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主恩伴人生 妙笔绘山河——访著名国画家孙建东教授

天风2020-05-27 06:48:38

---------------------------------------------------------------
感谢您关注、订阅《天风》杂志,后续有精彩内容会第一时间发送给您!
订阅方式:
请详见推文底部
投稿邮箱:
tianfeng@ccctspm.org
中国基督教两会网址:

http://www.ccctspm.org/

---------------------------------------------------------------

文丨单渭祥


  孙建东,中国著名国画家,已故上海基督教会领袖孙彦理主教之子,1952年4月生于上海,1982年1月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是著名画家袁晓岑先生的入室弟子,被称为“继袁晓岑先生之后,云南画孔雀最好的画家”。现为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云南省美协副主席、云南省政协常委、云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00年至2012年他先后在法国雷恩和我国台湾地区、云南、上海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孙建东中国画集》、《孙建东国画作品优选》、《袁晓岑艺术传略》(合著)、《中国画二十家—孙建东》、《怎样画写意孔雀》等专集论著。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正因为这份“大美”,享誉海内外的孙教授扎根云南,潜心山水,绘就自己的精彩人生;正因为这份“大美”,边陲之地的艰苦条件变得不值一提,山峦鸟语花香的美丽、民族多姿多彩的风情成了画家心中的幸福和笔下的灵感。“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1),孙教授则用心灵和妙笔记录下了上主创造的美妙。近日,笔者有幸采访了这位在朴素的画布上书写“真善美”和“信望爱”的艺术家。


  单:您是如何走上绘画艺术之路的?您觉得基督教的价值观对您的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孙:我从小酷爱美术。读幼儿园时老师就夸我是幼儿园画画最好的小朋友,让我的父母备感欣喜,从而引导我在艺术上发展。读小学的时候,我担任大队墙报委员,负责学校三大块黑板报的报头、排版、抄写和装饰。进了光明中学后,受启蒙老师石叔良先生的教诲,逐渐掌握了一些正规的绘画专业知识。到农村以后,靠速写画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进入县文化馆当美工。“文革”后恢复高考,我成为七七届大学生,又受到恩师袁晓岑先生的赏识,留校任教,从此在绘画艺术创作和美术教育这条路上一路走到今天。


  我是属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多年来党和国家的教育和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在我身上都产生了作用。我早期的创作大多是为当时的政治气候所服务的,但我始终坚持“真、善、美”的创作方向。当时在画面上虽然不可能直接表达宗教内容,但我觉得还是那句话—基督教的价值观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创作思想。


  回忆我小的时候,最喜欢去翻父亲的书架,有一个纸箱里装的全是国外宗教人士寄给我父亲的圣诞贺卡。这些贺卡上有不少印着西方油画,全是大师画的圣经故事,令我眼界大开,也曾经是我最早的学习绘画的临本。我还记得拉斐尔笔下的圣母那端庄美丽的面容,米开朗基罗笔下那些肌肉发达健美壮硕的人体带给我的视觉冲击力。20年前,我给自己设定的座右铭就六个字—“真善美,信望爱”,足可看出基督教的价值观对我创作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单:最近是您父亲孙彦理主教百岁诞辰纪念日,我们教会也很怀念这位温文尔雅的教会牧者。请问,在您的记忆中,父亲是怎样一个人?他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孙:我17岁离开上海赴云南边疆插队当知青,以后就一两年回来探亲一次,与父亲相处的时间并不多。父亲给我的印象大多是我童年、少年时的记忆。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的近乎完美的好人。他为上海的教会事工贡献了毕生的精力,整天忙于工作,家里的事大多由我母亲操持。那时没有双休日,他星期天也很少休息,不是开会、出差,就是写东西、看书,与孩子们的交流也不多,但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我们做出了极好的榜样,真是言传不如身教。比如,父亲非常热爱自己的祖国。新中国成立前夕,他的老师,一位美国传教士要回美国时,曾打算带他一起走,但是他拒绝了,坚持留在中国传道。这种对祖国的爱和眷恋后来也深深影响了我们。父亲非常廉洁奉公,艰苦朴素。结婚时购置的一套家具一用就是四十多年,搬到万航渡路以后才换了一套,还是人家用过淘汰下来的。父亲又是一个非常和善慈祥的人,从未打骂过孩子,也从未和母亲红过脸。小时候住在教堂里,没什么邻居,总觉得这样和睦的家庭氛围是天经地义的,家家都应该是这样的。直到“文革”中被扫地出门,搬到新闸路的贫民窟居住,天天能听到七十二家房客不是这家打孩子就是那家夫妻吵架,我才感觉到我能出生在这样一个和谐的基督化家庭是多么的幸福!


  父亲给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我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除了袁晓岑先生对我的影响,在为人上我一直是以父亲为榜样的,学习他的做事认真、善良宽容、勤于学习、谦虚谨慎、博爱奉献、廉洁奉公等美好的品德。父亲不会画画,但他非常支持我学画,认为我有艺术上的天赋。他从小鼓励我画画,给我自信。他会在百忙之中抽时间陪我去美术馆临摹作品,还多次带我去看各种文艺演出。他还督促我从三年级开始临帖写毛笔字,为我购买美术方面的启蒙书籍。为了省钱,当时很多书都是从旧书店淘来的(这也养成了我至今爱逛书店的习惯)。他带我拜见过国画大师贺天健和上海画院的邵洛羊先生,使我受益匪浅。他还曾打算带我去见见画家吴青霞女士,因为吴也是基督徒,后来因他生病而未能成行。


  单:除了从小受到基督教信仰的熏陶,您自己现在对基督教有什么样的体认?或者说信仰给您的人生画布涂上了什么样的底色?


  …………


  (若需阅读全篇文章,可订阅《天风》2015年纸质杂志)

---------------------------------------------------------------
《天风》杂志系中国基督教国内外公开出版月刊,若要阅读更多文章,欢迎订阅纸质杂志(每本5元,全年60元)。
【邮局汇款】方式至:

上海市九江路219号《天风》发行组
【网络支付】方式登入:

http://book.ccctspm.org/(中国基督教两会书店网站)填写订单后选择“支付宝”付款

基督教《天风》杂志微信号:

ccctspm_tianfeng

基督教全国两会书刊发行微信号:
ccctspm_book

---------------------------------------------------------------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