹说来就来,无四季之分,只有冷暖之别,昼夜温差大,白天艳阳如夏,晚上骤冷入冬。高原风大,下午一般都起风,某些路段每天必刮,尤其在达坂风更大,不能过多停留,草草拍照,赶紧下山。强逆风、强侧逆风是新藏线最大难点,每天的路程往往被当天的风向所决定,骑者基本上无法胜天,即使能够胜天半子,也是惨胜,疲惫不堪。

全程两千五百多公里,基本上全新的柏油路,海拔都非常高,波动较小,基本上都是笔直的超长缓坡,路边旷阔的荒原,车少人无,一般高速下坡,下坡时速度可轻松超过五十码,甚至完全放开刹车刷速度,少有曲折的盘山公路。

新藏线,更比蜀道难。库地达坂险,犹似鬼门关;麻扎达坂尖,陡升五千三;黑卡达坂旋,九十九道弯;班公湖里洗过澡,死人沟里睡过觉,界山达坂撒过尿。

对于我们来说,高原缺氧完全不是问题,早就已经适应了,一路都没有出现高原反应。全程最难的路段在最后一个星期,即上段描述的路段,我们是先甜后苦,而对于顺骑者而言是先苦后甜,刚上来就遇当头一棒,不过大多数人都能熬过来,毕竟新藏线的骑友不是菜鸟,基本上之前都骑过其他相对轻松的入藏路线,有的已经是多次进藏了,体能及韧性都不错。

地处世界屋脊的屋脊,新藏线横穿多支山脉,喀喇昆仑、昆仑、冈底斯、喜马拉雅等山脉,雪山频繁出没,近在咫尺,有的甚至延伸到路边,如神圣的冈仁波齐,纯净的纳木那尼等等。开始阶段会感到惊喜、兴奋,然后逐渐习以为常,最后已经麻木了,都懒得拍照了。冰川融水造就了众多高原湖泊,羊卓雍错、满拉水库、玛旁雍措、拉昂错、班公措、龙木措等等,另外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湖,但是湖水一样清澈见底,蓝绿相间。

高原气候过于恶劣,不适合生存,看不到任何树林。中午艳阳高悬时,只能任紫外线照射,运气好的话,可以在路边稀有的路牌或者广告牌背影里乘凉。如此环境下,仍然有一批生命力极强的耐高寒野生动物,如高原精灵藏羚羊、自由飞奔的藏野驴、群体出猎的狼、横冲直撞的野牦牛等等,不过路边只看到藏野驴及藏羚羊,其他的都活动于荒原深处。

鉴于新藏线的难度,不以时间长短来衡量了,一切以安全通过为首要目标,大不了多花几天时间。经过月余的风雨兼程,成功地从世界屋脊走了下来,顺利完成新藏线的穿越,同时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不过相信一切都是值得的。

      新藏线各路人马如下:

1、 当地藏人

整个新藏线人烟稀少,阿里地区及新疆路段几乎荒芜人烟,仅有的十万藏人大部分都集中在一条街式的城镇,村庄很少。他们世世代代居住在地界第三极,远离社会文明,千百年来沿袭古老的生存方式,生活无过多变化。

2、 武警官兵

地处边防区域,又在新疆、西藏两个比较特殊的自治区,新藏线上每个城镇都有大大小小的军分区,沿途分布各类大小检查站及兵站,另外还有常年驻扎的部队。219大部分路段归武警交通部队管理,不划入地方公路局管辖范围,新藏线不仅是民用公路,更是军用通道,对边防地区尤为重要。我们刚好遇到部队转移,持续半个月,白天路上都是军车,偶尔会有官兵给我们赠送补给。

3、 货车司机

司机除了西藏新疆本地的,更多的来自内地各省。由于新藏线沿线太过荒芜,只能从新疆叶城或者西藏拉萨向中部-阿里地区远程输送物资,从两端到狮泉河,单程就需要一千多公里,翻山越岭,高原缺氧,气候恶劣,极其艰苦。

4、 生意人

大部分为川渝人,小部分是东北人,大多经营餐饮住宿超市等,一般在高原半年,十一月转冷后,回内地休息半年,翌年回暖后再来。

即便货车不断输送,物资还是非常匮乏,而且昂贵的运输费用,导致沿线物价横飞。大多数地方,只能太阳能供电,做生意的都有发电机,不过到了凌晨一般就会停掉,充电都要趁早。

住宿大部分为床位,二十至六十块不等,不能洗澡,没有厕所,自然方便,偶尔遇到县城才能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饭菜只能将就,几乎没得选择,一份盖饭或者快餐需要三十块,早餐一碗面需要二十五块左右,而且不一定吃得习惯,吃不饱是常事。中午偶尔才会碰到乡镇,大部分时间不能吃饭,只能吃干粮,以自加热米饭为主,天天中午吃这个,导致最后看到包装就反胃,换八宝粥撑过最后三天。

5、 游客

摩托车族最多,都是大排量摩托,路上还见过一辆三轮摩托,大多数穿藏行疆,沿线需要检查摩托车驾照及身份证原件才能加油,而且只能加满油箱,不能另外装瓶,要特别留意每个加油站的距离,因为错过一个加油站,很可能到下一个加油站之前就会耗光动力。

自行车也不少,据不完全统计,路上遇到的单车,反骑的五辆,顺骑的六十七辆,比想象中多了很多,比川藏北线热闹多了。骑行新藏线的都是老油条了,经验丰富,全副武装,不少骑友一路露营野餐,吃的住的都在单车上,自给自足,一个月下来,胡子拉渣,头发飘逸,脸部黝黑,一副犀利哥的模样。

另外,还有自驾游族以及罕见的徒步者。

欢迎关注公众号,将持续为您更新阿勒环华流浪记。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