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杨晓阳 | 《中国美术报》:见证美术的新时代

中国广电艺术网2020-07-31 15:45:12

《中国美术报》第100期

杨晓阳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中国美术报》社社长


(中国广电艺术网讯)一转眼,《中国美术报》已经走过百期。这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在这个时候回顾走过的路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最初决定成立《中国美术报》,有两方面的考量。


首先,成立《中国美术报》是时代的需要,是对党和国家的文化政策和文化方针的响应。中国正全面地向“大国崛起”迈进,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及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发表重要讲话,都重申了这一基本立场,并扩展了原来的思路。


在这种背景下,美术作为中国文化的一个大门类,必然要有所担当。而美术的发展,又必然需要一个有高度权威的美术媒体的出现。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用了五年的时间,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各职能部门的关心、理解、支持下,终于在2015年12月创办了《中国美术报》。可以说它是顺应时代的,符合当下中国美术由高原向高峰发展的趋向,符合当代美术自身发展的需要。


2015年12月26日,《中国美术报》创刊大会现场


两年来,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美术界,有这份报纸和没有这份报纸,态势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份报纸,有关于时代重大问题的报道,有基于不同美术观点的讨论,也有对美术本体研究的新思考;有老一辈艺术家对美术规律的总结,也有年轻新秀和美术活动的整体呈现。现在看来,它的必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在报纸成立半年后,文化部领导给了我们这样的评价:“定位准、起点高,较好地遵循了‘服务中国美术家,推动中国当代美术发展’的办报宗旨和‘专业化、人文化、国际化、市场化、网络化’的办报理念。在办报的过程中注重以学术的眼光发现新闻,版面充实大气,栏目覆盖面广,内容丰富多彩。在坚持正确的办报方针和舆论导向的前提下,不回避热点问题,有批评、有争鸣、有建议,充分利用国家画院的资源优势,较好体现了专业性和学术性。该报创刊发行半年来,已产生了较大影响,值得肯定。”


《中国美术报》的成立,实际上是顶着纸媒式微压力的一种逆流而上的努力。在当下这个信息和网络发达的时代,纸媒的优势逐渐丧失。我们决定成立《中国美术报》之初,各种担忧的、不以为然的,甚至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即使是面临种种否定、反对、不看好的压力,我们还是认为,当代的中国美术,需要这样一个“国字头”的媒体来发出国家的声音,反映美术界的正能量,这个方向是坚定的、必要的。


接下来我们的问题是,这个时代,纸媒的作用能否被网络所代替?我们认为不能。因为报纸本身的存在形式,它所具有的公信力,以及版面上呈现出的大图像印刷效果,都是网络所不能比的。同时,当下报纸的读者也主要集中在45岁以上的具有高端美术思维和鉴赏力的人群,而他们恰恰代表着中国美术界功成名就的一批人——相对于西方美术而言,中国美术是更成熟的文化形态,讲究“功夫在画外”,这就决定了画家是有阅历、有思想、有内涵、有独立的人格。而能达到这样境界的艺术家,一般都要到45岁以上。因而在中国美术界,取得成就的基本都是45、65、85三个年龄层面,他们习惯阅读的,恰恰是经过精选的报纸书刊,而不是网络。


我们在做这个报纸的过程中,也适当地减弱了报纸的时效性,而加强了它的学术性,以大版面、大问题、大字号呈现大问题。同时倾向于杂志化,对一些重要的问题进行深入的追踪、探讨,高屋建瓴,谈深谈透。因为报纸能长久保存,所以具有综合的优势。它的时效性不是及时性,而是长久性,能够让读者保留下来反复地研究。


我们对于新闻的及时性,是通过创办网络版来解决的。同时,网络版的建设,也覆盖了45岁以下的人群。这样,我们的报纸既发挥了美术的特色,又兼顾了新闻,最后,又以网络版补充了对45岁以下年轻人的覆盖。网络版不完全等同于纸质版,它的特点是“短平快”,每天及时地反映消息,在这个过程中沉淀出大问题,而这些大问题则交由纸媒来进行探讨。


蔡武、刘大为、杨晓阳在创刊大会上共同为《中国美术报》揭牌


《中国美术报》本身,就是对于当代中国美术史进程的一个具体生动的记录。无论是办报导向、整体设计、栏目分配,还是整体呈现出的质量,都是高水准的。同时,它还关注了国家的美术政策,表现了当代美术的发展态势,提出了当代美术中的问题,而且最值得指出的,是我们一直坚持的“新闻时评”栏目。这个栏目态度明确,观点鲜明,敢于指出问题,敢于抨击不良现象,为此我们投入了大量的版面,也产生了巨大反响。这是当下所有美术媒体所没有的。同样成为《中国美术报》特色的,还有域外美术版,目前在所有媒体中信息量最大、最及时,这一点也是有目共睹的。


正是这些努力,使《中国美术报》成为一个不可代替的美术界高端媒体。在创办过程中,我们得到了社会各界,尤其是中国国家画院的有力支持——中国国家画院集中了当下中国美术界各专业的优秀分子,是中国美术当下的一个美术高地。这样一个强大的支持团队,是其他媒体单位所没有的,这也是《中国美术报》取得今天这样成绩的最重要原因。


2018年美术进入一个新时代,我们所要做的,一是保持以前取得的成就,但同时也不能满足现状,新时代要有新思维、新举措。《中国美术报》要紧密地配合十九大之后中央的文艺政策,要做忠实的实践者。十九大指明的文艺道路,我们要在认真学习的基础上,用我们特有的方式,传达中央的声音,努力将这份报纸办得更有作为:既要坚持正确的导向,使《中国美术报》得以健康发展,又要担负起一般期刊不能完成的任务,深入挖掘分析中国当代美术发展的规律,向读者介绍更多好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好的理论导向,同时还要继续坚持正确的艺术批评。这是《中国美术报》要一直坚持的,也是我们今后努力的大方向。


《中国美术报》 编辑部工作现场


在大方向确定以后,既要加强学术化、专业化的高端学术导向,在美术本体规律的研究上,还要进一步地挖掘。又要在坚持学术定位的同时,加大普及版的推广,比如大众美术、公共艺术、实用美术、收藏鉴赏、美术教育等,都要更加重视,使得报纸的专业触角更加拓展,实现真正的大美术。这一方面是社会发展的需要,同时也是报纸本身争取更大发展空间的要求。


我主张“大美术”的概念,所谓“大美术”是“眼目所及,无非美术”,我们看得见的所有有形有色的事物,都应当是《中国美术报》所关注的对象。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美丽中国”,生活的边边角角,都应当是“美丽中国”所要涵盖进去的一部分。我们的《中国美术报》在这方面一定要为“美丽中国”助力。


确立大美术的观念,就要尽快大幅度地开拓大众美术、美术教育等板块,应当说这是非常紧迫的。这里面有无限的空间,既是普及,也是夯实美术事业的基础,目前我们是提高版、专业版,今后还要有普及版、大众版,将关注的目光投向老百姓日常居住的方方面面。


总的来说,《中国美术报》带有开创性和逆流而上的色彩,是前所未有的,我们要保留以前的成功尝试,同时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2018年已经来临,《中国美术报》将在新时代精神的指引下,开创美术的新时代。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