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城镇化3.0时代,特色小镇如何“特”?

城镇化建设研究院2018-10-25 12:52:18


导读

我国城镇化进程将开启3.0版。我国城镇化已从资源、要素、产业向城镇集中的1.0,城市病显现的2.0,进入城市功能疏解的3.0时代,并将通过乡村振兴、特色小镇、城市化多政策、多手段实现。


本文字数:5392字

阅读时间:17分钟


一、特色小镇将成重要载体


据权威人士透露,我国城镇化发展路径正在转向城市资源产业要素向外扩散。“城镇化1.0是我国城市发展的初始阶段,资源、要素、产业都向城镇集聚。随后,城市数量增多,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同时污染、交通拥堵等大城市病接踵而至,城镇化进入2.0时期。”

  

上述人士表示,城市病对生活质量的提高起到抵消作用,这也意味着城镇化路径必须改变。“城镇化将从过去一味向城市集中,转向将城镇集中的功能向周边扩散,向小城镇、小城市扩散,这也成为城镇化3.0的重要表现。”

  

具体来看,城镇化不再仅仅是农民上楼、入城这一单一手段,而是通过乡村振兴战略、特色小镇为主要抓手。其中,乡村振兴将对我国未来一段时间内“三农”问题影响深远,既是农村产业的振兴,又重在农业的振兴。特色小镇,则在我国新型城镇化的总思想引导下,成为城乡融合发展,城乡统筹发展的重要基石。

  

“特色小镇是乡村之头、城镇之尾,处于中间位置,同时其也处于城镇化和乡村振兴的中间。因此,特色小镇将成为城镇化3.0中承接功能转移的重要载体。”上述人士说。

  

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林也表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我国的城镇化需要形成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关系,而要形成这样一种关系,小城镇和特色小镇的发展毫无疑问将会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和作用。

  

徐林认为,小城镇和特色小镇作为连接城市和乡村的纽带,是城乡之间一个很重要的缓冲地带,应当吸纳更多的城乡人口。而特色小镇建设,有利于形成创业和创新的平台,真正培育构建一个产、城、人、服紧密融合的一个新型城镇。

  

事实上,现阶段多省启动特色小镇培育创建工作。全联房地产商会特色小镇分会首届年会发布的《2018中国特色小镇白皮书》介绍,目前,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有23个地方政府启动了特色小镇培育创建工作,其中发改委牵头的有19家,住建厅牵头的有4家(四川、湖北、吉林、内蒙古),仅北京、新疆、上海、河南、山西、贵州、青海、西藏8个省市尚未启动。

  

“虽然各地涌现不少有特点的特色小镇,但也出现‘盲目跟风’。”徐林指出,特色小镇建设出现了运动化的趋势,成了政府的任务工程、政绩工程,容易产生揠苗助长的效果。

  

徐林表示,此前四部委发文对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存在的各类问题进行统一的规范,避免盲目建设,防止千镇一面。要防止在这个过程中出现新的政绩工程和形象工程,也要防止政府的大包大揽和加剧债务风险。

  

对此,前述权威人士也表示,特色小镇需避免规模的不合理扩张,并符合一定的条件标准。“目前很多特色小镇只有一家企业,这是不可以的,打造特色支柱产业是特色小镇的命脉所在。”

  

未来对特色小镇的认定或将标准化。该人士指出,特色小镇面积应把握在3平方公里左右,打造20个左右的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每个企业平均可带来4亿元左右财政收入,特色小镇就业的员工年收入应该达到6万元左右,小镇吸引人口5万人左右。“这样的特色小镇一定是可持续,一定是有竞争力的,也一定是有生命力的。”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首个建设特色小镇的浙江省,日前出台全国首个地方版《特色小镇评定规范》。规范明确特色小镇,相对独立于城市和乡镇建成区中心,原则上布局在城乡结合部。规划面积一般控制在3平方公里左右,建设面积一般控制在1平方公里左右。


二、特色小镇如何“特”?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日前在首届中国特色小镇论坛上透露,国家发改委将会同有关部门对特色小镇建设进行统一规范,严格控制建设数量,实行宽进严定动态淘汰的管理制度。


这也表明,戴上特色小镇“帽子”,并非意味着一劳永逸,特色小镇建设将进入新的规范发展阶段。

 数据来源:住建部 


1.“不能把特色小镇当成筐”


【数据】自从2016年起,我国倡导特色小镇的建设,在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积极参与下,各种各样名号的特色小镇层出不穷。当前,各地政府都在规划特色小镇,据统计,目前全国特色小镇总计划数量已超过1500个,加上住建部此前公布的403个特色小镇,今后全国将会出现近2000个特色小镇。


数据的变化可以反映出目前我国特色小镇建设“热”的持续升温。在连续两年火热之后,我国特色小镇的发展也来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一方面,各地建设特色小镇的热情不减,一些地区大胆探索,打造出了一批有产业特色、环境优美、宜业宜居的特色小镇,彰显出了鲜明的独特性和旺盛的生命力;另一方面,在快速落地的同时,一些地区特色小镇建设主线思路不清晰、发展盲目、特色缺失,出现了一系列值得关注的共性问题不容回避。

  

谈及特色小镇建设中遇到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指出:“目前,特色小镇出现的主要问题有:第一,空心化,没有产业;第二,特色小镇走向房地产化;第三,地方政府过度借债搞特色小镇。”

  

而在近日举办的2018年特色小镇创新发展年会上,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则指出,未来世界的竞争不是单个城市的竞争,而是城市群的竞争。特色小镇的建设,将成为下一步打造全球最好城市群的最大竞争力,而特色小镇的发展最缺的两个字是“理念”。

  

在魏建国看来,特色小镇要健康发展,需要警惕三个误区。首先是不能搞“非理性的城镇化建设”,依靠房地产、大规模投资来造镇、造城,这是对新型中国特色小镇的一种误解;其次是要警惕“非产业化因素”,靠历史文化、自然风光建设特色小镇,只是整个特色小镇里面的一种类型,不是全部类型;第三,要避免同质化现象,有些特色小镇的同质化不仅是表面风光的同质化,更是服务过程、迭代过程的同质化,这对特色小镇建设的损害非常大。

  

在首届中国特色小镇论坛上,国家发展改革委规划司刘春雨指出,近年来,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对各地区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进行了大量实地调研,发现需要引起高度关注、及时规范的一些突出问题。

  

“很多地方盲目把产业园区、旅游景区、体育基地、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戴上特色小镇‘帽子’,特别是把特色小镇错误理解为行政建制镇,在几十平方公里以上的空间内推进建设。这种概念上的混乱,违背了特色小镇建设初衷,无法实现在一个集聚的空间范围内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产业转型升级。”刘春雨说,一些地区照搬照抄浙江经验,“学形不学魂”,在产业发展、规划设计等方面缺乏地域特色。失去了特色,小镇也就失去了生命力,就会丧失发展机遇。

  

针对特色小镇发展中的问题,2017年12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土部、环保部、住建部联合印发实施了《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提出,不能把特色小镇当成筐、什么都往里装,不能盲目把产业园区、旅游景区、体育基地、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以及行政建制镇戴上特色小镇的“帽子”。

  

在实践的探索和政策的导向中,关于特色小镇建设的深入思考逐渐拉开帷幕。


2.促进产城人文融合


【场景】深冬季节,位于河北大厂的影视小镇里风轻云淡,园区内道路干净整洁。暗红色的欧式建筑有序排开,尖拱屋顶,弧形门窗,大门处的“天眼”格外醒目,“大厂影视小镇”几个乳白色大字星味儿十足。独特的风情让人感到,这里不仅是影视小镇,也是绿水环绕、人文与自然交融的生态风情小镇。目前,这一园区每年将吸引5部国际国内大片拍摄制作,10部中小电影制作,形成了完整的影视制作产业链,初步形成产业聚集效应。


难以想象,三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坡地。回忆起发展历程,大厂的影视小镇负责人李颖感慨万千。

  

“这片土地原本就是一个大高坡,当时草比我都高。”李颖说,刚开始半年时间都在研究大的产业方向,后来方向定了,就开始研究怎么落地。“我们访谈了中国电影圈上百个企业,根据大厂发展的诉求和当地的特点,逐渐地做出了几期规划。我们花了很多心思来研究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怎么样聚集产业”。

  

科学的规划和产业布局,让大厂影视小镇的产业与区域特色与特色小镇建设要求不谋而合。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明确了我国未来城镇化的路径和方向;2017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引导特色小镇健康发展”,这是“特色小镇”一词首次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亮相。

  

从政策的指向中可以看出,作为我国城镇化发展的重要抓手,特色小镇建设已经进入了中央视野。

  

从全国来看,特色小镇作为新生事物,其原始经验来自于浙江。从特色小镇的范本“云栖小镇”可以看出,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镇”,而是一个“特而强、聚而合、小而美、活而新”的区块和平台。

  

作为人口及产业的核心载体,特色小城镇早已成为发达国家城乡均衡发展的重要经济活力点。例如,美国高科技小镇集聚的硅谷,人口不到美国的1%,但GDP占比却高达4%~5%。

  

在经济新常态下,作为经济、产业、文化发展的主要载体,特色小镇也将成为中国新时期经济发展的增长极,应该建成一个融合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的创新创业发展平台,而不是一个仅仅为发展房地产而堆砌起来的“空壳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卢中原认为,新型城镇化中的“新型”二字,应该体现在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城镇化不应仅是“造城”,不将人的因素纳入考量的范畴,就不是真正的新型城镇化。这也是特色小镇建设的要义和关键所在。

  

对于如何进行特色小镇建设,乔润令建议:“特色小镇的发展需要将‘三生融合’,即生态、生产、生活融合,这样一种理念可能是城市下一步发展重要的一个参照。另外,特色小镇高度强调文化和生态,文化一定要融入特色小镇当中,改变我们原来‘千镇一面’的现象。”


3.走少而特、少而精之路


【案例】提起文创产业,很多人会认为文创是城市的产物,然而在安徽芜湖市六郎镇,却被用于乡村振兴。承载着振兴乡村的梦想,这里将文化基因注入传统产业,打造出了一个集文创、生态、美育为一体的焕发勃勃生机的小镇。小镇发展的“秘诀”,就是依托乡村振兴战略,聚焦特色农业和乡村旅游,走出了一条少而特、少而精、少而专的发展之路。

  

六郎镇的特色小镇发展再次表明,一个优秀的特色小镇绝不仅体现在建筑风格和街区环境上,也往往要以发展一个或多个当地特色产业为根基,并着力在各个方面挖掘产业的文化附加值。

  

“文化是特色小镇的内核,新型社区的认同与维系需要新的文化凝聚力。同时,新型社区需要新型社区文化作为生产与消费的动力。因此,在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要努力营造中国小镇‘文化模式’新路径,实现区域文化与特色小镇建设的协同发展。”厦门大学教授张先清说。

  

然而,从目前建设情况看,一些地区在特色小镇文化保护方面,存在认识上的误区与偏差。对古村落盲目改造,破坏植被、水系、农田等生态系统,一些民间传统劳作方式难以传承创新。对此,清华大学教授张小军认为,应建立人类发展、文化遗产保护和特色小镇建设“三位一体”的发展模式,充分尊重当地文化原貌与特色。

  

专家指出,在乡村振兴和特色小镇建设中,只有把文化作为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使特色小镇文化遗产传承有序、人文气息浓郁深厚、文化产业特色鲜明、文化生态优美精致、多种功能互动叠加,特色小镇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才能成为现实。

  

“培育特色小镇的内涵要围绕‘特色’,如特色古镇文化、特色民间技艺、特色中医药等,绝非一个简单复制的造城运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夏丹说,进行特色小镇的规划和建设,应该是顺应人口集聚和生产生活需要的良性开发过程。

  

在特色小镇建设中,突出文化特色已经成为各地实践中的共识——浙江提出,运用“文化+”的动力和路径,有效助推特色小镇建设,充分发挥文化在塑魂、育人、兴业、添乐、扬名等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切实指导特色小镇挖掘文化资源、提供文化服务、提炼文化品质,真正在特色小镇建设中塑造文化灵魂,树立文化标识,留下文化印象;

  

安徽提出,要切实保护好特色小镇的自然景观和古建筑、老街巷、特色民居等人文景观,突出地域文化特色,培育和丰富特色小镇文化内涵;

  

江苏则提出,每个细分产业原则上只培育创建一个特色小镇,构建小镇大产业,努力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产业集群和知名品牌。旅游风情小镇要着力于促进旅游产业,特别是乡村旅游转型升级、提质增效……

  

在我国广大城镇,寻找具有地方特色和经济发展潜力的产业并不难,关键难在其同时能够与地方的历史民俗、文化风貌实现有机融合发展,让文化要素提升产业含金量。若能真正把文化作为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那么特色小镇所提倡的宜居、人文、环保、可持续等理想化发展目标自然就容易成为现实。”夏丹表示。


三、特色小镇到底该咋建?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四部委针对特色小镇发展现状联合发表了《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变化引起人们广泛热议,即申报审批的权限从住建部转移到了国家发改委。

  

这是一个鲜明的信号,即特色小镇不再是一个地产事件,而是一场重大的经济改革。从另一个方面讲,也能看出政府的决策更趋于理性和科学。

  

2016年,国家发改委联合住建部、国土资源部和财政部发文,要求到2020年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然而,在发展特色小镇的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大包大揽,把特色小镇作为融资平台来打造,希望利用特色小镇扩大当地的固定资产规模,推动当地GDP的增长,甚至还出台了特别的考核要求,形成了一哄而上的局面,投资动辄数十亿、上百亿,一些产业园区、旅游景区,甚至房地产等项目纷纷钻空子,戴上“特色小镇”帽子。一时间, 发展特色小镇变成了一场地产跃进,仅一年多全国就建起403个特色小镇。

  

从政府打造的第一个“特色小镇”——“云栖小镇”可以看出,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镇”,而是一个“特而强、聚而合、小而美、活而新”的区块,发改委此次《意见》,明确厘清了“特色小镇”概念,即“在几平方公里土地上集聚特色产业、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相融合、不同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平台”。

  

作为人口及产业的核心载体,小城镇早已成为发达国家城乡均衡发展的重要经济活力点。例如,美国高科技小镇集聚的硅谷,人口不到美国的1%,但GDP占比却高达4%—5%。

  

无疑,在经济新常态下,作为经济、产业、人口主要载体,特色小镇也将成为中国新时期经济发展的增长极,应该建成一个聚焦了特色产业,融合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的创新创业发展平台,而不是一个空壳子。

  

发展特色小镇重在科学培育而非简单跟风。面对这一新的发展需求,政府部门应该汲取以往发展中存在的盲目投资、贪大求快和千城一面的教训,让“指挥棒”更科学,切实引导产业、人才、资金和土地的合理配置,让特色小镇成为经济新常态下名副其实的增长极。


综合新华网、光明日报、经济参考报消息整理

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部分文字/图片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从该公众号转载本文至其他平台所引发一切纠纷与本平台无关。支持原创

平台活动推荐

兴战略下 ,不论是“特色小镇”的建设大潮,还是“田园综合体”的政策利好,作为地方政府、开发商机构、运营机构、金融投资机构等,一定想清楚从产业到空间,从功能到形态,从形象到内涵,如何构建独具魅力的特色小镇的核心特色?产业如何选择?如何选址?投资从哪里来?高效产能如何实现?旅游和文化功能如何实现?如何杜绝千镇一面?如何协调权益如何运营?田园综合体如何解决土地问题?如何以“三生”融合解决“三农问题”?如何构建集文化,旅游,社区,养老,度假等产业功能?4月21-23日,壹方城、清大文产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8第十九届中国特色小镇与田园综合体模式创新与项目实操总裁峰会”将在杭州举行,带您一起求真知、探灼见!

开启属于您的小镇与田园乡村之旅

政策+理论+实践+资源+研讨

帮助您

把所有的困惑与犹疑都将得到答案

解决问题

如何精准获取“特色小镇及田园综合体”扶持资金?

如何抓住特色小镇与田园综合体政策机遇?

如何培育、导入特色产业,破解“房地产”化倾向?

如何研判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引爆业态和产业布局?

如何拓宽“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投融资渠道?

如何打造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有持续性现金流的商业模式?


峰会 · 简讯

议时间2018年4月21日—23日【为期3天,含实地项目考察】

会议地点:浙江—杭州

参会对象:政府机关、开发商、建设单位、运营商、规划设计机构、投融资企业及相关产业链董事长、总经理等核心高管参加(大会500人规模)

主办单位:北京壹方城智汇科技有限公司、清大文产规划设计研究院

报名电话:166 1980 8918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