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最爱的国,没有之一

大地上的精灵2020-06-22 14:34:09

戳蓝字加入精灵俱乐部

在印度旅行,我喜欢上了两个东西:印度和喜欢印度的人,在印度一路都遭遇各路神奇旅友。今天再介绍一位:一个有颜值又有才华耍得了逗逼又当得了天仙的姐姐—橘陶。(也欢迎各位大仙来报到)

我们公号真是盛产仙女啊,嚯嚯嚯哈哈~

—小Xiao(言毕,拂袖而去)


我曾经是一个贪心的旅人。


我觉得去欧洲一定要从俄罗斯坐三个月的火车穿亚欧大陆……


去南美一定要坐船横跨太平洋三个月在墨西哥靠岸……


去喀什一定要走藏区阿里穿班公措……


反正花一生的时间走遍地球仪也不算什么……


  以上照片来自橘陶的朋友圈


我曉得對於已經來過印度的人,這種售貨方式你們一點都不會感到詫異。可是,對於一個第一次來的人,卻感覺新鮮爆棚。


走在大街上,感覺每一個人都好有型,連平時那些面容模糊的遊客都變帥了好幾倍,我當然會想到那個人,那個人肯定曾經無數次穿梭在這裡,在這些七彎八繞小巷里的旅社進進出出,他曾經說不管嫁給誰以後都要一起來印度的那個人,我有時會懷疑,我擰著勁兒來到這裡,不過是要驗證他曾經跟我描述過的印度。來到這裡的第一天,在各種臟臭、混亂、人擠人、人壓人;殘壁、矮屋、泥濘、灰塵;牛糞、小便、濃汁、排泄和潰爛之中,我發瘋似的感覺到一種來自體內的欣喜感,是生命本身散髮出來的歡喜,非人造的那種,我默默地追問著自己,這種歡喜到底來自哪裡?直到我坐在一棟破公寓的走廊之中吃飯,我突然就明白了。是的,那时我根本不懂世界上有一种可以称之为『生命狂喜』的东西,不懂灵魂回家时,就会体验到那种狂喜。


是他們的生存狀態啊。衣服和毯子可以掛得整棟樓都是,滿街的莎莉顏色簡直是暴烈的,賣菜的攤子會一直開到晚上,各種香料就擺在你眼前,沒有任何塑料包裝,伸伸鼻子就聞得著,石榴的顏色紅得讓人覺得有毒,路邊的小吃都用葉子壓成盤子裝的,你很難想像這些人需要通過電視上的廣告,再走進百貨去尋找商品(儘管這裡也不是沒有電視和廣告)。所有人類必須的工具和食物都可以同時出現在你的視線,那種活著的感覺非常卑賤又有力,身處這樣的環境,讓人莫名振奮。他们不是落后,他们只是让它们的文明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而已。

人們抱怨著公路的糟糕程度,卻從來沒有想過,在沒有公路之前的世界里活著的那些人活得如何灵动有趣。李維史陀的這本書,我已經看了三個月,反反復複的看,我最近見他寫:不論我們想的是舊世界木乃伊化了的城市,還是新世界仍在胚育中的城市,我們經常把我們最高的價值,不論是物質的還是精神的,和城市生活聯想在一起。但印度的大城鎮只不過是貧民窟。在印度,我們深以為恥的那些東西,視為一種癲癇癥的東西,是城市現象,只不過這現象化約為最基本表現方式罷了:一大堆個別的人群聚在一起,他們存在的唯一理由是為了成百萬成百萬地擠在一起,我們期望城市生活為我們提供有組織的防避的這一切東西,我們不惜代價去怨恨去拒斥的這一切事情,共同居住的這一切副產品,在印度都絲毫無礙於他們這樣的群眾。這些變成一種類似于自然的環境,印度城鎮有了這種環境,才能繁盛。對每一個人,任何一條街道、人行道和窄巷都可以是家,他在那裡起居,甚至直接和濃稠的穢臭里撿食物。這些穢臭不但沒有令他厭怨,反而是一家中之物的地位,因為是由這麼多人流滲、排泄出來,又有許多人踐踏過、踩過。

那個人曾經這樣跟我解釋這些情景,他說從體質和生存意識上,印度人無疑是最強的,無論是多么惡劣的環境他們都可以活下去,但是白種人不一樣,他們其實是最脆弱的,因為脆弱,他們發明空調,暖氣,防曬霜等等很多東西,讓生活更加便利容易。

扯淡嗎。

其實我覺得不。

我倒不能高調的說,我是一個反科技主義。但是,我說真的,我對人類曾經存在過的那些生活處境,那些舊時代里的物什和器具,那些在現代大眾文明複製的新城鎮里見不到的一切景象深深著迷。


嗯,活到二十四歲,我才知道,原來我的心是舊石器時代的。


 校车上的笑脸

 猴神大叔的国度

 猴哥在看夕阳

 菜场指挥家

 此处插播另外两个姐姐

 摄影师:Mazha


转眼,去印度,居然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


2013年春天,柚子妹才刚满一岁的时候,我曾经拿着最后的积蓄要回印度,但结果因为在泰国周日市场遭遇一块精油皂而放弃,没想到后来和这块小小的手工皂缘分这么深,恋上精油,恋上手作,然后整个人生路线都因为这块皂而改变。


但印度一直没有再回去,憋得慌时,就每天看一部印度电影,看得又笑又痛,有时在一些温差大的城市下飞机,一股热浪涌上来,都想哭,太想念了。


此生遇见的唯一一个像法西斯一样管理自己生活的女人是在印度pune社区遇见的,她叫kosha,她每天早上六点多坚持去金字塔做动态静心,一直坚持了三个月,从不缺席社区的各种静心,不闲聊,不娱乐,不扎堆,我们要离开社区了她主动请我们喝咖啡,但都只给我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如此严格的管理自己的生活,只记得她当时说,她是花了很大的周折才来到这里,每一分钟都不想浪费,不想把自己的时间分给别人,只想通通都留给自己。


24岁的我太幸运了,可以一个人游荡印度几个月,可以遇见奥修,可以开始静心,那时的我当然也不懂一个女人为什么要如此严厉对待自己的生活。


我以为我每年都可以轻松的回到那里。


我怎么知道她说的2012我走大流年,居然跌宕起伏到现在?


我也仔细算过,20岁飞第一次,十年来来回回的车票和机票可不可买一个房子,我怀疑C城的首付早就超过了,但我知道,相对于这些远方对我的意义,一个房子实在算不了什么,所以我从来就后悔过我的钱全部变成了这些登机牌和票根。


那时坐飞机一定要坐窗外,看飞机每一滴升起,降落,窗外的夕阳和暗夜都格外动人。


我也从来没有booking过三个月之后的机票,我贪心啊,我不喜欢计划,我喜欢生命随时都有意外发生,我了解并且深知这些意外是如何运作发生,所以我的计划都是用来被打破的。但这次不一样,我预定了三个月之后去钦奈和pune的机票,我只想去体验一下美朵口中像外星文明一样的黄金球村,还有将我的生命带去不同纬度的社区。我已经遇见了这个地球上最美的场域,我知道那里给我的东西足够滋养我,只要我走在这条路上,遇见的人和事都只会越来越美。


我曾经是一个贪心的旅人。


我觉得去欧洲一定要从俄罗斯坐三个月的火车穿亚欧大陆……


去南美一定要坐船横跨太平洋三个月在墨西哥靠岸……


去喀什一定要走藏区阿里穿班公措……


反正花一生的时间走遍地球仪也不算什么……


去了印度之后,这些虚荣和做作的想法全部化为乌有,我只想每年去一次印度就好。一次三个月就好了。


好了。大半夜的印度赞歌先唱到这里。明天空了,再继续……

Mazha的桥


橘陶

写过上万字的自我介绍,好像都不能真正地写完这个我理解中的“我”,“我”太大了,太无聊了,都是ego,“我”是谁一点都不重要。


我学过很多,四柱与占星,芳疗与花气,当过模特经纪人和旅行文案,也帮艺术酒店做企业文化,看起来是不是很高大上,但其实我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吉普赛人,流浪诸多城市,后来在印度普纳遇见osho之后,彻底改变了人生轨迹,即便不算奥修的门徒,却依旧认定行修是此生唯一重要的事。



 Humayun's Thomb 

 Photo © Gil Kreslavsky


PS:一大波我们的印度日记和灵性青年Mazha同学,以及《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Gil的印度大片正在袭来,得闲来看~


K

K

Mazha,吃饭表演艺术家;大理阿卡西工作坊打(yin)手;中青年撒野放飞活动畅想者,捡石头爱好者,未来的珠宝贩子以及夏哩吧唧摄影工作室拍照的。

亲爱的苹果用户,如果你也喜欢我们的文章,打赏支持我们的游学吧,谢谢~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是一个盛产天仙的公号,她们共同的特征是,没事就喜欢往印度跑。



做一只自由而有趣的精灵,吼吼



大地精灵


微信公众号ID : land-fairy

    编辑:小Xiao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