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吐鲁番:四大文化体系、七大宗教在这里融合|向西,重走丝路辉煌

国家人文巡礼2019-02-10 14:03:30

欢迎订阅“国家人文巡礼”




《人民日报》社主管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社主办 

《人民眼光》栏目承办





吐鲁番

四大文化体系、七大宗教在这里融合

|向西,重走丝路辉煌


吐鲁番古称姑师,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吐鲁番历史悠久、美丽神奇,自两汉以来一直是我国西域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被称为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



人类历史上,因为文化冲突和宗教冲突发生的战争数不胜数。但是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地方,偏偏融合了中国文化、印度文化、希腊文化、伊斯兰文化四大文化体系和萨满教、祆教、佛教、道教、景教、摩尼教、伊斯兰教七大宗教。

 

德国学者克林凯特惊叹道:“多种文化、多种宗教、多民族充分交汇和融合,在整个丝绸之路上,我们找不到哪一个地方,在文化面貌上象吐鲁番这样丰富多彩。”

 

 世界知名的外交家、汉学家贡纳尔·雅林曾经向西方 世界认真地推荐吐鲁番,说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露天考古博物馆之一”。

 

吐鲁番是维吾尔文化的两大中心之一,其音乐、舞蹈、服饰、礼仪、宗教、餐饮、生活习俗和建筑风格各个方面,都独具魅力,是了解维吾尔文化的重要窗口。吐鲁番还是西域独特自然生态环境与绿洲文明的典型代表。沙漠、绿洲、草场、森林、雪山等新疆标志性的自然景观,在吐鲁番表现得最为突出。艾丁湖、葡萄沟、火焰山、坎儿井、库姆塔格沙漠等独有的自然景观,为吐鲁番增添了神奇的色彩。吐鲁番盛产葡萄、甜瓜,是著名的瓜果之乡。

 

吐鲁番古称姑师,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吐鲁番历史悠久、美丽神奇,自两汉以来一直是我国西域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被称为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


多元宗教文化汇集之地


 

吐鲁番自古以来即为东西文化的交汇之地,民族种类、语言文字、宗教文化等异彩纷呈。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来的考古发现证明,依仗丝绸之路要道的地理位置,在古代吐鲁番地区曾有17种文字24种语言流行,萨满教、佛教、道教、祆教、摩尼教、景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的传播发展。宗教是在人们信仰中占据重要位置,同时其教义也影响着信众的日常生活。不同宗教之间因主张不同,或因所代表的阶级利益不同多发冲突,因宗教战争带来的人间悲剧贯穿古今。然而纵观吐鲁番地区的宗教发展历程,所见尽是多元宗教和睦相处,交融共生与和谐发展之画面,是为世界宗教史上稀有之例。

 

丝绸之路东起长安、洛阳,西至罗马,不仅是东西方政治、经济联系的大动脉,同时也是一条宗教、文化的传播之路。印度的佛教、印度教、耆那教,波斯的祆教、景教、摩尼教,西亚的伊斯兰教,以色列的犹太教,还有欧洲的基督教、天主教,中国的道教等,都是沿此路来往于中国,因此可以说丝绸之路的意义不仅仅是贯通亚欧的经济之路,同时还是连接沿途的“宗教之路”。

 

2003鄯善县洋海墓地的考古发现,为我们揭开了萨满巫师的神秘面纱,身穿法衣、佩戴法器,震惊中外。萨满教以万物有灵为思想基础。至今吐鲁番仍有萨满教的遗风。

 

祆教是最早传入新疆的外来宗教,时间约在公元前4世纪初。其传入吐鲁番与塞人入居息息相关。关于塞人的宗教信仰,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历史》中记载,塞人“在诸神中只崇拜太阳,他们献给太阳的牺牲是马。他们把马作为牺牲来奉献的理由是:只有人间最快的马才能配得上诸神中最快的太阳”塞人还特别崇尚虎、豹等猛兽纹图案的艺术形象,这与其游牧狩猎生活密切相关。塞人除了自然崇拜的原始宗教外,还信仰祆教,交河沟北台地,规模宏大,结构负载,庞大的圆形石堆和大量的殉马坑,既是塞人崇拜太阳的体现,1976-1978年,在托克逊县阿拉沟的古墓葬群中发现了一件青铜双兽铜盘,中间立二兽,似狮形,应为塞人的祭祀用品。

 

公元前6世纪,佛教在印度兴起,其僧侣便开始积极的对外传播宗教。吐鲁番在佛教的传播发展史上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对于佛教传入西域的时间尚无定论,但佛教自印度北部创立之后无论是从新疆南部传入中原,亦或是从新疆西部传入,吐鲁番都是必经之地。正史中记载关于佛教传入中原的时间为东汉时期,《魏书》有载:[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博士弟子秦景宪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经。中土闻之,未之信了也。后孝明帝夜梦金人,项有日光,飞行殿庭,乃访群臣,傅毅始以佛对。中国有沙门及跪拜之法,自此始也。

 

自此时起,佛教便在中原深深的扎下了根直至成为世界佛教的中心。据载佛教传入中原的时间,加之吐鲁番乃必经之路这一事实,可得知,佛教传入吐鲁番的时间应不晚于公元前1世纪。20世纪初,日本大谷探险队在吐峪沟石窟获得一件《诸佛要集经残卷》,这部佛经是敦煌高僧竺法护在长安(今西安)翻译而成。西晋元康六年(296年)三月,酒泉僧人竺法首次抄写了此经,后来辗转流入吐鲁番。这是吐鲁番地区发现的有关佛教的最早记载。

 

吐鲁番地区的佛教,由车师佛教和高昌佛教两部分组成,车师佛教于高昌佛教之间并不存在传承关系,车师佛教明显受到龟兹佛教的影响,属于佛教东渐的产物,而高昌佛教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河西佛教的影响,即所谓汉传佛教。吐鲁番的佛教一直兴盛至10世纪,受到了来自中亚伊斯兰教势力的冲击,直至16世纪初,吐鲁番地区彻底伊斯兰化。

 

道教何时传入吐鲁番尚无定论,但从吐鲁番出土文物中发现最早的随葬衣物疏是前秦建元二十年(384年)来看,至迟在5世纪初在高昌地区已经开始流行。前凉张氏政权曾于该地置高昌郡。特别是在十六国时期,中原战乱不断,中原和河西居民大举西迁高昌避难,也带来了包括道教思想在内的中原文化。

 

继印度僧侣及河陇移民之后,在丝绸之路上充当文化使者的还有波斯和粟特商人,他们善于经商,为密切与商业伙伴之间的关系,不仅学习当地的语言,还接受他们的风俗和宗教。伴随着商业的发展,宗教活动也随之开展起来。

 

摩尼教由波斯人摩尼(216~277)在波斯创立之后,屡遭打压,教徒纷纷逃往国外。逃亡路线大多选择东进,传到中亚时形成了中亚摩尼教教团,嗣后陆陆续续通过商业来往而传入中国,但具体时间史无明载。有一点似乎不存在争议,即摩尼教传入中原的时间当不晚于唐延载元年(694)。初入中国时摩尼教的传播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因为这时的佛教在内地发展已有六百余年的历史,其影响已根深蒂固。

 

虔诚的传教士将摩尼教传入回鹘,便是摩尼教在中国命运发展史上的转折点。将摩尼教立为国教,使其在回鹘汗国的地位扶摇直上。

 

西迁回鹘则继续以摩尼教为国教,在河西与西域地区,摩尼教继续存在,直至12世纪末期。虽然在回鹘西迁之前的西域乃至高昌已有摩尼教传播,然而其地位与回鹘入主之后,不可同日而语,摩尼教在高昌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在柏孜克里克石窟这样的佛教场所看见摩尼教壁画②的原因。回鹘的上层并没有毁掉佛教石窟,相反还在佛祖旁边绘上回鹘供养人,足见其对于佛陀的敬意。

 

这是为宗教之间相互接纳融合最为显著之案例。

 

景教于6世纪后期至7世纪初传入新疆。将景教教义及其文化习俗引入高昌贡献最为巨大的便是波斯人,在吐鲁番发现有回鹘文《圣乔治殉难记》《巫师的崇拜》的叙利亚文、粟特文的景教祈祷书断片等。此时的吐鲁番应是景教的一个中心,在高昌故城城北附近遗址中原存一副《圣枝节》图,由勒柯克将其携归,现藏于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亚洲艺术馆。景教在吐鲁番的传播并未得到统治者的支持,仅是在民间传播。但其对沟通中西经济贸易往来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张骞出使西域前,贯通东西方的丝绸之路即已开通。自张骞西行始,丝绸之路更趋活跃,吐鲁番的地位日益凸显,大批移民涌入,民族成分日益复杂。吐鲁番文明独特之处即在于其多元性。随着丝绸之路的畅通,各种宗教纷至沓来,首先是祆教,继之是佛教,后依次为道教、摩尼教、景教及伊斯兰教等。然而,一种新的宗教传入并未使已有宗教渐趋消亡,而是寻求共生发展之出路,才造就出了世界宗教史上鲜见宗教大融合的吐鲁番文明。



两座故城构建吐鲁番风采


 

在吐鲁番,有两座故城,交河故城和高昌故城,这两座古城被人们称为吐鲁番盆地中一对风格不同的“姐妹城”。

 

交河故城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且保存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也是中国保存2000多年最完整的都市遗迹。

 

 

这是一座没有城墙、没有树木的城池,曾经是古丝绸之路上最繁华的城市之一,是一座与古楼兰齐名的西域古城,素有“东方庞贝城”之称,它就是——交河。如今的它是一座古城的遗迹,一片城市的废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是中国唯一一处最为完整的汉代城市的遗址,更是世界著名的研究古代城市的仅有标本。你或许永远也不会想到,就是这样的一片废墟在地下沉睡了两千年之久才被发现,如今已经满目疮痍。

 

交河故城像是一片叶子,更像是一艘历史的方舟,承载着厚重的文化积淀和气息。故城的周围被深约30米的河谷所环绕,长约1700米,最宽处约300米,建筑遗址面积约38万平方米,四周崖岸壁立,形势险要,易守难攻,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交河故城具有一座城市应具有的一切东西:大街小巷、精致的城市设计布局、寺院、民居、市场、官署、佛塔、墓地、城门、便道……

 

由于洪水的冲刷,许多建筑都崩下崖体。据统计,交河故城现保存较好的房屋遗址有1339间,窑洞106孔,烧制陶器的窑址5处。全城街道现存3869米,有4座城门,9条便道。城中有52座寺庙遗址,316口古井,两座商市,13个民坊。

 

交河城中一些建筑当属绝代精品。进入东城密集的居民区,就仿佛进入一片断墙的森林,那宽仅2米、深达7米的幽深街巷里,抬头只见一线天。小巷两边是又高又厚的墙,墙内几十户人家组成一个单元——坊,包括公共水井、共有佛寺、私家水井。坊内屋舍鳞次栉比,庭院交错。残存的墙体依然能分清主室、偏室、地下室、厨房、家庭佛坛。所有的民居都是向下掏挖,并将挖出的土用板筑法加高墙体,筑成二至三层楼房。交河城中央总面积5192平方米的大佛寺,是我国最大、最早、保存最完整的珍品。

 

交河故城当丝绸之路要冲,接受了1600年西来东往文明之风的熏染,打上了古老的东方文明、印度文明、希腊文明的烙印,变成了诸种因素的混血之城、充满勃勃生机。

 

城中的佛寺多采用中心塔柱形,这种形制是中原佛教遗址中所没有的,这和古印度佛教文化一脉相承。车师人墓葬中的铜镜,是古希腊带柄式的,交河城讲究居中、对称,以及坊的建制,又分明是盛唐长安城的模样。

 

而交河的屋顶,则是诸种文明交融的集中反映。1994年,学者对东城区2号民居进行发掘,发现这所民居集中体现了三种屋顶形制。

 

这座民居的上限年代为两汉无疑,下限年代为高昌回鹘时期,使用年限大约有1500年左右。民居有四个使用过程。

 

早期的建筑是在3米多高的土丘西北两侧开挖竖直平面,然后在下部挖掘圆形洞穴,屋顶是圆的,是车师先民留下的。

 

魏晋南北朝时期,大批中原、河西走廊的汉人为避战乱而迁入吐鲁番,交河、高昌一度成为汉民族云集之地。汉民族的旧城池建筑方式深深地影响了交河。

 

交河故城和高昌相比,其功用更多地偏重于军事,交河故城所经历的战火,多得已经无法统计。可以说,交河建于战争的需要,终亦毁于战争。

 

交河位于吐鲁番盆地火焰山与盐山之间的一个豁口上,丝绸之路通往焉耆盆地的“银山道”、前往乌鲁木齐的“白水涧道”、北抵北庭都护府的“金岭道”等,都要经过交河故城。交河的位置太重要了,因此成了“地上多骷髅”的战场。

 

交河城是一个大城堡,城中又以坊为单位形成一个个小城堡。攻破交河城不易,进入交河城、攻破小城堡也难。

 

走进交河城,一股森然之气逼面而来,大街小巷都是又厚又高的墙,没有临街的窗、门。行至街巷狭窄处时,那些墙似乎陡然长高许多。一旦入侵者入城,小城堡便各自为阵打响巷战。滚木石箭镞从高达7米或10米的墙头倾泻下来,敌人无处躲避。

 

交河的战祸多来自于它的地理位置。公元前汉与匈奴在交河进行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战争,史称“五争车师”。

 

公元前62年汉遣2500吏卒屯田交河,并置戊己校尉专管屯田积谷,汉朝才终于控制了交河。中华史籍中许多文臣武将的赫赫战功,都是在交河故城建立的:李广利、李陵、赵破奴、郑吉、班超……在漫长的1600年岁月里,交河几乎每两三年就要有一战,每十来年就要有一场大战。

 

公元450年,匈奴人沮渠安周乘车师王车伊洛协助北魏出兵焉耆之时,围攻交河。历时8年,车伊洛之子车歇苦苦死守,终因城中粮草耗光不得不投奔焉耆。车师国就这样亡了。他们在交河沟北台地留下了规模恢宏的20座贵族墓。

 

 

提起高昌故城,大家就更不会陌生了。家喻户晓的《西游记》中所提及的高昌王国,便是今日的高昌故城,这里也曾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和重要门户。

 

高昌城始建于公元前1世纪,初称“高昌壁”,为“丝路”重镇。后历经高昌郡、高昌王国、西州、回鹘高昌、火洲等长达1300余年之变迁,于公元14世纪毁弃于战火。汉唐以来,高昌是连接中原中亚、欧洲的枢纽。经贸活动十分活跃,世界各地的宗教先后经由高昌传入内地,毫不夸张的说,它是世界古代宗教最活跃最发达的地方,也是世界宗教文化荟萃的宝地之一。

 

鼎鼎大名的唐代佛教高僧玄奘,于公元629年,29岁时,为了提高佛教学水平,不畏杀身之祸,偷偷离开长安,出玉门,经高昌,沿丝绸中路到印度,遍游今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诸国,历时17年。在高昌,玄奘诵经讲佛,与高昌王拜为兄弟,留下一段千古佳话。

 

站在古城的遗址上寻找遗留下来的繁盛印记,那些络绎不绝的商队,琳琅满目的货物以及来自不同国家操着不同口音的人组成的繁荣局面仿佛就在眼前。但细细品味这种繁华,想把它抓住时,却忽然发现它已经是那么的遥远,只有满目的断壁颓垣。从高昌古城的布局,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是一个规模宏大的贸易中心。

 

整个古城遗址呈不规则的正方形,分为外城、内城、宫城3部分,与我国中原地区历代王朝都城的布局十分相似。古城的城墙虽然经历了千年的风雨,显出了破败的迹象,也早已被雨水、风刷腐蚀得失去了当年的雄壮、威武,但是仍能看出曾经的辉煌。它的外城墙有12米厚,将近12米高,长达5.4千米。这些城墙都有结实的夯土筑造而成,每层夯土厚十厘米左右。为了增强城墙的牢固性,每层夯土层之间掺杂少量的土坯。

 

据历史记载,在高昌国的繁盛时期,这些城墙上曾经有过12重(chóng)巨大的钢铁大门,比如“玄德门”、“金福门”、“建阳门”、“武城门”等等。外城的西南方向有一座寺院的遗址,据说就是玄奘西游时讲经的地方。这座寺院规模十分宏大,内部设有庭院、讲经堂、藏经楼、大殿、僧房组成。大殿内的墙壁上还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残存的壁画。发掘出的绿色琉璃瓦、纹饰华丽的石柱础和巨幅的奏乐图精美壁画,记录了都城昔日的繁华。

 

内城位于外城的正中间,西南两面城墙保存基本完好,约有3公里长。宫城的形状呈长方形,位于整个城的北部。宫城内遗存的一些三四米高的土台就是当年回鹘高昌的宫廷,还有一处高达15米左右的土坯方塔,也较为完整的保存了下来,就是通常传说中的“可汗堡,”也就是王宫室的意思。在“可汗堡”的西面有一座地上地下的双层建筑,是宫殿的遗址。

 

城中有着保存较为完好的房屋,这些房屋鳞次栉比的排在街道的两边,显示着当年贸易的繁盛。这些屋子有作坊、有市场、有庙宇等等,其中光僧侣就有3千人之多。

 

这里是古代高昌国的都城,维吾尔语称亦都护城,始建于公元前1世纪,有着悠久的历史。这里是著名的的丝路名城,最早的开发于西汉时期。汉武帝为了加强对西域诸国的统治,就派遣大将李广利带领部队在公元前1世纪到此屯田,设立了地方的管理单位,高昌壁。公元450年,北凉的残余势力灭掉了车师国后,高昌城迅速发展为吐鲁番盆地甚至西域地区的一个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公元460年,高昌建国,由于这里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发达的贸易,便将这里定位都城。古城在高昌国的兴盛中达到了最高潮,随后也随着高昌国的衰落灭亡而消失。公元640年,唐朝的军队统一了战乱频繁的高昌地区,并设立的地方管辖官府。高昌城就这样过去了几百年,到它的再次辉煌是公元9世纪,它又一次成为了回鹘高昌国的首府,并把这种繁荣延续到了公元1275年。

 

这一年,蒙古穆斯林贵族都哇带着12万骑兵发动了“圣战”,向高昌城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这场战争长达半年之久,最后因回鹘高昌王巴尔术阿而忒战死而告终,回鹘高昌国也就灭亡了。从此,高昌古城就这样荒废了下来,渐渐的被历史所封存,直到我们现在看到了古城的遗址。

 

高昌王国还孕育了丰富的文化,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麴氏高昌王国十任国王都是汉人,因此汉文化对高昌的影响显而易见。高昌人的服饰也十分讲究,并擅长制作美食。驰名中外的高昌古乐,更是高昌人的骄傲。它那带有浓烈的异域风情和丰富的艺术语汇的歌舞,与龟兹乐一样在中原流行,被列入唐朝十部大乐之中,成为中西融合的文化瑰宝。


  

约两千年前,西汉时期张骞两次通西域,正是有了以往玉石之路的指引,才能到达西域各国。他勾通的丝绸之路,实际上为“玉石之路”。商贾们在这条路上,东去带上和阗美玉,西往带着中国丝绸。

  

汉代以后,随着社会发展,处于丝绸之路关键地段的新疆对外联系增多,和阗玉更成为宝物东往西出。在这玉帛之路上运输的和阗玉,一种是向朝廷进贡的贡玉,一种是民间交易之玉古代朝廷对和阗玉控制很严格,在一些时期规定只准官用,不准私卖,对于贪污枉法者更是严惩不贷。

  

在这玉帛之路上,最困难的是运输大玉,大玉多来自原生矿床,产于高山之颠,重者上万斤,轻者几百斤,古代交通工具很简易,把大玉从山上运到山下城镇主要的办法有|:一是人力扛抬,即用二或四人把玉抬下:二是畜力抬驮:三是冰道拖运,可运千斤到万斤的大玉块;四是短身铁车拉运,可运千斤玉。通过这些办法把大玉运到城镇后,再运往京城。

和田也是中外文化交流的枢纽,各种文化曾在这里冲撞、交融,从而创造出了包括昆仑神话在内的璀璨夺目的古代文明。数千年来,各种政治势力在这里角逐争雄,各种民族在这里生存、融合,各种宗教在这里传播,各种文化在这里交流发展。1000多年前,“于阗乐”就曾风靡中原,令人们如痴如醉,如今,和田的歌舞仍有独特的艺术魅力。漫漫历史长河给后人留下了大量的人文遗事和古文化景观。


神奇的坎儿井,智慧的吐鲁番人


 

儿井,意为'井穴'的意思,早在《史记》中便有记载,史书称'井渠'。

 

坎儿井是一种古老的水平集水工程,是干旱荒漠地区一种特殊的灌溉系统。

 

坎儿井在国内集中分布在新疆吐鲁番盆地,产生的历史可谓悠久,可以追溯到汉代。

 

坎儿井这项灌溉工程,可以说是新疆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智慧的结晶。吐鲁番现存的坎儿井,多为清代以来陆续修建的。

 

在吐鲁番荒凉的沙漠上,布满了无数凹坑,一眼望去那一个又一个圆形土包,形如火锥,凸出地表,每两土包间相距数十米,呈线状排布延伸,那就是坎儿井竖井口,下面便是有着两千年历史的暗渠。

 

据说林则徐遇坎儿井,视为奇异,说:见沿途多土坑,询其名,曰“坎井”,能引水横流者,由南而北,渐引渐高,水从土中穿穴而行,诚不可思议之事!

 

因坎儿井为地下暗渠输水,流量稳定水质好,自流引用,不需动力,地下引水蒸发量小,又不受季节、风沙危害,因此可以保证常年自流灌溉,为吐鲁番的绿洲农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水源。

 

为了解决水源问题,两千多年前,吐鲁番当地的老百姓就开始在如何利用天山的冰雪融水上想办法,为了躲避烈日的烘烤,防止雪融水从地面蒸发,他们利用沙漠质地渗漏性强的特性,利用山的坡度,开挖暗渠,巧妙地创造了坎儿井,将天山的雪水从地下引入绿洲。

 

坎儿金的出现是因为吐鲁番的高温和干旱。吐鲁番到底有多热?大家都知道的火焰山正是在吐鲁番。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火焰山就是这样一座山。火焰山位于吐鲁番盆地北缘。古书称赤石山,维吾尔语称克孜勒塔格,意即红山。 火焰山脉呈东西走向。东起鄯善县兰干流沙河,西止吐鲁番桃儿沟,长100公里,最宽处达10公里。火焰山重山秃岭,寸草不生。每当盛夏,红日当空,地气蒸腾,焰云燎绕,形如飞腾的火龙,十分壮观。

 

火焰山位于吐鲁番盆地中部,当地人称“克孜勒塔格”,意即“红山”。由吐鲁番向东去鄯善的路段中,有百多公里蜿蜓起伏的红色山峰。这是一条东西长约100千米,南北宽7 ~10千米,平均高度500米左右的年轻褶皱低山。最高峰位于胜金口附近,海拔851米。它主要由中生代的侏罗纪、白垩纪和第三纪的赤红色砂、砾岩和泥岩组成。山体雄浑曲折,主要受古代水流的冲刷,山坡上布满道道冲沟。山上寸草不生,基岩裸露,且常受风化沙层覆盖。盛夏,在灼热阳光照射下,红色山岩热浪滚滚,绛红色烟云蒸腾缭绕,热气流不断上升,红色砂岩熠熠发光,恰似团团烈焰在燃烧,故名火焰山。这里是我国最炎热的区域,夏季气温高达摄氏四十七度,据说山顶气温可达摄氏八十度。

 

唐朝边塞大诗人岑参有诗云:“火山突兀赤亭口,火山五月火云厚。火云满山凝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又诗云:“火山六月应更热,赤亭道口行人绝。”明代大诗人陈诚有诗曰:“一片青烟一片红,炎炎气焰欲烧空。春光未半浑如夏,谁道西方有祝融。”

 

火焰山是中国最热的地方,夏季最高气温高达摄氏47.8度,地表最高温度高达摄氏70度以上,沙窝里可烤熟鸡蛋。由于地壳运动断裂与河水切割,山腹中留下许多沟谷,主要有桃儿沟、木头沟、吐峪沟、连木沁沟、苏伯沟等。而这些沟谷中却绿荫蔽日,风景秀丽,流水潺潺,瓜果飘香。

 

吐鲁番深居内陆,远离海洋,湿润气团无力进入,西来的大西洋水汽又被天山阻隔。加之地势过低,山地与盆地在短距离内高差超过5600米,气流下沉增温产生的焚风效应,使得此地干燥炎热,故素有“火洲”之称。由于山地裸露,草木无覆,戈壁沙漠面积大,日照时间长,白天增温迅速,盆地过低,热空气不易散失,便形成了北纬42°线以上世界唯一的热火炉。

 

吐鲁番名人故居中,最出名的一座便是吐鲁番郡王额敏和卓的故居吐鲁番郡王府了。额敏和卓是乾隆年间维吾尔族的领袖,同时也对满清政府十分友好,曾协助清政府击败准噶尔的军队,并且后来也帮助解决了大小和卓的叛乱,对于维护祖国统一有着巨大的贡献,乾隆便赐他封号为吐鲁番郡王。吐鲁番郡王的儿子由于受到父亲的影响,也十分的热爱祖国,经常跟随着父亲南征北战,并多次受到朝廷的表彰。在吐鲁番郡王死后由吐鲁番郡王的二儿子苏来满来继续担任吐鲁番郡王的称号。吐鲁番郡王额敏和卓一生战功显赫,为了纪念他,还特地为他建造了一座伊斯兰式砖塔苏公塔。

 

另一个让人耳熟能详的人物就是和玄奘和尚拜把子的高昌国国王麴文泰,当吐鲁番最高统治者高昌国国王麴文泰听说玄奘即将到达伊吾时,立即派人前往迎接,玄奘到达高昌城后,受到高昌国国王麴文泰的热情款待。信仰佛教的国王麴文泰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挽留玄奘,但玄奘明确表达了自己不会改变西行求法意志的态度。最终玄奘与麴文泰一起到佛祖面前去礼佛,结拜成为兄弟。

 

离开高昌之时,麴文泰为玄奘准备了24封书信给玄奘西行路途中要经过的24个国家的国王,使玄奘顺利地通过了西域各国。

 

玄奘从印度取经归来到达于阗时,听闻高昌国已灭、麴文泰去世后,带着忧伤向东返回长安,书写了他的取经历程,即《大唐西域记》。

 

吐鲁番地区生活着维吾尔族、汉族、回族、哈萨克族、蒙古族、锡伯族、俄罗斯族、满族、乌孜别克族、塔吉克族、布依族、侗族、僳僳族、高山族、纳西族、藏族、苗族、彝族、壮族、朝鲜族、瑶族、白族、土家族、东乡族、土族、羌族、裕固族等27个民族。这么多民族生活在这同一片土地上,却依然和谐共处。

 

维吾尔族远祖是中国西北地区古老的游牧民族之一。汉文史籍中,不同时期称谓各不相同,两汉时称“丁零”,以后又称为“铁勒”、“高车”、“袁纥”、“回鹘”、“畏兀儿”。清朝时称“回部”,直到民国24年(1935),始称“维吾尔”。

 

维吾尔族使用维吾尔语,现代维吾尔文,信奉伊斯兰教。传统节日有:肉孜节、古尔邦节、诺鲁孜节等。维吾尔族十分重视传统节日,尤其以过“古尔邦”节最为隆重。届时家家户户都要宰羊、煮肉、赶制各种糕点等。维吾尔饮食的种类有数十种。最常吃的有馕、羊肉抓饭、包子、面条等。维吾尔族喜欢饮茯茶、奶茶。夏季多伴食瓜果。新疆盛产绵羊,由此维吾尔族便有了烤羊肉串的习俗。讲究的羊肉串肉质鲜嫩,味咸辣,孜然的特殊味浓郁。维吾尔族传统服装极富特色:男子穿“袷袢”长袍,右衽斜领,无纽扣,用长方丝巾或布巾扎束腰间;农村妇女多在宽袖连衣裙外面套对襟背心;城市妇女现在已多穿西装上衣和裙子;维吾尔族男女都喜欢穿皮鞋和皮靴,皮靴外加胶质套鞋;男女老少都戴四楞小花帽;维吾尔族花帽有用黑白两色或彩色丝线绣成的民族风格图案,有些还缀有彩色珠片;妇女常以耳环、手镯、项链为装饰品,有时还染指甲,以两眉相连形式画眉;维吾尔族姑娘以长发为美,婚前梳十几条细发辫,婚后一般改梳两条长辫,辫梢散开,头上别新月形梳子为饰品。也有人将发辫盘系成发结。地毯、花帽、艾德来斯绸、民间印花布和英吉沙小刀等是维吾尔族最盛名的传统工艺制品。

 

汉族作吐鲁番盆地居住的历史源远流长。自公元前2世纪汉族官兵商民随着历代中央政权为边疆地区统治地位的巩固而不断来到吐鲁番。汉元封三年(前108),汉将赵破奴率军破车师。汉征和四年(前89),汉车大败书师,车师王降服。汉地节二年(前68)汉将郑吉再次攻占车师国都交河城,车师王乌贵降。第二年郑吉分兵300人屯田车师交河。公元前62年汉政府再次派兵屯田并置戊己校尉管理屯田事务。汉朝政府先后派到吐鲁番屯田的官兵近万人。戊己校尉在吐鲁番管理屯田的制度一直延续到东晋。汉永平十七年(74)汉以关宠为己校尉,屯田车师柳中城(今鄯善鲁克沁)。汉延光二年(123)汉以班勇为西域长史将兵500人屯柳中。随丝绸之路的逐渐畅通,大批汉族商人涌入吐鲁番。魏晋时期内地战乱,大批汉人迁来吐鲁番。晋咸和二年(327),前凉在汉人较为集中的高昌设置高昌郡。于公元497年建立的存在了一个半世纪之久的麴氏高昌王朝就是一个汉族政权,其第一代王麴嘉就是甘肃金城(兰州)榆中人。唐代吐鲁番曾是领辖西域的安西大都护所在地,又置天山军于吐鲁番,大批汉人来此屯垦戍边,后因社会变动,许多汉人融人其他民族之中。

 

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衬会主义事业的发展,为了支援边疆建设,国家从内地各省调进了大批国家干部、工人、学生及其家属到吐鲁番安家落户。60年代初又分几批接收了数千名来自江苏等省的支边青年,随后又有一部分探亲访友的人来此定居。

 

吐鲁番地区的汉族来自全国各地,各处或多或少地保留着原籍合式的民俗。汉族最主要的传统节日是春节,即农历正月初一,也“过年”。节前要打扫房子、拆洗被褥,准备新衣,置备鸡鸭鱼肉、蔬菜、糖果、点心。年三十要上坟。帖春联,男女老少理发洗澡换新衣。三十晚上全家吃团圆饭,守岁,长辈给晚辈(儿童、少年)压岁钱。零点钟声敲响后要放鞭炮,吃饺子。初一天亮后晚辈给长辈拜年,初二以后给亲威邻居、同事互相拜年。机关、团体一般在年前举行团拜,举办茶话会、座谈会或举行舞会。在饮食方面,吐鲁番地区的汉族南方人以人大米为主食,北方人以面食为主食,吐鲁番地区汉族一般仍保持原籍的风俗习惯、方言土语,有的虽已不讲家乡方言,但是语言仍带沉重的乡音,而在吐鲁番长大的一代,己没有上辈的乡音了,不论原籍是哪个省,统一都讲陕、甘、青口味的普通话。因长时期的与维吾尔族、回族共同生活,也不断带入了维吾尔族的借语和回族方言,成为汉族的独有方言。

 

 

根据2013年统计显示,目前全地区总人口64.3万人,少数民族50.1万人,回族人口3.8万人,占比6.0%。

 

回族和其他伊斯兰教的民族一样,主要节日是“肉孜节”(开斋节),“古尔邦节”、“圣纪节”三大节日,除此之外,还有“法图麦节”,“阿舒拉节”、“登霄节”等,然而长期与当地民族共同生存、相互交流和融合,有的也过“诺肉孜节”,有的也过春节和中秋节等。诺肉孜节吃五谷粥,同祝来年五谷丰登;大年初一一早上吃饺子;端午节也吃清真粽子;中秋节也购买清真月饼自己或送亲朋好友吃,共祝全家团圆。

 

在饮食结构上,回族食俗具有悠久的历史,主要以面食为主。吐鲁番市的回族素食揪片子,粉汤、羊肉泡馍、杂烩汤、蒸馍花卷、油香、牛肉面、哨子面等具有本民族特色的种类,随着与当地民族饮食文化的融合,其饮食结构呈现出多元性特点。维吾尔族的抓饭、手抓肉、馕、汉族的饺子、米饭以及哈萨克族的奶茶都成为回族常吃的饮食内容。甚至在节日、婚宴、招待客人的时候,餐桌上也少不了抓饭、手抓肉、饺子、米饭等饮食种类,然而回族的“九碗三行子”、粉汤、大盘鸡也成为当地民族最喜爱饮食的种类。

 

“新疆花儿”是新疆回族中广为流传的“花儿”的一种形式。它保持着原河湟花儿的基本特色,具有独特的歌词格律和音乐旋律,也是吐鲁番回族在节日、婚宴、亲友聚会的主要娱乐内容。随着移民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花儿”已不再成为吐鲁番回族民间娱乐的唯一内容,当地民族的歌曲音乐也成为其中的一部分。通过对吐鲁番市亚尔乡、老城区百户回族人家的社会问卷调查,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不仅会唱“新疆花儿”,而且还有11%的人会唱维吾尔族歌曲、15%的人会弹奏维吾尔族乐器、32%的人会跳当地维吾尔族舞蹈。

 

吐鲁番是新疆重要的旅游城市。它融合了古代的文明与现代的风采,以其妩媚而粗犷,质朴而热情的独特个性与魅力,令游者流连忘返,终生怀念。


吐鲁番没有太多的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

也没有太多的工矿企业

当然更没有

污浊的空气和堵心的车流

这里有的是

朴实的民风、多样的民俗

更多的是和大自然的亲近

2017关键词:一带一路

中国文明关键词:丝绸之路

把握关键词

这个跨年

让我们一路向西

重走复兴中华的

辉煌丝绸之路

今日起

《国家人文巡礼》

将为您讲述这些丝绸之路中国境内的重要城市

每日一更,敬请期待




好文推荐

天津:一座被认为是内陆城市的沿海城市|蓝色的海洋是明天

海南:别笑,我才是中国国土面积第一大省|蓝色的海洋是明天

台湾:我和我亲爱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高邮:最后一战!赢就赢得漂亮

长沙大会战:从此以后,中国扭转了抗战局面,曙光出现了|一寸山河一寸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