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原创| 挥拍之间『张林』

醉歌文苑2019-05-14 16:39:50


           ?点上方蓝色字醉歌文苑关注,你会爱上这里

挥拍之间

作者:张林  编辑:刘勤田



二十多年前,单位有了活动室,摆上了乒乓球案子,我便经常光顾活动室,我喜欢上了打乒乓球。


喜欢打乒乓球,爱上打乒乓球,无关乎球技,也无关乎最后输赢,我只在乎于体验你来我往的拼杀过程,我只在乎于享受挥拍之间的纵情忘我。

最初,握拍在手,就没人指导,完全是随性而为。

现在亦然。


我一直不会抛发球,现在再学,也学不上来了。当初的习惯,也就成了现在的自然,这也成了我的无奈。好在,大家都习惯了,习惯了发球纯属犯规的我。


不过,如此犯规发球,也因此格外地快,但没任何旋转。发出的球,亦如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发球,也还有些变化,通常是突然地一长或者突然地一短。


一记长球,会像子弹一样,呼啸着飞出,给对手来个突然袭击,让其措手不及,自己侥幸得分;一个超短球,会让远离乒乓球案子的对方,来不及抢上近前挥拍,便两蹦或是落地了,让其有劲儿使不上,最终万般无奈而扼腕叹息。


如果一长一短被对手破解,我会虚晃一枪,在其一愣神之时,再突然发球得分,对手抱怨不带这么干的,我则会笑着说:这叫兵不厌诈。


虽然结末,大都还是以失败告终,但我依然开怀大笑。因为我的兴趣,在于玩乐而非输赢。


痴迷乒乓的我,一直没有花钱买真正属于自己的球拍子。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我根本就不在乎手里握着什么样的拍子。手中的拍子,要么是别人玩累了放在一边,我去乐呵呵地蹭着玩;要么是别人买了新拍子,把不惜使的旧拍子慷慨地赠予了我。

为此,我还会在人前自嘲:擅打者,不择拍!


如此赠来蹭去,倒也联络了感情,增进了友情。充满生机与快乐的乒乓时光,洒满阳光与温暖的业余生活,也给我留下了别样的美好与幸福的回忆。




除了蹭拍玩,我先后拥有过三个球拍。

单位有了活动室,中心校以每个五元的价格,买了一批拍子放在了活动室供大家用,怕玩的时候抢不到拍子,我就顺手牵羊经管起来一个,以方便自己使用。


这个拍子,只有一面粘着胶面,也只粘了薄薄的一层,没有一点儿弹性,乒乓球打在胶面上,啪啪直响。许多人都说,这哪里是拍子,简直就是木头板子嘛!由于拍子的硬度大,使得飞出的球有力度没速度,适合于近案子发球推打。


这批很快被大伙淘汰的拍子,也因为自己使用了许多年,所以自己始终也不习惯在远处发球接球,我更习惯于近处的推打和快攻。由于拍子没弹性,发球或者抢攻,我也就格外用力,偶尔也会因此把胳膊闪着,轻微地疼上几天。在我,乒乓时光,快乐着,却也有痛。


后来,组内同事张洪微调到安达街里工作,临走,把她的拍子给了我,说我爱玩乒乓球,留下做个纪念。我乐颠颠地接过拍子,从此便爱不释手,拥有了双胶面拍子。


有了双胶面拍子,我更愿意光顾活动室。和谁都玩,和谁都挑战。人少就单打,人多就双打。去得不凑巧,实在凑不上手的时候,也会用手机一遍遍地联系他人。


记得有一次,见活动室里有一个闲置的案子,寻不到对手玩,我就上楼请下来一位下课刚回办公室的女同事。


见案子上放了一把折叠伞,我随手放在了窗台上,开始发疯似的玩了起来。乒乓一阵子后,有课了,我去上课了。上完课,我刚回办公室坐定,颜枫老师就找到我,她听和我玩乒乓球的老师说,是我随手把折叠伞放在窗台上了,她说那把伞是她的,她玩完乒乓球再去找,伞也没在窗台上。


当时确实因为玩,把案子上的伞放在活动室的窗台上了,我安慰她说,不能没,我去活动室找。我噔噔地下了楼,来到活动室。活动室已空无一人,窗户还开着,窗台上什么也没有。我以为谁玩完乒乓球,临走把伞给经管起来了呢。


于是,我又噔噔地跑上楼,去询问玩球的人,问注没注意到窗台上的那把伞,问见没见到谁给经管起来。大家的回答,让我很失望,都说玩的时候没注意,走的时候也没注意啊!


折叠伞下落不明,是我的责任。我找到颜枫老师,表达了歉意,也真心承诺买一把伞还她。她说千万不用,丢了就丢了吧。最后,我也就以实为实了,没有再买一把伞还她,欠下了她这份人情。后来,听她一个乒乓姐妹说,颜枫老师丢的那把伞,刚买没几天,是一把太阳伞,是防紫外线的,还挺贵呢,花七八十买的呢。我听了更觉得自己处事的草率,伞本来是因为我放在窗台上不见了,我怎么会因人家的客气和婉拒而就这么算了呢?这也真不该是我的行事风格。


直到今天想到此,我都很内疚,都觉得对颜枫老师有亏欠,不仅是物质层面上的亏欠,还是精神层面上的亏欠。


打乒乓球,当然也有输赢,而输赢也确实证明了球技的高低。和贼会玩的,除非人家放水,有意让着你,要不然,都会一败涂地。有时赢的一方,因喜不自胜而开的玩笑,也会让输的一方输得憋气带窝火。如果想让自己最大限度地释放情绪,我的经验是:最好找比你更弱的人玩。


前些年,英年早逝的同事滕哥,也愿意玩,虽然球技不高,就像我,但也经常光顾活动室。


记得那次,和滕哥对打,见他连续多局不开和,我笑着刺激他:“使点劲儿,阳痿了?别蔫头耷脑胎胎歪歪的!”不想,一句话,把滕哥说生气了,他把球拍子往桌子上一扔,摔门走出了活动室。我一时很尴尬,也很过意不去。知道他的脾气后,我也就和他有正经说正经的,不再跟他开玩笑了。


以上两件事,算是我在乒乓的时光里,不经意间,烙印在记忆深处的小插曲吧。


时至今日,单位的乒乓球选手,可谓高手如林,这得益于他们认真地钻研和苦练。他们手中的拍子,也进行了普及性更新。同事吕国军是我曾经的学生,见我的拍子太落伍了,买了新拍子后,就把他的旧拍子给了我。这让我拥有了第三个球拍子,也就是现在的球拍子。


有了这个球拍子,感觉体面多了,我去活动室的次数更多了。有时大家凑不上手,便发微信或打电话催我去,我会存上未写完的稿子,小跑着下楼,赶赴这场“挥拍之间乐亦无穷”之约。




我的乒乓时光,可谓乐趣多多,欢乐无限!因为爱玩乒乓球,我突然有了存在感,已多年不教课的我,也突然觉得自己是单位里不可或缺的一分子——我很重要。


其实,人生一世,会有很多人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要。朝夕相处的同事,能够互为在意、彼此关注和尊重,也都是今生难得的缘分。我会牢牢记住并格外珍惜工作之余打乒乓球,以及在一起工作的那些快乐时光、美丽瞬间、点点滴滴、分分秒秒,我也会刻骨怀想同事们带给我的诸多美好,因为这也是可以陪伴我一生一世的温暖!

 



◆作者简介◆

张林,男,安达市老虎岗镇中学校报主编,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1985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各类体裁的文学作品散见于《海外文摘》、《岁月》、《天池小小说》等近百家报刊。 出版个人专辑《流水生活》自传体小说《我的前半生》散文集《悄悄走过的岁月》教育教学专著《教坛》散文随笔《北国风》。2003年以来,个人创作成果,多次被报刊推介。



醉歌文苑  不见不散

醉歌文苑  您的朋友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片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总编:刘勤田  微信:liuqin-988

编辑:燕子  幽梦  魅儿  吟之 

投稿邮箱:64449470@qq.com

(喜欢,就转发分享哦)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