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最后一届山大舞者:大幕将落,向舞而生

山东大学2021-02-19 16:41:26


这是一个平常的清晨。


山东大学艺术学院2014级舞蹈专业的学生和往常一样来到舞蹈教室、压腿、下腰、绷脚背,一如过去的1460天,一如他们过往九届的学长学姐。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了。


他们,也是舞蹈专业的最后一届了



舞蹈室向阳,木地板被阳光和汗水打磨温润,摩擦的印记被反复擦洗干净。


但岁月和人的变化,却无法湮灭,在背光的剪影中慢慢生长。


“我们一定要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给山大舞蹈专业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他们这样说。


阳光落在地板上,一如往常。

早上8点到11点半是训练的时间。



换上练功服和软底鞋,仔细绑好护膝,雷打不动地拉伸练功,宣告着一天的开始。压腿是最考验柔韧性的:将腿抬至与额齐平,绷紧脚背用力压下。看得见的是女孩们的轻松优雅,看不见的是背后无数次的重复和咬牙坚持


从芭蕾、古典到现代,从基本功练习到剧目排练,旋转、跌倒、跳跃、摔下。老电扇的微风抚摸着他们身上的青紫,用力到发痛的脚背,还有那些浅淡的疤痕。


那么温柔。



上午9点老师来指导双人剧目。一个手指的动作,一次伸展的幅度,每个细节都严格要求、反复练习;一个表情,一次对视,在每次排练中都完成地一丝不苟、张力十足。“默契很重要,任何双人舞都需要不断地磨合。”这对舞伴,同时也是情侣相视一笑,这样对姗姗说。


“排练剧目的时候,表演每个不同的角色就像体验很多不同的人生。反复练习、理解人物,最后把角色完美塑造出来的时候,感觉特别满足。”14级学生靳云斐这样说。

将近一点,剧目排练终于告一段落。


高强度的教室排练和舞台彩排相接,他们已经来不及吃饭,穿着湿透的练功服,每个瘦弱的女孩子,都带着大包小包的演出服,急匆匆赶往圣昆仑音乐厅。


与音响和灯光老师的协调完成后,下午要进行的是简单的舞台彩排。

三点左右,整理好服装、做好彩排基本准备的他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下。


在后台的角落匆匆地吃下变凉的午饭、快速的换上繁琐的服装,对他们来说稀松平常。


大概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老师和音乐节点同时催促起来,碎乱的脚步在后台响起。



一件件带着神秘花纹与小巧铃铛的衣服、一套套古典优雅的衣裙被他们不停地换上换下,人也不停地往返在舞台与试衣间之间,鬓角的头发被打的散乱,又再次因汗水而结成一绺。


到了最后一届,18个孩子撑起了全部23个节目,其中,最后的压轴节目不得不请回五位已经毕业的学长学姐才得以完成。往往是上一个节目的聚光灯刚刚散开,他们就要奔跑着回到后台,马不停蹄换上下一个曲目的服装与配饰,再回到舞台上找到合适的站位开始下一个节目。


这种辛苦与匆忙的时刻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在山大的四年里,圣昆仑音乐厅的舞台也已经是他们足够熟悉的疆场。


“想到要站在舞台上,心里其实还是激动比较多。”对比起离开的不舍,靳云斐这样说到。

舞者的生命属于舞台,站在聚光灯下的这一刻,舞者就是剧目中的人物,旋转、伸展、舞动、停顿,一切都是角色内心的故事。


但这一次,角色的落幕和舞者的成长惊人地重合在一起。


对于有些人来说,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场表演,毕业后选择跨专业考研的他们,这一次演出,是他们最后一次为角色燃烧生命。


但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接下来的生命中,还有许许多多的表演。纷至沓来的命运不会因为这次离别而有一丝延缓,但也许再也不会有这样一场舞蹈,会在他们的青春中,留下如此鲜明的痕迹。

 

从清晨到深夜,演出即将开始,“向舞而生”的故事也会在明天,迎来她的高潮。


这是最后一届舞蹈专业的学生。


“我们不会离开舞蹈的,舞蹈已经融进了我们的生命。”




文/王晨雨 冯楚轩 吴行健

图/叶子淇 陈少锟 范文博 吴慧敏 

编辑/倪飞洋 黄葳葳

责任编辑/王钰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