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目睹“街痞”发“狂”

胡杨林wxe2020-07-17 12:37:14

本不想记下这个事情,因为目睹全过程后,作为一个母亲我心情非常复杂!实在不想看到这类人耍狂,实在不想看到孩子受委屈,实在不想看到孩子为了母亲受委屈!

   

    那是昨天下午的事。饭后无事,心想西大街一个服装店里还有我一个2000元的充值卡,马上换季,不如去给自己及家人采买一些衣服。说走就走,和老公溜溜达达,边走边聊,从南门走到西大街。进店才知道它已经从一个服装店转型为一个裤子专卖店了,店名都变了。

 

    一个四十多岁中年女店员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瘦小男店员接待的我们。不浓不淡的妆容,再加上谦卑可掬的笑脸,中年女店员显得漂亮、温和而且聪慧。瘦小男店员也春风拂面的样子,给人很好的感觉。听说我们有充值卡,瘦小男店员接了两杯水递到我们手里,招呼我们先坐沙发上歇会儿、喝口水再慢慢看、慢慢试。

 

    坐下来我们才发现,沙发最里头斜靠着一个人,用外套盖着头和脸,从裤子看应该是个小伙子。我以为是一个店员在休息,中年女店员含糊的告诉我是一个顾客,试衣服累了就倒在那里歇会儿。我笑笑不以为然,想着大热的天人都辛苦,歇歇正常。我们看裤子、试裤子,试得累了又坐回到了沙发上,一边喝水一边商量谁中意哪条裤子?正在这个时候,进来一个差不多有18的精瘦男人,五十岁左右,前额很高,发际线上移了很多,好像头上画了一条线,把头明确地分为前半球和后半球。头发从头顶的线之后才准许长出来,不多的头发光滑顺溜,统一梳向了后面偏右的方向。细长的脖子上挂一个很粗的金项链,金光闪闪。他径直拿了两条裤子进试衣间了,出来照照镜子说“还行”,问中年女店员:“多钱?”然后说:“会员有折扣吗?”中年女店员说:“会员没有折扣,贵宾客户有折扣”,他问:“咋样能成为贵宾客户”,中年女店员说:“办卡充值就成了贵宾客户了”,并强调:“马上充值2000元,先送两条裤子,下来的钱慢慢用,每次打九折”。项链男很高兴,吃惊地重复:“马上送两条裤子?那我今天这两条裤子就白拿了?”中年女店员说:“是的,办个贵宾卡充两千元,两条裤子白给你。”能看得出来项链男是想要办卡充值的,但他又说:“办了卡充了值你们跑了咋办?”中年女店员说:“放心!我们在西大街已经开了十几年店了。”项链男说:“你们哪里开了十几年了?我就是西大街这里长大的,原来就没看到有你们。”中年女店员说:“我们原来叫... ...”,项链男一边掏钱包一边说:“全当你说的是真的,信你一回,但我见过办了卡收了钱就找不见人的店,如果你们像他们一样办卡收钱人就跑了,你们可给我小心着!看我不把屎给你打出来!”睡觉的小伙子突然一跃而起,指着项链男说:“咋说话哩?嘴放干净一些!”并且横眉冷对地看着项链男,满脸满眼的愤怒,瘦小男店员赶紧把小伙子往店外面推,叫他不要说了。项链男不知小伙子底细,且战且退地说:“我说啥了?我没有针对哪个人,我针对的是这个店,我说把这个店屎砸出来,咋咧?”他指着中年女店员说:“准许她跟我开玩笑,我还不敢跟她开个玩笑了?”小伙子再次强调:“说话嘴放干净些!”... ...,项链男看清了小伙子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孩子,脸上圆圆茸茸的,乳臭未干的样子,进一步试探:“你是个干啥的?”,好像有人说是“朋友”,突然项链男声音高且强硬起来,厉声指着小伙子说:“你是个干啥吃的?有你说话的地方没有?”... ...看到项链男不依不饶,指指划划,摩拳擦掌,中年女店员赶紧悻悻地说:“这是我儿子,娃不懂事,他叔不要和娃计较”,我也帮腔说:“娃刚睡醒糊涂着哩,只听见一句话,不知道你在开玩笑。”... ...不知瘦小男店员迅速给小伙子耳语了几句,中年女店员也以难堪的目光与小伙子---她的儿子对视了一下。几秒的沉默之后,小伙子的态度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点头给项链男说:“对不起我错了!”他连说了三遍,说话的语气是平静的,像在学校背书一样。但我发现了他眼角的似隐似现的湿润和抑制在稚嫩脸庞下的委曲和无奈!说完几遍后,小伙子就默默地坐回到了沙发上,表情有些木然,有些尴尬,也有些许不可侵犯的矜持,他静静地看着项链男。项链男总算声音里少了“挑战”的气息,坐在小伙子对面的沙发上,发表了好一阵子“演讲”,告诉小伙子他平时一起玩的就是“你们这般大的男孩子、女孩子”,什么“见多识广,跑遍了江湖,啥都知道,孩子你还嫩地太着哩。”“但我这年龄了,老不与小斗... ...”等等等等,演讲完毕,也心平气和了,办卡充值拿了裤子走人。

    项链男走了,中年女店员告诉我们说,那个人家就是他们店后面的,来过几次。看着小伙子复杂的表情,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该试裤子试裤子,该裁边裁边,该下账下账。小伙子坐了一小会儿后,起身给他母亲轻声说了句话就走出去了。我们买好裤子也离开了。一路上我很替小伙子难过,给老公说:“成长中的孩子,我希望不要碰到这种人、这种事情!”...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受这种委屈,更不想让我的孩子看到我的委屈,替我受委屈!血气方刚是他们应有的状态,这种状态是值得赞扬和鼓励的!老公说:“孩子转变那么快,也说明孩子是懂事的,他尽管很矛盾,但他还是选择维护母亲的生意”,还说:“孩子也知道,这里面有他的学费和生活费!他硬不起来。他后来选择道歉也是对的,也别无选择!”我的心绞痛,为这正在成长的初触社会的孩子!

   

    回到家吃过晚饭,拿起这一阵子断断续续正在看的《心香泪酒祭吴宓》,正好看到作者与吴宓回忆1952年思想改造运动中,上交“反动证件”一幕:

    ... ...档案学专家孙海波已交无可交,但为了表明自己与反动派决裂的决心,找到了几本《档案学》书来,问:“这算不算反动证件?”工作组一位穿军服的干部说:“《档案学》?那是反动派绝密档案方面的学问,中华民国出的?英美帝国主义出的?反动,反动!”不等他说完,F公说:“好,交了吧!”这启发了吴宓,他忙问:“那么,我还藏有杜威、罗素、尼采、叔本华的原版书... ...F公忙问:“还有谁的?”“我的老师百壁德的著作。”F公:“杜威等人,都是臭名昭著的资产阶级唯心主义哲学恶棍。文学理论?那是文学的灵魂,白壁德反动透顶... ...”吴宓赶忙说:“是,是,我马上拿来,交!”吴宓回房,抱了一大摞英文版的书籍,来到中外文系教师的学习小组会场,交给F公。F公一本一本过目,完了问吴宓:“我好像在你书架上看到一本《英国百家名诗选》(实为《英国百年诗选》),那内容如何?”“我去拿来,请您过目。”吴宓又奔回宿舍一趟,捧了那本诗选来,F公翻了翻目录,掂了掂:“还是交了吧,都是些反动诗哩!”“是,是,当然交了!”

    那天晚上,吴宓非常烦躁,恨恨然,愤愤然,... ...。要知道吴宓平生最爱就是书,抗日战争期间辗转流离,他可以衣物尽弃,唯独舍不得丢弃心爱的藏书,“今竟举而上交,呜呼哀哉!”

   

    看到“视富贵如浮云,却斤斤于自尊”的国学大师吴宓,“积极主动”上交“反动证件”一幕,想象着他跑来奔去取“反动证件”的身影,我心里绞痛!和下午看到服装店的一幕一样心如刀绞!我不知道这叫什么?有智慧?委屈求安?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抑或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我多么想看到刚正不阿之士,一直都能顶天立地、挺直腰板、决不屈服的样子!... ...,我们学贯中西的受人尊敬的吴宓,都被“教育”、逼迫成这令人心酸的样子,一个十八九的孩子又能坚持多久?实在见不得好人屈尊保身的样子!实在见不得坏人称狂的嘴脸!... ...我恨恨然、愤愤然,几乎一夜无眠!

 

    谨以此纪事拙文,献给天下所有的好人,不论他是饱学德高的老人,还是纯真无邪的孩子!... ...,殷切期盼人间海晏河清、乾坤朗朗!好人畅行天下,恶人寸步难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