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

《收获》60周年视频 | 把心交给读者

收获2018-12-17 13:09:44


艺术人文频道承制 
编导 方雨桦
摄像 曹若愚
灯光 邵国良






 

回望《收获》创刊以来的六十年,曾经的岁月仿佛是一幅流金溢彩、波澜壮阔的画卷,当代文学史上众多家喻户晓的经典之作,都在这片沃土上开花结果。《收获》以它的慧眼和匠心,见证了中国当代文学的每一个重要时刻。

 

1957年7月24日,一本厚达318 页的大型文学双月刊诞生了。这本刊物由巴金先生和靳以先生主编,在北京出版发行,编辑部设在上海。这就是《收获》。

 


《收获》创刊号可以说是一次光彩夺目的亮相,它首次刊发了鲁迅未曾发表过的《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老舍的话剧剧本《茶馆》、柯灵的电影剧本《不夜城》和艾芜的长篇小说《百炼成钢》等。那个时期,《收获》还刊发了《平原枪声》《创业史》《山乡巨变》 《上海的早晨》等长篇小说和《林则徐》 《蔡文姬》等剧本。1960年5月,《收获》因三年自然灾害停刊。

 

1964年,《收获》在上海复刊,两年后因“文革”而再度停刊。1979年1月,《收获》率先复刊,刊载了许多开风气之先、勇闯禁区、突破时代之坚冰的作品。如《犯人李铜钟的故事》《大墙下的红玉兰》《祸起萧墙》等,为思想解放运动推波助澜。还有像《人到中年》《方舟》《人生》等小说,高扬几代作家的主体精神,以极大的勇气对现实进行了批判和反思;而《烟壶》 《美食家》和以冯骥才为代表的市井小说,则重现了千姿百态的世俗人情。

 

八十年代中期,一批年轻作家在叙事结构、语言形式和生存状态等诸多层面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探索,一连串新名字出现在《收获》杂志上。1987年、1988年和1989年,《收获》连续三次隆重推出青年作家专号,包括余华、苏童、格非、马原、孙甘露等等。新时期以来,在《收获》上刊载的作品接连引起重大反响:余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贾平凹的《浮躁》,张炜的《九月寓言》,阎连科的《受活》,王安忆的《天香》,毕飞宇的《平原》……莫言曾在《收获》上发表过十余部作品;余华有四分之三的作品都首先在《收获》上发表;王安忆发表在《收获》作品更是超过了三十部。黄永玉、谌容、贾平凹、叶兆言、苏童、韩少功、阿来、马原、格非、迟子建、李锐、张炜……这份名单能够列得很长,当代众多优秀的作家都将自己的重要作品托付给了《收获》。

 

进入二十一世纪,《收获》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对品质的要求,向读者奉献顶尖之作。从《收获》走出的许多作品都获得了国内外的重大奖项,仅获茅盾文学奖的就有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贾平凹的《秦腔》、莫言的《蛙》、苏童的《黄雀记》、金宇澄的《繁花》。



此外,《收获》的散文专栏也广受好评,比如余秋雨的《文化苦旅》 《山居笔记》,李辉的《沧桑看云》《封面中国》,以及《河汉遥寄》 《一个人的电影》 《明亮的星》等栏目,这些文章从缝隙里探析世事人心,以一种责任和诚意,为历史补上了血肉和肌理。《收获》刊发的作品还常常成为影视改编的对象,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百部的作品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

 

《收获》主编李小林曾经总结《收获》的宗旨:“不趋时,不媚俗,不跟风。”(《收获》创刊50周年时)


海纳百川,刊载当代文学各种流派的优秀之作,就是《收获》的追求。巴金先生是《收获》这本杂志的灵魂,他提出的“多出作品,多出人”,“把心交给读者”,一直激励着《收获》的编辑们不断将优秀的精神食粮奉献给广大读者。


一本文学杂志,穿过漫长岁月,历经风尘沧桑,依然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不断为中国当代文学树立起一座座丰碑,这正是《收获》几代人追求的梦想。




中国邮政网上订阅《收获》双月刊


长按识别二维码  

网上订阅

全年6本,邮政收费,邮局投递

收获微店


扫描二维码进入《收获》微店,在《收获》微店订阅和购买,微店负责发送


2017-6《收获》                

2017年第6期《收获》目录

 

长篇小说  《双眼台风》须一瓜 

长篇连载  《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黄永玉

 

中篇小说  《亲戚关系》荆歌

《字造》朱大可 


短篇小说  《黑刃》七堇年

他们走向战场  《异域征尘》严平

三朵雨云  《更多好东西不在你的习惯里》唐诺

夜短梦长  《结尾》毛尖

西部地理  《塞外长歌》胡学文

《收获》长篇专号总目录(2001-2017)


2018《收获》长篇四卷

¥140

2018《收获》双月刊6本

¥150

2017《收获》双月刊6本

快递包邮¥90

2017《收获》长篇秋卷

¥32

2017《收获》长篇夏卷

¥32


Copyright © 新疆自驾游价格联盟@2017