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新疆和田.除了和田玉,还有这些你这辈子花再多钱也很难买到的...

和田玉玩家联盟2019-06-11 15:25:36




和田——大地之乳。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新疆占了六分之一,骄傲地拥有了中国版图上的整个大西北。


而在西北边陲地,新疆往南移,镶嵌着大大小小298块绿洲。绿洲之上,生活着曾经丝绸之路南道上的重镇、光彩夺目的绢都——和田。



和田是绿洲中央的项坠儿。它南枕昆仑,北卧大漠,一半神山玉立,一半妖娆盆地。古往今来,各国文化在这里冲撞、交流,被有些学者称为西域的“东方明珠”。


2200多岁的和田古称“于阗”,梵文名“瞿萨旦那”,意为“大地的乳房”。

她像大地之母一样,用自己甘甜的乳汁喂养了这片土地上的生灵。绿洲、果园、农舍悄悄蓬勃,人们的信念变得圆满单纯,土地上空的文明得以生生不息。






相传曾经的于阗王在婴儿时期不吸人乳,而食乳房状的山地之乳。因受天地恩赐,昆仑成为他的父亲,他便为大地骄子。

荒诞有趣的千年传说,让上古神山之昆仑更赋一层神秘色彩。和田依靠自然地势,把河流、沙漠、绿洲、果园融合得恰到好处。在这里,大地是饱满的。



河流之下有美玉。

于阗国土辽阔,“西南抵葱岭与婆罗门接,相去三千里。南接吐蕃,西至疏勒二千余里”。2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玉石只是天山一角。

闻名于世的和田玉,藏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之下,深埋玉龙喀什河两岸。无数人垂涎美玉之色,为之倾倒。因传玉与女人有共通之性,故当地有赤女采玉的风俗,即在月光之下,女人赤身裸体下水采玉。月光、河水、玉石被女人赋予灵性,生命似乎变得感性起来,相同物质之间互相依附、互相依偎。



沙漠之中有新绿。

新疆有条“死亡之海”名叫塔克拉玛干沙漠。在极长的时间里,沙漠只是沙漠,可渐渐的,大批大批浓翠的绿色开始涌现。有了新绿,人类就留下了可以瞬间到达的足迹,于是火车、飞机开始在黄沙与绿洲之间驰骋,沙漠之上的云朵也被绿意浸染。

黄得严实,绿得通透,没有什么地方比塔克拉玛干沙漠与和墨洛绿洲更让人明白生命与荒芜的界限了。



天空之下有爱恋。

人们打趣说“和田这个地方啊,春风一吹进去就变成秋风了”。紧挨天边的和田,似乎得到了大地之母的偏爱,不然怎么会安排胡杨林与沙漠相守千年?这里的风沙大啊,可是再大也阻挡不住果园里的肥硕,妨碍不了劳动者脸上的笑容。人与自然相爱一场,那丰硕的果实就是爱的结晶。








中华大地被日月普及,南疆一隅被光芒普照,人间最初的烟火味道自此地开始。在这里,信念是圆满的。



哪里热闹,哪里就有巴扎。

“新疆的巴扎不是与生俱来的,它几乎是民间百姓的即兴之作。”对他们来说,不逛巴扎不算维吾尔族人,不懂巴扎不算维吾尔族人。骑驴赶马,席地而坐,卖力吆喝,以物易物。生活在这片古老土地上的人们,几乎没有什么忧愁的事,如果有,逛一逛巴扎,就都好了。



维吾尔族人民对土地有着不可言说的敬畏。

大漠深处,黄土漫天,拣几支胡杨林枝子,生火发热,从沙土灰里烧出来的“库乃其”才能慰人脾胃。馕从坑里出,坑为土制成。那像古堡似的馕坑是土地最朴实的味道,是自然最干净的躯壳。




昆仑山下的子民们有着最单纯的信念。

喝着冰川水,食在绿洲上。在他们眼里,大地就是吐露智慧的平台。炭火里埋羊、地毯上种花......粗糙的双手诉说骨子里的勤劳。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安安静静地,用自己的倔强和固执,坚守属于自己的民族特性。



哪里有和田女人,哪里就有美丽。

沙漠里有一种黑色浆果,和田女人把它用原始的方式捣碎,将果汁涂在丝绸之上,将大地的颜色穿在身上。她们能歌善舞,自娱自乐,把自己的独有特质尽情舒展。生活可能稍稍有些苦,但心里的感觉总归是甜的。






大地的丰满得益于自然造物,文明的盈满归结于人类智慧。和田这片土地上,人类的智慧发挥得恰到好处。在这里,文明是盈满的。



有丝绸,更有美玉。

世人只知千年古国沾了丝路之光,和田因此成为光彩夺目的南道重镇,却鲜有人知在这约2000年前,玉石之路已经开通。作为丝绸之路的前身,这条浩浩荡荡的大道虽资历深厚却一直沉默着、低调着。




尼雅遗址中的汉晋风华。

遗址是繁华后的苍凉,也是辉煌过的荣耀。没有人知道,在如今这片荒凉之上,却曾有过一个令人神往的古国——精绝国。

《汉书·西域传》:“精绝国,王治精绝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二十里,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精绝都尉、左右将,驿长各一个。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里,南至戍庐国四日,行地空,西通扜弥四百六十里”。

繁盛的精绝国如梦幻般突然消失,好似从未存在过。而沙漠的驼铃声却在提醒着,黄沙之下,曾经汉晋的风华。遗存千年的古建筑和断壁残垣历经风霜,依旧傲然挺立。



千里沃土曾孕育千年佛国。

“万方乐奏有于阗。”1000多年前,佛教在此地盛开,开启了人类思索人生的大智慧。横亘中西与印度的于阗,成为东方佛教中心。一介弹丸小国的于阗,就是人们当时诚心想要到达的西天。眼前山高水远,脚下偏僻寂寞,于阗国里却佛寺林立、僧尼众多。冰雪昆仑之下,千里沃土之上,充斥着人们的虔诚和灵心。



和田

一个新疆“口袋底”的边缘地区

1000年夏荷盛开

1000年冬蛇沉眠

她有尼雅遗址的古老

也有东方女性的年轻

他有昆仑乔峰般的豪气

也有美玉女侠般的温婉

她是正在崛起的沙漠明珠

让千年佛国不再神秘

天山之下,转眼之间

和田

又回到了大地之母的怀抱中

又回到了年轻稚嫩的襁褓中

一朝蛰伏

只待重生



-版权声明-

文章部分资料来源网络,小编经过系统性整理和修改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为传播而发,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会第一时间删除,文中观点代表本号立场。

<End>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