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飞机就要起飞,一个男人却...

停机坪2020-05-30 10:33:38

99%的中国空乘应该都在这儿

我想和你一起,定义飞行的方式

这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延误航班。4月12号,东航MU5492航班从昆明飞往北京,由于流量控制的原因,已经在茫茫夜色中等待了两个小时。


晚上9点20分,机长段振君、副驾驶冯建得到管制员给的起飞时间:22点12分。于是全体机组开始有序的组织清舱、登机,准备在21点50门关闭飞机舱门。


可当舱门关闭后,乘务长给机长打了一个电话,报告了一位老人的紧急情况:原来,旅客芦老先生和其老伴田女士,在赶往登机口的过程中走散,只有芦先生一人登上了飞机。他们夫妻二人都已经年逾七十,平时出门较少,腿脚也不是很方便。更糟糕的是,芦先生老伴的登机牌、身份证都还在芦先生手中,当他得知舱门已经关闭,慌乱之中,才赶忙找乘务员说明了这个情况。


驾驶舱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开始商量对策。这是一个已经延误多时的航班,如果重新开舱门等待,错过了22点12分这个起飞时刻,至少要再等一个小时,甚至好几个小时,是对公司和其他旅客的不负责任。但当天已经没有再晚的航班前往北京,如果老人不得成行,深夜的长水机场,极有可能为老人造成很多未知的麻烦,这段旅程也会成为老两口难以忘记的沮丧。


驾驶舱在经过深思熟虑后,迅速做出了决定,在有限的时间内争取保障旅客到位,同时做好各项准备:


1.将情况如实汇报给管制员,争取支持。

2.安排乘务长、副驾驶分工协作,在通话频率里保持与现场指挥中心的沟通。

3.协调地服重新开启登机口、重新对接廊桥。

4.协调乘务组解除舱门待命、重新开门。

5.协调货运将已经减载的行李重新装载进货舱。

6.协调机务工程师在机位待命随时准备飞机的推出。


幸运的是,芦先生的老伴田女士找到了!航班按照管制计划给出的时间顺利起飞,划破了夜空、直破了苍穹。


而驾驶舱里的两位85后党员飞行员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紧张,专注着夜空中飞机的各项仪表数据、保持着空地的联系。客舱里却始终宁静又安详,没有多少旅客知道在刚刚过去的十几分钟里,都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争分夺秒来的十几分钟,对于这一对老夫妻来说,意味着什么。


芦先生和田女士久久不能平静,老人家拿出随身带的纸笔,写下了一段话:


“是机长急我所急,为我们着想,没把我丢在机场,太感谢了!您的善举将永远为我留下深刻的记忆,在此祝全体机组人员工作顺利,健康快乐每一天



这短短的十五分钟,是在机组的组织协调下,在昆明长水机场多部门的配合下,整个保障链条的一次密切配合,堪称完美。其实很多旅客都不太了解,当飞机为了飞行而关闭全部舱门时,严格意义上讲,这架飞机的状态已经处在了“飞行中”,而在这种情况下,重新开门是对航空公司和机场整个运行协作的巨大挑战,这真的不是一个“廊桥靠上来,舱门就打开”那么简单的过程,民航业之所以被称为最安全的交通运输行业,究其根本就在于其中的每一项、每一个细微的点,都有着严密的要求,全世界几乎所有航空公司都必须按此执行。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机场里每个航班都要一次次的开门、关门、廊桥靠上去再撤下,那滑行道、跑道的被占用,一定会造成很多的不安全事件,更别忘了,天上还有很多飞机在排队等着落下。


而错过起飞时刻,也是所有空勤人员都不想面对的情况,在很多的延误航班中,特别是马上要开始的雷雨季的大面积延误里,一架飞机是否全部准备好,是否处在可以“随时推出滑行”的状态,是能否按照既定“起飞时刻”飞行的关键因素。甚至说,本来A航班获得了一个起飞时刻,但A航班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完全准备好,而旁边全部准备好的B航班就有可能获得这个优先起飞的权利。说的通俗一点,有时候天上一大片雷雨刚刚飘过,留出了几个可以起飞的窗口期,这个窗口期没理由被浪费,一定会被妥善的利用起来。


MU5492航班在凌晨一点安全落了地,当机长从乘务长手中接过那张饱含深情的纸片,驾驶舱两个人相视一笑,因为这是最大的鼓励。虽然没有与夫妇二人合影,但这张纸片却把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民航与旅客的包容和理解凝聚在了里面。



这个平凡的航班,当班机组和昆明长水机场的现场工作人员、管制员“急人所急、换位思考”,细微之处彰显民航深情。在我看来,这才是中国民航“真情服务”的真谛所在。


什么是平凡中的感动?


这才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